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七十六章 仙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仙榜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既然不清楚蕭家與言家是敵是友,那就有可能是有,既然如此,還是不要得罪的好,心裡這樣盤算著,林皓雪決定移開腳步,打算避讓而開。然而,就在林皓雪準備著退讓之際,那輛馬車的主人卻在季雄的身後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向前挪動半步。

而季雄,正是林皓雪五人中排在最後的一位,這位神秘的言家少爺這樣做,顯然,是在讓著林皓雪五人,看到戴面具的青年如此舉動,周圍的人一個個睜大了眼睛,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言家在帝都的聲望雖然比不上蕭家,但是卻遠在陳家之上,完全沒有必要跟這不知道從哪個鄉旮旯來的這幾人謙讓啊,莫非這幾人有什麼特殊的身份?

眾人的視線在林皓雪幾人的身上看了又看,還覺得沒可能,只能理解為這位言家的少爺一定是禮賢下士,平易近人,品格高潔之人。至於這位平易近人的高尚之人為什麼沒有謙讓他們,卻被他們自動忽略了。

見到面具青年如此作為,林皓雪也微微愣了愣了,但既然對方是如此有禮之人,她也不能領情,林皓雪向那位面具青年禮貌地笑了笑,那青年也禮貌地沖她點點頭,舉手做出一個你先請的動作,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他的視線始終沒有和林皓雪的目光接觸。雖然心裡狐疑,不過林皓雪並沒有多想,現在還是趕緊報名進入學院吧,不應該在這個謙讓而浪費了大好時光。

「薛浩,泰興城玄者學院。」林皓雪一步上前,將自己的身份牌交給那位主持招生的白袍老者,這個身份牌是林皓雪從玄者學院帶出來的,泰興城的玄者學院只有五個,這上面有聖帝學院刻意留下的一縷烙印,昭示著他們是聖帝學院的准入門弟子的身份。

那個老者接過身份牌看了看,當看到「泰興城」三個字時,那微眯的眼眸亮了亮,又看了林皓雪一眼,帶著審視的目光,但這審視極其迅速,很快就收回了眼眸,並有多問什麼,而是將右掌在上面一抹,一道亮晶晶的光芒被他輸入身份牌中。而後,老者將那個身份牌交還給林皓雪,道,「通過。」

這麼簡單?林皓雪準備的說辭還沒有來得及說呢,就這樣被放過了?不過,這也是好事埃後面跟著的喬夢容四人,和林皓雪一樣,都被那白衣老者輕而易舉地放過。

就在五個人都來離開的時候,似乎聽到了那個老者略微低沉的聲音,「小艾現在還好嗎?」

「小艾?」艾先生?林皓雪只是略思忖,片刻就明白過來了,原來這老者是艾先生的故交,難怪會對自己幾人這麼照顧,明白后,林皓雪立刻有禮貌地回答啊,「艾先生挺好的1

「他啊,既然你這樣說,相比他現在也沒什麼事,這小子……」老者頓了頓,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轉頭對林皓雪幾人道,「小艾來信說,這次的弟子資質不錯,希望你們不要給他丟臉埃」

「這個,晚輩們一定會努力,不給艾先生丟臉的。」對此,林皓雪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倒是身邊的喬夢容格格一笑,回答道。

「下一個。」老者在說完那句話的時候,似乎也不是很在意林皓雪幾人的回答,而是繼續面無表情的接待前來報名的學員,他的表情冷漠,即便是面對身份尊貴的言氏家族之人,他依然是冷冰冰的。

見此,林皓雪幾人也不多逗留,而是迅速離開這裡,進入了聖帝學院的內部。經過老者的妙手一揮,林皓雪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份牌中出現了很模聖帝學院內部的信息,比如住所,比如修鍊場,比如交易所,比如仙榜。

「仙榜?」難道烏桓帝國的玄仙強者這麼多了?連聖帝學院都出現一個排名榜?在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皓雪先是一驚,不過在仔細查看之後,才明白這個仙榜,並不是玄仙才能夠登上的榜單。相反,仙榜上的根本就沒有一個是玄仙強者,反而都是玄聖強者,只不過,這些玄聖強者都很年輕,潛力驚人,年齡最大的不超過三十歲。能夠進入仙榜的,都是烏桓帝國的修鍊天才,不論潛力、還是名氣,都是烏桓帝國中的佼佼者,而且,只有進入仙榜的人,才有資格參加三個月後的玄仙儀式。

居然還有這麼一說,林皓雪回頭看了看其他的幾個人,笑了笑,「你們要去哪裡?我想先去仙榜看看。」

「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呢,」喬夢容毫不意外地應和了林皓雪,然後看看其他的幾人,「至於他們……」

「我也去1百里逸毫不猶豫地道。其他的人自然也沒有什麼意見,就這樣,幾人向那個傳說中的仙榜走去。

所謂的仙榜,是一個比較高大的石碑,石碑通體黝黑,其上似乎散發出一種隱隱壓迫的氣息,這種氣息林皓雪有點熟悉,似乎是精石的氣息。

「這就是仙榜?」看著眼前的這個巨大的石碑,林皓雪不由地喃喃低語。

「對,這就是仙榜。」忽然,另外一個聲音接著林皓雪的話,林皓雪的眉頭微微一揚,她很確定,這個聲音並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個聲音,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白衣青年正站在她的身後,微笑著看著她,笑容和煦。

那白衣青年容貌不算十分出色,但自是有一種乾淨清朗的氣質,皮膚很白,烏髮大多數時候是絲緞般漆黑,但有兩縷雪白的髮絲混雜在其中,顯得異常醒目。那份笑意雖說讓人如沐春風,那總覺得還有一些莫名的深意,不過林皓雪可以確定,眼前這個人,並沒有什麼惡意,「你是?」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那個白衣青年看到林皓雪轉向他的臉,似乎略微呆了一下,不過被他很快收斂,很大方地跟林皓雪說道,「我叫蕭情,來自帝都蕭家。」

哦,蕭家?原來他就是那個最為神秘的蕭家之人?看來,蕭家並不是沒有人來參加聖帝學院的招生,而是因為蕭家太低調了,即便來參加聖帝學院的招生,卻也是以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身份進入的,自然無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哦,原來是蕭兄啊,失敬了。」雖然內心有些微疑惑,但林皓雪並沒有暴露出來,她的腳步微微一移動,後退了一步,對著蕭情拱一拱手,笑容誠懇,虛心請教,「小弟薛浩,來自小城市,對聖帝學院的什麼都不熟悉,等會兒,還要麻煩蕭兄介紹介紹。」

「呵呵,薛小兄弟客氣了,理應如此。」蕭情對林皓雪如此陳懇而又熱情的態度似乎很滿意,便笑嘻嘻的回答道。

「那就勞煩蕭兄了。」林皓雪眉眼低垂,也客氣了一句,這人是敵是友,一時間還難以區分,只有邊走邊看了,反正不是何家和陳家就好。

心下主意已定,林皓雪不再多說什麼,而是繼續看向對面的那個黑色的仙榜,看著看著,她眸光漸漸幽深起來。

她沒有看最低下的那些白色的名字,也沒有看上面的黃色的字體,而是將目光投向最上方,那裡,是第一行,只有一個人的名字。那個名字清朗有力,在這個黝黑的石碑上似乎鮮紅如血,似乎帶著一股戾氣,一股煞氣,一股傲氣,像是一個永恆的王者,俯瞰著底下的一切,讓人不敢對其產生絲毫抗爭之意。

何凌雲,幾乎是火紅色的名字出現在林皓雪的眼底,也將林皓雪眼底的火光一寸寸帶出,她隱藏在寬袖中的指尖微微曲起。何凌雲,我來了,何家,我來了,這一次,我一定要將你打敗,將昔日的屈辱洗涮乾淨,給自己一個交代,讓林家,從此,不再低頭,從此,揚眉吐氣。

此時,周圍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都圍著那個黝黑的石碑看著,但是,幾乎沒有人發現,她幽深的雙目那潛藏的火光,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她飛揚的雙眉攜帶著的那分肆意和倔強。

心思激蕩的瞬間,林皓雪周身的氣勢也在這瞬間沒有壓制,一股壓力泄露出來,令周遭之人不由地步步後退,一支箭不知怎麼回事,喬夢容四人幾乎是瞬間抬頭看著她,眼底都有驚駭之意,也後退了好幾步,不是他們害怕,而是這一刻,他們都無法抵禦那從林皓雪周身爆發而出的壓力。

只有,蕭情沒有後退。他依舊看著林皓雪,眼底的神情是瞭然,是若有所思。

林皓雪迅速收斂了氣勢,速度快到除了喬夢容幾人和蕭情,沒有人覺察到剛才的壓力是她造成的。停頓了片刻,林皓雪忽然回頭,與蕭情那若有所思的目光對上。

被林皓雪發現,蕭情並沒有意外,而是笑了,他的笑意乾淨清澈,沁人心脾,見此,林皓雪也笑了,她忽然感覺到對面這個人是朋友,沒有理由,就是這麼覺得。

「蕭兄,如果我要挑戰仙榜第一人,應該怎麼去做?」林皓雪淡淡地問道,聲音清淡,眉目清淡,笑容清淡,但是任何都能夠聽出來,那清淡中所攜帶的志在必得。

林皓雪的聲音不大,但也沒有刻意收斂,有不少人聽到這句話,頓時,無數道好奇的目光唰地投了過去,那些原本觀看仙榜的人此刻都看向林皓雪,他是誰?他要挑戰仙榜第一人?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