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指破九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指破九器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林皓雪的目光很晶亮,卻帶著萬年冰雪般徹骨的寒。從剛才那幾個人的出場,她就看出來了,原來玄宗前十名,第一名是被孤立的,其他的九人反而抱成了一團。在這一瞬間,林皓雪的心裡有隱隱的惱怒,這種惱怒,是為公羊宏勝而產生的,雖然與公羊宏勝只是短短的接觸一瞬,這個簡單粗暴,有些固執的漢子,她並不討厭,相反,對於他的坦陳,林皓雪還是聽欣賞的,只是不明白,這樣一個人為什麼會被其他人給孤立呢?

心裡這樣一想,林皓雪周身的壓力不由地散發而出了,面對林皓雪陡然而生的強烈氣勢,對面那名說話的女子不由地瞳孔一縮,感到一陣陣徹骨的寒意從自己的心底傳出,下意識地便要後退,避開林皓雪的直視。

「咳。」忽然,站在那女子身邊的邵俊風忽然咳了一聲,聽到這聲咳嗽,女子頓時停住了腳步,在看了一眼身邊的邵俊風之後,覺得心裡又有了底。非但不再避開,反而仰著頭,目光睥睨地看著林皓雪,道,「難道我說錯了嗎?難道他不是玄宗第一?難道他沒有認你來做老大?這不是給我們丟人是什麼?」

「哼,叢惜凡,你們整天仗勢欺人的狗,鼠目寸光的勢利眼,你以為我公羊宏勝的眼光和你們一樣差嗎?我什麼時候看走過眼?你現在如此小視薛老大,你們等著看吧!總有一天,會讓你們好看的。」林皓雪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公羊宏勝在旁邊冷冷的道。

他的這話一出口,對面的幾人頓時停了停,的確,他們和公羊宏勝認識時間不算短,也有一年時間了,知道這個傢伙有多麼難纏,他表面看起來魯莽,不拘泥於虛禮,但是骨子裡卻自然有一種傲氣,聖帝學院很少有人能夠得到他的認可,即便是那些比他境界高的人,也無法得到他的認可,也正是因此,激怒了卓成周,所以才被他們孤立,他怎麼就如此看好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新生呢?

聽到這句話,林皓雪也是微微詫異,她倒是沒有想到公羊宏勝居然這麼看得起她,雖然說,她也的確不至於讓別人丟臉,但表現也應該不是非常突出才對啊?不過,既然人家這麼看得起她,她也不能夠辜負別人的一腔信任才對。

想到這裡,林皓雪笑了,看看公羊宏勝,再看向對面的幾人,眉頭輕挑,唇角微揚,「公羊老兄,不用等到總有一天,就今天吧!你們應該就是聽到我的話趕來的吧?既然如此,那就請動手吧1

說這句話的時候,林皓雪的語調是溫和的,聲音是清淺的,態度是和善的,這句話落在圍觀的人群中,引起的喧嘩是必須的,對面幾人的臉色難看也是必然的。

林皓雪說的沒有錯,他們的確是聽到林皓雪的話之後就來到這裡的,但是,他們也親眼見到了林皓雪一招秒敗公羊宏勝的場景。雖然說他們幾人對公羊宏勝沒有多少善意,但是不得不承認公羊宏勝的實力的確當得了玄宗的第一。

既然公羊宏勝都如此慘敗了,自己幾人要是真的上去,不是自尋死路嗎?於是,幾人面面相覷,卻始終沒有人敢於面對真的面對林皓雪的挑戰,就連那個剛才出言的叢惜凡也低眉垂目,一句話也不說。

「哼,我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呢?」公羊宏勝看著對面幾人,冷哼一聲,「不是挺跋扈的嗎?剛才不是還將我們貶得一文不值嗎,現在怎麼了,怎麼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公羊宏勝還要繼續說下去,林皓雪忽然一抬手,阻止了公羊宏勝的滔滔不絕的,瞥了對面幾人一眼,「你們九人一起上吧1

林皓雪的這話聽到對方几人的耳中,這幾人神情不已,有人竊喜,有人呈現怒意,覺得林皓雪現在的舉動是藐視了自己,不過不管神情如何,這幾人略一躊躇,卻都是不約而同地點點頭,向林皓雪走來。

腳步移動之間,將林皓雪牢牢包圍在中間,這時候,林皓雪這邊的人,喬夢容四人,公羊宏勝,還有蕭情,也都在剛才林皓雪說話的片刻,退避開去,遠離林皓雪的身周,這倒不是說他們對林皓雪沒有信心,而是,他們不想承受那些攻擊的餘波。

「接我旋風扇1邵俊風將那柄扇子嘩啦打開,投入半空中,上下翻滾著,一道道驚人的風系玄力從扇子的表面逸出,那一道道風刃,向林皓雪的頭上兜頭而來,赫然是要取了她的腦袋。

「看我長明棍1

「著我輪迴鞭1

……

在邵俊風開始動手的剎那間,其他的幾人都一個個開始動手了,將自己的底牌一個個展示出來,從不同的角度攻擊林皓雪的要害,他們知道,即便是聯手,自己這邊也不能大意輕敵,所以從一開始就下了殺手了,想要趁林皓雪不備將其斬殺。

「天啊,我沒有看錯吧?這些都是靈器?」人群中有一名新生驚呼道,他來自偏遠的城鎮,對於靈器所見甚少,今天見到這麼多,不免有些驚駭。

「你沒有看錯,這的確是靈器。」旁邊有人好心地道。

雖然剛才那名新生一出口,誰都知道他沒有見過靈器,然而,卻沒有任何人去嘲笑他,因為,他們雖然也見過靈器,卻也沒有一次見到九個靈器,一個個也都張大嘴巴將看著那令人眼花繚亂的九柄靈器。

「糟了!薛兄弟沒有靈器。」沈昊同樣被眼前的那九柄靈器給震驚了一下,但是下一刻臉色變了,他知道林皓雪的身份,知道林皓雪家庭很一般,必然是比不上這些家底雄渾的帝都公子的,心裡不由地開始擔憂。

「那怎麼辦,對方這麼多人?這些卑鄙無恥的傢伙1公羊宏勝一聽到林皓雪沒有靈器,頓時一愣,而後惡狠狠的看著那五個人,罵道。這時候,他臉上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篤定了,靈器的威力,帝都人都知道,他更是明白雙方對峙擁有靈器的優勢有多大,更何況,現在對方是九柄靈器,薛公子沒有靈器,這下可如何是好?

「公羊兄台休要擔心1正在他有些擔憂的時候,遠處,林皓雪的聲音緩緩傳來,「這些不過是一些廢銅爛鐵而已,還無法將我怎麼樣1

公羊宏勝看過去,只見林皓雪雙手背負在身後,身姿挺拔,目光微閉,根本看到沒有看那九人致命的攻擊。

「對啊,這些廢銅爛鐵而已,自然是無法將我們薛老大怎麼樣的,對吧?」公羊宏勝看到林皓雪那副篤定的樣子,想起了自己的武器根本就不能接近林皓雪身前的情景,於是一邊撓頭,一邊跟沈昊道。

沈昊眼睛移開,不理會他,似乎對他有什麼意見一般,公羊宏勝也不覺的尷尬,又看向了季雄。

「那是自然,廢銅爛鐵想要傷害咱們老大,的確是想的太簡單了些。」季雄哈哈一笑,應和道,他跟公羊宏勝性格相像,自然有惺惺相惜之感。

然而,他們說這話時候,最中間林皓雪負手而立,在她的身周,旋風扇、長明棍、輪迴鞭,還有其他的靈器,一個個都盤旋在在林皓雪的身體附近,彷彿下一刻,就會將她的身體給撕成碎片,情況看起來非常危急。

就在眾人都為她而感到惋惜的時候,林皓雪忽然動了,她原本負立在身後的右手,終於移到胸前,她的右手依然是微微握成拳的樣子,只有一個食指微微動了動,忽然,一陣陣驚人的能量波動以林皓雪那微動的食指為中心,向四面散播而開,頓時,狂風大作,這種狂風不同於風系玄力,而是一種不知道是何種系別的能量散播而爆發出來了,其威力,遠遠超過了那九名強者的共同攻擊。

「鏗1

「鏗1

「咚1

……

隨著那股玄力的不斷湧現,只聽見一聲聲巨響,似乎是金石相撞的聲音,似乎是木石相觸的聲響,人們只覺得眼花繚亂,看不清楚場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片刻后,那一個個巨響終於消散而去的時候,人們終於看到了場中的情景,一個個都說不出話來。

那一柄柄在他們眼中威力驚人的靈器,卻因為剛才的劇烈的碰撞,果然都成為一堆廢銅爛鐵,沒有一個是完好無損的,這怎麼回事,真是這個新生造成的?這需要多大的力道啊?

人們的視線不約而同地投向林皓雪的臉上,但是,遺憾的是,從她那平靜無波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什麼端倪來。於是就看向當事人的第二方,玄宗九大強者身上,這次人們倒沒有失望,看著那幾人神情極其難看,惋惜、痛心、憤恨等等神情交織出現,比剛才林皓雪的反擊還要令人眼花繚亂。

看到這些人的神情,人們終於確定了,這些武器,的確是他們的靈器,但是,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被這個叫做薛浩的小子給廢了。

公羊宏勝也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得嘴張了好大,一個饅頭被塞進也綽綽有餘了,看了看那些真正的廢銅爛鐵,臉色瞬間苦了起來,想起自己的那不知道飛到哪裡的劈山斧,估計也沒有救了吧,感到有些心疼,不過,看著眼前這九個傢伙都是一副如喪考妣的神情,心裡立刻痛快不已。

一時間,所有人都對林皓雪由衷地敬畏,在看他的時候,都不敢像之前那樣直視了,是的,開學的第一天,就奪取了玄宗第一的名頭,不但如此,還能讓前任玄宗第一心甘情願地任其驅策,這能是簡單之人嗎?

這可是一指毀九個靈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