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六十九章 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回家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林皓雪離開后,蕭真人和聞人軒都有些出神地望著林皓雪消失的地方,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顯得這裡的空間一片寂靜,寂靜中帶著一份落寞。半晌后,蕭真人率先開口了:

「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我知道,你是不會繼續留在這裡了,對嗎?」

「還是你了解我,」一直低垂著頭的聞人軒這時候抬起頭來,他看著蕭真人,堅定地搖搖頭,「我的確是要離開了。」

「那你接下來準備去哪裡?」蕭真人對於他的話絲毫不覺得意外,而是繼續問道,有點不舍,畢竟雖然是師徒的身份,但這麼多年來,唯一理解他心愿的,也只有眼前的這樣青衫青年。

「我么?」聞人軒思索了片刻,而後忽然目光轉向林皓雪離開的方向,說話的神情出奇地認真,「我會在她要去的下一站,等著她1

「果然如此,」蕭真人笑道,雖然笑著,但言語中似乎還是有點失落,停頓了片刻后,方才點點頭,「這樣也好,畢竟,這是你的心愿。」

「那,我先走了1決定后,聞人軒神色鄭重,目光中透著倔強,似乎,還有一絲期待,「我知道,按照她現在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就會來的。」

「嗯。」蕭真人贊同地點點頭,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但是還沒有來得及說,就感覺到空間微微漾開,聞人軒已經穿過空間,離開了,只留下一句關切地話在空間裂縫中蕩漾,「你也注意自己的身體,不要太透支自己的身體了。」

「走的這麼急幹嘛?」蕭真人望著聞人軒離開的方向,苦笑了一聲,而後下意識地撫了撫自己的胸口,低低咳了幾聲,等到咳嗽停下來的時候,臉上浮現出一抹似乎是感激又似乎是無奈的笑意,那向來滄桑而睿智的雙目中卻罕見地浮現出些許固執,「注意身體!有必要麼?不,為了師父,即便是要我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更何況身體。」

******

林皓雪在離開暗之仙境的時候,雖然還能夠感受到小冰和小火的氣息就在那附近,但是她並沒有傳遞意念給他們,她打算一個人回家,畢竟回家而已,陣仗還是不要太大為好,更何況,此時身為玄仙的她,也已經不需要小冰來代步了。

一步一步,凌空步行,林皓雪向家的方向走去,想起家人,林皓雪的心裡微微有些暖意,離開家已經有一年半了,不知道爺爺,姐姐,還有翠蘭那個小丫頭怎麼樣了?他們應該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為她擔心了吧?

終於能夠守護自己的家人了,這次,自己的家人,誰也不能欺負,心中暗暗決定,帶著幾分快意,林皓雪終於回到了泰興城。

在林皓雪離開的一年多,泰興城還是昔日的樣子,沒有任何變化,望著這熟悉的一切,林皓雪心裡微微感慨,這也是她第一次能夠從半空中來看泰興城的樣子。怕嚇到別人,在泰興城的城郊,林皓雪就落了下來,踏著輕快的步子,向著期待已久的林家走去。

就在林皓雪在走近林府大門的時候,卻感覺到這裡有好幾股強橫的氣息波動,居然是五道都是玄聖強者,她明明記得,家裡至於爺爺林庚一個玄聖啊,難道這裡有強者來襲?這樣一想,林皓雪不由地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停頓了一瞬,她沒有從大門正面進入,而是緩緩地一步一步向半空中走去。

然而,當她從半空看到底下的情景的時候,不由地愣住了,原來底下的這五個玄聖不是別人,除了林庚之外,林禾與林木兩人居然都將境界提升到了玄聖。而另外兩個人,林皓雪居然也不陌生,他們不是別人,正是林皓雪在誅魔城見過的七月團長和莫清河。

看著這幾人的時候,林皓雪知道自己想錯了,有點赧然,便停了下來,正在想著要不要從外面進入呢,就被翠蘭這個小丫頭給發現了,立刻興奮地喊了起來:

「小姐,是小姐回來了。」

翠蘭這一喊不要緊,這下倒好,底下所有人都發現了林皓雪的蹤跡,所有林氏家族的人都驚喜地抬頭看向林皓雪,包括林庚在內,就連七月和莫清河也緩緩抬起頭來看著她,不過只有驚沒有喜。

林皓雪即便想要從外面進入也已經不行了,只好尷尬地一笑,從半空中緩緩落下來。

「皓雪,你回來了?」看到林皓雪回來,林庚也是一改往日的沉穩,眼神熱絡地看著林皓雪,也不再理會遠道而來的兩位客人,不光是他,即便是林禾與林木也暫時將來客放在一邊了,一時間,林家的眾人都圍在了林皓雪的身邊。

「嗯,我回來了。」林皓雪笑著應對這周圍的熱情,剛才的尷尬也暫時消失了,只是覺得心裡暖暖的。應付著這不同人相同的問題。

「這一年多,你去哪裡了?」

「在外面好不好,你沒出什麼事吧。」

……

等到林皓雪將這些問題一一回答了,等到林家的人終於將林皓雪放開,七月這才有機會說話,她將林皓雪打量的半晌,艱難地問出這句話:

「原來,你是女孩子?」

「嗯,我是女孩子,七月阿姨。」對於七月,林皓雪有點慚愧,更多的是感激,畢竟,當初聖殿將她帶走,是七月阿姨不顧一切來救她的,而當初自己隱瞞性別雖然是有原因,畢竟是不真誠的表現,有必要解釋一下,「在外面,女孩子的身份有很多不便,所以,當初就假扮男子的身份,欺瞞了七月阿姨,還請阿姨不要責怪。」

「這是什麼話,阿姨怎麼會責怪你呢,當初阿姨也曾經假扮過男子的,」對於林皓雪的隱瞞,七月一點都不介意,而是笑著道,「難怪當初我一直覺得你很像我的一個朋友,原來……這樣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那七月阿姨的那位朋友是?」林皓雪頓了頓,帶著幾分俏皮開口道,「讓群我來猜猜,莫非是家父?」

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七月只是尷尬一笑,並不作答,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她這是默認了,莫清河自然也聽明白了,他的臉色也是微微變了變,而後苦澀地一笑,將視線轉移到林皓雪的身上,忽然目光一凝:

「你的境界增長了不少啊,恐怕已經是玄靈了吧?」

成為玄仙強者,就可以返璞歸真,氣息內斂,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們的真是實力,在林皓雪的刻意收斂下,莫清河也看不清她的深淺,之所以認為林皓雪是突破了玄靈,也只是根據林皓雪能夠凌空而立推測出的。畢竟,只有通過了玄靈,才有能力在空中短暫地停留。

「呵呵,」林皓雪不想過早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對於莫清河的問話,她並沒有更正,而是含糊地道,「這也是前段時間僥倖,突破了而已。」

「這麼快1林皓雪這樣的話,被很多人都聽到了,尤其是問話的莫清河,聽到,先是驚訝不已,而後苦笑道,「你呀,天賦真好,實力增長太快了,這下可把軒兒那小子給遠遠扔在後邊了,他礙…」

莫清河沒有說下去,不過言語中有不少唏噓之意。

「哇,小姐真厲害,這麼快就已經是玄靈了,」對於林皓雪,翠蘭是相當崇拜,立刻毫不吝嗇地讚美道,「我敢肯定,小姐的天賦比那所謂的何家天才何凌雲可強多了。」

對於翠蘭這樣不問緣由盲目崇拜,林皓雪有點無語,但是,當她的目光掃視過周圍的時候,卻發現除了林庚之外,其他的林家人,甚至連林木和林禾居然都是認可地點點頭,苦笑一聲,愈加無奈,「玄靈強者與何凌雲還是相差太遠了,你們啊,可別把那何家的天才給看低了。」

她說的是玄靈強者比起何凌雲卻差遠了,卻沒有說她自己比何凌雲差遠了,除了心思細膩的人之外,這心思細膩的人當然是七月團長,不過,她看著林皓雪有點恍惚,隱隱約約想著,他的孩子,自然是絕對優秀的。

不過,在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之後,林家的其他人都有些垂頭喪氣,有人不服氣地道,「那豈不是說我們比不上何家?」

「那倒不會,林禾叔與林木叔不都突破玄聖了嗎,說起來,我們的進步都不慢啊,只要我們不停止進步,就不會比不上別人。」林皓雪微笑著道,她的話,還有那不卑不亢的姿態,自然再次引起了一大片的贊同之聲,尤其是七月團長與莫清河,更是默默點頭,有自知之明,還不妄自菲薄,這樣的孩子,未來的路一定會很寬廣。

現在的林皓雪,在林家人的眼中,也許不是境界最高的,但是,卻是林家絕對的精神領袖,對此,就算是林庚也遠遠比不上林皓雪在林家的聲望。

「七月阿姨,莫團長,請問你們來這裡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看著對面的莫清河與七月,林皓雪疑惑地問道,她有一種感覺,這兩位今天來這裡,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很可能和林家當年的變故,有一定的關係。

「是這樣的,陳家……」見到林皓雪這樣問,莫清河是心直口快之人,剛要說什麼,忽然被林庚打斷了,「兩位遠道而來,我還沒有招呼,請裡面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