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怒之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怒之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依據其實很簡單,憑我對陳家背後力量的了解。請大家搜索看最全1蕭情笑容頗有些得意,但是這份得意似乎又有一些傷感。/

「你知道陳家背後的力量?」烏意涵忽然前一步,聲音帶著一些嚴厲,厲聲問道。/

「是的,我知道,」對於烏意涵忽然的失態,他似乎並不意外,畢竟陳家膽敢擄掠他,他對於陳家自然是深惡痛絕,心有怨憤也是情理之的,因而蕭情也不驚慌,而是慢條斯理地解釋。/

「這個大陸,能夠如此邪惡的無非是血魔谷、獵魂宗和暗夜閣了。至於暗夜閣是什麼樣的組織,這個我是不知道,但是血魔谷與獵魂宗我卻是知道一些。這兩個勢力,一個以鮮血為主要力量,一個以靈魂作為力量的源泉,但是不論是鮮血也好,靈魂也好,都是以人的性命為代價的。所以才為世人所不容。」/

聽到蕭情的這番話,林皓雪沉默了,對於這三大邪惡實力,她曾經聽沈墨蓮說過,而且還曾親眼見到過,因此她一點度不意外。/

「的確夠邪惡的,這樣是實力,居然能夠存在?」烏意涵嘴角抽了抽,他並不像林皓雪,對血魔谷和獵魂宗還知道一些,但是對於這樣的勢力,他卻極端厭惡,幾乎是惡狠狠地說道,「這樣的勢力要是留下來,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有害無益,必須剷除。」/

「三皇子說的是,這樣的實力必須要剷除,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會成為它們練功的犧牲。」鐵立群也贊同道,但是頓了頓,他繼續問道,「不過,這與機關的安置有什麼關係呢?」/

聽到鐵立群的這句問話,林皓雪和蕭情都有一些意外地看向他。/

聽到鐵立群這樣問,烏意涵卻是瞭然地笑了笑,然後對林皓雪和蕭情解釋道,「兩位可能不知道,鐵前輩一直對於機關頗具興趣呢?這是他最大的愛好1/

頗具興趣?林皓雪和蕭情都聽明白了烏意涵的言下之意,心底暗笑,不過應該是天資不怎麼樣吧?不然也不會到現在也找不到什麼眉目,還要詢問答案。/

「是這樣的,既然陳家背後的實力是血魔谷與獵魂宗這樣的存在,那麼,對這樣的實力我有所了解,這些勢力的特點是專橫跋扈,常人對於祖先們的尊重,他們可是一點都不放在眼,相反,對於先祖,他們是棄之如敝屣。這些自己不尊重祖先之人,也不允許別人供奉祖先。所以,他們所在的家族,宗祠要麼丟棄,要被為他們所用。但是陳家祠堂卻在,自然是他們利用了。而在祠堂,常人最為看重的,自然是先祖的牌位了,所以我認為,陳家先祖的牌位很可能是他們的機關按鈕。」/

「原來如此,」聽了蕭情的這番解釋,鐵立群終於緩和了臉色,振振有詞地道,「所以說,你之所以能夠找到機關,不過是因為你對這些傢伙的了解,而不是對機關的精通對不對。」/

「當然是了。前輩,我們還是趕緊下去吧。」蕭情立刻承認,然後轉換話題,任何一個人,對於自己鍾愛的東西,有時候都會較真的可怕。/

鐵立群心滿意足了,終於不再多問,其他兩人自然沒有什麼意見,於是四個人沿著台階,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下走去,通向了陳家祠堂最大的秘密。/

地道很深,幾人越往裡面走,嗅到的血腥味越濃重,幾人的眉頭都不由地越皺越緊,尤其是擁有光系玄脈的林皓雪和烏意涵,對這種味道有一種下意識地抵觸。越走越深,一直到這血腥味濃到不能再濃之時,這才到了他們的目的地,陳氏祠堂真正的秘密——地窖。/

站住了腳步,幾人抬頭看向最裡面的東西,忽然,一個個臉色大變,鐵立群畢竟是長輩,他倒還好,其他的三個年輕人,包括一直以來都是穩如泰山的三皇子烏意涵,都忍不住找地方大吐特吐去了,不是他們定力太差,而是因為,眼前的一幕實在太驚悚太噁心了。/

最底下的密室光線非常黯淡,或者說,是根本沒有光線,但是這些人都是玄者,感知力驚人,即便不能用目力,卻也能夠看清楚這裡的一切。只見台階的盡頭,是一個十丈見方的血池,血池的血液濃郁,這些血液不知道是被藥物融入了,所以,不管多久都不會幹涸,當然,這裡的血液也太濃重也太多了,根本來不及乾涸的。/

目光所到之處都是觸目驚心的紅,鮮血的腥紅,更為噁心的是,那些血池還帶著一些人體的殘肢,偶爾,還有白色的*和沒有化完的頭髮。這一幕幕,誰看到不會感到噁心?/

很長時間過去了,林皓雪三位年輕人終於吐完了,壓抑著內心的噁心感,再次看向那偌大的血池。/

忽然,林皓雪的神情冷了下來。/

剛才血池的慘狀,令他們第一時間選擇了移開目光,居然沒有看到,在血池的正方,那裡居然還有一個黑鐵鑄成的平台。平台不大,是一個邊長越有一米五的正方形,被一根柱子一般的東西頂著,而那個平台的四個角落都有四個血槽,此刻,這四個血槽都在緩慢地滴著血。/

而在平台之,有一個被緊緊捆縛的年輕女子,女子雙目緊閉,臉色慘白,原本清秀美麗的五官沒有絲毫的血色,她的雙腕血管已經被利刃割開,鮮血緩慢地流出,一滴一滴地沿著血槽流動,最後落在巨大的血池,而,隨著每一滴血的流入,巨大的血池一股隱晦的能量彷彿會增加一份,顯而易見,對這個血池來說,這女子的鮮血很珍貴,作用也很大。/

看著眼前的一幕,林皓雪的臉色越來越沉,與林皓雪一樣,蕭情的臉色也非常陰沉,因為這個女子還是一個熟面孔,她不是別人,正是十幾天前在聖帝學院有過一面之緣的陳綺風。那時候的陳綺風還是那麼快樂,羞澀而大膽地向何家的何凌風打招呼,誰也沒有想到,現在居然被如此殘忍對待。/

緊緊盯著被綁在平台的陳綺風,這一刻,林皓雪頓時明白了,那個冒死來求助於自己的女子,想要自己救助的應該是陳綺風吧,陳綺風必然和陳瑜有血緣關係。人家冒死來求,自己怎能失信?/

目光越過陳綺風,向血池的對面看去,不看則已,這一看,林皓雪內心的那惱怒簡直被激發到了極致,在血池對面的角落,是幾十個甚至是百個小孩子都被捆縛在那裡。/

這些小孩子,最大的不足十歲,最小的甚至不到三歲,小一點的孩子都雙眼緊閉,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而大一點的孩子,卻雙目睜得圓圓的,雙目流露出的恐懼讓人心酸,這些孩子,都被困在一處,任是誰都在一眼之間看清楚,必然是著秘密地窖新的血源。/

看到這些孩子,所有人也都惱怒到了極致,一個個眼睛都紅了,這麼小的孩子,他們是怎麼下地了手?連最年長穩重的鐵立群也忍不住怒吼道,「該死的陳家,惡毒之極,今天要是不覆之滅之,我鐵立群誓不為人1/

是啊,這樣的家族,怎能不滅?雖然說,他們都曾經聽說過關於陳家擄掠平民進行采血的消息,但是,耳聞畢竟只是耳聞,其震撼程度怎麼能夠得親眼所見呢?這一刻,幾人都是蠢蠢欲動,恨不得立刻飛身而起,將這些人馬出來,但由於警惕潛藏的危機,互相對視了一眼,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林皓雪躍起,在風系玄力的加持下,速度極快地沖向陳綺風,在林皓雪身體一動的時候,手一柄尖利的匕首已經握在掌心,在靠近陳綺風的剎那,匕首一劃,那捆綁這陳綺風的繩索已經被盡數割斷,幾乎在同時,林皓雪抓住陳綺風,便要離開那個平台。/

在這時,變故忽然發生了,在林皓雪抓住陳綺風要離開的剎那間,嘩啦一聲,腳下數丈的血池頓時沸騰起來,一股詭異而充滿煞氣的能量頓時從血池暴涌而出,隨之暴涌而出的,還有一個詭異黏滑不似人形的特血紅色的影子。/

那個影子在出來的剎那間,想林皓雪的后心撞擊而來。/

「哼1林皓雪冷哼一聲,絲毫不覺得意外,左手著力,將陳綺風的身體扔向了鐵立群,然後身體倒翻,穩穩地地站立在平台之,目光冷冽地看著剛剛從血池冒出來的那個傢伙。/

在剛才林皓雪動的時候,其他的幾人都幾乎同時動了,他們迅速站好方位,隨時準備著接應林皓雪,這個時候,鐵立群自然將陳綺風安然救了下來。/

「噗通1一聲,林皓雪還沒有看清楚那個偷襲自己的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聽到這樣一聲響,那個詭異的影子居然再次潛藏近血池,蹤跡不見了。/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