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六十八章 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離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是的,林皓雪感覺到丹田中出現了一股巨大的玄力,但是奇異的是,在她的周圍卻沒有絲毫玄力的波動。外部平靜如昔,內部卻翻江倒海,林皓雪丹田中的這股玄力來的極為雄渾,要是不立刻處理的話,恐怕會撐爆她的丹田。

在這一刻,白色的小時候在林皓雪的身邊乖乖趴伏著,紫色的雙眸在看向林皓雪的時候,明顯沒有了惡意,而且也不再逃,只不過,它的身體上的白毛不知何故,盡數倒豎了起來。

應該是在剛才的那一瞬間,林皓雪剛剛契約了精源之靈,一股無形的玄力能量便自精源之靈的身體傳向了林皓雪的丹田中。不得已,林皓雪趕緊坐下來,吸收這股由內而來的玄力。

這次的玄力來勢洶洶,即便只有十分之一,一般人恐怕也會被其撐爆丹田的,但是林皓雪卻發現自己吸收起這股玄力來,並不比突破玄聖之時更加艱難,而是容易了不少,不但如此,所花的時間也更短。

很快,林皓雪就將所有的玄力盡數吸收,而吸收之後,睜開雙眼,有些詫異的看著這片空間,然後抬起自己的手,握了握,她似乎隱隱約約有一種能夠將這片空間完全掌控的感覺。而就在她握自己的手掌的時候,這片空間真的微微顫動了,這意味著什麼?

「難道,突破玄仙就這麼簡單嗎?」林皓雪看著自己的手掌,在看看這灰濛濛的天空,喃喃低語道。

「我勸你啊,以後還是不要說這樣的話為好,不然,可是會引起公憤的,」戒指中的何以安無奈地說道,「你以為所有的境界都是這麼好突破的嗎?還不是因為你體內的陰陽雙闕。」

「陰陽雙闕?」林皓雪有些茫然地重複了一下,然後立刻意念進入了自己的丹田之中,查看那坐落在自己丹田中的紅色和黑色的珠子,的確,那陰陽雙闕依然坐落在她的丹田中,不過,林皓雪似乎覺得那個紅色的珠子有一種顏色變淺的跡象,但是一看那個黑色的珠子,依舊濃黑如初,便覺得應該是自己看錯了。

「對,就是陰陽雙闕的功勞,」何以安在戒指中叮囑道,「以後,這個東西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的好。」

「嗯,我當然知道。」林皓雪點點頭,她的確早就知道這一點,不過,林皓雪接下來的話立刻讓何以安差點也給噎住,「引起公憤又如何?是他們揍我還是我揍他們還兩說呢1

如此跋扈,如此張揚,如此霸道的話語,還真是好久沒有聽到了啊,她果然還是這樣啊,即便沒有了前世的記憶,她依然如此的性格,何以安心裡微微嘆息。

而林皓雪卻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話給別人帶來的影響,而是看了看在自己的面前耷拉著腦袋的精源之靈,那副無精打採的樣子,便毫不客氣地上前將它給一把抓起來,逗弄逗弄腦袋,拉拉四肢,扯扯尾巴,似乎是充滿好奇,但是手中的力道可是一點都不小,小傢伙被她給撕扯地七扭八歪,淚水漣漣,但林皓雪嘴裡還不住地嘀咕著:

「哼,讓你這個傢伙暗算我,讓你偷襲我,不知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么,我告訴你,我可是很記仇的。」

在林皓雪的蹂躪之下,精源之靈可憐兮兮地縮著腦袋,但是絲毫無法逃離林皓雪的魔爪,只得委屈而求饒地看著林皓雪,眼底都是祈求之色,眼底寫得滿滿地都是我不敢了,舉起雪白的兩隻前爪做出投降狀。

看到這個小傢伙的樣子,林皓雪忍不住噗嗤笑了,便不再捉弄精源之靈,而是淡淡地,「說吧,你想住哪兒?」

等到林皓雪終於不再捉弄自己了,小傢伙忙不迭地鬆了一口氣,但是不會說話,自然無法回答林皓雪的問話,又擔心林皓雪再生氣,苦著臉撓著腦袋。

「還能在哪?扔進戒指吧,這裡是最適合它的地方。」還是何以安的這句話給精源之靈解了圍,聽到何以安在心底的聲音后,林皓雪便毫不猶豫地將小傢伙給扔進了戒指中,並不忘隨即給起個名字,「去吧,小精1

做完這些之後,林皓雪抬頭來,仰望著這灰濛濛的天空,忽然伸出雙手來,合十於胸前,心念微動之下,整片天空似乎漸漸的出現了巨大的波動,似乎有無數的能量向林皓雪的雙手掌心凝聚而來,很快,林皓雪的雙掌之中出現了一枚黑色的鑰匙,這枚鑰匙與當初從蕭真人的手中見到那枚鑰匙形狀一模一樣,但是,明顯要比當初見到的那枚要小很多,只是跟尋常的鑰匙一般大小,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其中的不凡之處。

這枚鑰匙出現在林皓雪的手中的時候,她頓時感受到自己對這片空間有一種絕對的掌控感,這種絕對的掌控感與最初模糊的感覺完全不同,林皓雪甚至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片空間中那濃郁而渾厚的玄力和意念之力,這裡的玄力和意念之力要外邊的渾厚無數倍,不過,這些玄力都是以靈影和意影的形式存在的。

掌控這片空間,也就意味著掌控了這裡的無數的玄力和意念之力,再想想戒指中間的精源之靈,林皓雪頓時有一種此行收穫頗豐的欣喜感,這一趟暗之仙境,還真是來對了。

「準備好了,我們走吧1林皓雪出聲道,這句話是對戒指中的何以安說的,這是這段時間她養成的一個新的習慣。

「嗯。」戒指中的何以安照例回答道。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林皓雪握緊手中的那枚鑰匙,緩緩向前踏出一步……

此時,暗之仙境的正上方,蕭真人和聞人軒都是緊張而又充滿期待地看著下方的暗之仙境,突然,不知從何處出現了八枚黑色的巨大鑰匙如同長槍般大小,這些黑色的鑰匙在出現后,一字排開在蕭真人的面前,這八枚鑰匙都是通體漆黑,和當初送林皓雪進入暗之仙境的鑰匙一模一樣。不過這些黑色的鑰匙在蕭真人的面前微微顫了顫,而後,忽然化為粉末,消失在空氣中了,什麼也沒有留下。

然而,看著這幾枚鑰匙就這樣在自己的面前化為粉末,蕭真人不但不氣急敗壞,反而帶著一絲興味的笑意,帶著一絲瞭然,低聲道,「果然1

蕭真人的這兩個簡單的字,被一邊的聞人軒聽到了,立刻便明白了蕭真人的一喜,不過他的神情有點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她掌控了這片空間?」

「當然,還有其他的解釋嗎?」蕭真人淡淡地道,而就在它的這句話結束的時候,像是為了印證蕭真人的這句話一般,底下那黑色的一般山頭忽然顫了顫,而後便消失無蹤了,就如同那八枚鑰匙一般,沒有留下任何的蹤影。

而就在那個黑色山頭消失的同時,一個身著雪白衣衫的少年身影出現在半空中,正一步一步向他們走來。少年的身處虛空,腳下踏著一個個的光點,姿態瀟洒而翩然地向他們走來,這一幕讓蕭真人釋然,也讓聞人軒默然,不過聞人軒的那種沉默中微微帶著喜色,那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他們已經等待了大半年的林皓雪。

「你終於出來了1看到林皓雪終於在他們的面前站定,蕭真人笑著道,這句話不是問句,是感嘆,沒有人知道這段時間他心裡的糾結和期待,也沒有人知道,他有多不安。這種不安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師父。

「嗯,我出來了。謝謝真人。」看著面前的蕭真人,林皓雪面上猶自帶著一些喜色,道。然後將視線轉向了從她出來后就一直看著她的聞人軒,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聞人軒這時候卻什麼話也沒有說,也只是點點頭,回應了她的招呼后,便垂下了頭,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對了,真人,我進這裡多久了?」這是林皓雪現在最關心的一個問題,在暗之仙境的內部,修鍊起來,她根本就無法辨認時間的流失。她最擔心的就是超過了與何凌雲約定的時間。

「大半年了,準確來說,是七個月零二十三天。」蕭真人回答道,顯然明白她的顧慮,笑著安慰道,「你不用著急,時間都還來得及。」

「嗯,是來得及,但時間還是有點緊張,」林皓雪點點頭,而後抬頭,鄭重地道,「真人,我有一事相求。」

「什麼,你說吧,」蕭真人回答的毫不猶豫,只要林皓雪活著出來了,什麼要求他都願意答應。

「是這樣的,我在那暗之仙境裡面遇到了一道意識,他托我照看他的孩子,也就是本次的仙境之爭中高涵帝國的參賽選手之一,高志昂,但是我現在時間有些緊,所以就拜託真人了。」

「高志昂?高涵帝國的皇室之人?」蕭真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什麼,而後飛快地點點頭,「你說的這個人我想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看高志昂的。」

「那就多謝了。」林皓雪微微揖手,算作行禮,她記得蕭真人交代過不需要行禮,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是自己有求於人,應該不算多禮吧。果然,這次,蕭真人對林皓雪的這一禮倒是沒有特別退讓,而是坦然接受了。

「那我就先行告辭了。」見到蕭真人點頭答應了下來,林皓雪也不多留,向兩人拱了拱手,下一刻,便從這處虛空踏出,離開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