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四十六章 遲到的救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遲到的救援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鄭宇城並不理會王沐風的賣弄風騷,而是認真地看著林皓雪,之後,便將目光投到站在林皓雪身邊的沈墨蓮,看到沈墨蓮出色的容貌時,眼睛微微眯了眯,問道:「這位是?」

「哦,這位是我的好朋友,沈墨蓮。」林皓雪介紹道,關於墨蓮的身份,他並沒有多說。

「沈墨蓮?」鄭宇城緩緩地重複著這個名字,而後眼底的冷意消失不見,展開一個笑意,跟沈墨蓮打招呼,「你好,我叫鄭宇城,是皓雪的鄭大哥。」

沈墨蓮淡淡點點頭,而後眼含深意地看了林皓雪一眼,林皓雪發現,那居然是一種頗具深意的笑容,一時有點發懵,與此同時,正在扇扇子的王沐風也是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但是在鄭宇城逼人的目光下,給生生咽了回去。

「好了,說正事吧。」鄭宇城正色道,「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

「什麼好事?」林皓雪微微一愣,她以為鄭宇城和王沐風來看自己的,原來還有其他事啊?沈墨蓮的目光也很快轉過來,眼神也是晶亮地看著鄭宇城,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不知道湯池你們聽說過嗎?」鄭宇城沉吟了一下,並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湯池?那是什麼?」林皓雪有些不解,這個名字,她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看鄭宇城的那個樣子,這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這樣跟你說吧?湯池,是我的師祖蕭真人的修養之處。」鄭宇城一邊想著,一邊有點羨慕地說道,「你不知道,湯池中的液體含有一種奇特的物質能量,這種能量能夠燒人的體魄,有助於進一步洗髓,對於玄宗突破玄靈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所以說這個地方對於玄宗強者來說簡直是福地。」

「有助於洗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林皓雪的雙眼微微一亮,洗髓對她的重要性可算是遠超於其他的強者,她的融靈決第一層,就是洗髓,她要洗髓三次,成為真正的無垢之體,才算是修鍊成融靈決的第一層,到時候實力會有一個很大的提升,她已經因為炫的緣故達到一次洗髓,沒想到,現在就會有第二次。

「對,湯池的確有助於洗髓。」鄭宇城很鄭重地回答道。

「那麼湯池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林皓雪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我們怎麼樣才能夠進入湯池呢?」

「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好消息啊,」鄭宇城說道這裡的時候,頓了頓,接著道,「師祖說了,這次的玄宗陣營的前三甲可以得到湯池之浴的名額。」

「太好了1林皓雪高興的道,然而,在回頭看到遠處的地面上躺著的言文柏三人的時候,神情再次黯然了下來,「那他們怎麼辦?」

「這個好辦,我們可以將他們帶回去啊,看看師祖是否有什麼辦法,解決他們的問題?我想,師祖的辦法一定要比你們多一些。」鄭宇城提議道。

「真的?」這次不光是林皓雪,就連沈墨蓮也是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只要名震南嶼的蕭真人肯出手,那麼,言文柏他們被治好的把握就就會有了更大一些。

「好了,我們走吧?」看到林皓雪面露喜色的模樣,鄭宇城笑著,幾乎下意識的要去揉揉林皓雪的腦袋,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手停頓了一下又收回去了,看向林皓雪眼神中有幾分黯然。不過這一點林皓雪並沒有發現,她與沈墨蓮正要過去將言文柏三人給帶走呢。

木氏家族的人就在最外面等著,看到沈墨蓮和林皓雪過來的時候,眼神還有幾分瑟縮。沈墨蓮也不理會,徑自拿出玲瓏塔,幾人只覺得一道光芒一閃,三人不見了。而沈墨蓮的手中那個玲瓏塔正在不斷的縮小這,便明白是沈墨蓮將這三人給收進了塔中。

「好了,我們走吧。」收好了言文柏三人,沈墨蓮面無表情地說道,沒有看到周圍被自己驚到的眾人。

林皓雪並沒有跟她一起走,而是將木嫣找了過來輕聲叮囑了幾句,這才離開。木嫣現在對林皓雪一點第一都沒有,反而很感激,所以連連點頭。

叮囑完之後,林皓雪才回到原地,與沈墨蓮一同跟著鄭宇城前去蕭真人所在的地方。

就在林皓雪等人走了大約半天之後,忽然這裡又出現了數十道人影。為首的是三個老者,其中一個白衣老者仔細看了看的地面上的情景,不由得皺了皺眉:「分明感覺到他們的氣息都在這裡的啊?怎麼會不見呢?」

「何長老,你沒有弄錯吧?」站在白袍老者身後的青衫青年也是皺了皺眉,問道,他的眼底的焦急之色絲毫不少於白袍老者。

「不會啊,我分明感受到薛浩給我留下的印記了,怎麼會沒有呢?」白衣老者的也有些不確定。

「他們不會出事了吧?」在青袍青年之後的一名青年道,眼底閃著點點的妒意,似乎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肖林,你給我閉嘴,他們怎麼會出事呢?你就是故意詛咒他們是吧?」青袍青年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怒了,喝道。

「我就說說而已嘛,又不一定會准。」看到青袍青年驀然發怒,他後面的那名青年不敢再說什麼,低聲嘟囔道。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何長老以及他找來的幫手,這些人,毫無例外,都是烏桓帝國的人,看到這裡的一片廢墟,眾人都有些緊張,他們擔心玄宗陣營的五個人是否已經全身而退了。

這次來到這裡的,同樣也有身著藍衫的何凌雲,不過他只是在隊伍的後面,神色平靜,不急也不慌,一點也不像其他人那樣慌亂。忽然,他的眼眸望向廢墟邊緣的一處地方,聲音淺淡:「出來吧1

他的這句話使得其他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裡有人嗎?為什麼他們居然一點也沒有覺察到?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何凌雲的話音剛落,在前面的一處廢墟的背後,有兩個綠色的人影緩慢地從一處隱蔽的地方拐了出來。這兩個綠色的影子一高一矮,一男一女,那個男子相貌也算英俊,但是那女子的身邊就顯得很一般了。

那個綠裙的女子,容貌嬌俏可人,從廢墟後面出來的時候,臉上還有幾分怯意,那份模樣,讓任何一個男子看到都不由得心生憐憫。但是何凌雲卻沒有,他的神色依舊平靜而冷淡:「你們之前有沒有看到一黑一白兩個少年在這裡?」

「你們是找薛浩和連墨么?」綠裙女子在看了何凌雲一眼,變為他的氣勢所迫,緩慢低下頭去,不敢與之向對視,她雖然地下了頭,但是聲音卻還是傳了出來了,「他讓我告訴來找他們的人,說放心吧,他們沒事的,你們先回去等消息吧1這兩個人正是木澤與木嫣。

「那麼,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當皇甫俊聽到薛浩這個名字,立刻向前走了幾步,焦急地問道,聲音也不覺地嚴厲了幾分。

「抱歉,我不能告訴你。」聽到皇甫俊的話,木嫣反而沒有像對何凌雲那樣,而是看著他,很淡然地回答。

「哼,為什麼不能告訴?」皇甫俊冷笑,他看了看木嫣的綠色衣裙,道,「看你們的打扮,是高涵帝國木氏家族的人吧?言文柏的失蹤必然與你們脫不了關係。是不是又把薛浩他們抓走了?」

說道最後,皇甫俊換不掩飾自己的怒氣,木嫣終於後退了幾步。雖然後退了幾步,但是她卻固執地不再開口,什麼話也不說,神情之間頗有幾分楚楚可憐的倔強之意。

「好了,她沒有撒謊,薛浩他們的確沒事。」皇甫俊正要繼續逼問呢,何凌雲忽然開口說道,他瞥了一眼木嫣,神情依然淡然。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皇甫俊有些不忿,斜著眼睛瞥了他一眼,「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因為薛浩不服你,想要向你挑戰,所有,你巴不得要他們被抓走?」

「皇甫俊,閉嘴。」皇甫俊的話,讓青袍老者蕭長老的臉色也微微一變,低聲斥道,他知道了何凌雲的身份非同一般,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罪的。他希望皇甫俊也是不要得罪的好。

皇甫俊冷哼了一聲,但是卻沒有再說什麼,畢竟蕭長老是他的帶隊長老,這份面子還是要給的。

「對啊,你又怎麼知道的?」在何凌雲的身前,有一位中年男子笑道,「你該不會是因為憐香惜玉,故意給這個小姑娘解圍的吧?」

「呵呵,王兄此言差矣,如果我們的何大天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恐怕早就美人在懷了,不會像現在這樣孤家寡人了。」這時候,另外一個中年那男子也哈哈笑道。

「你是說,當初的林家?還別說,林家的女子,還真是絕色啊!可惜了……」先前那個被稱為王兄的中年男子正在嘖嘖嘆息的時候,但是,卻被何凌雲凌厲的目光一掃,頓時閉口不言了。

剎那間,何凌雲腦海中浮現起一年前那個傳信靈符上面的消息,不由覺得有些可笑,當初他居然有幾分相信林家的女子回來挑戰自己,正是荒唐。要說真的挑戰自己,他倒是寧願相信那個薛浩會來找自己。甩了甩腦袋,將那些念頭都給甩出去,何凌雲這才看向皇甫俊,說道:「任何人在我面前,都無法撒謊的,所以,我確定她說的是真的。而且,如果薛浩那麼容易被抓走,那你覺得他還會有資格向我挑戰嗎?」

何凌雲的這句話說完之後,再也不理會任何人,而是身形飛快地移動,迅速消失在原地,居然就這樣回去了。

「哼1皇甫俊冷哼一聲,望著何凌雲離開的方向,「等到你被薛浩打敗之後,我看你還能不能這麼拽1

「既然如此,我們先回去等消息吧。」同樣望著何凌雲離開的背影,黃泰和會長一錘定音道。他開口了,自然沒有人反對,所以,一行人如來時那般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