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七十七章 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囂張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七章囂張

不過,那些來自不同人的目光在林皓雪的身上轉了轉,漸漸褪去了好奇,轉變為幾乎是同一色的鄙視,譏誚,以及不屑:這是哪裡來的臭小子?居然敢於向仙榜第一人何凌雲挑戰?真是不是天高地厚的傢伙。估計所在的城市太過孤陋寡聞,將這個傢伙給慣壞了。真要見到何凌雲,恐怕會嚇得屁滾尿流吧,即便不怕,也會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剛才,就是眼前這個在他們眼中孤陋寡聞的小子,卻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卻他們心底驚懼不已。

何凌雲啊,這些青年一想到那個傳說中的人,頓時都流露出嚮往、崇拜之色,要是有機會見到那位傳說中的人,該是一件多麼好運的事,他們都覺得沒必要看著不知死活的傻小子,甚至沒有必要問問名字。撇撇嘴,都離開林皓雪身周的三米之外,似乎這小子的名字與那位相比,都是污了那個皎潔的名字。很快這些人的目光繼續迴轉到那個黝黑的石碑上,對那個最高的名字隱隱膜拜著。

這一瞬間周圍人的變化,林皓雪察覺了,這些人的心頭想法,她也是明白的,拜高踩低,古來同理,在這個星浩大陸,尤為如此,她不覺意外,只是唇角那抹勾起的弧度再次深了深,她沒有看別人,只是認真地看著眼前的蕭情,眼珠子轉都沒有轉。

「仙榜第一人?」蕭情低聲重複著林皓雪的話,語氣中卻並沒有絲毫的意外,目光並沒有退縮,他神色定定地,像林皓雪認真看他那樣,他也認真地看著林皓雪,聲音平緩沒有曲折,「仙榜第一人,是整個聖帝學院的精神領袖,想要挑戰他,不是那麼容易的。尤其是,你還是新入學院的新學員。」

「如何不容易?還請蕭兄細細將來。」林皓雪的眉頭挑了挑,就像蕭情沒有對她的反應覺得意外一般,她對蕭情的話也沒有覺得意外。

「首先,你也要進仙榜。」

「如何進入仙榜?」

「你要在玄宗和玄靈中取得魁首,不過,時間恐怕有些來不及。」

「怎麼說?」

「是這樣的,」蕭情的聲音依然平緩,但林皓雪卻覺得他的聲音中自然帶著一股穩穩地令人踏實的感覺,「聖帝學院的學子根據不同的境界,分為不同的層次。玄宗,玄靈,玄宗三種境界,分別與低級,中級,高級相對應。而新入學的學子,基本都是玄宗,所以,只能算是低等學子。除非有人能夠在一個月內連續挑戰玄宗頂級的前十名,並獲勝,這樣就可以成為中等學子,同樣,中等學子在一個月內連續挑戰十名玄靈的前十名,就可以成為高等學子,高等學子,在一個月內連續挑戰玄聖的前十名並獲勝,就能取得與何凌雲對戰的資格。」

「那就是說,需要三個月的時間么?」林皓雪的眼底隱隱約約多了幾分煩躁,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是將時間浪費在這學院里,不,這可不成,她來帝都,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如果將時間都消耗在這裡的話,可就得不償失了。

「是的,需要三個月,所以我說,按正常辦法來說,時間來不及。」蕭情接著林皓雪的喃喃自語,說道,聲音依舊沉穩,但是林皓雪卻感受到他未盡之話的深層含義。

「不行,我等不了那麼久。」林皓雪的眉頭緊鎖,她抬起頭,目光看向前方,這個偌大的聖帝學院中所有的都盡收眼底。沒有說話,周圍人在不斷變化著,他們不斷看著仙榜,不斷離開,又有新的學員再次來到這裡,看看仙榜,然後繼續離開,沒有人注意林皓雪。就連蕭情不知道林皓雪到底要站多久的時候,林皓雪的聲音終於隱隱傳了出來,「玄宗強者的前十名的名字,你都知道對嗎?」

「是的,」蕭情的唇角勾起一抹隱隱約約的笑意,他對林皓雪出奇得好,林皓雪說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一個個告訴我。」

「好!第一名,公羊宏勝,第二名,邵俊風,第三名,單明……」

「公羊宏勝1

「邵俊風1

「單明1

……

就在蕭情開始給他說這些人的名字的時候,林皓雪驀然縱身而起,凌空而立,重複著蕭情說的名字,她的聲音不算很大,但卻能夠傳遍了整個校園。這樣一來,不論這些人在這個校園的那個角落,都能夠聽得到她的聲音。

林皓雪忽然凌空而立開始重複蕭情的口中的名字時,周圍的人一個個都看過來,這次不光是仙榜這裡的人,即便不再這裡,那些人也好奇地趕來看熱鬧,不過,那些眼光,就好像是在看一個瘋子一般,不斷地對林皓雪指指點點,只有喬夢容幾人不覺得意外,蕭情更是神色不動,眼皮抬也沒抬,繼續口中說著那一個個名字,「第八名,左永思。」

「左永思1

「第九名,畢彭澤。」

「畢彭澤1

「第十名,閔懿軒。」

「閔懿軒1

最後一個名字落下的時候,林皓雪頓了頓,深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比剛才要大一些,毫無疑問,更是進入了每個人的耳朵中:「新生薛浩,今日於仙榜之前向以上諸位請教一番,如果諸位擔心損了名頭,可以不來此赴約。」

「荒唐1這是校園中所有人共同的心聲,林皓雪的這句話卻好像在平靜的水面上扔進了一塊石頭,在人群中盪起了一道道漣漪,形成一圈圈波紋,不同的人再次將目光一次次地投向林皓雪。

「他這是要向玄宗中前十名挑戰么?」有人不可置信地低低問自己的同伴,這時候,站在仙榜前的眾人,都是新生。

「聽到他的意思,好像就是這樣的。」他的同伴也是有些不是很確定地說道。

「怎麼可能?想要找死,也不需要這樣啊?」

「哼,不知道是哪個鄉旮旯來的臭小子,被慣壞了,以為自己老子天下第一。」

「……」

周圍人並沒有壓低的聲音不斷傳進林皓雪的耳朵里,但是林皓雪沒有理會,在說完這句話,林皓雪就落下來站定了,沉默不語,她的身材並不高,站在那裡,彷彿山嶽屹立,又似淵水停滯,身影穩穩噹噹,竟然要比蕭情的聲音還要穩,她沒有理會那些傳來的聲音,沒有理會那些來自不同的口中幾分的笑意,沒有理會那些好奇與驚詫交織的目光。

她只是站在這裡,等!等著那些人的到來。

她不想在這方面浪費太多的時間,就只能選擇如此囂張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方式,不過,如此一來,大概會有很多的麻煩吧,不過,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薛兄弟。」這次,不光是其他的人覺得她此舉不當,就連和她一起來的幾人,也都不贊同地皺了皺眉,沈昊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勸道,「我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很強,但是這玄宗的前十名可是有著很雄厚的積澱的,據說,這些人都曾經與玄靈強者教過手,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所以,你還是……」

「無妨,他會贏的。」這時候,忽然一個清朗的聲音打斷了沈昊的勸導,眾人看去,原來是那個言家的神秘少爺,依舊青衣,依舊帶著面具,但是看到他的那一刻,林皓雪忽然笑了,原來……

林皓雪這一笑,彷彿春日的柳枝抽出的嫩芽,令人感覺眼前一片清新,又好像含苞待放的茉莉花瓣,嬌艷可人,沁人心脾,看到這抹笑意,沈昊頓時呆了一瞬,心頭一滯,好像他的心跳不願意再聽自己的控制,而後很快轉開了自己的視線,不敢再看林皓雪。

不光是他,剛才不少看林皓雪的人都是覺得微微一呆,不過,在看到林皓雪的笑容之後,那個面具男子,似乎也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就知道林皓雪的意思,不急不緩地離開了,再也沒有說什麼。

「謝謝沈兄,不過,我自有計較。」林皓雪回頭對沈昊道,不管怎麼說,沈昊雖然說是低估的她的實力,但出發點還是為她好的,對於別人的好意,林皓雪該是願意承情的。

「哼,管你有沒有計較,即便你現在想要退縮,來得及么?」忽然,一個粗狂而又飽含怒氣的聲音傳了出來,林皓雪心道,來了。

循聲望去,一個黑髮張揚的青年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青年相貌平平,身材高壯,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頭黑髮,一根根直立著,堅硬而張揚,展示出主人那剛猛而又不屈的性格。

看到這一頭黑髮,眾人都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玄宗第一名的公羊宏勝。雖然是玄宗第一,但是這個公羊宏勝卻一點都不講究,他沒有尋常強者慣有的傲氣,卻有眾所周知的暴脾氣,林皓雪挑戰的聲音傳到整個學院,他聽到了怎麼還能坐得住,毫不猶豫就來到了仙榜之前,看看到底是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敢對自己這麼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