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五十一章 暴怒的冰魚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暴怒的冰魚鳥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第一次見到何以安,那是在她拼盡全力打敗何龍之後,當時若不是何以安的暗中相助,她想要贏過何龍,為林家爭口氣,恐怕會有很大的難度。然而,即便如此,玄力耗盡的她也陷入了昏迷中,在那個夢境中,她見到了何以安,雖然只是一個背影,卻讓她醒來之後忍不住哭了。

第二次見到何以安,是在血魔谷救人的時候,遇到一個非常棘手的灰衣人,她和沈墨蓮同樣底牌盡出,但是依然被人家輕描淡寫地達成了重傷,那次的重傷昏迷的夢境之中,她又簡單了何以安,但因為背光,她依然沒有看清楚他的模樣,那一次,何以安的玩笑中似乎帶著絲絲憂慮,讓她的心也忍不住顫了顫。

今天,這是第三次,卻是第一次在她清醒的時候,何以安真正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可,即便如此,她依然無法看到他的樣子,因為他的身影實在太過模糊,他的靈魂實在太透明太微弱了。但是,那卓然的風采卻是如此清晰可見。

林皓雪心裡莫名一酸,卻不知道想要說什麼,然後,就什麼也沒有說。而何以安在短暫的停頓了之後,而是抬頭看向有這個冰洞的最深處,似乎那裡有什麼是他渴望的東西一般。雖然無法看到,但是林皓雪能夠感受到,他此刻的神情應該是嚴肅的,他現在的目光應該是火熱的。

順著他的視線向最裡面看去,林皓雪發現那裡是一個寒冰製造的棺材,而吸引何以安的東西,似乎就是這個冰棺。

林皓雪看了看沈墨蓮,原本還以為沈墨蓮會發現何以安的出現,但是,沈墨蓮卻神情如常,根本就沒有覺察到何以安的人影出現。林皓雪又看了看小火,發現在看到那個冰棺的時候,小火的神情中似乎帶著一份驚喜之色,同樣沒有發現何以安的影子。

「快點,快點,冰哥哥就在那裡。」小火一邊著急地前面跑著,一邊在心底跟林皓雪在心底報告著。

林皓雪有點失笑,瞥了一眼似乎也很著急的何以安,隨即加快了腳步,不管怎麼說,她隱隱感覺,何以安還是不要離開戒指太遠比較好,既然他心急,那自己就應該快一點。

「咦,這是什麼?」在走近冰棺的時候,林皓雪才發現,原來冰棺之上並不是空的,而是還放置著一個小小的琉璃色的瓶子,瓶子中似乎有著白色的影子在閃動著,心下疑惑,便下意識地想要拿起來看一下。

但是,她的手指剛欲放置到那個瓶子之上時,忽然感受到一陣冰寒的殺意向她襲來,便猛然縮手,毫不猶豫地身形暴退了數十丈,而就在她推開的下一刻,一道凌厲的冰刃向著林皓雪原本站著的方向攻擊而去,沒有絲毫的留情。將那裡攻擊出一道深深的坑洞。

一時間,空氣有瞬間的窒息,林皓雪面色也是冰冷地盯著那個偷襲自己的傢伙。這一看之下,不由地有一瞬間驚訝,這到底是個什麼傢伙啊?

只見那個偷襲林皓雪的東西,是一個體型比較大的鳥類,通體都是冰藍色的,和這冰洞的顏色倒有些相像,但是奇怪的是,它的身體上卻並沒有鳥類特有的羽毛,反而覆蓋著一個個像是魚鱗一樣的鱗片。那是一個似魚非魚,似鳥非鳥的龐然大物,那雙眼睛極其銳利,刀鋒一般地盯著林皓雪,似乎充斥著怒意!

在低頭看到小火是隨著林皓雪兩人進來的時候,眼底的那怒意似乎更勝了!幾乎想要向林皓雪給撕碎。

「冰魚鳥?」

「冰魚鳥1

在林皓雪打量這個古怪的大傢伙的時候,忽然有兩道聲音同時進入了林皓雪耳中,一個略微帶著一點疑惑的味道,這是沈墨蓮的聲音。另一個則是有些驚訝,這個,卻是在林皓雪丹田中藏身的炫。

「怎麼,這有古怪嗎?」看著對面的東西虎視眈眈,林皓雪選擇在心底問炫,她感覺,炫似乎知道的更多一些。

「冰魚鳥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存在,要是論起來,甚至要比我們龍族還要古老一些,現在的鳥類與水族都是這冰魚鳥分化而成的後代。冰魚鳥既具有鳥類的飛行能力,同時又具有魚類在水裡生活的本事,是水陸空三系動物。不僅如此,不論飛翔也好,還是水性也好,甚至在地面上的速度,都是各種翹楚,算是一種非常逆天的存在了。只不過,估計也是因為太逆天了,就連老天也妒忌他們的存在。所以,冰魚鳥後來的繁殖就越來越困難,到最後,甚至漸漸絕跡了。人們都以為,這冰魚鳥已經滅絕了呢,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在這裡遇到一隻,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不過眼前這個似乎跟一隻普通的靈獸沒有什麼兩樣嘛?不會在隱藏什麼吧?一點都沒有冰魚鳥該有的霸氣啊?」炫疑惑地說著,微微停頓了一下,而後也不知何故,忽然聲音也尖銳了起來,似乎還充斥著絲絲興奮之色,「皓雪,把他給收了。」

「收了,你沒有看到他對我的敵意很深嗎?怎麼收?」林皓雪不由地撇撇嘴,再心底對炫說道。

「哼,再厲害的靈獸遇到你的意念之力,也是無法抗衡的,更何況,有我暗中助你,你擔心什麼。在小爺這裡,即便是他,也得給我收斂著,實在不行,就偷襲,相信我,收了他,你是不會吃虧的。」

就在林皓雪和炫在心裡交流的時候,在前面的何以安似乎察覺了什麼,回頭看了一眼林皓雪,林皓雪立刻便停止了與炫的交流。抬眼向前方望去,卻發現,因為沈墨蓮的脫口叫出冰魚鳥的名字,從而導致冰魚鳥將視線全部轉移道她的身上,現在倒是和沈墨蓮對峙上了,不過卻並沒有動手,而是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著。

「說吧,你是怎麼知道我的?」終於,那冰魚鳥緩緩開口,居然口吐人言,問道,言辭之中似乎對沈墨蓮知道他的身份有些意外,也有些警惕。

「我也只是從一點典籍上看到的,並不是很確定。」看著將自己盯得緊緊的冰魚鳥,沈墨蓮有點明白他的忌憚,便和氣地回答道。

「不管你是誰?既然知道我的存在,那就……」冰魚鳥身上的寒氣更加濃重,眼神也更加銳利了,正要開口說狠話,忽然,被小火給打斷了。

「冰哥哥,我來看你了。」小火興高采烈地跑到那巨大的冰魚鳥的身前,激動地說道,「你看你看,我的實力又進步了哦,我都能說話了呢。」

小火的身體小小的,冰魚鳥的身體很龐大,小火的身體是紅色的,冰魚鳥的身體卻是冰藍色的,二者站在一處,對比有些明顯,但是卻有一種詭異地融洽的氣氛。

「咦,你真的突破了?怎麼這麼快?」低頭打量著小火,那冰魚鳥神情似乎有些訝異,還有欣慰,還有一點極淡極淡的羨慕。

「喏,都是主人姐姐啊,和她契約后,我就有了新的突破了埃」小火樂滋滋地道,「冰哥哥,你不是也到了瓶頸期了嗎?要不,你也簽訂……」

「荒唐!你居然和一個人類簽訂契約,而且其還是一個如此普通的人類?」小火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冰魚鳥那充滿怒氣的責罵聲地打斷了,頓時覺得有些委屈,但是自從來到這裡之後,眼前的冰哥哥就一直照看著她,她也不想頂嘴,只是扭頭不說話頗有孩子氣。

「是平等契約嗎?」頓了頓,冰魚鳥強忍著怒氣問道,小火彷彿有點畏懼,但終究還是極為緩慢地搖了搖頭,在得到小火搖頭之後,冰魚鳥忽然抬頭望向林皓雪,那雙眼睛充斥著冰冷的殺意,幾乎是下一刻,嘩啦啦,雙翅一扇,一道道冰刃毫不留情地向林皓雪的周身籠罩而去,他這是要殺了林皓雪。

靈獸也有靈智,知道簽訂契約之後,只要殺了主人,契約靈獸就能夠恢復自由,當然,這需要別人動手才可以,被契約的靈獸卻是萬萬不敢這樣做了,要是有了這樣的念頭,他自己就會受盡痛楚而死,冰魚鳥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下手毫不留情。

然而,就在冰魚鳥的一道道冰刃向林皓雪的周身籠罩而來的時候,小火的眼睛轉了轉,忽然竄到林皓雪身邊,揮舞著自己的雙爪子,替林皓雪阻擋著一個個的冰刃,小臉上也是頗具人性化的嚴肅。

林皓雪的眼睛眯了眯,她沒想到,冰魚鳥對小火居然保護地如此周全,他們之間的感情這麼深,冰魚鳥要殺自己,全然是為了小火的自由。她也沒有想到,小火居然就這樣跑來保護自己,要知道,在主人沒有下命令的時候,契約靈獸是可以袖手旁觀的,這就意味著小火是真的完全地認可了自己這個主人,這一點認知,讓林皓雪的心裡有一點微微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