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八十五章 入祠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入祠救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怎麼了,你?」站在林皓雪身側的蕭情眼疾手快,迅速扶住了林皓雪,然而,這一扶之下,蕭情便感受到自己一股來歷不明的攻擊向自己攻擊而來,那種攻擊並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對於意念的攻擊,剎那間,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入侵他的識海,憤怒、嫉妒等負面情緒頓時從心裡冒出來,頓時一甩手,將林皓雪給狠狠甩了出去。

「怎麼回事?」鐵立群和韋銳志這時候都發現蕭情的不對勁。

「沒事,」林皓雪的身體晃了幾晃,終於站穩了,她瞥了一眼眼睛瞬間有些血紅的蕭情,對鐵立群兩人解釋道,「這個祠堂有古怪,能夠侵蝕人的神智,剛才探查祠堂內部的時候意念進入,就已經被那古怪的力量給侵蝕了,他在扶我的時候,也受到同樣的傷害,所以才會如此反常。」

「原來如此1鐵立群和韋銳志點點頭,便沒有靠近林皓雪,這時候,蕭情漸漸的眼睛已經清明了不少,他看著林皓雪,眼神中卻有一點迷茫。

「可是,裡面那就是三皇子啊!我們……」看了看林皓雪,再看了看蕭情,韋銳志略微有點踟躇,那副樣子,絲毫沒有一點作為玄仙強者的威嚴,和一個普通的強者沒有什麼區別。林皓雪有些訝異,他怎麼會對這位三皇子如此看重,她看向鐵立群,但是鐵立群卻只是嘆了一口氣,沒有絲毫的意外。

「三哥1猶豫了猶豫,韋銳志終於抬首,目光灼灼,語氣急切中帶著一些固執,「不論如何,我要進去將三皇子救出來1

他一說完這句話,立刻就向祠堂的大門撲去,他的速度極快,下一瞬就將掌心放置在那巨大的鐵門上,猛然向前一推。「小心1林皓雪的一句阻止這時候才說完整,鐵立群的手也剛剛擦過韋銳志衣袖,並沒有來得及抓祝

「呲呲呲呲呲1好像是觸電的電流聲,韋銳志的身體微微一顫動,五官也漸漸扭曲起來了,身體顫抖而歪斜了,啪一聲倒在地上了,鐵立群趕緊扶住他的身體,拉他離開了那座鐵門。

在鐵立群的攙扶下,半晌,韋銳志方才站穩了下來,扭曲的五官也漸漸恢復了平常。即便已經站穩了身形,韋銳志的眼底依然有著幾分餘悸,再也不敢靠近祠堂的大門。

林皓雪的眼睛微微一眯,剛才那一瞬間,就在韋銳志的手掌與祠堂的大門相觸的那一刻,她察覺到一股隱隱約約的黑色霧氣從鐵門上溢出來了,那黑色的霧氣跟詭異而邪魅,似乎專門克制人的玄力的,這祠堂果然有古怪。

在林皓雪低頭思索的片刻,鐵立群和韋銳志都看向她,剛才是林皓雪說了這個地方有古怪的,然而,對於他們的目光,林皓雪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蕭情。

蕭情也一直看著她,眼神沉靜,是林皓雪不曾見過的肅然,兩人的目光相觸了的時候,蕭情微微點了點頭,當然,他點頭的時候幅度很小,不仔細看,是無法察覺到這個舉動的,但是,即便是如此,林皓雪也從他的這個舉動中明白了他的意思,蕭情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好,這裡的確有問題,但我有辦法克制,所以,讓我來試試吧1林皓雪微微一笑,對著鐵立群和韋銳志道。見林皓雪主動開口,鐵立群和韋銳志頓時心裡一喜,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麼,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點了點頭。

緩緩閉上眼睛,林皓雪的意念開始運轉起來,一直以來,她都在壓制著黑色珠子,防止它作亂,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催動這個黑色的珠子,因為進入這詭異的地方,只有選擇以暴制暴,至少,這個詭異祠堂的煞氣遠遠比不上黑色珠子。

在林皓雪的刻意催動之下,一股極為淺淡的黑色霧氣出現在林皓雪的身體周遭,這股黑色的霧氣極為淺淡,但任何人都能夠感覺到,這股霧氣上面蘊含著極為濃重的煞氣,這股煞氣明顯要比陳氏祠堂大門上的黑色霧氣更加濃烈。

看到林皓雪的身體周圍的黑氣,其他幾人的目光都是微微一顫,不約而同地垂下頭,不知道心裡在想著什麼。

再次抬眼,林皓雪的手已經碰觸在那扇大門之上,頓時,幾人的目光都緊緊盯在林皓雪的身上,眼睛一眨也不眨,不知道這個白衣少年會不會也和韋銳志一樣,被這個煞氣給傷害到。然而,眾人多擔憂的一幕並沒有出現,林皓雪自然而然地推開了那扇大門,似乎在她這裡,那扇大門跟最普通的大門沒有什麼差別。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在林皓雪將大門推開的瞬間,韋銳志和鐵立群都看到了跪坐在蒲團上的青衫青年,頓時相視一笑,目光中都是流露出來的狂喜之色,沒有絲毫的猶豫,快步要向陳氏祠堂走去。

「等等1林皓雪扶著大門,似乎有些疲憊,但還是抬手阻止了他們兩人的腳步,「裡面的煞氣更加重,你們不能進去1

「那怎麼辦?」韋銳志很焦急地問。

「那麻煩這位公子了。」鐵立群很客氣地道。

林皓雪笑笑,不再說什麼,一步一步,緩慢地進入面前的祠堂,留下其餘幾個人面面相覷。

祠堂裡面的陳設跟在外面看到的沒有什麼差別,依然是那樣的普通,然而,看到和感受到是完全不一樣的,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個祠堂,在進入的時候,林皓雪感受到陰森森的冷意,修鍊之人對於尋常的寒冷也酷熱都有一定的抗拒力,按說不應該感覺到冷啊,但是在這裡,卻如此刺骨,如此明顯。

抱了抱雙肩,林皓雪向蒲團上跪著的青年看去,剛才在外面是沒有看清楚這個青年的面貌的,現在他的五官在林皓雪的眼底一覽無餘,看清楚這個人的相貌的時候,林皓雪不由地微微呆了一瞬,不得不說,這個人很好看,用一個字來形容的話,只能是一個俊字,只能去掉英這個頗為剛硬的字眼,當然,林皓雪覺得,更加吸引人的是身上那股微微冷冽而又乾淨的氣息。

那青年低著頭,雙目微垂,似睡非睡,身體有微微的顫意,顯而易見,他很冷,但卻依然堅持著不讓自己昏迷過去。這一點,倒是讓林皓雪的心裡對他升起了幾分敬意。

似乎察覺到林皓雪的出現,青衫男子低垂的眼眸瞬間抬起來,看向林皓雪,不得不說,他的目光很鋒利,似乎像是剛剛出鞘的劍一般,然而他的眼珠不是純粹的黑色,而是黑中帶著紫意。

「你是來救我的?」看到林皓雪,青衫男子脫口而出的就是這樣一句話。

「呃。」剛才雙目低垂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當他的雙目睜開的時候,這人骨子裡的尊貴展露無遺,一般人見到他恐怕都忍不住便要倒頭便拜了,想了想,林皓雪回答道,「如果你是三皇子的話,那麼,我的確是來救你的。」

「嗯,我就是,扶我起來吧1這句話是一句命令,但是被他說如此理所當然,這個人,怎麼就這麼沒有被救的自覺呢?林皓雪暗自腹誹,但還是過去將這個人給扶了起來,在扶起這個人的時候,林皓雪忽然感覺驚人的寒意從自己的每個毛孔鑽進來,原來,這人腳下的蒲團卻是飽含著冰寒之力,陳家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過,即便這樣,也能堅持不被凍昏,這個三皇子的確意志力也很驚人。

「走吧1林皓雪不再猶豫,扶著三皇子疾步向外面走去。

門外的幾人心急地等著,半晌,終於看到,打開的大門中兩個人的影子,林皓雪扶著一個身著青色衣衫的青年,那位青年幾乎半個身子都落在身材嬌小的林皓雪的身上,青年眉目俊朗,姿態翩然,但是臉色卻是卻是出奇地蒼白,看樣子,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

「三皇子1看到這個青衫青年,韋銳志和鐵立群立刻眼睛一亮,上前來一左一右扶住了青年,讓林皓雪給解放了出來。

身上一輕,林皓雪站在原地,沒有移動,現在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了,再說,剛才借用了魔珠的力量推開大門,進去救人,給她造成了很大的負擔,現在,她必須要用更大的精力來將那蠢蠢欲動的魔珠給壓制祝於是閉上眼睛,不再理會周圍的其他一切,集中注意力將壓制魔珠,蕭情卻很自覺地站在林皓雪的身側,為她護法。

「他是?」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韋銳志和鐵立群,三皇子烏意涵頓時降低了警惕,他望了望閉目調息的林皓雪,低沉的問。

「他說他是林家的人。」韋銳志口快,跟那位青年介紹,「不過,我也不知他的名字。」

「林家?」三皇子聲音低沉,語言也有些有氣無力,他瞥了一眼林皓雪,然後,向林皓雪點了點頭,彷彿體力極為不支一般轉過身,道,「走吧1

「那我們先走了1鐵立群向林皓雪打了個招呼,然後兩人扶著三皇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原地,

「這就走了?」看著那三人離開的背影,蕭情側頭看了林皓雪一眼,攤攤手,道。

「那你還想怎麼樣?」林皓雪白了他一眼,終於壓制住了蠢蠢欲動的魔珠,現在輕鬆不少。

「怎麼也地感謝一下吧!就這樣走了,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你這是什麼想法啊,」聽著蕭情的話,林皓雪無奈地撇撇嘴,「這樣不把感謝掛在嘴邊的人,才真正值得相救,相信我,這一趟人,絕對不會白救的。」

「話是這麼說也是沒錯的,不過——」

「我走了。」對於蕭情還要繼續喋喋不休的樣子,林皓雪認為自己的耐心實在堪憂,便要遁走。

「哎。」見到林皓雪要走,蕭情立刻追上去,道,「你猜猜,三皇子被擄走,會不會跟太子有關,你說藹—,啊?走了!這麼快1

看到林皓雪的身影早就消失了,蕭情撇撇嘴,回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也離開了原地,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