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二十二章 破領域而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破領域而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擂台,何凌雲只是靜靜盯著她,不說話,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林皓雪同樣不言不語,但是心裡頭卻隱隱約約有一種危機的感覺,她雖然說拭目以待,但是卻也不敢掉以輕心,兩兩人對峙著,不言也不語。

然而,高台之的幾人,在看到何凌雲靜下來的時候,卻有著不同的反應,辛傲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再警惕,而是走向了自己原本的位置坐下了,看她那神情,似乎對何凌雲非常自信。

「他這是,」烏空城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不甚確定地低聲詢問,「難道他要用那一招了嗎?」

辛傲藍點點頭,「看他的樣子,似乎是要用那一招了,雖然他領悟了時間不爽很長,但威力卻不小,對他而言,的確是個殺手,次與他過招,在這一招,連我都狼狽不堪呢。」

說道自己的這個得意弟子,辛傲藍的話不覺地多了幾分,有點自豪,可能是想起的當時對戰的場景,她一邊說著,一邊搖頭失笑,抬眼看了一眼擂台,由衷贊道,「不過,能夠逼得雲兒將這一招都使出來,這個薛浩,也很不簡單了。」

「只是不簡單?你確定,他一定會輸?」烏空城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淡淡地瞥了一眼林皓雪,然後說了這麼一句。

「難道你認為他還有機會贏?」辛傲藍怪地看了看烏空城一眼,問道。而烏空城卻沒有再說話,他沒有告訴辛傲藍,他是覺得這個少年會贏,不是有機會,而是一定會,想當初,那個人沒有輸過,無論多強的對手,都沒有輸過,只是……

想起那個朋友,烏空城的神情有點恍惚,到現在為止,他都一直不知道當初他為什麼要離開,在他的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隱隱覺得,他的失蹤很可能與他那個神秘絕美的妻子有關。

擂台,林皓雪忽然感到一股了冷意,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太陽照得正好啊,但是,她卻感覺到很冷,這很不尋常。她是修鍊之人,已經經過洗髓,身體的強橫程度遠遠超過了一般人。一般寒冷的溫度,對她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甚至,連感覺到感覺不到。可是現在,她居然到了打寒顫的地步,還是在驕陽當空的時候,這怎麼能夠不詭異呢?

這是他的攻擊么?林皓雪的雙眼眯了眯,看著對面的何凌雲,果然,何凌雲原本隱藏在後面的雙手此刻已經放置在身前,左手詭異給高高舉起,掌心向下,做出覆蓋的樣子來,似乎有隱隱的白光從他的手心逸出,而右手,則平平放置著,掌心是清新的冰藍色。

即便不知他在做什麼,但一點都不難猜出,這是何凌雲很強的一次攻擊。兵來將擋好了,林皓雪運轉著火系玄力,努力讓自己不要感覺到那麼冷。她不知何凌雲這一次攻擊到底是什麼,也無法早早做出判斷進而應對,現在,她只能選擇以不變應萬變。

「聖光普照,萬里冰封!領域,成1忽然,何凌雲緩緩開口,態度虔誠地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而在這句話出口的同時,他的兩手間已經形成一個怪的光圈來,下一刻,他將這個光罩向林皓雪全身落下來。

「這是,領域?」在聽到何凌雲的這句話的時候,林皓雪的臉色一變,喃喃低語,迅速向後退去。領域,她是知道的,這是突破仙王之後才有資格領悟的一種能力,能夠將人困在自己所創造的領域裡,被困之人要如何,幾乎都在創造領域之人的一念之間。

林皓雪雖然在幾天前堪堪突破的仙王,但是,因為時間緊迫,她根本沒有來得及領悟屬於自己的領域,對領域的認識不夠,在這個時候,她如何能夠避開呢?更何況對方來勢兇猛,想要避開,已經不可能了,她根本來不及做什麼,下一刻,已經被罩進對方的領域之。

領域之內,似乎又是一處空間,與林皓雪的神秘戒指的空間有一點相似,但是這裡卻很單調,這裡,只有兩種東西,是光和冰,除了這光和冰,她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光是冷的,而冰是亮的。與神秘的戒指空間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是,這裡環境也好,能量也好,總之,一切對她沒有絲毫的善意,她能夠感受到這裡面一種隱隱的意念,那是困住她,攻擊她。

這樣的感覺林皓雪一點也不意外,想象也是,現在這領域是何凌雲的,而何凌雲卻是她現在的對手,怎麼可能對她有善意?

觸目之處,都是冰藍色和白色,很單調,也很冷,周身的冷意似乎加重了,林皓雪正要將自己的火系玄力運轉起來,從而抵抗這股刺骨的寒意呢,忽然,在她心底想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領域之內,要順勢而為,不能對抗。」

「何以安,你醒過來了?」聽到這個聲音,林皓雪驚喜不已,立刻問道。自從來到帝都之後,何以安從來沒有出現過,連那日在言府得到何以安的第三塊靈魂碎片后,他都沒有出現,當時,她進入了戒指空間特意找尋過他,可是,好幾天,都沒有見到何以安的蹤影,不得已,她只能將那靈魂碎片放在空間,等他自己來找。

現在聽何以安的聲音,似乎很精神的,應該已經融合了第三塊靈魂碎片吧。

「嗯,我醒過來了,謝謝你,皓雪。」何以安的聲音很溫和,帶著幾分淺淡的暖意。

「哦,你醒來了那好。」林皓雪很快從何以安醒過來的驚喜回過神來,想起了現在的困境,於是問道,「剛才你說不能對抗,既然不能對抗領域,那麼,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

「嗯,他的領域是光系與水系聯合而形成的,也算不錯了,」何以安似乎在感受這領域內的一切,而後緩慢地說道,「但是,這難不倒你,你是多系玄脈,同樣擁有光系而水系,在這樣的環境,你只能運轉光系和水系玄力,讓這一處的空間對你的敵意和排斥的意念消失掉,然後,讓這處空間接受你的光系玄力和水系玄力,能與原本的主人爭奪這出領域的控制權,只要控制了這出領域,那不會危害到你了。」

「居然還可以這樣?」林皓雪覺得新,這不是強盜行為嗎?要是這樣都可以的話,那麼領域的危險性似乎也不是像傳說說的那麼神埃

「是可以這樣,其實,領域的破解辦法是這麼簡單,」何以安的聲音似乎帶著笑意,「但是,這也只是對於你而言的,對其他的人來說,是難於登天。因為你是多系玄脈,別人有的玄力幾乎都有,所以,很少有人的領域能夠真正的困住你。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你要是遇到的是暗系玄脈的擁有者,那麼你沒有這個能力了。」何以安道。林皓雪點點頭,是啊,她是多系玄脈,但是終究不是全系玄脈,沒有暗系玄脈,自然也無法破解暗系領域了。

不過,那隻能以後遇到再說,現在還是解決當下的困境吧。於是,林皓雪緩慢的地坐下來了,她不急也不燥,同時運轉自己的光系玄力和水系玄力,努力與這裡的一切達到共鳴。

剛開始,周圍的能量似乎還是對她很排斥的,但是,後來覺察到她玄力的純度驚人,便漸漸開始親近林皓雪的玄力,逐漸與她的玄力形成了共鳴。

林皓雪在領域之內無法看到外面的一切,但是外面的人,卻能夠很清晰得看到林皓雪現在的一舉一動。在外面眾人的眼,林皓雪被何凌雲困在了一處藍白相間的神秘光罩。

台下的人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卻也知道林皓雪現在被何凌雲困住了,要是她能夠從這裡走出來,還有贏的機會,要是沒有辦法突破這裡,從這個光罩出來的話,那麼,意味著他輸定了。

與之相,台的人知道的則是更多,人們知道這是突破仙王之後才有可能領悟到的領域,知道領域的威力無窮。

而看到林皓雪被困住的時候,辛傲藍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似乎結果已經出來了。甚至連那位白袍的男子,似乎也眼神的緊張消散了幾分。只有烏空城神色複雜地看著林皓雪,微不可見地嘆了一口氣。

擂台的光罩,林皓雪居然坐下來了,彷彿一點都不驚慌,這一點,讓很多人心裡都覺得荒唐了。更令人驚訝的是,在林皓雪坐下來之後,何凌雲居然也坐下來了,似乎與光罩的人在對峙。

時間在一點一點不斷流失,台的僵持在繼續,在人們感受到百無聊賴的時候,台終於有了變故,不過,這次的變故卻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只見原本掌握著主動權的何凌雲彷彿受到了什麼力量的衝擊一般,忽然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微微歪斜,居然倒在了地,面色慘白,而在他倒地的瞬間,「嚓嚓,」東西碎裂的聲音傳出,原本將林皓雪捆得死死的藍白色的光罩緩慢地碎裂而開,然後,白衣少年從碎了的光罩緩步走了出來,一點狼狽的樣子都沒有。

他居然真的破了何凌雲的領域,這樣走出來了?人人都覺得驚訝。

/html/book/41/41135/l

公告:筆趣閣免費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wanbenheji按住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