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七十五章 四大家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四大家族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什麼人,居然架子這麼大?」林皓雪看了一眼報名之處,眉頭微微一皺,她在發現騷動的剎那間,就明白自己不能很快報名了,恐怕還需要等下去。不過,她還是隨著人流向後退了幾步,她不喜歡等待,但也不喜歡惹不必要的麻煩,隨著眾人,她將目光向騷動的中心看去。

那被人讓開的一大片空地中,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虎,猛虎。身長五丈,體型龐大,身體表面並沒有常見的斑紋,反而是雪白雪白的,那皮毛純凈的沒有一根雜色。猛虎站在這兒,被人圍觀,被眾人指指點點,沒有絲毫的不適應,反而鎮定自若,落落大方,任由著觀看著,應該是習慣了被人圍觀吧,那神態卻有著說不出的優雅。

然而,在林皓雪還是發現了,這個傢伙同樣對圍觀它的人們投去目光,那目光竟是睥睨,那神情帶著人性化的不屑一顧。只憑這目光,這神情,林皓雪便立刻明白了,眼前這個傢伙毫無疑問是高階靈獸,能夠驅策高級靈獸的,想來這主人一定家世非同尋常,難怪眾人這般避讓呢。

「雪虎?這不是極為罕見的雪虎嗎?天啊,我居然真的見到了一頭雪虎?」

人群中,忽然有人叫起來,這個聲音細細的,因為實在驚訝帶著幾分尖厲,是一名女子的聲音。

在聽到這句話,周圍有一些出生不凡的貴族少男少女都鄙視地看向那名率先開口的女子,這是哪裡來的鄉巴佬,連雪虎都沒有見過?

雪虎?林皓雪淡淡地笑了,從那女子的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她卻聽到了三種不同的情緒,先是驚訝,後來就轉變成為濃濃的羨慕與嫉妒了,可以想象,這樣的一頭優雅漂亮的雪虎,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坐騎?

「咳,你小聲點,」那名女子的同伴趕緊將女子拉到後面一點去,有些責備之意,她是這女子的同伴,此刻拉她一方面是覺得這樣顯得沒見識,丟人,另一方面呢,則是害怕招惹到麻煩,她示意自己的同伴向虎背上看去。

虎背之上,是一名紫裙女子,女子年齡不大,約莫有十五六歲,容貌在帝都,也算漂亮,不過,比起喬夢容,還是略輸一籌。

同她的坐騎一眼,紫裙女子的眼底也是濃濃的驕傲,她目光高傲地掃視過眾多的圍觀者身上,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心道,這不過又是一些來自小城市的鄉巴佬而已。然而,她的目光最後落在林皓雪一行人的身上時,唇角譏諷的笑意卻凝了一凝,尤其是看到喬夢容,眼底閃現出顯而易見的嫉妒,鼻子輕輕哼了一聲。

「她是誰啊?這麼大的架子。」即便知道這個人的來歷不凡,但是周圍終究還是好奇之人很多,終於有人開口問道。

「她,你都不知道嗎?」這個人身邊的一人立刻低聲解釋道,「她不就是陳家那位三小姐陳綺風嗎?」

「陳綺風?陳家?原來是她?」先前那個人恍然大悟,語氣訕訕,頓時不敢再說什麼了,他雖然不曾見過,但是早就聽說過陳綺風這個名字。陳綺風在帝都陳家雖然是庶出,而且天賦一般,但是卻被陳家家主視為掌上明珠,整個陳家奉為小公主,是一個得罪不起的主。這倒不是說得罪了她,她會怎麼樣,而是一旦有人熱了這位公主,她身後的人可是會將那得罪她的人給碎屍萬段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陳綺風跋扈的性格。

陳家?聽到這兩個字,林皓雪原本已經離開的視線再次落在紫裙女子的身上了,低垂的眼眸中幾許寒芒流露,但是很快,她偏過頭去,默默後退,將前方的路讓開,陳家她是要去解決,但不是現在。

「你是誰?」可能是林皓雪鋒利的目光沒有及時收斂,便被人察覺了,聽到這一聲詢問,林皓雪雙眼微眯,看過去,一個中年男子從陳綺風的身後緩步而出,他對林皓雪,似乎在笑,但是眼中有著不易覺察的殺意。

這是一個玄聖,玄聖強者居然成為這個陳綺風的守護者,看來陳家對這個陳綺風的確很看重,對這個人的態勢,林皓雪的拳頭握了握,又鬆開了,決定先是息事寧人,剛準備說話,忽然雪虎上的陳綺風忽然綻開一抹開心的笑意,從雪虎上縱身躍下,另外一個報名走去,俏麗的臉蛋上是濃濃的喜悅之意,哪裡還有剛才的那般傲氣?

見到陳家的這位小公主的反常舉動,人們都有些摸不著頭腦。只有一些熟悉帝都八卦的人不由地搖頭微笑。而這時候,那位中年玄聖先也是無奈地撫了撫額,感到有些頭疼,但他還是快步跟上去了,在離開之前回頭看了林皓雪一眼,眼中似有一抹寒芒閃過。

那是,殺意?林皓雪明白了,就因為剛才自己的一時瞬間的失態,這個傢伙居然對自己產生了殺意。也罷,那就來吧?林皓雪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而在陳綺風走過去的那一處報名點,騷動一點都不比陳綺風引起的小,不光那處報名點的人,就連其他地方排隊的人,都圍了上去,不為別的,就只為圍觀那兩頭拉車的青龍馬。那兩匹青龍馬並不比林皓雪曾經見過的魔靈馬高大,但卻比魔靈馬更加漂亮,是兩頭玄靈級的靈獸,檔次明顯要比魔靈馬更高了一籌,據說,青龍馬的性子極為高傲,極難馴服,所以,青龍馬的來拉車,不光先前那魔靈馬比不上,就是陳綺風的雪虎也比不上。

這兩青龍馬車布置很華麗,馬車的車架上寫著一個醒目的何字。

「這是何家的馬車?」有人不是很確定地道,而後又讚歎,「真不愧是帝都第一大家族,居然有這麼厲害的靈獸來拉車。」

「那是,何家啊,別的不說,那名震烏桓帝國的何凌雲,可就是出自何家的天才啊,這樣的家族,不鼎盛,這也說不過去埃」

「是是是……」

耳邊聽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之聲,充滿驚嘆,當然也不乏羨慕嫉妒,林皓雪目光並沒有離開那個馬車,只不過,眼底的陰霾更加深重了一些,何家么?

青龍馬的車夫是一位年輕的小夥子,他恭恭敬敬地下車,然後將車門帘子掀開,有一個年輕人彎腰低頭,出了馬車,也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年輕人身著藍衫,相貌俊雅,那五官看起來,和何凌雲有幾分相似。從身邊人的談話中,林皓雪明白了,他便是何凌雲的親弟弟何凌風。

「綺風妹妹,你也來了。」何凌風在看到陳綺風向自己走來的時候,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輕聲對站在她車前的陳綺風道,但是,那種笑意,明顯沒有達到眼底。

「又是一個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戲碼么?」看到這一幕,林皓雪頓時覺得無趣,不由得低聲喃喃低語了一聲。

「怎麼會這麼有感觸呢?」身旁的喬夢容嬌笑道,「莫非,薛小公子也曾做過那有意的落花?」

「什麼啊,」林皓雪白了她一眼,慢悠悠地道,「我只不過是為她感到不值而已,相信我,她的一腔深情必然是錯付了。」

「嗯,我相信。」喬夢容也點點頭,很認同林皓雪的觀點。

她曾做過那有意的落花嗎?蔣翰凌?不,林皓雪搖搖頭,他不算什麼的,當初不過是爺爺的一個玩笑而已。何以安?想起這個名字,忽然覺得心裡莫名酸痛起來,林皓雪再次搖搖頭,算了,還是不想了,不然無端惹得心頭煩悶。

「管他們呢,我們趕緊去報名吧1不願意再多說什麼,林皓雪便笑著岔開了話題,率先向報名點走去。

喬夢容也是識趣之人,這個時候自然不會再說什麼,不過剛要往前走的時候,停止了腳步,苦笑道,「看來我們又要讓了。」

不會吧?林皓雪有些鬱悶,這帝都的大人物這麼多啊?怎麼又出現了?但是她下意識地向後退去,不過看到新的騷動焦點時微微愣了愣,眼前這也是一輛馬車,而且林皓雪他們在路上還見過,正是那個四縱魔靈馬拉車的貴公子,不過,這時候,林皓雪卻再也沒有察覺到原本的那股熟悉氣息,似乎路上的感覺只是一種錯覺。

馬車帘子被掀開了,出來的是一個青衣男子,同樣帶著一個青色的面具,讓人看不到他的面貌。

「四匹魔靈馬,這應該就是言家的那位神秘的公子了吧?」

「今天還真是大開眼界了,帝都四大家族的人都已經來了其三了。」

「是啊,陳家,何家,言家都來了。只是不知道那個以神秘著稱的蕭家,會不會也來呢?」

「算了,蕭家是從來都不會來聖帝學院的,你難道不知道。」

……

原來,帝都的四大家族是何家,陳家,言家和蕭家啊,在旁聽者的林皓雪連連點點頭,若有所思,這樣看來,言家和蕭家目前來說,不算是敵人,只是不知道他們和陳何兩家的關係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