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零八章 守株待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守株待兔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那短短的一剎那間,林皓雪感受到了兩股氣息,先前那股令林皓雪熟悉而親切的氣息,似乎是受制於人的,不自由的,只出現了短短一瞬,被另外一股力量給壓制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將它給控制著,那後來出現的一股氣息,應該是控制那林皓雪熟悉的那股氣息的。陰冷死寂,讓人覺得非常不舒服。/

林皓雪能夠感覺到那股陰冷死寂的氣息,只是在壓制林皓雪所熟悉的氣息時,忽然大盛,但是很快,開始減弱了,不過,雖然減弱了,但是並沒有消失,似乎在刻意隱匿自己的行跡。/

幾乎是剎那間,林皓雪明白了,眼前的這個精巧樓閣,住的是獵魂宗的那位,而眼下,那傢伙明顯是發現了自己,卻沒有出面,不知道打著什麼鬼主意。/

但林皓雪不著急,如果真的像言柏所說的,獵魂宗的那位強者是個好色之徒的話,那不怕他不來找自己,剛才那一瞬間,應該已經看到她了吧,既然他看到了她,那根本不需要她做什麼,那人都會來找她的,她只需要守株待兔好。/

而在林皓雪感應到獵魂宗那傢伙,並且心裡已經迅速想好對策的這個空檔,言柏與眼前的這幾位長老已經形成了新的僵局,雙方的言辭之間也是越來越激烈了。/

「幾位長老,不管怎麼說,我終究是言家的大公子,未來的家主,還是有自己的話語權的,難道我心愛的女子我要帶進來,還需要徵得你們同意才行?」言柏怫然不悅,言辭之間有隱隱的怒意。/

「大公子你誤會了,我們也是為你好,因為你是言家的大公子,是下一任的家族,我們才更要為你的安全負責,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啊,什麼妖魔鬼怪啊,都能帶進來,萬一傷害了大公子呢?」聽聲音,這是二長老的。/

「哼,我的安全我自己能負責,不需要幾位長老費心了。」言柏怒意不減。/

「將大公子迷的什麼也不管不顧,這是妖女,是禍害1對面的那位四長老振振有詞地針鋒相對。/

妖女啊,林皓雪暗笑,她居然都成妖女了,妖女一詞,果然是對紅顏禍水的最佳稱呼,是古今皆宜,千古不變的責罵之詞。不過既然知道敵人的動靜,林皓雪現在可不想在看戲了,也不想與他們繼續浪費時間,她還得回去準備守株待兔呢。/

於是,林皓雪很小心地從言柏的身後走出半步,只是半步,嬌小的她,基本還在言柏的保護範圍,但是,足以讓對面的這幾個人看到她的模樣,然後,她小心翼翼的,溫爾雅地,怯生生地向對面的三位道,「我不叫妖女,我叫雪兒。」/

「哼,不是——」四長老一邊說著,一邊瞟了林皓雪的方位一眼,妖女兩個字卡在喉嚨里再也說不出來了,眼前這個出塵絕俗的少女,怎麼會和妖那種惡俗的字眼搭邊呢,要說她是妖女,那絕對是惡語傷。/

林皓雪微微低頭,帶著怯怯的,清冷的,不諳世事的目光掃視著那幾位長老,紅唇微咬,似乎有些委屈,這樣的神情出現在那張絕美的臉,讓人不由地心疼起來,連剛才罵的最狠的大長老也不忍心再開口說什麼。/

幾位長老都是很震驚,眼底居然生出罕見的保護之意來,世怎麼會有這麼美好的女子,雖然帝都的一些貴族少女們也都姿容乘,但是跟眼前的這個女子相,簡直是雲泥之別,不是這幾位長老的定力不夠,實在是眼前的這個女子太美了。/

「言公子。」林皓雪泫然欲泣地拉了拉言柏的衣袖,底下頭,怯生生地道,「既然幾位長老不願意我以公子妻子之名來參拜各位先祖,那我們還是不要為難他們了,我們回去吧。」/

「我們,不是——」即便是老頭子,四長老也非常不忍心美人如此傷心,便下意識的要安慰,張口之際,才發現自己露了行跡,便停了下來,掃了掃周圍,見到另外兩位長老也是張口的樣子。/

「哼1言柏冷哼一聲,卻不在說什麼,而是身形微微一動,像母雞護小雞似的,再次將林皓雪給護在自己的身後,狠狠地瞪了幾位長老一眼,回身拉住林皓雪的手,柔聲道,「雪兒,我們回去。」/

於是,林皓雪如弱柳扶風般在言柏的牽引下,離開了幾位長老那虎視眈眈的目光,走出老遠了,林皓雪似乎還能夠感受到身後三人六道火熱的視線粘在後背。/

「天哪。」轉過一個拐彎,林皓雪終於停下腳步,誇張道,她拂了拂衣袖,似乎在抖落一身的雞皮疙瘩,壓低了聲音,「真要命,看來扮演嬌怯柔弱的美女還真是一門技術活,太費勁了。我以後再也不玩了。」/

「哈哈。」言柏放開她的手,哈哈一笑,然後聲音提高了一些,「我知道這次沒有拜見先祖,你的心裡難過,先別多想了,我們回去吧,我會想辦法的。」/

林皓雪冰雪聰明,哪裡還能不明白言柏的意思,敢情這座言府還是龍潭虎穴啊,到處都是眼線,到處都是監視。她便不再說話,隨著言柏一直到了言柏專門為自己準備的香閨去了。/

進到這間屋子后,林皓雪的素手一揚,布置了一層防止偷聽的隔絕咒陣,這才看向言柏,見他眉頭微蹙,似乎在煩惱什麼,便輕聲一笑,調侃道,「沒有想到啊,言家大公子還是一個一怒為紅顏的絕世英豪呢?」/

見她調侃,言柏也是一笑,反唇道,「那是沒有遇到雪兒這樣的絕世紅顏埃」/

「呵呵,還別說,」林皓雪自由自在地給自己到了杯清茶,「原來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為自己遮風擋雨的感覺還真不錯埃這是扮演嬌弱女子的福利吧。」/

「是嗎?」言柏的目光低垂,「其實,你願意的話,我想會有無數人願意為你遮風擋雨的,對吧。」/

「別別別,」林皓雪連忙擺擺手,「這樣太沒有挑戰性了,也不符合我的性格。這樣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還是讓給別人去做吧,我還是更適應心狠手辣混世魔王薛浩這個角色。況且——」/

林皓雪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我要迎接的狂風暴雨太驚悚,一般人可是擋不住的。」/

「也是,」面對林皓雪突然低聲下來的語氣帶來的低沉氣氛,言柏無奈地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才再次開口,再次開口卻是轉換話題,「剛才你要我們離開,是因為發現什麼了嗎?」/

「你說對了,」林皓雪臉色嚴肅了起來,目光灼灼地盯著言柏,「我問你,獵魂宗裡面的那個傢伙是不是在我們被阻攔之時的那個閣樓?」/

「你怎麼知道?」看著林皓雪一眼,言柏漸漸收斂了驚訝,很誠實地點點頭,「是的,在那個樓。」/

「那傢伙還真變態。」林皓雪撇撇嘴,感到惡寒,「既然好色,那那個傢伙必然是一個男子,還喜歡女子喜歡的秀樓的模式,想象覺得噁心,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對了,那祠堂在哪?」/

「祠堂在那座樓的後面。」言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末了方才側側頭,問道,「對於獵魂宗,你有什麼想法?」/

「還能有什麼想法?」林皓雪將一杯茶一飲而盡,在一把布置地花團錦簇的椅子坐了下來,一手敲著桌子,「我感受到了那個傢伙的氣息了,我想他應該也是發現我了。」/

言柏眉頭一挑,沒有說話。/

「而且,既然我們遇到了大長老幾人,大長老又是那傢伙的死忠黨,我想,他必然會告訴那個傢伙關於我的消息,而那個傢伙又是一個好色之徒,那麼必然會找門來的,既然如此,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守株待兔好了。」/

「嗯,不得不說,你的這個想法很合理。」言柏先是點點頭,但是又提出了疑問,「不過,你確定大長老會把關於你的消息告訴那傢伙?」/

「為什麼不?」林皓雪疑惑地反問,「你不是說了嗎?大長老是獵魂宗那傢伙的死忠黨嗎?既然如此,他一定是極力討好那傢伙的,眼下是一個機會,他為什麼不抓緊呢?難道我本姑娘的姿色不夠?」/

「夠,太夠了。」言柏笑著看她自戀的樣子,心裡卻是有點不贊成了。/

真的會這樣嗎?言柏看著林皓雪那絕美的容顏,看著她絕美容顏飛揚的神采,心裡暗道,也許,你是低估了你的美,低估了你能夠引起人的保護欲。即便是幾位長老,他們今天對你都另眼相看,他們都知道你落在那傢伙手會是什麼結果,怎麼還會說出去呢。/

那邊,林皓雪已經推開窗子觀外面的風景,她一邊看著一邊道,「相信我,今夜,註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言柏笑了笑,沒有應答,他倒是覺得未必。/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