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章 懵懂的記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 懵懂的記憶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蕭情居然沒有理會昏迷的薛浩,反而是看到自己的身後的方位出,哪裡有什麼特別嗎?烏意涵與鐵立群兩人都是一怔,意識到不對,便立刻回頭向自己的身後看去,這一看他們也嚇了一大跳:/

原來,在他們身後,橫七豎八地躺著很多的孩子,而這些孩子正是地窖被抓住的那些孩子,他們是怎麼出來的,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誰也不知道。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烏意涵可以保證,他們剛來的時候,身後絕對是沒有這些孩子的,而現在,苦笑了一聲,烏意涵道,「別問我,我不知道,可能只有薛公子知道答案了吧?可是你看他……」/

「薛公子他怎麼了?」聽到烏意涵說這句話,蕭情立刻前來,急忙查看林皓雪的身體,在反覆查看之後,這才放下心來,對其他兩個人道,「她只是受到了血魔那凶煞之氣的影響,昏迷了而已,沒什麼大礙。」/

聽到蕭情這話,烏意涵方才鬆了一口氣,要是論起治療,他是光系玄力,按說更應該熟悉一些,但是他心裡感到不安,這才等蕭情回來,畢竟蕭情對這些傢伙的了解要遠遠超過他,蕭情的結論和自己是一樣的。烏意涵自然不再擔憂。便去救治那些被林皓雪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救出的孩子,任由林皓雪自行療傷,不是他不願意幫忙,而是林皓雪拒絕他玄力恢復功能的治療這種方式,所以,不得不小心。/

此刻,林皓雪平躺在地面,在他的身體,有一些黑色的東西緩慢的逸出,是一股煞氣,這樣的煞氣,蕭情和鐵立群都不陌生,當初救出三皇子的那一夜,韋銳志在焦急推開祠堂大門的時候,被這樣的煞氣攻擊過,當時還是林皓雪救了他呢。/

而現在,林皓雪自己的身卻出現了這樣的煞氣,而且,看樣子,要當初韋銳志更加厲害地的多,所以,即便烏意涵和蕭情說沒事,鐵立群依舊有些不放心地看著林皓雪,決定盯著她才能放心。/

林皓雪昏迷,人人都能感覺到她此刻的異常,但是,沒有人能夠覺察到林皓雪的丹田白色漩渦與黑色魔珠的這場爭奪戰。/

在林皓雪的丹田,原本被白色漩渦所壓制的黑色魔珠,現在的威力卻有所增強,不再甘心一直被壓制,開始了瘋狂的反撲,開始拚命的爭取自己的自由,然而,白色的漩渦怎麼能夠仍由它這樣無法無天地逃出去呢?所以,當黑色魔珠有所舉動的時候,白色漩渦會逸散出白色的能量,包裹著黑色的魔珠,掌握著它,控制著它,白色漩渦和魔珠,一方控制,一方反抗,這樣異常戰爭在林皓雪的丹田進行著。/

而這一切,旁人不知道,昏迷的林皓雪也同樣不知道。/

此刻,林皓雪的神智已經陷入了一片混沌,彷彿自己處在地獄的無邊黑暗一樣,茫茫然看不到前方,看不到方向,看不到希望。這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還有機會出去嗎?一種茫然的絕望感出現在林皓雪的心底。/

這種念頭一出現,林皓雪激靈打了一個寒顫,剛才那一瞬間,為什麼會有這麼消極的想法,這樣的念頭,根本不是出自她的本意,那是受到其他的力量的左右才會出現的念頭。這是什麼鬼地方,居然這麼詭異,但是,不管這是哪裡,她一定能夠出去,也一定要出去,不然,她永遠只能留在這裡了,屆時,她的身體誰來接管?她的家人誰來守護?/

再次抬起頭,看依舊一片漆黑的周圍,林皓雪站立的非常筆直,眼睛非常晶亮,她已經不再茫然了,她知道,這裡是意念的世界,既然是意念的世界,那意志力和信念的力量很重要,該怎麼從這裡出去,林皓雪雖然暫時還沒有想到,但是卻知道,辦法總困難多,雖然會有很多的阻礙,但她一定能夠離開這裡的。/

靜靜地坐著,一邊抗拒周圍那種無形的物質給她的壓力和影響,一邊堅固著自己積極的信念。/

時光一點一點流失,也不知道自己坐了有多久,這段時間,雖然沒有想到出去的辦法,但是,林皓雪的信念卻越來越堅固,隨著林皓雪的意志力的堅持時間越長,周圍那股能夠影響到她心態的無形能量越來越淡。/

當這股能量對林皓雪的影響淡到一定的程度時,林皓雪聽見了一個隱隱約約的聲音,彷彿從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傳進她的耳朵,那個聲音是在呼喚她的名字,那個聲音非常淡,淡到彷彿只是從天際的一個細小的縫隙里傳出來一樣虛無縹緲,但是,林皓雪還是聽到了,她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忽然笑了,也低聲回了一聲,「何以安1/

何以安,這三個字從林皓雪的口說出來的剎那間,周圍啪啪,彷彿是什麼壁障被撕裂一般,她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原本控制著自己心智的力量在漸漸坍塌,黯淡下去。/

「皓雪,你在嗎?」那個聲音溫柔,好聽,但是從那微微的顫抖,林皓雪卻聽出來了,那聲音帶著濃濃的深情,還有深深地恐懼,他在恐懼什麼?他在怕什麼?他是害怕自己永遠留在這裡吧?林皓雪忽然鼻子一酸,但是同時也有幾分欣慰,不管為什麼,她會感激她。/

「何以安,我在。」林皓雪輕輕的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很輕,也帶著一些感激的溫柔,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酸楚感。/

「皓雪,你沒事吧?」當林皓雪回答完后,幾乎是嗖地一聲,一個白色的影子穿過層層的黑暗,進入了林皓雪的身邊,在那個白色的影子出現在林皓雪的身邊的時候,周圍禁錮著林皓雪的黑暗力量頓時煙消雲散,周圍一片大亮。/

林皓雪沒有立刻去看周圍的環境,她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那個人,或者說,那那個靈魂,那依舊是一個虛幻的影子,但是這次,林皓雪卻看到了那雙眼睛蘊含的深深的擔憂與關切。/

眼前這雙眼睛腫的擔憂與關切晃啊晃的,忽然,腦海閃現出一副詭異的畫面:/

她一身紅衣,重傷躺在山谷,連移動一下身體都覺得很困難,在她目光的十丈之外,是重重疊疊的敵人,可是異的,她卻一定都不怕,耳邊聽到了悠揚的笛聲,然後,她只是撿起身邊剛巧落下的翠葉,吃力地放在唇邊,一聲尖厲的聲音打斷了那段悠揚的笛聲。笛音停了,下一刻,一個白衣男子,出現在她的面前,眼是深深的擔憂與關切。/

他說,「初容,你沒事吧1,然後,輕輕地抱起了她,舉動那麼自然,那麼和諧,依偎在他的懷裡,她猶自不依地道,「說過多少次了,叫我凌頂1/

「以安?」彷彿被蠱惑了一般,林皓雪聲音低沉而溫和地說了這兩個字,忽然,一股難言的劇痛從心底傳出來,腦袋頓時清醒了,再次看著那個虛幻到依舊看不到五官,卻風度翩翩的白色影子,咽了口唾沫,重新道,「何以安1/

「嗯,是我1在林皓雪目光清明的剎那間,何以安的影子已經漂移到了三尺之外,他看著林皓雪的時候,目光依舊溫和,道,「剛才,你差點被魔珠侵佔了身體,不過幸好,沒事1/

「是你把我救出來的吧?你一定付出了什麼代價,對不對?」林皓雪心理難受,但還是笑了笑,看著眼前的何以安,無法將他與剛才恍惚見到的那個丰神俊朗的白衣人聯繫在一起,但是,她知道,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會成為現在這樣一縷不完整的幽魂呢?/

對於林皓雪的問話,何以安並沒有回答,但是林皓雪認為,他沒有否定,這本來是一種默認。/

「你,沒事吧?」林皓雪再次問道,自從次遇到何以安的第二塊靈魂碎片之後,何以安的靈魂影子分明凝實了不少,可是看現在他的樣子,幾乎連剛剛見到何以安現身事的靈魂虛影都不,虛幻了不少,而且,也萎靡不振的樣子。/

「我沒事!你先出去吧,他們等久了。」何以安依舊站在三尺之外道,而後非常嚴肅地叮囑,林皓雪知道這個他們指的是什麼,「切記,以後萬萬不可讓那魔珠再次吸收到屬於它的能量,否則……」/

何以安的話沒有說下去,但是林皓雪從他的語氣聽出了濃濃的遺憾和后怕,魔珠越強,自己會越危險,林皓雪頓時什麼都明白了,於是很認真地點點頭,「我一定注意這一點,以後不會再讓魔珠有得到能量的機會。」/

聽到林皓雪肯定的答案后,何以安便很快消失了,彷彿從來沒有出來過一樣,到了這個時候,林皓雪才去打量周圍的環境,發現,原來她所在的地方,正是神秘戒指的那片神秘空間。這片空間,居然能夠進入靈魂這樣的東西。/

心念一動,林皓雪的神智忽然從戒指離開,到了外面,與她的身體合二為一了。/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