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師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師兄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看到沈墨蓮以及小火小冰兩人那擔心的目光,林皓雪知道她們擔心自己,有點過意不去,便笑了笑,道,「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不開心的事情,所以,才有點難過,沒什麼大事,你們不用擔心。」

而關於何以安的事,她隻字未提,因為這是屬於她自己一個人的秘密,她不想跟別人說起,即便是沈墨蓮,也不想告訴她

「原來如此,過去的事情反正已經過去了,那你也別難過了。」沈墨蓮是個聰明人,她當然知道事情不是林皓雪說的那麼簡單,林皓雪的心情變換很可能和那個琉璃瓶有關,但是林皓雪既然不想說,那她也就不會多問,這是她對林皓雪的尊重。

至於小冰和小火,由於並沒有和林皓雪相處太久,倒也沒有想太多,對林皓雪的話信以為真。

「噠,」這時候,林皓雪將那個冰棺給推了開來,在推開的一瞬間,她愣住了,原來冰棺裡面真的有東西,而且還真的是骸骨,但是,這並不是一具完整的骸骨,反而是一段小腿骨,不過,這段腿骨晶瑩剔透,其上泛著陣陣華彩,異常奪目。可以想象,這個腿骨的主人活著的時候會是一個多麼強大的存在。

「這是?」林皓雪將那個冰棺推開的時候,沈墨蓮與小火都看到了,同樣都是二胺之色,沒有想到這麼大的一具冰棺,其中居然只有一個小小的腿骨。雖然腿骨能量驚人,但是終究還是小題大做了些。

但發愣了只有短短的一瞬間,林皓雪就將那個冰棺給重新給合上了,不管這段小腿骨是誰的,只有放在這裡才能夠得到最好的保存,所以林皓雪並不打算就它帶走。在合上冰棺之後,林皓雪回頭看向沈墨蓮,道,「我們走吧?」

「好1對與林皓雪的話,沈墨蓮自然是不會再說什麼不同的意見。

「那麼你呢?」林皓雪看向了小冰,「剛才的契約簽訂應該給你帶來了好處,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現在應該是瓶頸有所鬆動,是要留在這裡繼續修鍊呢,還是跟我走?你自己選擇吧。」

「我,還是跟著主人走吧,」小冰沉吟了一下,而後下定決心地說道,「在這裡,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留下來就沒有任何意義,還是跟著主人才會有新的成長。」

「那好吧,不過,你的體形有點駭人,能不能想辦法變小一點?」林皓雪看著小冰那龐然大物般的身體,有點犯愁,這樣出去,恐怕會把很多人都嚇到吧?這樣的一幕,可是林皓雪不願意見到的。

「這個好辦。」小冰一邊說著,一邊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不足林皓雪巴掌大小的冰藍色的漂亮小鳥,站在林皓雪的肩頭。

「居然可以這樣。」林皓雪驚喜地看著這個由小冰所變出來的冰藍色的小鳥,愛不釋手地逗弄著他的羽毛。

「主人姐姐。」看到小冰站在林皓雪的肩頭,被林皓雪這般喜愛,小火有點不樂意了,撒嬌著,也是搖身一變,火紅色的身體變得更小了,不及巴掌大小,愈加可愛,她一個勁兒向林皓雪的懷裡鑽。林皓雪微微一笑,便將她抱在懷中,抬步向前走去。就這樣,兩人兩獸都離開了冰洞,將那個冰棺,遙遙遺忘在他們的身後。

而就在他們離開冰洞的最後一瞬間,後面的那個冰棺中的小腿骸骨忽然化為一道光點,以一種極端快速極端詭異的方式躍進了林皓雪脖子上掛的那個戒指吊墜中,這一過程,極其隱晦,居然誰也沒有發現,就連林皓雪都沒有發現。

在湯池的岸邊,有幾個人在等著林皓雪和沈墨蓮的出現,自從那兩道水柱消失之後,湯池的表面上一直是詭異地平靜,彷彿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人一樣。太安靜了,也就太反常了,所以,這七個人都沒有走,而是留在這裡等著看情況,他們都想知道,湯池的底部到底發生了什麼?

「嘩啦」一聲,忽然水面有了動靜。在岸上幾人的齊刷刷過來的目光下,終於有一黑一白兩個人的身影出現了。當他們的看到林皓雪懷中的小火以及林皓雪肩頭的小冰時,一個個都是驚訝極了:什麼時候,這湯池的能量廉價到了這種地步?不但可以盡情使用,而且還允許帶走?只是,那被他們帶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即便是作為蕭真人弟子的他們都是傻眼了,因為就連他們都不知道湯池底部居然會有這東西。

「混賬1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阿林,他的目光在小冰的身上轉了轉,然後落在小火的身上,忽然,冷笑了一聲,怒道,「真人好心給你們賞賜,怎料到你們如此貪得無厭,湯池的東西,是你們想帶走就能夠帶走的嗎?把它們都給我留下1

在說話的同時,阿林的一掌向林皓雪的肩頭拍了過來,這一掌拍的雖然不是要命之處,但力道卻是十足,沒有絲毫放水的跡象,他這是要逼林皓雪妥協,乖乖交出小冰和小炎。

望著那攜帶的凌厲勁風的一掌,林皓雪的眼睛微眯了一下,這一掌居然沒有絲毫的玄力波動,可即便是如此,這一掌要是真的落在自己的身上,那麼,即便不會死,但也必然會受到重創,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幾乎在阿林那一掌來的時候,沈墨蓮,小火小冰也同時進入了戒備狀態,拼力想要為林皓雪擋住這致命的一擊。然而,阿林是何須人也,速度是何等快速?他們根本就來不及做什麼,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那凌厲的掌風已經將林皓雪給籠罩與其中。

然而,這一刻的林皓雪,卻並沒有顯示出如何的恐懼,她的意念已經和坐落在丹田中的那個白色漩渦相觸,隨時準備著要借用白色漩渦的能量,來對抗阿林這致命的一掌。

經過這第二次洗髓,突破到玄靈,林皓雪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的強悍程度遠遠超出了原來的自己。即便是引用了丹田中的白色能量,也斷然不會再次出現因為身體無法承受而昏迷的情況,只要擋過這一掌,她便會有全身而退的機會,所以,她並不怕。

就在這一掌距離林皓雪只有一尺的時候,就在林皓雪準備動用自己丹田中的白色漩渦的時候,忽然,空氣似乎都是靜了一瞬間,阿林那致命的一掌,就這樣停留在原地了,再也沒有辦法前進一點,似乎是被另外一道勁風給生生阻擋了下來。

「為什麼攔我?」阿林立刻向林皓雪身後的拿出虛空看去,緩緩問道,他的眼神凌厲中帶著無奈,他沒有問是誰,可見他是知道是什麼人來阻攔他的。

趁著這個間隙,林皓雪幾人已經成功上岸了,他們循著阿林的目光,看去,只見在他們身後的那個虛空之處,空間似乎微微蕩然而開,然後,一個人從這裡緩步走了出來出來,那個人身著青色長袍,帶著一個白色的面具,旁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樣子,但因為身材修長,所以緩步而出的時候,很有幾分風度翩翩的味道。很少有一個人,能夠在別人看不到他的容顏,就感覺到是一個風姿綽約的人,顯然,這一點眼前的這個人就做到了,可見他的氣質果然非同凡響埃

「你不能傷他們。」青袍人的聲音很好聽,是很有磁性的那種,「這不是我的意思,這是師父的命令1

「真人?」聽到青袍人的這句話,阿林明顯愣了愣,「真人他為什麼會下這樣的命令?即便是真人這樣說,那也是真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傢伙做了什麼?你們看,這湯池被她吸收了多少?還有,這傢伙貪得無厭,居然還想將這兩位從這裡帶走,根本就是狼心狗肺之輩,忘恩負義之輩,真人沒有理由還要護著他。」

「阿林。」那青袍人面具下的眼神奇亮無比,聲音依然好聽,但卻帶著一點冷冽的味道,「你以為,這湯池中的一切,師父都不知道嗎?」

青袍人的這句話一說出,阿林頓時沉默了,的確,關於湯池裡的情況不會有人比蕭真人更清楚。也許正是如此,真人才會命令這個唯一一個能夠阻擋自己攻擊的弟子前來,保護這兩個人,只是,一想到這裡,阿林總是覺得異常不甘心,他本能地討厭林皓雪這兩個人,覺得是他們間接地害了真人。

還有,他更加不甘心的是,這兩個來歷不明的傢伙,得到真人的青睞不說,而且,還被真人如此看重,從而忽視了這個跟了真人好久的他,他怎麼會甘心?他自己似乎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嫉妒林皓雪,小冰和小火都只是一個引子。

「阿林,」看到阿林沉默不語,青袍人繼續說道,「凡是她想要的,都可以帶走,任何人不得阻攔1

「都可以帶走?」阿林明顯有一點茫然,「這是真人說的?」

「對,這是師父的原話。」青袍人道。

「嗯,我知道了。」阿林點點頭,不過這句話,聽起來非常落寞,似乎是沮喪,似乎是傷心,但是在場的人幾乎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反應。

岸邊的那五個人自從青袍人出現之後,就一直規矩地一句話也沒有說,眼中對這個青袍人都是敬服之色,見他一招阻攔並徹底說服了阿林之後,一個個都恭敬地向灰衣人行禮:「見過大師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