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弟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我倒是沒有想要逃避,不過你是誰啊?」林皓雪抬眼瞥了一眼公羊宏勝,但很快就移開的視線,那眼神中,竟然是淡淡的不屑一顧,那語氣中,居然也是淡淡地不屑。

這個剛剛來到這裡的新生,居然玄宗排行榜的第一人不屑一顧,到底是何人,竟然狂妄到這樣的地步來?林皓雪的眼神,所有人都看到了,再次對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下了定義,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囂張跋扈放肆恣意找死的臭小子,等下可要倒霉了!

喬夢容看了看林皓雪,既感到意外又不感到意外,據她對林皓雪的了解,林皓雪並不是一個張揚狂妄的人啊,今天,怎麼會一再打破自己對她的一貫認知?不過這種狐疑在看到公羊宏勝的表情時,頓時噗嗤一聲笑出聲來,頓時明白了林皓雪的打算,她這是在故意激怒公羊宏勝埃這般挑釁依照公羊宏勝的暴脾氣,這下不打起來才怪呢。

果然,憤怒之中公羊宏勝再次被氣的哇哇大叫,也不管什麼以大欺小,刷一聲拿出自己不知道在哪裡的武器,一把土黃色的大斧子,向林皓雪的腦袋劈頭砍來,同時暴喝一聲:「你找死1

咦,這傢伙的武器果然是斧子,而且是她所料的土黃色,這樣的傻大個兒的確應該是用這樣的斧子,林皓雪在心底默默道。

周圍人可不知道林皓雪的想法,只是看到林皓雪在這樣的危機時刻,居然看著人家的斧子發愣,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頭,「這小子不會嚇傻了吧?」

「可惜了。」有一些女學生看著林皓雪嘆息,,「雖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些,但這小子長得還真好看。」

「切,又發花痴了,要不,你去救他?」

「公羊宏勝是什麼人,我才不會前去找死呢。」

……

然而,很快,人們又被眼前神奇的一幕給今朝了,只見那巨大的斧子在這個年紀還比較幼小的薛浩的門面處,居然停止不動了。

莫非是公羊宏勝在手下留情,可是,轉眼看到面紅耳赤冷汗涔涔的公羊宏勝,眾人又感覺不是這麼回事,那就是說,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是真的比玄宗第一的公羊宏勝厲害了,可是,這怎麼可能?他不是新生嗎?

「哼1林皓雪忽然冷哼一聲,寸步未移,而是袖子一揮,砰一聲,那柄碩大而沉重的斧子,被林皓雪的這一袖子給甩飛了,越飛越高越飛越高,最後,沒有人知道究竟掉到哪裡去了。

林皓雪這一出手,圍觀者都不由地都開始驚懼起來,看著林皓雪的目光複雜,這到底是什麼人,就連玄宗第一人的公羊宏勝都不是她的一合之將,那他的實力該有多強啊?他不是新生嗎?怎麼會?

不同於其他人的驚懼,公羊宏勝目光複雜地盯著林皓雪,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新來的傢伙,居然能夠如此厲害?別人都沒有他感受清楚,剛才的那一時瞬間,這個薛浩居然連玄力也沒有使用,就這樣將自己的武器給抽飛了,要不是他剛才的手下留情,抽飛的可就不是斧子,而是自己了。

那柄斧子飛得太高,一時間誰也不知道被抽到哪裡去的,公羊宏勝倒也沒有著急去尋找,而是盯著林皓雪,一動不動,那眼神,先是複雜的,漸漸似乎轉變了,後來逐漸有火熱從那雙眼睛中湧出,似乎是激動。

林皓雪微微後退一步,這傢伙不是惱羞成怒了,要跟自己拚命了吧?

當這個念頭從林皓雪的心頭剛剛一閃而過的時候,公羊宏勝臉上的怒氣卻在這瞬間消失不見,他也微微後退一步,而是恭敬地向林皓雪拱手,彎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見到公羊宏勝的舉動,有一些前來看熱鬧的老學員不由地嘴角一抽,不會吧,新學員們都有些不知所以,愣愣地看著,林皓雪也有些發愣,耳邊傳來的是公羊宏勝那大嗓門,「薛兄弟,你真厲害,我公羊宏勝今天認輸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老大,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絕對沒有二話。」

呃,這什麼跟什麼啊,林皓雪更加不解了,她的目光掃視著周圍的人,神情有幾分呆萌,挺可愛的,與嚴肅而恭恭敬敬的公羊宏勝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她今天不過就是想要圖個方便,不想等太多的時間,就張狂了一會,沒有想到,這一張狂,怎麼就張狂出一個小弟來了。

「薛公子,」還是喬夢容掩唇一笑,她剛才已經打聽清楚了公羊宏勝此舉的緣由,於是向林皓雪解釋道,「公羊公子這是按照學院的規矩,向你表示認可呢。」

「認可?打敗了都得這樣嗎?」林皓雪問。

「這個倒也不是,只是輸的一方對贏的一方很敬重,很欽佩,願意為其效勞,就可以在眾人的見證下這樣去做。」

聽到喬夢容的解釋,林皓雪終於鬆了一口氣,她回過頭,對公羊宏勝,有些艱難地說道,「公羊兄,我剛才只是取巧險勝了一籌,其實真是的實力遠遠比不上你,你大可不必如此……」

「必須如此,」林皓雪的話沒有說完,就被公羊宏勝給打斷了,他梗著脖子,偏偏有一股固執勁兒,「本來就是你打敗了我,我服你,願意奉你為尊,願意以你為首,你要是不同意,那就是瞧不起我。」

「這……」林皓雪頭痛不已,她可是一點兒也不想收什麼小弟啊,可是看公羊宏勝的這個樣子,想要讓他改變主意,自己放棄,恐怕很難啊,這下還真挺麻煩的。

而就在林皓雪頭痛不已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哎呀,我這是看到什麼了啊?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公羊大俠嗎?怎麼求著給人家做小弟,人家還不要呢?要不,你來我這裡,我倒是可以勉為其難地收了你,給你一個跑跑腿的機會?」

聽到這個聲音,林皓雪眉頭微蹙,聽他這話的意思,這個人八成是和公羊宏勝有一些過節,不管怎麼樣,現在公羊宏勝在對自己行禮,所以她覺得這個聲音聽起來讓人她很不舒服。

而在這個聲音出現的時候,原本那些站在林皓雪與公羊宏勝的人,都呼啦一聲,遠遠地離開了他們,彷彿他們身上有什麼瘟疫一般,居然如此可怕?

林皓雪看過去,見到一個身形高瘦,面目陰柔的男子出現在不遠處地地方,他的手中還帶著拿著一柄扇子,扇啊扇的,本來樣子就一般,還非得做出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讓人覺得很滑稽。在這個人的周圍,同樣站著八個人,有男有女,望過來的目光,對林皓雪沒有什麼善意,對公羊宏勝也是一副鄙視的目光。

林皓雪沒有看其他的八個人,只是看向陰柔男子,她確定,剛才那句話,就這這個陰柔男子說的,看到這個樣子,讓林皓雪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眼底閃過一絲厭惡,上次在蘇黎城見到的那個羅雲,讓她對扇子男沒有什麼好感。當然,王沐風還是例外。

「他是誰?」林皓雪向依然在鞠躬的公羊宏勝問道,那個扇子男出現的時候,公羊宏勝理都沒有理,依然固執地對著林皓雪行禮。

「你還沒有答應我的要求呢。」這個時候,公羊宏勝依然惦記著要人林皓雪為老大,可見有多麼固執。

「好,我答應了,你說吧。」林皓雪無奈地嘆了口氣,道,雖然她不想惹麻煩,但是,公羊宏勝卻是因為她而被被人奚落了,她要是置之不理,那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尤其是這個傢伙還拿著扇子,她便決定要和他過意不去。

「他叫邵俊風,是玄宗中排名第二的高手。」公羊宏勝聽到林皓雪答應了,樂顛顛地湊在林皓雪的身邊,殷勤地跟她解釋道。

「他是第二,你是第一,他怎麼還敢如此奚落你?」林皓雪先是疑惑地問道,而後,便覺得這個邵俊風的來歷應該不簡單,不然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那還不是因為他是卓成周的遠方親戚,一直在聽卓成周的話欺負人而已,是狗仗人勢罷了。」說道這裡,公羊宏勝有些不屑地撇撇嘴,想起當時在卓成周的手下吃虧的,眼神暗了暗,覺得憋屈得很,這話還是不要說的好。

「卓成周?那是誰?」林皓雪繼續問。

「他是玄靈中排名第三的強者。」這時候,公羊宏勝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見蕭情已經在笑吟吟的搶先說了,林皓雪瞥了他一眼,總覺得這個傢伙鬼兮兮的,不知道在笑什麼。

「公羊宏勝,上次斷掉的手這麼快就好了嗎?」邵俊風繼續陰陽怪氣地道,「我就知道,卓老大還是太仁慈,對你手下留情。」

斷手,還叫手下留情,那什麼叫做不手下留情呢,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公羊宏勝,你居然以一個新生馬首是瞻,真是給我們丟臉。」忽然,站在邵俊風身邊一名女子叫聲喝道,聲音是濃濃地嘲諷。

「你是說?他認我為老大是很丟人,給你們丟人?」林皓雪忽然笑了,聲音清脆,傳播而開,但是她的眼底卻沒有絲毫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