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六十章 一處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一處世界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聽了何以安的話,林皓雪便不再像之前那樣盲目地進行攻擊,而是在後面專門挑中靈影的腦袋去刺,果然,一次就刺中了。

只見那個被她刺中的靈影形體緩緩地消散而去,到最後,化成一道亮晶晶的能量團,進入了林皓雪的身體,而就在那個能量團進入林皓雪的經脈之後,林皓雪立刻感受到一股精純的無系別的玄力進入自己的丹田中,幾乎在瞬間,就被那霸道玄脈給吞噬殆盡了。

而在吞噬了那股玄力之後,林皓雪感覺自己的身體也恢復了一些力氣,她頓時精神一震,盯著下一個靈影,毫不客氣地刺穿了他的腦袋,自然依然有一股力量進入她的丹田,下一個,有一個……

等到幾個靈影被林皓雪盡數刺死的時候,林皓雪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恢復了不少體力,不過,意念之力還是完全枯竭的狀態,這倒讓林皓雪覺得頗為遺憾。

「走吧,就在你的正前方,還有一波靈影的氣息,去哪裡,應該會有不小的收穫。」就在林皓雪覺得有些遺憾的時候,何以安的聲音在林皓雪的心底想起。

對於何以安的提醒,林皓雪沒有絲毫的懷疑,二話不說,便向正前方走去,可能是因為這次的體力比之前要好一些,所以,這次林皓雪感覺到沒有走多長時間,就找到了第二波靈影的聚集地,這次的靈影有十幾個,比剛才的那一波明顯要多一些。

看著眼前的這些靈影,林皓雪微微疑惑了,因為眼前的這些靈影中不光有之前的那種灰色的影子,同時有一種身體似乎隱隱發亮的影子在閃動著,遠遠看去,不像是灰色,倒更像是銀色的。

這次,何以安並沒有再提醒什麼,林皓雪也沒有多問,也許何以安希望她不要太過於依賴他吧,而林皓雪正好也是這樣想的。雖然她的意念已經耗盡了,但還是能夠清楚地發現,這些銀色的東西似乎要比灰色的更強一些,更加靈活一下。

既然如此,那還是先解決這個熟悉的灰色靈影吧!

心裡這樣想著,林皓雪手握匕首,準備著給那些傢伙致命的一擊。因為剛才的搏殺,得到的玄力不少,她的體力有所恢復,所以,現在林皓雪的速度很快,眼力也很好,一刀一個,短短的幾分鐘,那些灰色的影子已經都被林皓雪的匕首所擊中,化為一個個能量團,進入林皓雪的丹田之中,而林皓雪的體力和玄力也因此達到了原來的七八成。

剩下的六個影子,都是那種銀色的影子,林皓雪先是按照對付灰影的辦法來對付那些銀色的影子,但是,並沒有取得應該有的效果。

看來,這些傢伙的要害不再腦袋上啊,林皓雪這樣想著,下一刻,便將自己的匕首向那些銀色的影子心臟部位刺了過去。

「鏗。」似乎是金石相撞的聲音,林皓雪只覺得自己的耳膜似乎在嗡嗡作響,腦袋一疼,與此同時,她的丹田中的玄力居然還有一種隱隱加快流失的跡象。

沒有想到,在刺中這銀影心臟的時候,非但沒有取得預想中的效果,反而自己似乎受到了反震的傷害。

「不要隨意試探,你聽著,這個銀色的影子叫做意影,是意念之力凝結而成,不管是靈影還是意影,他們雖然凝成的成分不同,但是他們的形態卻是一致的。既然如此,那麼他們的要害也就是一致的。你剛才刺中他們的腦袋之所以沒有取得想要的效果,不是你刺錯了地方,而是你的力度不夠,意影的智慧要比靈影高一些,所以,將其腦袋砍下來才能真真地殺死他。像你這樣隨意的試探,很可能被意影暗算。」林皓雪正感到納悶的時候,何以安的聲音在林皓雪的心裡娓娓道來,替她解了惑。

原來如此,盯著那些銀色的影子,林皓雪眼睛亮了幾分,下一刻,她便毫不猶豫地再次將那個匕首砍向一個銀色影子的腦袋上,這次她聽何以安的話,確實沒有絲毫的留情,下狠手,將那個銀色的影子的腦袋給直接砍了下來。

而就在她將意影的腦袋徹底砍下來的時候,下一刻,那個銀色的影子果然漸漸消散而去,到最後,化成一股精純的能量團進入了林皓雪的眉心之間。

這次,林皓雪感覺到她丹田之中沒有任何的變化,反而,是自己的識海,也就是意念之海中,原本的乾枯的意念之海,彷彿是注入了甘露一般,頓時換髮了一片生機,而在那一瞬間,她的感知明顯敏銳了許多。

「這兩種影子果然不一樣?」林皓雪一邊驚喜地感受自己意念之海的變化,一邊喃喃自語道。

「嘀咕什麼?趕緊動手啊,沒看到他們要逃了嗎?」這時候,何以安的聲音略微有點焦急地在林皓雪的腦海中響起。聽到何以安這樣說,林皓雪立刻一驚,馬上向那些銀色的影子看過去,果然,有不少的傢伙向不同的方向逃竄,意影果然要比靈影的智慧高一些。

「哼!想逃,沒那麼容易,你要是逃了,我到哪找能量去?」林皓雪冷哼一聲,向那些銀色的影子追去,意念和玄力都有所恢復,林皓雪輕而易舉地將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消滅掉,感受著自己的意念之海的不斷充盈,感覺真是奇妙。

解決完這一波靈影和意影,將狀態恢復到一定的程度后,林皓雪並沒有急於去尋找下一波能量體聚集地,而是在原地坐下,她在想著何以安,這個她在這個暗之仙境唯一能說話的人,因為他的存在,她的孤寂感不是那麼強烈了。

「對了,何以安,你現在怎麼樣了,你的靈魂不是很虛弱嗎,怎麼能夠離開戒指呢?」

「我的確無法從戒指中出來,這片空間中除了你,不允許其他的任何一個生靈出現,即便是靈魂體,我也不能出現在這一處空間,所以,我並沒有離開戒指,我只是能夠以這個戒指為媒介,以你的身體的導向,感受到這個空間中的那種奇怪的生靈聚集處而已。」似乎是停頓了一下,何以安的聲音在林皓雪的心底緩緩響了起來。

「哎,何以安,這個空間到底是怎麼樣的啊?」看著周圍的一片灰茫茫的情景,林皓雪笑著問道,說實話她對這片空間了解的很少很少,但是看何以安的樣子,似乎對此有一定的了解。

「相必在你進來這裡之前,就曾經有人告訴過你。這裡,可以說是一處福地,也可以說是一處險境,到底是收穫頗多,還是被困於此從而被同化,這都取決於你自己。」何以安似乎在回憶著什麼,聲音中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可以這樣說,這片空間,算是一個小世界,這個小世界的規則就是,只能夠有一個生命體,其他的都是那種能量凝聚而成的物體。如果你能找到這些東西,並且將它們獵殺,自己的實力會有飛速的提升,如果無法找到,你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能量枯竭而死,之後,化為和這些能量體一般無二的物體,到了那個時候,這個世界上自然也不會有你的存在了。」

「當然,如果你能夠將這片空間中的所有能量體盡數獵殺完畢,便能夠徹底掌控這個世界。得到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而其中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世界的能量全歸你使用。」

「你為什麼知道這些呢?」何以安對這片空間似乎很熟悉,林皓雪忽然覺得很好奇,於是便多問了一句。

「這個,」何以安停頓了下來,半晌之後才繼續說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空間與我有一定的關係。」

但到底有什麼關係?林皓雪想要再問,但卻隱隱感覺到何以安是不會再說的,所有,即便很好奇,林皓雪還是將自己的疑惑給咽了回去。無論如何,她是慶幸的,因為何以安,她不會出現因能量枯竭而死的局面,至於掌控這個世界么?林皓雪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亮,既然來了,那就拼一把吧!

「那,我們走吧1林皓雪站起身來,這句話是對戒指中的何以安說的,其實她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無論是走還是留,都全是她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但是林皓雪還是說出這句話了。她這樣說,一方面是對於何以安的尊重,而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這樣她才不會覺得在這個世界她是孤身一人,才不會感覺到那麼孤單。

「嗯。」良久之後,何以安的聲音在林皓雪的心底緩緩傳了出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在何以安的這個嗯字說出來之後,林皓雪忽然有一點恍惚,隱隱有一種熟悉感,這種感覺很微妙,好像在很久以前,他們也曾經這樣說過,這樣做過。

甩甩腦袋,林皓雪將那種詭異的念頭拋之腦後,站起身來,一步一步向著何以安所指定的方向走去,在這個過程中,她的步伐是沉重的,她的心情卻是充滿希望的,這個地方,對她而言,一定會是個福地,林皓雪無比肯定地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