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九十二章 去還是不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去還是不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因為每一個家族,都有派系之分的,有為惡之人,自然也有行善之輩,陳家家主縱然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能證明整個陳家都是無情無義之人,我認為,這個陳瑜,是陳家的例外,既然她找你了,那說明她會是我們的助力,現在需要找找看,對了,她在哪?」說道最後的時候,蕭情的語氣帶著急切之意。/

「她,死了1林皓雪緩慢的說,她的語氣也帶著淺淺的遺憾與淡淡的慚愧,繼續道,「她只跟我說了三句話,便被人暗殺害了,可惜,那個殺她的人實力非凡,尤其精通暗殺之道,所以,即便是我也無法阻止,更無法救治她。」/

「死了1蕭情的聲音微微抬高了一點,然後迅速恢復了,但臉色還是很嚴肅,問題一個接一個地拋出,「那她出現的時候,有沒有什麼異常?她說了那三句話?」/

「嗯,我想想看,」林皓雪一邊思忖一邊回答,「那個女人看起來很普通,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臉色慘白,似乎有點魂不守舍,在猶豫著什麼,見到我,眼睛亮了亮,又暗了暗,停了好一會兒,才對我說了三句話,她說『我是陳家的陳瑜,我知道陳家的秘密在祠堂,拜託你救救被困在祠堂的那個姑娘。』」/

「這三句?」/

「是的,是這三句,而且我還沒有來得及答應,她已經倒下了,她倒下后我才發現,在她的後背處插著一柄短劍,是這柄短劍瞬間要了她的命,而我聽到她說道陳家祠堂的時候神情有些恍惚,便沒有注意周圍,所以,連殺她之人都沒有找到。」林皓雪一邊描述,一邊若有所思,「你們說這是不是一個圈套呢?」/

「圈套?我不知道,」三皇子烏意涵道,「但是我知道,她有一句話是沒有撒謊的。」/

「那一句?」林皓雪與蕭情異口同聲地問道。/

「陳家的秘密在祠堂1烏意涵的口氣有些沉重,但是語氣卻是肯定的。/

「陳家祠堂。」聞言,林皓雪和蕭情兩人同時眼睛一亮,對於陳家祠堂,在場的三人只有三皇子烏意涵有發言權,別的不說,憑他在這裡待過,這可不還是任何人都有的遭遇啊,現在那一日的憋屈,卻成為了今日的資本。/

「對1烏意涵滿臉的不郁,似乎很不想提到當初的事情,但是看看其他兩人晶亮的雙眼,也只好說下去,他一邊回憶一邊說,「被抓的那一天,我是本來想要外出散散心的,誰知道剛剛離開皇宮,被人給帶走了,原本我沒有那麼容易被抓到,可是一來是因為太過突然,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二來呢,這個人的功法有些特殊,特別善於隱蔽,而且能夠屏蔽人的無感,第三,也是我大意了,以為憑我的實力,帝都很少有人能夠不利於我,所以,沒有帶韋銳志和鐵立群,從而給對方可乘之機。」/

一想起這件事情,烏意涵覺得憋屈,但是現在他卻不得細細描述,「在危急之下,我也只來得及留下我被抓的標誌,告訴他們兩我出事了,然而耐心等待救援。」/

說道這裡,烏意涵微微停頓了一下,道,「雖然被帶走的時候我的五感被阻塞,無法清楚地記住路線,但是到了祠堂的時候,被封閉的五感卻被撐開了一絲縫,當然,這跟我的玄脈有莫大的關係。」/

「玄脈?」林皓雪下意識地重複道。/

「對,是玄脈,你們兩個都見過了,我的玄脈有關係玄脈,人們都知道光系玄脈是主治療,但是,光系玄脈最大的能力是對那些邪惡能量天生的剋制性,所以在那樣的一個環境,我的玄脈反而是優勢。」/

聽到這句話,林皓雪點點頭,關於光系玄脈和邪惡能量的剋制性,她怎麼能不知道呢,她自己當初為了聖光術,還差點招惹了聖殿的人,還是七月來找她的呢。/

「是的。」林皓雪的點頭,烏意涵也沒有多想,而是繼續解釋,「當時,剛剛進入到陳家祠堂的時候,我的玄脈發生了異動,那種感覺似乎是遇到了仇敵一般仇視,但是那種仇視隱隱還帶著一種輕蔑,所以,在那個時候我知道陳家祠堂必然有邪惡的力量存在。」/

「那裡的確應該有邪惡的力量」林皓雪點點頭,要是沒有邪惡的力量,自己丹田的魔珠又怎麼會被引動呢,雖然不知道那個東西的來歷,但是林皓雪感覺到這個東西似乎是萬魔之尊,所有邪惡力量都歸他掌管一般,於是便道,「我也有這樣感覺,不過,當時見到你的時候,那個蒲團的特殊寒意,似乎並不是什麼邪惡的力量,只是非常濃厚的變異水系玄力而已,你的感知來源又是哪裡?」/

「你說的沒錯,」烏意涵微微笑了笑,只不過那種笑意似乎帶著一股難以言說的冷意,「那蒲團的確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不過,那蒲團的存在是為了掩飾那力量而存在的。原本在剛剛進入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那股邪惡的力量,但是後來因為蒲團的寒意凍僵了我的五感,所以,漸漸地,這種感覺便越來越模糊,甚至到最後感受不到了。雖然如此,但是我可以確定,那個祠堂,必定不簡單。」/

「那時候在祠堂,我不知道鐵立群兩人能不能找到這裡,即便找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進來,後來越想越覺得失望,越來越難以堅持,但是所幸,後來你進來了,」烏意涵看著林皓雪,笑意溫和了許多,「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從你進來,救出我的時候,雖然我的口氣僵硬了些,但我心裡是感激你的。」/

對此,林皓雪與蕭情都是善意地一笑,是的,畢竟是個高高在的三皇子,落得如此狼狽,面子總是過不去,所以,便擺擺譜以挽回幾分顏面,這也是情理之的。/

「回去后,鐵立群和韋銳志告訴我遇到你們的情形,我便知道,我們都是被人設計了,所以,雖然我們沒有交流,但我認定了,我們是同路人。」說道這裡,烏意涵笑的洒脫。/

「所以,在林家的宴會,你出言掩護我?」林皓雪也笑了,笑的真切,「你的那番話,說真的,連我都快要信了呢?」/

「對啊,我出手幫你,固然是因為你救過我,但最重要的是,對付陳家,我們是一定要聯手的,為何不提前買個好呢?」/

「呵呵……」三人都笑了,笑的都很暢快,這是遇到同道人的歡樂。/

「那,我們……」怎麼做?蕭情最先收住笑意,看了看林皓雪,又看了看烏意涵,道,這句話雖然只說了一半,但是另外兩個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現在應該怎麼辦?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還是靜觀其變,以待好的時機呢?是的,雖然三個人都知道,陳氏祠堂有問題,但是三人同時也都知道,陳氏祠堂很危險,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還需要探討的問題。/

烏意涵卻只是眉頭緊鎖,沒有說話,說實話,他很想將那個陳氏祠堂給一鍋端了,但是他心裡明白,想要做到這一點,對於現在的他們而言,的確有一些難度,所以他沉默了。/

「要不,我們去試試看1終於,林皓雪開口了,不過說這句話的時候,她還帶著一些試探的意味,畢竟真的要這樣去做的話,危險性太大了,她不知道其他的兩個人願不願意陪她去冒險,所以才這樣說。/

「我覺得可以一試。」林皓雪的話音剛落,蕭情便立刻介面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管怎麼樣,那個女人的拜託,你沒有來得及拒絕,算答應了,你想要去救出她說的那個人對不對?」/

「是的,那個人對她而言很重要,她即便是拚命也要告訴我,我不能辜負一個亡者的囑託,」林皓雪認真地說道,「再說,陳家我們終究要進去的,那為什麼不現在去呢?」/

「如果,這是一個圈套呢?」剛才一直沒有說話的烏意涵這個時候忽然說道,身為皇室的人,從小遇到了不少的圈套詭計,所以,他的顧慮相對而來較多。/

「嗯,的確是有這個可能,」對此,林皓雪並沒有否定,道,「但是,我能夠感覺到那位求我之人的悲傷,那是不能作假的,所以……」/

「所以,即便這是一個圈套,你也要去,對嗎?」蕭情接著說道,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是說話的神情卻是肯定的。/

「對,」林皓雪毫不猶豫地點點頭,是的,她一定要去,天下所有的關愛其實是相通的,如果是她自己遇到了危險,她毫不懷疑,爺爺一定會去這樣求人的,哪怕對方是敵人,這樣的一份關愛,她不願意辜負。/

「如此,那好!我們今天晚去1聽到林皓雪與蕭情的對話,烏意涵看了看林皓雪,眼底露出一抹艷羨,還有濃濃的讚賞,重重地道,「哪怕,今天這是一個圈套。」/

聞言,林皓雪和蕭情都笑了,烏意涵也笑了,三人達成了共識,然後商討今天晚的具體行動。/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