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八十四章 陳氏祠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陳氏祠堂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聽到蕭情這樣的說話,鐵立群沒有其他動作,只是眼眸愈加深沉,與他並肩而立的韋銳志聽到蕭情的這番話的時候,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表示對這番話的認同。

「更何況,我聽過這樣的一個消息,當然,這個消息對於大家族與皇室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於皇城腳下的平民來說,卻是驚天動地的消息。在過去的這十多年中,有不少的年輕男女在經過陳家大門的時候,被邀請進去了,自從進入陳家大門之後,那些人就一去不復返,再也沒回來。」

蕭情一邊說著,一邊不動神色的打量著對面兩人的神色,見他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都是陰沉了下來,便接著說道,「就在前幾天,聖帝學院招生的時候,薛兄弟的確就被陳綺風身邊的一位守護者盯上了,今天晚上,是薛兄弟第一次離開聖帝學院,就遇到這樣的事情,要是與陳家無關,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的。而且也不合理。」

「所以我認為,這次三皇子的失蹤跟陳家有關,即便兩位又疑惑,但是我們走一遭,卻也不算冤。」

說完這番話,蕭情便停了下來,不再多說,留下時間給對面兩個人去思考,林皓雪似笑非笑地看了蕭情一眼,心裡微微一動,現在她忽然發現,這個來自蕭家的蕭情口才倒是不錯,這一番話說的的確合情合理,無法找出漏洞來,只是,聽蕭情的意思,很想要眼前這兩位皇族的供奉進入陳家一探,莫非,他是知道什麼?

正在林皓雪這樣想著,鐵立群忽然開口,「你的意思是,我們去陳家看看?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不!我並不知道什麼,但我的確有前往陳家探望的意思。」蕭情抬眼看向鐵立群,並沒有絲毫的迴避,而是回答地斬釘截鐵,毫無諱言。

以前並沒有聽說過蕭家與陳家有過節啊,瞅著神情自若的蕭情,鐵立群滿目狐疑,他努力回想關於蕭家之前的信息,但是,蕭家實在是太低調了,低調到,他記憶中幾乎沒有關於蕭家的相關信息,只是隱約記得蕭家的存在比何家存在的時間更長,但是蕭家在眾多公共場所很少有人露面。

可是這樣一個蕭家,還能夠穩穩地屹立在烏桓帝國的帝都如此之久,這難道真的只是巧合?不,絕對不是!鐵立群越想越心驚。半晌后,他終於重重地點了點頭,「好,今天晚上,為了三皇子,我們就走這一趟好了。」

這麼容易?聽到鐵立群的這句話,林皓雪倒是有些意外,她沒有想到鐵立群會答應的這麼痛快,站在鐵立群身邊的韋銳志也是微微一愣,有點不解地看向鐵立群,這是真的下定決心要和與陳家決裂了么?

在帝都,皇室雖然是最強勢的,但是四大家族卻也不是簡單存在,要是四大家族中聯手,對於皇室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威脅,所以,皇族一般情況下是不願意與大家族出現正面衝突的,要是今天晚上皇室的玄仙夜探陳家,這意味的是,皇族對陳家的懷疑。

一旦陳家認為皇室對他們家族產生懷疑與不認可,勢必會引起陳家的瘋狂反撲,到時候,恐怕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即便如此,依然要這樣去做嗎?

「走吧1就在韋銳志疑惑的時候,鐵立群已經再次道,然後,他的腳步已經離開了原地,他什麼也沒有解釋,但卻用行動告訴別人他的決心。

見此,林皓雪目光閃了閃,與蕭情對視了一眼,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見到自己的三哥這樣決定,韋銳志即便還有一些顧慮,但依然跟上三人的步伐,幾人向陳家走去。

陳家,在帝都正東面的的東北角,與城外緊密聯繫在一起,家族佔地面積比不上其他的三大家族,但也一點不少。

幾人來到陳家的時候,見到緊閉的大門,大多人都休息了,只留下寥寥數人在這裡守夜,看起來,沒有絲毫的區別,但是林皓雪能夠覺察到這裡這裡有著不少的人手潛伏著,氣氛隱隱約約有些緊張,這是外松內緊的布置,陳家果然不一般,但是憑藉這些人,想要發現他們四個,難度係數可就太高了些。

這時候,鐵立群的目光忽然向林皓雪投了過來,那眼神,居然是詢問之意,林皓雪點點頭,看到林皓雪點頭的剎那,幾人同時身形一躍,進入了陳家的院落,陳家的院落很肅靜,但是幾人能夠輕輕鬆鬆避開了這些人的探尋,不約而同地向東南方的那個角落走去。

東南角,正是陳家的祠堂的所在,看來,對於陳家的惡跡斑斑,皇族之人並非不知道,只是之前沒有理會而已,現在,下意識地向東南方向走去這一行動,這就足以說明一切。

很快,幾人來到了陳家的祠堂,眼前是一個巨大的金屬門,高大而堅硬,看起來,居然要比陳家的大門還要高大,這裡,應該就是陳家的中樞所在。

「祠堂」兩個黑色的大字似乎是篆刻在門楣上,一筆一劃,有力堅挺,漆黑如墨,咋一看,彷彿是一條黑色的河在汩汩而流。然而,在看到兩個字的時候,林皓雪的眉頭微微皺起,她的警惕也提升到了極致,不知何故,這種漆黑色的東西,在林皓雪的意念中,彷彿並不是黑色的,而是一條流動著的血河,透著一股股的詭異。

而就在林皓雪看著門楣上黑字之際,忽然微微後退了幾步,臉上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駭然和驚訝,就在剛在那一瞬間,原本坐落在林皓雪丹田中的黑色的珠子頓時蠢蠢欲動了起來,彷彿是受到什麼召喚一般,這樣的情景,是林皓雪從來沒有見到的,她不敢多想,立刻運轉丹田中的白色漩渦,這才將那東西給壓制了起來。

「你怎麼了?」林皓雪的異常,立刻被周圍其他三人所察覺,幾人都駐足停了下來,不在看那黑字,而是看向有些失態的林皓雪,蕭情拉了拉她的衣袖,狐疑而擔憂地動身問道。

「沒事1林皓雪搖搖頭,對蕭情露出一個問溫暖的笑意,而後再次看向另外兩個人,禮貌地點點頭,神情平靜而溫和。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鐵立群頗有深意地看了林皓雪一眼,他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少年很不簡單。

但是,對於他說完問話,林皓雪沒有應答,而是看著那兩個字,彷彿有些出神,林皓雪沒有回答他的問話,鐵立群並沒有生氣,而是繼續抬頭,似是低嘆,又似乎在解說,「門楣上的兩個字能夠擾亂人的神智,而且不光這大門,這所有的建築似乎都能夠隔絕人的意念探知,我們根本就無法看到裡面的東西,我想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至少也是仙器,擁有這麼多的仙器,也難怪陳家能夠在帝都立足並屹立不倒了。」

「是啊,我也看不到裡面的東西,」韋銳志和蕭情不約而同地說道。只有林皓雪沒有說話,而是緩緩閉上了眼睛。半晌后,終於睜開了眼睛。

在林皓雪剛剛睜開眼睛的那一刻,看到周圍三雙眼睛都看向自己,微微躊躇了一下,這才道,「我能夠看到了裡面的東西。」

「你能看到裡面的東西?」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韋銳志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急切地問道,「是什麼東西,有沒有哪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裡,跟普通人家的祠堂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的蒲團上,有一個年輕人在被罰跪而已,看起來,很正常的。」

「年輕人?」聽到林皓雪的話之後,韋銳志愈加焦急了,他忙不迭地問道,「是什麼樣的人?多大年紀,穿的是什麼衣服?」

「大概有十七八歲,穿的青色的長衫,至於模樣么,他低著頭,我看不清楚。」林皓雪一邊閉著眼睛,一邊極為緩慢地道,她是一邊看著一邊跟其他幾人解釋道,別人的意念之力探查能夠被阻隔,但是她的黑色意念卻能夠暢通無阻,這一點,林皓雪自己也不明白緣由。

「青色長衫,那是三皇子最愛的顏色。」聽到林皓雪的解說,即便是很穩重的鐵立群也已經有些失態,神態焦急,「你再仔細看看,他的身上有沒有什麼配飾?」

「配飾么?」林皓雪緩慢地重複著,意念自動地侵入進對面的祠堂中,她看著那個青色長衫的人微微垂頭,背對著他們,雙手放置在身前,微微扭動的時候,腰間有個碧綠色的玉佩顯露了出來,那種翠綠的顏色非常惹人心醉,彷彿是流動的碧水,又好似春日垂柳的嫩芽,非常好看,便不由地微微出神,「腰間有一枚翠綠色的玉佩,顏色很好看……」

「果然是三皇子1林皓雪的話還沒有繼續說下去,就被韋銳志驚喜的聲音給打斷了,「三皇子腰間的紋琰佩就是絕無僅有的翠玉,世間僅此一枚。」

在韋銳志兩人欣喜之際,林皓雪眼睛忽然一閉,剎那間,意念已經被避開了對面的那個祠堂內部,身形微微後退了幾步,踉踉蹌蹌,差點摔倒,幸好在蕭情的幫助下才站穩,但是站穩后林皓雪的臉色,卻已經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