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塊靈魂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塊靈魂碎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小火,你要攔我?」在看到小火在林皓雪的面前替她擋著自己的冰刃,冰魚鳥的眼神明顯愈加冰寒了,他先是看著小火,聲音有些冷厲,但是小火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定定站在林皓雪的前面。他忽然死死盯著林皓雪,有著一些惱怒與嘲弄,但是手中的冰刃卻停了下來,「你就只能靠小火來保護么?既然做她的主人,那就把你的本事拿來好不好?」

「好1見冰魚鳥那憤怒的神情,林皓雪微微笑了笑,她摸了摸小火的小腦袋,「小火,你先待在一邊,不要摻和我與你冰哥哥之間的事了好不好?」

「那好吧。」見到林皓雪也這樣說,小傢伙便乖乖地應道。其實,她也不想與自己的冰哥哥為敵,但是,她同樣也不想看到自己的主人姐姐受傷,自從契約之後,她就知道了林皓雪的性別,她很喜歡林皓雪,所以,在冰哥哥與主人姐姐之間,她還是選擇認識不久的主人姐姐。

「哼,還算你有幾分磊落1見到林皓雪親自阻止了小火的的阻攔,冰魚鳥的眼底的冰寒之意微微減弱了些許,但是盯著林皓雪的敵意卻絲毫不減,「別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放過你,想要欺騙我妹妹,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呵呵,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放過我,」即便是面對著冰魚鳥這般敵意,林皓雪臉上的笑意依舊不減,藏在衣袖下的手指卻微微動了一下,道,「我覺得,你現在應該擔心的不是你的妹妹,而是你自己的自由,你說對不對?」

「哼,狂妄之輩1冰魚鳥冷哼一聲,眼底浮現出一抹傲氣,剛要再說什麼,忽然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疼,似乎自己的晶核被什麼東西給觸及到了,頓時身體遲鈍了下來,怒喝道,「卑鄙,你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林皓雪笑吟吟地看著暴怒的冰魚鳥,還別說,這傢伙的塊頭真大啊,「當然是準備契約你咯。」

「無恥,你這是偷襲。」冰魚鳥異常暴怒,可是身體卻有些不聽使喚了。因為自己的能量之源晶核似乎受到了侵蝕。

「你不是也偷襲過我們嗎?我可是什麼都沒有說埃」看著身體漸漸遲鈍下來,但神智依舊清醒的冰魚鳥,林皓雪依舊笑意盈盈的對上他充滿怒意的眼睛,慢悠悠地道,「所以,我對你沒有必要君子,你說對嗎?」

林皓雪笑看著惱怒不已的冰魚鳥,再也沒有說什麼,而是將自己的意念之力毫不客氣地侵入了冰魚鳥腦部之上的晶核中,在上面刻下自己的意念烙櫻

原來,就在剛才,林皓雪的意念之力突然攻擊了冰魚鳥的晶核,而晶核又是靈獸的力量集中所在地,所以才會出現剛才冰魚鳥的動作遲緩的狀況,這樣的情況下,自然無法反對林皓雪的契約了。

就這樣,林皓雪輕而易舉地契約了冰魚鳥,終於如願以償地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第一頭鳥類飛行靈獸。

「你,」契約者對於被契約的靈獸的徹底掌控需要一個過程,即便是被林皓雪契約了,冰魚鳥依然感到不甘心,正要繼續做什麼,忽然,感覺到一股奇異的能量進入了自己的體內,原本進入的瓶頸期隱隱有些鬆動的跡象,冰魚鳥先是一驚,接著是大喜,再次看著林皓雪,覺得也沒有那麼可惡了,似乎,有一個能夠提升自己實力的主人也不是一件壞事埃

冰魚鳥正在這樣想著,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從林皓雪的體內傳了出來,那股壓力異常強橫,可以說對他有著絕對的壓製作用,讓他打心裡感覺到恐懼。

抬頭看向林皓雪,冰魚鳥的心頭有些發怵,她的體內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存在,這種存在,對自己會是絕對的秒殺,剛才她要是想要殺了自己,只需要召喚出這個存在,自己恐怕早就沒有性命了吧?既然這樣,他還有什麼能力與其相抗爭,這樣想著,冰魚鳥徹底死了反抗的心。

「以後,就叫你小冰吧1將冰魚鳥那掙扎的舉動都看在眼底,這會兒見他終於平靜下來了,林皓雪這才慢悠悠地說道。

「小冰?」冰魚鳥先是一愣,想要出聲反駁,但是想到那個威壓,便極為不甘地回答道,「是,主人。」主人這一稱呼一叫出,就意味著他是徹底服從林皓雪了,以後無論如何,都不可再抗拒了。

「嗯,」林皓雪緩緩地將視線轉移道那個冰棺之上的琉璃瓶上面,悠然問道,「小冰,那是什麼?」

因為她在收服小冰的過程中,並沒有放鬆對何以安的關注,現在看到飄忽不定的何以安,就在那個琉璃瓶的周圍站著,靜靜地看著那個琉璃瓶,再也沒有挪開腳步。便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正是那個琉璃瓶中之物,所以才有如此一問。她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讓何以安這般感興趣?

「那個?」小冰也是側頭看了看那個琉璃瓶,思忖道,「這是當年帶我來這裡的那個人給與我的,他當時與我有約定,他帶我離開危險之地,但是,我卻要幫著看護著這具冰棺與這個琉璃瓶中之物。至於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感覺道好像是不完整的靈魂碎片。」

「不完整的靈魂碎片?」林皓雪幾乎是失聲叫道,立刻將視線投向了一直看著那琉璃瓶的何以安,心裡忽然明白了過來。她記得,何以安曾經說過,他的靈魂被撕裂成不同的碎片,所以,有很多有他氣息的人存在,比如,當初那個叫做朴永的,身上就是有著何以安的靈魂碎片,所以才有他的氣息,他只有集齊自己的所有靈魂碎片,才有可能重生。

莫非,眼前的這個琉璃瓶中之物,就是何以安的靈魂碎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何以安為什麼會如此看重於它,便可以理解了。

「那位帶你來這裡的人是誰?有交代過什麼嗎?」林皓雪視線還會落在琉璃瓶,嘴裡卻向小冰問道。

「那個人,就是這裡的主人埃你不知道嗎?」對於林皓雪會這樣問,小冰顯然也很詫異,接著回答道,「他當時有交代的,他說,有一天,有人來將這個東西帶走,但是那個人是誰,什麼時候來,並沒有說清楚,就連他也不清楚。只是肯定會是個女子。」

在說到這裡的時候,小冰的眼神狐疑的看著林皓雪,「我想,那個女子可能就是主人你吧?反正這麼多年來,根本就沒有人來過這裡,連男的都沒有,更何況女的,你是唯一一個出現在這裡的。不是你是誰?」

「哦,」林皓雪輕輕哦了一聲,心裡也有很多的疑惑,但一切都只能在從這裡出去,再去問蕭真人呢,於是走到那個琉璃瓶的前面,緩緩伸出手,將那個琉璃瓶輕輕拿了起來。

而就在她的手指剛剛接觸到那個琉璃瓶上面的時候,忽然,那個原本被封的嚴嚴實實的琉璃瓶在那一刻忽然鬆了開來,頓時,一縷極為細微的透明靈魂從這個東西裡面溜了出來,從上面逸散而出的能量波動非常熟悉,赫然與何以安的氣息如出一轍。

而那縷靈魂在出來之後,就立刻與何以安漂浮的靈魂融為一體,沒有一點的違和之感,見此,林皓雪揪著的心也漸漸鬆了下來,下意識地打量著何以安,發現何以安的透明靈魂似乎凝實了一些,雖然依稀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那種氣息卻是比以前更為強大了,這一點發現,讓林皓雪異常開心。

而在找回這縷靈魂碎片之後,何以安的心情似乎也有一點微妙,似乎是感慨,又似乎是欣慰,他回過頭來,沖著林皓雪點了點頭,然後下一刻就消失在戒指中了。畢竟,在外面,對一個靈魂體來說,消耗還是太大了一些。

「謝謝你,皓雪。」在最後進入戒指的瞬間,林皓雪聽到了那個溫柔的聲音在她的心底響起,毫無疑問,自然是何以安的聲音。

「不客氣,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林皓雪同樣在心底回答,她的聲音有點難過的微微顫音,「雖然我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感覺,你一定是因為我才成為現在這個樣子的,對嗎?」

聽了林皓雪的這句話,何以安的身體微微頓了頓,但是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徹底消失在戒指的內部了。

「沒關係,不管多難,我一定會想盡各種辦法,為你找到所有的靈魂碎片,將你救回來,完成我當初的諾言。」她不知道何以安是否能夠聽到,但卻固執的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你怎麼了。」旁邊的沈墨蓮忽然問道,不光是沈墨蓮,就連小冰和小火也都好奇地看著她,這兩位靈獸雖然能夠感受到林皓雪的性別,但也只是如此而已,並無法感知林皓雪的內心活動。聽到沈墨蓮的問話,林皓雪這才發現,自己的眼角居然還有一絲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