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零五章 兩個理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兩個理由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獵魂宗?」林皓雪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眼睛閉了,雖然說,血魔谷與獵魂宗她都有接觸,對這樣的存在都是深惡痛絕,但是對於獵魂宗,林皓雪尤其厭惡,因為他們佔據了何以安的一道靈魂。/

深深出了一口氣,再次睜開眼,林皓雪眼底的複雜已經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空前的清澈,她看著言柏,「你想要我怎麼辦?」/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言柏喜出望外,看著林皓雪的時候眼睛也亮了起來。/

「我沒有答應你,不過我覺得言家的人並沒有非死不可,只要將那些罪魁禍首除去,完全可以擁有祥和安樂了。」林皓雪有些懶懶地,低垂的眸子掩飾著那種莫名的光亮,那種亮光,是針對獵魂宗這三個字的。/

「既然你能打敗陳家,也是說,你有對付他們背後那位的辦法,我希望你隨我進言家,將言家那位給處理掉。」言柏此刻已經收斂了眼底的喜色,對林皓雪正色道,態度篤定,好像林皓雪已經答應了一般。/

「你想要我對付那我獵魂宗的人?」林皓雪抬頭問道。/

「是的1言柏這時候有些忘形地站起身來,他走過來,拍了拍林皓雪的肩頭,道,「只要將獵魂宗的那個傢伙處理了,那麼我自信可以將這個言家整頓好。言家,依舊可以矗立不倒。」/

「我為什麼要幫你?」聽到言柏這番豪言壯語,林皓雪譏誚地一笑,回頭看著言柏,問道。/

「你難道不會幫助我嗎?」林皓雪的這句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言柏的頭,讓他一下子回不過神來。這一點,他根本沒有想過。在來找林皓雪的路,他的確有很多的擔心,很多的憂慮,但是他擔心林皓雪會不會將言家所有的人都給處理掉,他憂慮的是自己應該如何勸說林皓雪。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林皓雪會拒絕幫助他。原來,事情並不一定會依照誰的設計方向字,也許這次是他太過想當然了。/

「是,你的確是想當然了。」彷彿能夠聽到言柏心的言語一般,林皓雪接著道,「我沒有答應你,但是我也沒有拒絕你,現在,我需要一個理由,如果這個理由你能夠給我,我自然是二話不說去為你做這件事。可是現在……」/

言柏愣愣地看著林皓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轉化這麼快,一時間不知道要做什麼了。/

「言兄何必為難,我說過,我並沒有拒絕幫助你,我只是在找一個理由,」林皓雪的語氣有些潸然,「言兄,我還記得當初去蘇黎城的時候,我們一起遇到過很多的事情,遇到很,那時候,我們是同心協力的解決的,我們相互扶持,相相濡以沫,所以,我以為,我們算是朋友。」/

林皓雪有些遺憾地繼續說道,「可是,似乎這是我想當然了,言兄並不是這樣想的。如果今天,你是以言柏的身份來找我,我可以毫不猶豫地告訴你,只要是你需要的,我一定會在所不辭。可是,今天,你不是以言柏的身份來找我,你是以言家大公子的身份來找我,你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言家,當然,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你的身份是擺在這裡的。可是——」/

林皓雪忽然話鋒一轉,有點鋒利,「你卻一再試探我,要求我,卻沒徵詢我,尊重我,所以你做的一切都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所以,今天的你不再是我的朋友,而是一個來尋求幫助的人,既然是來尋求幫助的人,那要有尋求幫助的人該有的態度,但是你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跟我說實話1/

林皓雪語氣多了幾分銳利,「所以說,我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能夠幫助你的理由,你來告訴我這個理由是什麼?」/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皓雪的雙目晶亮,看著微微低頭的言柏,不再說話,而是等待著他說話,等待他的答案,她有的是耐心,她不急。/

言柏低著頭,有點慚愧,或者說羞赧地不敢抬頭。薛浩說的沒有錯,當初的那段日子,他們的確是很好的朋友,的確是兩肋插刀,遇事不用客氣的朋友。/

可是,他回家才有多久,在這短短的這段時間,他已經變了,他忘記了昔日的仗劍江湖的瀟洒,忘記了昔日的義氣與恩情,忘記了為人該用心換心的道理。現在,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家族。/

他來林家找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是為了言家,他不願意在路與薛浩打招呼,同樣也是因為言家。/

是的,他沒有將薛浩當做交心的朋友,一直在防備,也難怪,薛浩會憤怒,他是一個多麼純粹的人,如何能夠忍受昔日的恩情沾染太多其他的東西,如利用,如不真誠。對這樣一個人設防,的確是小人之人了。/

這樣想著,言柏終於再次抬起頭來,看向林皓雪,這一次,是真正的坦然相待了:/

「我是言家的大公子,但是這個大公子的身份卻不是從一生下來有的。我的父親在言家只是一個旁系子弟,但是,我生下來后,靈魂很異常,尋常的孩子要強大很多,而我靈魂的優勢,在第一次玄脈覺醒的時候,更加凸顯出來,我的玄脈,有特殊的力量,這種力量在雙方對戰的時候,尤其明顯,因此,我得到了機會。」/

「當時的言家的家主看了我,力排眾議,將我養在膝下,給我提供的資源甚至遠遠他自己的孩子,一直好好培養我,在我八歲的時候,名正言順地成為言家的大公子,也是下一任家主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言柏的語氣平平,但是林皓雪從他的語氣聽出了緬懷的味道,她知道,後面一定發生了什麼,不然言柏不會這樣。/

果然,言柏接下來的話語氣變了:「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一個家族,原來也是良莠不齊的,也有人為了一己之私做出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我不知道林家的離開和陳家的崛起,有沒有給給帝都其他的家族帶來衝擊。但是我知道,已經對我們言家產生了相當大的衝擊。」/

在提到陳家和林家的時候,言柏小心地看林皓雪的臉色,見她沒有什麼變化,繼續說道,「後來,家族的長老探聽到陳家崛起的原因,是陳家的背後有血魔這樣一個雖然邪惡但畢竟足夠強大的存在。得到這個消息忽,言家也有一部分人升起了歪腦筋,尤其是長老會,他們想要步陳家的後塵。」/

「而當時的家主,也是我的養父,堅決不同意這樣的做法,但是無奈他雖然是家主,但也只是一個人,不得不受到長老會的制約。」/

「見父親無法阻止他們,長老會的人們進一步行動了,他們也不知道從哪裡請來了一位獵魂宗的強者,也是一個雖然邪惡但卻強大的存在。原本這位獵魂宗的人是不願意的,但是在見到我的時候,便一口答應了下來,不過條件卻是很簡單,需要我的靈魂作為他練功的獻祭。」/

言柏一邊說,一邊流露出憤怒之情,但卻不是為他自己,「我的養父當然不會同意,斷然拒絕,可是,沒有想到,長老會的大長老居然狼心狗肺,偷襲了我養父,我的養父受了重傷,但還是拚死將我送了出去,最後,他告訴我,一定要將言家的敗類盡除,一定要將言家帶領走向一個新的鼎盛世家。」/

「這是我養父最後的心愿,我不能不答應。」言柏看著林皓雪,道,「在逃出生天之後,我便不得不流落在外,到處拼殺,後來,被傭兵工兵工會的何長老所看重,成為傭兵工會的一員,而漸漸地,我的靈魂之力也能夠被限制起來。」/

「這樣的限制一直到一年前的仙境之爭,遇到木氏家族的人,他們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夠激發我的靈魂之力的本質,所以,才會暴露,暴露之後,想要再次壓制變得非常困難了。我知道,後來,木氏家族的人一直想要抓到我,是你們保護了我,也是你們救了我。」言柏一邊說,一邊苦笑,「可是,你們有所不知,最想要我的靈魂的反而不是木氏家族,相反,正是我所在的家族。所以,別人回家是安全了,而我回家,卻是最危險了。」/

「自從我被木氏家族的人發現之後,我的靈魂力量已經不能隱藏了,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回到言家的,與其被言家的人給抓回來,還不如我自己回來呢。所以,在傷勢好了之後,我回來了。回來后,我還是大公子。」/

「而我因為我被蕭真人救治,身體內有蕭真人留下的印記,任何人想不經過我的同意得到我的靈魂,都是妄想。即便是獵魂宗的那人,也無法做到不驚動蕭真人而得到我的靈魂,所以他們暫時消停累下來。與他們虛與委蛇,我也堅持到了現在。」/

「所以,在知道林家的人消滅的陳家之後,我想到了要來找你,我不想辜負養父的遺願,我想要將言家發揚光大,所以,我來找你了。」/

言柏看著林皓雪的眼睛晶亮,目光灼灼,「現在,整個言家,除了那個獵魂宗的傢伙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足為懼,所以,我需要你幫我殺了獵魂宗的那個傢伙。兩個理由,第一,為了我養父的意願,第二,為了帝都的這萬千生靈。不知道這樣的理由,夠不夠分量?」/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