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八十九章 暗流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暗流涌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林皓雪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繼續盯著那隻斷手,目光澄澈而肅然。眾人都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那隻斷手在離開主人的掌控,再加林皓雪意念的催動,居然緩緩展開,人們看到那掌心一個鮮紅的血色羅盤,即便是認不出來那羅盤是什麼東西,但都明白了林庚的意外必然與這個羅盤是脫不了干係的。/

緊緊盯著那血紅的的羅盤,三皇子烏意涵神情變了一下,望了一眼疼的狼狽不已的陳紹,目光儘是鄙視,然後才道,「對,我可以確定,林家主是被這個東西給引動了體內的舊傷的,所以才會昏迷過去的,以後,恐怕實力會退步好幾個境界,而且再無寸進了。」/

烏意涵說著這話的時候,神情帶著淡淡的遺憾,但是,他的這幾句話,立刻便給陳紹定罪了,剛才還有人為陳紹感到委屈,覺得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太過分了,一出手是斷人手掌,現在卻再也沒有人為陳紹感到不忿了,這個陳紹,居然敢在林家的宴席做出這樣的事情,人家沒有當場殺了他,都算是仁慈了。/

「你還有什麼話說?」林皓雪聲音冰涼,目光冷而凝,利劍一般刺穿了陳紹的身體,刺穿了他的心。向來跋扈的陳紹在這一刻忽然底下頭來,不知道何故,眼前的這個人居然讓他的心裡發顫。/

是的,從剛開始見到林皓雪的時候,他感受到這個少年的不凡,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遠自己以為的更加不凡,他不但實力驚人,來歷神秘,身還有一種這個年紀的少年所不曾擁有的狠厲,於這樣一個人為敵,要是能夠斬殺倒還好,要是無法將這人斬殺,後果可……/

「你以為,你不說話我沒有辦法了嗎?」林皓雪冷笑一聲,站起身來,緩緩向著陳紹走去,邊走邊說,卻是字字誅心,「十二年過去了,我還以為你們會有長進呢,沒有想到,到了現在,你們陳家依然只會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可惜,林家不會在任由你們來宰割。今日,你的人頭,我要定了。」/

大廳,所有人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林皓雪,看著這個瞬間一瞬間斷掉陳紹手的少年,看著這個有理有據指出陳家罪行的少年,這個少年,他真的很小,看起來,還不到十五歲,但是這個少年卻又真的如此光彩奪目,如此吸引人的眼球。/

這一刻,沒有人覺得林皓雪狂妄,反而覺得林星很厲害,即便離開林家,也用他的慧眼,為林家找到了新的護佑者。這一刻,沒有人不去看林皓雪,沒有人的眼睛能夠離開林皓雪,離開這個光彩照人的少年。/

林皓雪神情淡淡,目光冷冽,他沒有去看那些人或驚嘆或訝異的目光,沒有看那些讚歎或懼怕的目光,她看著眼前臉色已經巨變的陳紹,看著陳紹原本憤怒的雙眸此刻全是驚懼與茫然。忽然覺得無趣,在起身的瞬間,指尖微翹,一道亮光閃過陳紹的身體,幾乎是同一剎那間,一道紅光閃離陳紹的身體。/

下一刻,一刻好大的頭顱齊頸而斷,穩穩地落在了大廳的央,落在了那原本張開的手。看起來,陳紹最先斷掉的手正好托著他後面斷掉的腦袋,穩穩噹噹,如此恰到好處,看起來怪異而又驚悚。/

終於,陳紹的身體緩緩地倒下,他甚至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成為林皓雪手下的一縷幽魂。這邊是林皓雪,如此快,如此霸道,當然,林皓雪的此舉是一種簡單的表態,表明林家對陳家的宣戰。/

斷掉陳紹的人頭后,林皓雪負手而立,她的手指乾淨,白衣勝雪,剛才那一瞬間的鮮血橫流,沒有絲毫沾染她的衣袖,她看向剛才向她厲喝的那名黑衣人,語調輕緩,「我不但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傷人,我還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怎麼,你不服氣?」/

「你,你,你——」那名黑衣人臉色變了又變,指著林皓雪,一連說了三個你,最終還是什麼話也沒有說,臉色陰沉地像是能夠滴出水來,一甩袖子,道,「我們走1/

說罷便要離開這裡,向外走去。/

「慢著1在那位黑衫男子是人剛剛走出林家大廳的門口,林皓雪的聲音再次響起,她的聲音很輕,但是穿在那幾個人的耳卻相當於震雷入耳。/

為首的黑衫男子頓時停下了腳步,剛剛回頭,看到有兩件紅紅白白紅紅黑黑的物體直撲自己的面門,驚慌之下,雙手平平推出,那兩件物體滴溜溜旋轉著,下一刻,來到了他的身前,撞在了黑衫男子剛才推出的雙掌之間,依然在滴溜溜地轉個不停,黑衣人的身體頓時後退了好幾步,然而,即便他後退數丈,那兩件物體依然在他的掌心,彷彿粘住了一般。/

這時候,他也看清楚了這兩件物體是什麼東西,左邊的是陳紹的斷手,右邊的是陳紹的腦袋,斷手依然有那個紅色的羅盤,而腦袋黑色的長發垂下,異常驚悚,黑衫男子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眼睛一翻,似乎要昏過去,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昏迷,林皓雪的聲音已經再次響在整個大廳,「請轉告陳家主,這,是我林家送你們陳家的第一件小禮物,如果陳家主不喜歡的話,後面林家會有新的禮物相送,請耐心等待。」/

林皓雪的聲音沒有什麼特別,但是其卻帶著一股特的韻律,這種韻律生生將黑衣男子給震得無法昏暈,只能臉色慘白的地看著林皓雪,他不斷地揮舞著雙手,想要將這兩件東西給甩開,但是無論他如何努力,最後卻都是失敗了。/

林皓雪依舊笑意盈盈地看著努力揮舞著手的黑衫男子,眼底卻有幾分寒意,沒有想到陳家居然還這麼大的膽子,在這樣的日子裡想要對爺爺故伎重演,如果不是他們早有準備,恐怕真的會找他們的道兒。既然陳家註定是林家的敵人,那麼,現在她殺了陳紹一點都不過分,這個陳紹,也有取死之道。/

對面黑衫男子卻不敢繼續與林皓雪對視,逃也似的離開了林家,雙手掌心還是粘著那個腦袋和那隻斷手,在他的身後,其他的名男子將陳紹的身體也帶走了。幾人忙不迭地逃了回去。/

對此林皓雪並沒有阻攔,她吩咐林家的下人將林庚也抬下去休息,然後,回身對已經有些不知所措的賓客們溫和一笑,道,「今日各位的蒞臨,薛浩代替師祖再次感謝各位了,請不要讓剛才的這件小事影響到各位的用餐心情,接下來的菜滋味尚可,請各位慢慢享用。」/

這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眾賓客都不約而同的看著這個少年,看著這個已經坐在主座的少年,看著這個剛剛還是凶神惡煞,現在卻可以笑得如此無辜、如此艷若桃花的少年。看他態度平和,笑意溫和,看他揮手殺人,回首微笑,心裡都不知道是何種滋味,於是一個個低下頭,聽話地嘗這些剛剛來的菜肴酒漿。/

烏意涵這才緩步走到最尊貴的客座,笑得意味深長,與蕭情對視了一眼,他們兩人也低頭開吃。專心吃飯的人們,終於發現林皓雪沒有說錯,這何止是不錯,菜是極佳肴,酒是仙露瓊漿,這都是天仙樓難得一出的珍,光是一桌子,需要為數不少的精石,大多數家族一年的收入都無法請得起這麼一桌子,但是看林家的架勢,居然請得起這麼多的人。/

這林家的財力還真是雄厚人,菜的人們心裡不由地驚嘆林家深厚的財力,都在暗暗決定,以後絕對不要得罪林家,不光是林家有著如此雄厚的財力,更重要的是,林家還有薛浩這個人物。/

在林家的人終於平靜地享用這次宴請的時候,陳家,卻一點都不平靜。/

「什麼?你說陳紹死了?」陳家最大的一個房,忽然傳出了一陣陣的咆哮之聲,這個聲音包含怒意,亦有不可置信。/

「是的,家主1一名身著寬大黑色衣衫的男子,正是從林家狼狽而逃的為首之人,這時候,他正將頭垂得低低的,不敢去看桌前那名身著銀袍的年男子的眼睛。/

那年男子白面微須,特質的銀袍彰顯他的華貴與傲意,有幾分難以磨滅尊貴,但是這份尊貴在他因暴怒而扭曲的臉,卻已經看不清楚了,他不看眼前的黑衣人,而是盯著他的掌心那隻斷手和一腦袋,彷彿在努力壓抑自己的怒意,終於再次問道:「他怎麼死的?」/

「是被一個叫做薛浩的少年給當場殺死的。」黑衣男子依舊低頭低聲回答道,聲音剛才還要低。/

「薛浩?」銀袍男子喃喃重複著,半晌,終於再次暴喝道,「胡說,你以為我不知道薛浩嗎?那個薛浩,只不過是一個不到十五歲的少年,憑他,怎麼可能殺得了陳紹?陳紹可已經是玄聖後期了1/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