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魔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魔之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這是一個並不罕見的謀財害命的故事,只不過雙方的主人身份不同凡響了一點,林皓雪的目光微閃,她能夠清楚地看到對面血魔的身體似乎抖動地更厲害了,那血紅的眼睛也緊緊閉了。這一刻,林皓雪明白了,這個陳落落必然和被暗害的陳天韻有一定的關係,心裡這樣想著,蕭情的聲音繼續緩緩地傳了出來。/

「可憐陳家雖然也有高手,但是畢竟只是經商世家,即便財力再如何強大,又如何能夠抵得一個宗派的攻擊,只是一夜,富庶一方的陳家變已經血流成河,那麼多人,一個家族,七百多口人,都在一夕之間,死於非命。那場面,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殘忍。」蕭情繼續說道,「幸好,有陳家大夫人拚命保護的十六歲的小姐陳落落得以逃脫,不然,陳家可真的絕後了1/

「蒼天有眼,善惡終有報,三年後,滅人滿門的御劍門同樣血流成河,這次更狠,全派下,無一倖免,而御劍門門主的腦袋也被掛在御劍門的大門,而御劍門的大門,也留下了四個血色大字『血債血償』!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夠做出如此狠厲之事?」/

「住口1原本一直靜默不動,身體顫抖的血魔,忽然開口厲聲喝道,她的聲音有些尖利,仿如女子,「你到底在說什麼1/

「我沒有說什麼。」蕭情的語氣分外平靜,他看向血魔的時候,眼神有幾分憐憫,一份感嘆,「我不過想起了一個在南嶼流傳了十三年的故事,有些感慨而已,怎麼,與你有關係嗎?」/

「只是感慨?」可能是情緒太過激動,血魔的聲音愈加尖利,這一次,任是誰都能夠聽出來,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呵呵,」蕭情驀然一笑,聲音惋惜,「陳落落,陳家大夫人曾經向師父囑託,如有一日,陳家出事,請照看好這個庶出的女兒,這個女兒,雖然是庶出,但是天賦,實在是高,所以,在陳家出事後,師父一直在尋找這個人的影子,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找到,這是師父的一塊心玻」/

忽然,蕭情的聲音微微一變,聲音帶著一些冷酷與嘲弄,「師父一直以來未曾忘記過故人的囑託,一直在尋找這個人下落,可是,師父萬萬沒有想到,原來當初陳家那位雖說是庶出,但卻天賦驚人,地位遠超過嫡出女兒的落落小姐,卻在被大夫人捨命救出之後,加入血魔谷,三年後,以詭異的血魔功法,滅了御劍門全門,其性如刀,其心似鐵,令人瞠目埃」/

「你是如何知道我是當初的陳落落。」忽然,血魔的聲音忽然變了,變得很沉靜,很清脆,但是這句話一說出口,等於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你終於承認了?」蕭情靜靜地看著對面的血魔,或者說是陳落落,解釋道,「這個很簡單,師父一直在找你,我也是一次又一次聽師傅說起過,陳落落雖然是陳家的庶女,但是地位很高,因為她的天賦驚人,所以,在五歲的那一年,已經被認定為新的陳家繼承人,而陳家的繼承人都有一個清晰的標誌,那是,右眼下方,在被認定的時候,會有一個五角星的印記,這個印記很漂亮,一點都不會影響一個人的美觀。」/

「而且,」蕭情接著說道,「御劍門被滅門是十三年前,很巧,你也是十三年前來到陳家的。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之所以選擇烏桓帝國的陳家,是因為你姓陳,而你對付林家,也不過是因為御劍門的門主也姓林,是與不是?」/

「即便你都猜對了那又如何?」陳落落冷冷一笑,她緩慢地將遮掩著自己面容的黑布已經全部拉下來,露出了一張白皙美麗的臉,如果不去看那分外猩紅,血洞一般的眼睛,那真的是一個美麗的女子,可惜,林皓雪不由地為之感到可惜,這樣的一個女子,居然成為血魔!/

但是她接下來的話卻讓林皓雪這一點點的可惜煙消雲散,陳落落依舊非常冷硬地對蕭情說,「你以為你這樣一說,我會束手擒了嗎?放過你們了嗎?你做夢!你不是想要救出這些孩子嗎?你不是想要這朗朗乾坤嗎?好啊,你們死了,我放過他們。」/

最後這句話更多的是針對林皓雪說的。/

「你,為什麼不知道回頭呢?」蕭情幽幽一嘆,異常惋惜,聽到蕭情的語氣,陳落落頓時感覺到不妙,立刻回頭去看,在回頭的瞬間,頓時臉色大變。因為,當她回頭的時候,那些原本在她周圍的小孩子已經不知道何時消失了,不是被轉移,而是消失,徹徹底底地消失了,這樣一來,即便他想要在用這些孩子來威脅林皓雪已經是不可能了,她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優勢。/

其實,不光是陳落落,連蕭情三人都有些驚詫,蕭情是故意將這個故事引起陳落落的沉思與回憶,從而給林皓雪動手轉移孩子的幾乎,可是,這麼多的孩子,忽然之間不見了,這個薛浩到底做了什麼?不會是幻術吧?這樣把孩子給變沒了?/

「現在,我是決定不死了,你不想成全我,恐怕也不行了。」看著臉色大變的陳落落,林皓雪笑吟吟地道,然而俏臉一肅,「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林皓雪雖然在笑,但是她一點都沒有放過這個已經成為血魔谷一員的陳落落,有些事情,沒有太多的理由。有些事,做了是做了,誰都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來,即便是身世凄慘,即便有萬般理由,但是這般草菅人命,是不可原諒,更何況,在陳落落的手,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無辜的孩子了,這樣的人,更沒有理由原諒。/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1看著咄咄逼人的林皓雪,看看在遠處冷眼旁觀的蕭情,還有另外兩個人,陳落落忽然慘然一笑,她想要說什麼,但是終究沒有說什麼,看看蕭情的神情,她知道自己今日斷無生路,慘笑過後,陳落落的聲音低了下去,「一直說在找我,可是,為什麼不早點找到我呢?不然,我如何能夠成為今日這般的嗜血狂魔?」/

聽到這話,林皓雪微微一愣,心裡一酸,而在她愣神的剎那間,陳落落的身體忽然軟了下去,啪一聲掉在地,成了一堆,居然沒有骨頭絲毫的支撐力,只是一灘肉,掉在地之後,五官什麼都看不見了。/

林皓雪立刻謹慎地查看她,發現真的生機全無,這樣死了,忽然身邊一暗,原來蕭情在剛才的剎那間也過來了。他有些複雜地看看地的東西,問了林皓雪一句,「他怎麼樣了?」/

「死了。」林皓雪聲音淡淡地道。/

「唉,師父是真的一直在找她啊,這是師父的一個心病,要是被師父知道,她死在我的面前,而我什麼也沒有做,不知道會不會恨我。」蕭情的神情微妙,好像很遺憾,很難過。/

「不,你師傅不會,」看著蕭情的失態,林皓雪斬釘截鐵地道,「今天,我們只是斬斷了帝都的一個很邪惡的存在而已,我們這是為無數的人的性命負責。」/

說完這句話,林皓雪便快步走了出去,她走的很快,將空間留給了蕭情,要是說,蕭情只是因為師父的緣故對於陳落落的死耿耿於懷,她是不相信的,但是既然蕭情不說,她也不打算問,這是對別人的尊重。所以,她願意給蕭情緬懷的空間,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在林皓雪離開地道,向走的時候,烏意涵和鐵立群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終於還是跟林皓雪一起離開密室,鐵立群在離開的時候,很自然地將昏迷的陳綺風帶到面了。/

然而,在剛剛走到祠堂,林皓雪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頭疼欲裂,她的身體晃了一晃,這樣,毫無預兆地昏迷在烏意涵兩人的面前,這一下,讓烏意涵嚇了一跳,蹲下身來查看了一番,卻沒有什麼發現,一籌莫展了起來。/

他們也都不知林皓雪為什麼會忽然昏迷過去,剛才他還正要準備問一問那些孩子是怎麼回事呢,居然昏迷了,雖然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大礙,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危及性命,畢竟,在密室,對付血魔陳落落,一直是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一人出力的,可能是被傷了也說不定呢。/

於是,烏意涵和鐵立群兩人面面相覷,都不知應該怎麼辦,最後,只能等待蕭情出來以後再說,現在,他們都知道了,蕭情對於那些怪的邪惡勢力了解的要他們多很多,估計是知道怎麼回事吧?/

兩個人便坐下來等,這一等,是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后,蕭情終於從密室走了出來,臉色雖然難看,但畢竟恢復了很多,蕭情在看到烏意涵和鐵立群的時候,露出一個很慘淡的笑容,然後,目光轉向他們的身後,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都出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