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五十七章 墨蓮的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墨蓮的訴求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那你說,什麼不危險?」林皓雪看了聞人軒一眼,慢悠悠地說道,「修鍊之途不危險?突破不危險?獵殺魔獸不危險?還是戰鬥不危險?既然哪一個都是危險的,但是哪一個卻都是我們這些修鍊之人所必須要面對的。難道就因為危險而放棄修鍊么?」

「當然不是,」對於林皓雪忽然的咄咄逼人之勢,聞人軒頓時有點應付不過來了,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無法反駁。

「我要贏,就必須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就不能因為懼怕危險而放棄。」林皓雪再次說道。

「可是,暗之仙境,那可不是一般的危險埃你要是不突破玄仙,就沒有辦法出來,你無法出來,就會成為那奇怪生物中的一員,等待著以後成為別人的能量,這是你願意的嗎?」

「這麼說,你是進去過暗之仙境?」林皓雪從聞人軒的語氣中聽出了端倪,頓時眼睛一亮,立刻問道。

「說實話,我的確進去過,我的玄仙就是在暗之仙境中突破的,」看著林皓雪那近乎灼熱的目光,聞人軒連撒謊的心都失去了,坦白道,「但是,你知道嗎,那個時候,我已經是玄聖巔峰強者了,因為進入了瓶頸期,所以才選擇去暗之仙境,可是你還只是玄靈,而且還是玄靈初期,你所要面對的危險,是我能夠與之相比的嗎?」

「這麼說,進入暗之仙境是不能夠結伴而行的嗎?」林皓雪聽出來了,聞人軒一直在說你,沒有說你們,而他分明是知道薛浩有一個叫做連墨的夥伴的,但是卻隻字未提,這豈不是證明了?

「結伴?」聞人軒幾乎是苦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勸你還是別想了,實話告訴你吧,即便是你有同伴,但在你真正突破之前,是根本不可能遇到他的,而你如果突破了,那你還需要夥伴嗎?所以說,暗之仙境必須是一個人獨闖的。」

「居然這樣?」聽了聞人軒的話,林皓雪也微微皺了皺眉,她原本以為這次進入暗之仙境,可以和沈墨蓮同行,但是聽到聞人軒的話,便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這樣的話,的確是更危險一些,不過,想要讓她就此放棄,卻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她沒有別的選擇,或者說別的選擇,不是他想要的。

「的確就是這樣,那現在,你還堅持嗎?」聞人軒小心翼翼的看著林皓雪,問道。

「我必須堅持,因為,我別無選擇。」林皓雪看著聞人軒關切的臉,也是微微嘆息了一聲,但語氣卻沒有絲毫放鬆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聞人軒終於不再勸她了,只聽到他似乎長長地噓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更加緊張了一分。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何等心情。說實話,他的心情也很微妙,他的確不希望林皓雪遇到危險,但是林皓雪如果因此而退卻,他還是會失望的。

「你們在說什麼呢?」就在林皓雪與聞人軒在院落的某一處說話的時候,沈墨蓮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了,笑吟吟地看著兩人。

「哦,沒什麼。」看到沈墨蓮出現的時候,林皓雪站起身來,剛才與聞人軒談天談的起勁了,居然不由自主地由原來的站著,到最後的蹲下了,這時候,沈墨蓮來了,她便也站起了身來,「你來了?我正等你呢。」

「是嗎?」墨蓮先是看了看依然蹲在一邊的聞人軒,而後將視線轉向林皓雪,輕聲道,「我也在找你,你跟我來。」

墨蓮的聲音輕的有點過分了,如果不是知道她是在跟自己說話,林皓雪恐怕會以為這只是一個錯覺呢。有點狐疑的林皓雪重新看向沈墨蓮,這一次,卻發現她的眼睛有些紅,原來她剛才的笑意,是刻意來掩飾什麼的。於是林皓雪便點了點頭,說,「好。」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但是聞人軒是聰明人,他自然也發現了這兩人之間似乎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所以就站起身來,拍了拍自己的衣袍,也沒有與誰來打招呼,而是自己就這樣離開了。

「你怎麼了?」林皓雪走近沈墨蓮,看著她紅紅的眼圈,關切地問道,而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言兄他們怎麼了,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是不是他出什麼事了,所以你……」

「他們……皓雪,我。」沈墨蓮先是抬頭看向林皓雪,而後低著頭,似乎不知道從何說起,半晌后,終於再次抬起頭來,「這件事情與他們沒有關係,他們都沒有事,只是,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了。」

「為什麼?」林皓雪頓時有點驚訝,也有點慌亂,自從見到沈墨蓮之後,很多事情她們都在一起做的,這時候,沈墨蓮忽然說要離開,林皓雪第一反應是驚訝,第二種感覺卻是捨不得。這是她的好朋友,這個世界上所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皓雪,我以前一直以為,我的家人,已經死光了,但是今天我才知道,我的家人還有人活著,不過,他們也在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我想和他們團聚,所以,我要回去。」沈墨蓮低著頭,緩緩地說道。

「你的家人?今天?你是說,那個端木修告訴你的?」林皓雪心情有點亂,下意識地道,「他的話可信嗎?他不會又是騙你的吧,你不要再被自己相信的人給欺騙了好不好?你還是在想想吧!對了,你走了,那言兄他們怎麼辦?」

「言文柏?」沈墨蓮的語氣驀然低沉下來,她的身體也有些微微顫抖,「是我對不起他,以後,我可能不會再管他了。」

「什麼,墨蓮,你在說什麼?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你當初是為了救他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你怎麼會對不起他?」聽到沈墨蓮那充滿痛苦的聲音,林皓雪也是驚訝到了極點,然後,有一種很奇特很詭異的念頭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言文柏與沈墨蓮的大哥?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或者說……她不敢再往下想了,抬起頭,林皓雪緩慢地問道,「墨蓮,你是不是知道關於你大哥的消息了?」

聽到林皓雪這樣的問話,沈墨蓮猛然抬起頭,看著林皓雪,然後,很緩很緩慢地點了點頭。

看到沈墨蓮點頭,而且如此緩慢地點頭,林皓雪的心裡一沉,忽然嚴肅地問道:

「墨蓮,你告訴我,如果你大哥的性命要以言兄的性命為代價,那麼,你會不會這樣做?我要你說實話。」

「不,我不會1看到林皓雪的眼睛盯著自己,沈墨蓮先是連忙搖頭,而後苦笑了,道,「我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皓雪你誤會了我的意思了,我說我對不起他,不是因為我要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而是,因為我,他現在卻有不得不面對的麻煩,他的確和我大哥很像,就連氣息都有些相似,但是,我卻無法保護他了,對此,我很愧疚,但是我絕對不會做出你以為的那些事情的。」

聽到沈墨蓮這樣的回答,林皓雪才鬆了一口氣。剛才那一瞬間的念頭來的那麼真實那麼可怕,是因為,在她的心底,一直有一個同樣的難題。她其實也問過自己,如果恢復何以安,需要以別人的生命為代價,她會不會這樣去做。她想了無數次,最終答案都是否定的,她不會這樣做,她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

「那麼,你要離開,去哪裡?」這次的沉默時間有點長了,終於,林皓雪再次開口,不過他問話的時候語調卻也輕鬆了許多,但卻有點強裝的味道。

「至於到底是哪裡,我暫時也不知道,所以不能告訴你。」沈墨蓮沒有看林皓雪道,只是盯著地面上,聲音低沉,「不過,應該沒有什麼危險,這點你可以放心的。」

「那好吧,我想知道的是,那個端木修也是你們家族的人嗎?」今天沈墨蓮的反常,沈墨蓮的告辭,都與那個端木修有一定的關係,能夠得到沈墨蓮的這般信任,那個端木修的身份必然非同尋常,但是她希望不是欺騙。

「他,」沈墨蓮的唇角輕輕咬了咬,道,「他是我們家族的一位先祖,」

「先祖?這麼遙遠的前輩,」林皓雪驚訝了,「你確定自己沒有弄錯?」

「我很確定,」沈墨蓮點點頭,道,「雖然小時候的記憶有些模糊,但是,我們宗祠中那位高高在上的先祖的畫像,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所以,見到端木修真面目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他。當初我們家族能夠興起,就是因為他的實力很強,從而興盛了我們家族多年,後來家族落敗,因為敵人太強,他也無可奈何,但是他還是保護了一部分的人。」

「我一直以為當年沈家是全族盡數被滅,但是今天我才知道,還有很多族人在先祖的護佑下,得以保全了性命,不過遺憾地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在外面走動而已。」說道這裡的時候,沈墨蓮的臉上有一些喜色,「所以,我想回去,至少要見見他們,我才會安心。」

「祝賀你,墨蓮,找到自己的族人,真好1看到沈墨蓮臉色的喜色,林皓雪也是由衷為她感到高興,她終於不再是這個世界上的孤身一人了,她也有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