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零七章 叫我雪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叫我雪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一襲月白色的衣裙罩在少女尚未長成的身姿,襯得女子的氣質出塵脫俗,清冷帶著淡淡的貴氣,一頭如瀑布般黑長的頭髮被高高束起,絕美的小臉顯露無疑,眉目如畫,瓊鼻挺直,櫻唇絕艷,輕輕走過的時候,纖足輕巧,寬大的衣袖間皓腕如月,除了年紀小一點,渾身下,沒有一點點缺點,簡直是完美。這樣的一個少女,她的存在簡直可以羞煞世間絕大多數的女子,讓時間的女子都因自慚形穢而恨不得自殺。/

言家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眼底都是驚為天人的震撼,見過美女,卻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女子,一時間人人覺得,此女定然是天女下凡。人世間,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完美的人,沾了半分俗塵的氣息,都不會這麼美了。/

既然是天女下凡,那停留在這裡的時間必然不會長久,過了今日,以後未必會有機會再見到,還是抓緊時間多看一會兒吧,以後還是一個跟人吹噓的大事件呢。/

「咳咳1言柏看著越來越擁擠的客廳大門,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皺,咳了一聲,然後聲音帶著一些不悅,呵斥道,「都退下吧,一個個都擠在這裡,像什麼話?」/

聽的自己家的大公子聲音潛藏的不悅,言家的下人們都極不情願地,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言家客廳的大門,心裡甚是覺得遺憾。/

終於,等所有人都走光了,言柏才回頭看著那個身量未足的絕美女子,「我覺得這個計劃還是太危險了,要不,你現在離開吧,我們換個辦法如何?」/

「既然已經來了,為什麼還要改變主意呢?」那位絕美的女子怪地看著言柏,她並不是別人,正是恢復了女裝的林皓雪。帝都薛浩這個名頭雖然還算響亮,但是林皓雪畢竟來到帝都的時間不是很長,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沒有見過林皓雪的,所以林皓雪才能夠大搖大擺得恢復自己的裝束而不怕穿幫。/

「其實,有一件事情我沒有跟你說,」言柏眼神複雜地看著林皓雪,猶疑未定,「那位獵魂宗的傢伙,很好色,尤其喜歡含苞待放的*,所以……」/

「這樣的傢伙,那更該死了。」林皓雪眼底閃過一縷厲光,回頭看向言柏,問,「這是你要我扮成女子的原因?」/

「是。」言柏神色複雜,但回答的時候,態度卻是坦然的,他盯著林皓雪的時候,眼神里雖然有驚艷,但沒有迷醉,林皓雪覺得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投過自己在看另外一個人,或者說,眼睛在看著自己,心裡卻在想象另外一個人的女裝模樣。/

「所以,當你見到我的女裝樣子后,後悔了?」林皓雪繼續問。/

「是的,看你的裝扮,誰都知道你是女子,既然是女子,如果真的見到他,一定會很危險。」聽到林皓雪的問話,言柏回過神來,看向林皓雪,這次,眼神是真正地落在林皓雪身,道,「雖然我不懷疑你的手段和能力,但是萬一有了什麼意外可怎麼辦?你要是出事了,我該怎麼面對……」/

「沒關係,我會小心的。」面對誰?看到言柏的出神,林皓雪的心裡微微一動,這個傢伙,該不會是知道墨蓮的身份吧?要是自己出事了,他無法面對墨蓮?林皓雪可以肯定,言柏剛才看的絕對不是自己,那麼,極有可能是墨蓮。他既然知道了自己是女子,自然也能夠想到墨蓮也是女子。不過,一想起墨蓮被這個傢伙個惦記著,林皓雪心裡便覺得怪異。/

當初沈墨蓮為什麼會對言柏那麼好,沒有人林皓雪更清楚,那純粹是移情作用,是將言柏當做自己的大哥,所以,才會那麼照顧,可是現在,言柏似乎對沈墨蓮有了其他的念頭,這種感覺,怎麼好像是在違反人倫似的,忒詭異了。/

「你的那位朋友,連墨公子,他還好吧?」在林皓雪這邊天馬行空地亂想著,言柏忽然問道,不知是不是錯覺,林皓雪總覺得他將連墨公子四個字讀的格外重了些。看吧,這傢伙果然對墨蓮心存不軌了,沈墨蓮啊沈墨蓮,你恐怕都不知道你惹了這樣一朵桃花吧?這還是你自己去解決吧,我可幫不了你了。/

「薛,呃,姑娘。」言柏怪地看著林皓雪臉那一閃即逝的詭異笑容,她在想什麼?嘴裡卻是不解地重複了一次,「不知道你那位喜歡穿黑衣服的朋友,她在何處,她還好嗎?」/

「她啊?」林皓雪回過神來,露出沉思的神情,半晌后,在言柏微微發急的神情,終於緩緩吐出幾個氣死人的字來,「其實,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她好不好。」林皓雪的語速很快,說著說著,神色多了幾分鄭重,幾分傷感,很快轉換了話題,「你也不要一直姑娘姑娘地叫我了,顯得見外,你叫我雪兒吧。」/

「雪兒?嗯,很好聽的名字。」言柏嗯了一聲,他知道從林皓雪的口得不到什麼答案了,便從善如流地道,「雪兒,我們去祠堂看看吧。」/

「好的,言大公子。」林皓雪也答應的很快,連問也沒有問,她知道,獵魂宗那位雖然不在祠堂,卻是在祠堂的附近。去祠堂,這意味著要與言家的諸位長老碰面了,很有可能還會見到獵魂宗的那位,那去看看吧。/

言家終究是大家族,起林家的疏朗壯闊,言家似乎較崇尚曲徑通幽的建築格式,從客廳走向祠堂的路,也是彎彎繞繞,要不是有言柏在前面帶路,林皓雪很懷疑自己會迷路。/

一直走了三個長廊,拐了四個轉彎,進了五扇門,言柏終於停了下來。終於到了?林皓雪狐疑地看著眼前的這座貌似秀樓的建築,這建築,精巧別緻有餘,恢弘肅穆不足,怎麼看也不像是祠堂,反倒像是誰家小姐的閨房?不會是言家的祠堂也這麼溫婉吧?那也太遜了吧,這還有什麼氣勢?/

林皓雪還在胡思亂想著,前面的言柏開口了,似乎微微帶著幾分怒意,「幾位長老,你攔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哦,明白了,原來是有人來找麻煩了,瞧她,走神也走的太天馬行空了吧?林皓雪心裡暗暗煩了個白眼,不過,卻恭順和婉地跟在言柏的身後,一語不發,看著前面的言家大少如何為她披荊斬棘,開疆擴土,開闢出一條通往祠堂的坦途來。/

「大公子,你這是帶著誰去祠堂?」藏在言柏身後的林皓雪,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言柏的身前幾丈處響起,那個聲音有隱隱的試探。這是誰啊,林皓雪略微側了一下身子,從言柏的身後微微露出頭來,看向那個說話的人,那是一個看起來六十左右的老者,個頭很高,身材略顯發福,總之,是一個很大,很占空間的人,大胖老者留著山羊鬍子,鬍子花白,頭髮也花白,白的多,黑的少。/

在老者的身側,還有另外兩個看起來更年輕的老者,一個矮胖,一個矮瘦,當然,這是在間老者的映襯下才顯得矮的,其實他們的相貌是很難分辨出誰更年輕一些,林皓雪之所以這麼判斷,是因為這兩個老者的鬍子和頭髮黑色的多一些。/

現在這三個人都目光灼灼地看著言柏,沒有注意言柏身後林皓雪的小動作。/

「我要帶我的未婚妻去祠堂拜見各位祖先,大長老也要阻攔嗎?」/

原來這是大長老啊,果然不負大長老這個名頭,看著個頭,的確夠大。林皓雪心裡暗道,她站在言柏的身後,看不清楚言柏的臉表情,只是聽他的聲音似乎帶著隱隱的惱怒,心裡不由暗暗點頭,嗯,不錯,好演技埃/

未婚妻?聽到這個詞,既然都向言柏的身後看來,但是林皓雪卻恰到好處底退到了言柏的身後,讓前面幾個人看了個空。/

「哪門子的未婚妻?」大長老冷哼了一聲,話說的斬釘截鐵,氣勢洶洶,「大公子畢竟只是大公子,不是家族的家主,做不了整個家族的主。而且,您的未婚妻,我們這些前輩還是有資格來過問過問的,我們既然沒有同意,那不是1/

「那二長老,你也要阻攔的了?」言柏言辭的怒意更勝了,聲音也微微冷凝。/

「這個嘛,大公子,我們畢竟是你的長輩,你的父母俱故,我們也不得不為你操這份心了,還望公子能夠體諒我等的苦心。」一個聽起來和氣,卻滴水不漏的聲音傳來,聽這個方向,應該是大長老左側的那個矮胖子在說話,原來那是二長老。/

「二長老說的是,我們不能不管大公子您的大事。」矮瘦子說話了。/

林皓雪百無聊賴地聽著這番你來我往唇槍舌劍,對方輪流,她頗有些為言柏擔憂,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呢?要是打起來,言柏會是他們對手嗎?/

正在這時,林皓雪感到戒指似乎有異動,忽然抬起頭來,看向眼前的這個女子閨房一般雅緻的樓台,那座樓,一股異常熟悉的氣息傳了出來,那股氣息雖然隱晦,但是剛才的波動是無法逃避林皓雪的感知,只是,那股氣息彷彿被壓制,被禁錮著一般,只一會兒功夫,悄無聲息了。/

這麼厲害?/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