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二十九章 為你收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為你收屍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高台上,依然是白袍男子與蕭真人相對而立,剛才那一瞬間,白袍男子的忽然下殺,實在是太快了,蕭真人根本就沒有會出相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一條性命在自己的面前隕落了,蕭真人的眉頭蹙地緊緊的,幾乎擰了起來,很明顯,他對白袍男子的舉動非常不贊同。

但是,白袍男子卻依然坦然自若,彷彿剛才殺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螞蟻一般,一點都不認為自己的舉動過分,非但如此,而且還很不解恨,臉色陰沉,那眼神,令人毫不懷疑他下一刻就會將言柏給碎屍萬段。

林皓雪頓了頓,她抬眼看了看蕭真人,又看了看白袍男子,然後,毫不猶豫得,一步一步向白袍男子的方向走去,她與白袍男子的距離越來越近,相對應地,她與蕭真人的距離就越來越遠了。

白袍男子斜睨著她,臉色陰沉到快要滴下水來,彷彿隨時會出將林皓雪給擊斃一般。而就在他的對面,蕭真人皺了皺眉,似乎在顧慮著什麼,並沒有也主動靠近林皓雪,只是緊緊盯著白袍男子。

高台之上的另外兩個人,正是辛傲藍和烏空城,他們對視的了一眼,都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該說這個小姑娘勇者無畏呢,還是該說她不知死活呢。當然,台下那成千上萬的人也都仰起頭來看向林皓雪,也不知是驚嘆還是驚悚。

不管是台上的人,還是台下的人,甚至包括林皓雪自己,都非常清楚,林皓雪與勝大人的距離越近,就意味著她的處境越危險,相反,與蕭真人的距離越近,就意味著他的處境越安全。

但是林皓雪現在的舉動,似乎就是在捨棄安全,將自己置身與危險,她這是要幹什麼?自尋死路嗎?

然而,不管別人怎麼想,林皓雪依舊一步步靠近了勝大人,她的腳步越來越緩慢,可見她自己對於靠近勝大人的危險性是知道的,但是,雖然腳步放緩了,但是,並沒有停止,而是一步,一步,再一步向前走去。

眾人幾乎是屏息了,都緊緊地盯著高台之上的林皓雪,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在距離勝大人不到兩米之處時,林皓雪終於停了下來,在她的腳下,正是言柏的身體。

林皓雪俯下身去,很緩慢,很小心,很認真地將言柏的身體收了起來,然後,放進了那個神秘的戒指空間之。

原來,她是為了給這個無辜而死的男子收屍啊,為了讓那個青袍男子的身體不至於暴屍荒野,不至於太慘,所以,明知道自己這樣做會很危險,但是,她卻依然這樣做了,只是因為青袍人為了救沈墨蓮而死,只是因為沈墨蓮是她的朋友,她很重情,這樣的一個人,值得人敬佩。

蕭真人悄然捋了捋長長的白鬍須,唇角漾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她果然是一個重情的人啊,她越重情,對他的目的而言,就越有利,所以,他很欣慰,這份欣慰還帶著一些由衷的敬佩之意。

白袍男子依然冷冷地看著林皓雪的一舉一動,沒有說話,但是眼底的神色卻變得越來越複雜,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拋屍荒野,會不會有人像她一樣,頂著生命危險,為自己收屍呢,也許,沒有吧。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角落裡,他的眼底居然是一抹奇異的神色,那居然是羨慕。

何凌雲靜靜地看著林皓雪的一舉一動,沒有放過絲毫,看到林皓雪最後將那個青色的面具都撿起來的時候,他笑了,那笑意很複雜,不知道裡面藏的是什麼樣子的情緒,欣賞有之,欣慰有之,羨慕有之,但是更多的,是誰也無法想到的羨慕。

台下的眾人,有的驚嘆,有的讚揚,有的羞慚,尤其是言家的那些人,在白袍人的威懾下沒有一個人敢於去為言柏出面,卻不曾想到,最後為自己的家族收屍的居然是林皓雪這樣一個根本無關的女子。

林皓雪收好了言柏的身體,包括他的面具后,然後向後退去,一步一步,再一步,像她向前走一樣,很緩慢很安靜地退開,就這樣,一直退到蕭真人的身邊,方才停下了腳步。

林皓雪退開的時候,白袍男子一直盯著她,但是,從開始到最後,白袍男子終始終沒有動,哪怕一根指頭,剛才放走了林皓雪,固然是因為蕭真人在一邊的緣故,但又何嘗不是他對林皓雪有了幾分讚許,不願意輕易傷害的緣故呢?

等到林皓雪已經徹底安全后,白袍男子才反應過來,現在,沈墨蓮已經被就走了,林皓雪又有蕭真人護著,肯定是沒有辦法傷害的,而這個膽敢壞自己好事的青袍人,也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即便是略略解了心頭的大恨,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一趟烏桓帝國之行,算是徹底白來了。

狠狠地瞪了蕭真人一眼,他的心裡不能不怒,原本的意外之喜消失了不說,就連預料的好處都沒有得到,都是因為這個半路上跑出來的蕭真人。但是想到自己並不是蕭真人的對,忽然覺得心灰意冷了。

不過他並沒有打算離開,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打算離開這裡,雖然剛才出現了很多的小插曲,但是直到現在,林皓雪和何凌雲的比賽結果依然沒有宣布,沒有宣布,那就還沒有結束。

可是這次讓誰來宣布結果啊?人們都緊緊地看著高台之上的幾人。

「這是怎麼了?」蕭真人先是看看林皓雪,又看看何凌雲,然後看了看其他的人,最後將目光定格在院長辛傲藍的身上,有些狐疑地問道,「莫非,我來的很不巧,這次比賽的結果還沒有出現?」

聽到蕭真人的話,看熱鬧的人忍不住笑了,只有聖帝學院最忠誠的學員們不由地不滿意地撇了撇,結果早就出來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還在這裡裝什麼裝?

然而,即便心裡這樣想著,卻也只能心裡這樣一想,沒有人敢說話,不管真的不知道也好,裝作不知也好,總之,這話是問出來了,而且,蕭真人的實力在這裡擺著,誰敢忽視他的話?

對著蕭真人狐疑而有好奇的目光,聖帝學院的院長辛傲藍難堪地笑了笑,最後,不得不親自出面來宣布最後一次比賽的結果:

「玄仙儀式最後的比試,林皓雪勝1

說完這話之後,辛傲藍迅速底下了頭,什麼也不去看,她知道,不久的將來,這個結果就會傳遍整個烏桓帝國。那個時候,何凌雲的名聲,算是徹底完了。

果然,隨著辛傲藍的這聲宣布,人群先是靜了一靜,很快,反應過來之後,頓時雷鳴般的掌聲如潮水般響起,其還夾雜著一陣陣的讚歎之聲,台下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林皓雪表示敬意。

雖然他們看擂台的時候,已經知道林皓雪贏了,但是終究只是看到,在沒有正是宣布之前,就真的什麼也不是,這也就是白袍男子逼迫林皓雪認輸的癥結所在。可是現在好了,聖帝學院的院長大人都親自宣布了,那林皓雪就是真正的贏了。

人的思維模式很奇特,固然會對那些傳說的神話締造者敬服,但是這種敬服因為高高在上,反而沒有那麼深刻。當那傳說的神,被名不見經傳的黑馬給拉下來,人們會更加興奮,更加激動,會將由衷地敬服這匹黑馬。因為,這樣他們會感覺到距離自己很近,很深刻,感覺到自己也許也能做到,所以說,一般而言,黑馬要比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才更加受人歡迎。

宣布出這個結果后,院長辛傲藍的臉色發苦,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最開始這一場比試,副院長還用了指點這樣居高臨下的語氣來,但是現在,被指點者將指點者給打敗了,也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了。值得慶幸的是,很多的人都忙於歡呼,忙於讚美,並沒有人意識到剛才副院長說的那兩個字。

人群沸騰,蕭真人一直是笑吟吟的,他等到周圍的人群安靜了下來,他才慢悠悠得開口,「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按照慣例,一個國家內定的天路選被打敗之後,打敗者就有資格取代被打敗者進入天路,是也不是?」

「嗯,蕭真人說的沒錯,是有這個說法,」烏空城看了看周圍,見白袍男子和辛傲藍都沒有回答的意思,便開口道。因為林皓雪的父親林星的關係,他原本心裡就偏向林皓雪。但是之前因為白袍男子的身份實在太高,實力也強,他不敢明目張地與白袍男子向對抗,便只能保持沉默,但是這時候蕭真人出現了,蕭真人的身份與實力都足以讓白袍男子與之對抗,而且,他是站在林皓雪這一邊的。他終於可以站出來為林皓雪說話了,雖然說,他這種為林皓雪出頭的方式很隱晦,但是,這終究是一種態度。

「那,勝大人知道嗎?」在聽到烏空城的話語,蕭真人再次看向白袍男子,淺笑問道。《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