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三十八章 她的脆弱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她的脆弱與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整個人大廳陷入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沒有人說話,這個女孩的真誠大氣,照出了他們內心的自私與黑暗,她的倔強與努力,反襯出他們得有多懦弱。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雖然她只有十四歲,即便她剛從賽場回來然後衣服都沒有來得及換,看起來有些狼狽,但她滿身的光芒,卻足以讓所有人低到塵埃。/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吭聲,林皓雪環顧了四周,最後,將視線在何冠英的身定格了下來,她看著他,輕輕問道,「請問,我們什麼時候走1/

「這……」這一問,何冠英一怔,所有人都一怔,別人還沒急呢,怎麼她倒極了。/

「你這孩子,急什麼呢?再等等不好嗎?」七月忍不住責怪道,說著說著,眼淚卻也忍不出流了出來,心疼道,「七月阿姨知道,你很努力,你遇到了很多的困難,你一直在拼搏,從來沒有停止過。為了進步,多麼危險的境地你都願意去闖,可是,為什麼到了現在,你卻還要受到這樣的逼迫,受到這樣的刁難呢,那些人固然無恥,可是,這天道何其不公啊1/

「七月阿姨,」林皓雪望向淚水斑斑的七月,心裡一酸,七月阿姨對她的關切是如此真切,也許,這是媽媽的感覺吧?她輕輕走到七月的身邊,揚起絕美的小臉,先是笑了笑,然後,在所有人的目光,將臉埋進了七月的懷。/

她的小臉已經完全埋進了七月的懷,再也看不到分毫,可是那小小的雙肩卻在不斷聳動著,看到那微微抖動的雙肩,人們都知道她一定是在哭。怎麼能夠難過呢,怎麼能夠不疲憊呢?她終究,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埃她稚嫩的雙肩,能夠承受多少的沉重的責任,她到底要有多堅強,才能夠面對這慘淡的人生?/

她一直沒有哭,一直沒有,玄仙儀式的逼迫,她沒有哭;回家后爺爺被帶走,她也沒有哭;面對何家的步步緊逼,她還是沒有哭;可是現在七月阿姨的一句輕斥,她卻哭了。是的,原先的不哭,不代表她不難過,並不代表她不絕望,不代表她沒有不甘,不代表她真的沒有軟弱。/

別人也知道她努力了,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努力了有多久;別人也明白她拼搏過,但是,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努力的程度有多深!到底還要怎麼樣,才能夠一如既往地堅強下去,那脆弱一下吧,這一下下,林皓雪告訴自己,然後,不管有多大的風浪,都要笑著堅強地走下去。/

大廳的眾人都知道她在哭,但是,沒有人一個人去打擾她,去驚擾她,去催促她,反而很默契地給了她一點點的空間,這一點點的時間,即便是步步緊逼的何冠英,在這一刻,也沒有說話。/

半晌,林皓雪終於將臉從七月的懷取出來了,她的臉是乾乾的,只是,眼睛有點紅,但是,七月的衣襟,的確有一片濡濕。/

她仰起頭,看著七月,她又側過頭,看向爺爺林庚,她說,「爺爺,七月阿姨,你們不用擔心,也不用為我感到難過。真的,我很好的!我也一定會沒事的。」/

怎麼能好?都已經被逼到這個份了,還怎麼好?這是在場所有人的共同的心聲,但是,卻沒有人說出來。/

「你們說,為什麼我努力了那麼久,還是逃不開被逼迫的命運?這是天的不公平。」林皓雪看了看他們,說道,「其實不是的,我知道,這只是我努力的程度還不夠,所以,才會面對這些我不願面對的東西。這只是我還不夠強大,所以才會如此被動。所以,我還需要繼續努力,不,加倍努力,加倍拼搏,才能夠逃開這所謂的命運。所以,我不會放棄,我會更努力的1/

還要怎麼努力?林皓雪的這番話,說的固然真誠,但卻更讓人心疼。她抬起頭,看了看大廳雪白的天花板,天花板的面,是一片天,那片天,此時應該沒有陽光了吧?是的,接下來,她會努力,她會從那絕路走出來,她會變得更加強大,到那時候,她便覆了這不公平的天。/

「何家主,」林皓雪忽然側頭看向何冠英,眼角有幾分譏誚,她說道,「七月阿姨說,我急什麼,其實,她並不知道,真正心急的,其實不是我,是您才對。從來到這裡我知道,我是沒有機會再回家的,我也知道,您已經準備好了對嗎?所以,這很好,地獄我去,只是,那入口在哪裡?」/

「你。」何冠英猛然抬頭看向林皓雪,這個十四歲的女孩子,居然有這樣一刻剔透玲瓏心,她居然真的將什麼都看清楚了,如果說蕭真人能夠將一切都看透,他不覺得意外,因為蕭真人的年齡和閱歷在哪裡放著,誰都不可能在他的眼前做出什麼事而不被發現。但是她,卻只是一個孩子啊,怎麼能夠將一切都看的如此清楚?/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嗎?」林皓雪輕輕一笑,笑容居然帶著幾分俏皮的味道,「莫非,何家主並沒有立刻送我去地獄的意思?」/

她的這一笑,何冠英忽然覺得刺眼,這個女孩如此聰慧,如此天賦驚人,而且還如此努力,這要任由她成長下去,假以時日,不知又是一個何等妖孽的天才,可惜,如此人物,已經站在他的對立面了,所以,真不能怪他。/

這一刻,他當然知道周圍的人都在用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他當然知道,所有人都對他不忿,認為他心狠手辣,可是,那又如何?林皓雪不能留,否則,以後,可不是麻煩那麼簡單了。/

「地獄之門不遠,在聖殿,」終於抬起頭來,在所有人或驚訝或譏誚或複雜的眼神,何冠英慢慢解釋道,「地獄之門與天路之口在聖殿的同一個地方的。」/

何冠英的話,自然而然是承認了林皓雪所猜測的一切,都屬實了,也是說,他承認了從一開始,對林皓雪沒有什麼放過的意思了,甚至都沒有想過給她時間。/

「哦,果然如此。」林皓雪卻只是點點頭,絲毫不覺地意外,不過,這次她倒不再催了,等著何冠英自己開口。/

「正好,今天,我們邀請諸位來到這裡,當然也是因為開始天路的需要,但又何嘗不是因為需要開啟地獄之門,雲兒要離開了。等會兒,皓雪也一起路吧。」何冠英說道。/

「好!我沒問題。」林皓雪回答的毫不猶豫,是的,她準備好了。但是回答之後,便也不再多說一句話,因為她覺得根本沒有必要。/

沉默,又是死寂一般地沉默。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開口。這樣下去,真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會不會這樣被沉重而壓抑的氣氛給窒息而死呢?不過幸好還沒有人窒息而死,有人說話了。/

「諸位既然已經吃飽喝足了,那麼,出發吧1令人意外的是,這句話,居然是蕭真人說的,他瞅向勝大人,道,「煩請勝大人帶路。」/

「好1勝林也很樂意,因為這話要是被他或者何冠英說出來,都可能會引起旁人的指責,但是蕭真人說出來,那可不一樣了,畢竟,蕭真人是林皓雪這邊的人,或者說,他是林皓雪的守護者也不為過。/

「皓雪,你真的要走?」忽然,林庚站起身來,顫巍巍的,似乎瞬間,老了好幾歲,說起來,他的生命也很不幸,年,兒子失蹤,老年,孫女卻要遠離,都不知道是生離還是死別,怎麼能夠不痛苦?他看著林皓雪,問道,「你真的決定要去那裡嗎?」/

「爺爺,」林皓雪回頭看自己的爺爺林庚,知道他在為自己擔憂,知道,以後他可能會生活在失去自己的恐懼和恐慌,她知道,爺爺會不安會難過會痛苦,這一切的一切,她都知道,可是,現在她卻必須要選擇離開了,因為她不能不走,因為她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能夠保護自己珍惜的家人。/

快步跑到林庚的身邊,她向往常一樣仰起頭,甜甜地一笑,「您放心吧,爺爺,我會沒事的,我也會回來的。而且,我答應您,下次回來的時候,我一定將爸爸和媽媽的消息帶回來,好不好?」/

「能夠得到你父母的消息當然是好的,可是,你才多大,要去——」林庚有些悵惘,有些難過,但是,他知道自己這個孫女的性子,知道,她決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所有話說到一半停止了。/

「沒事的,我已經去過很多地方了,」林皓雪撒嬌道,「可是你看,我不還是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嗎?這次,不過是遠一點而已,風景不同一點而已,真的沒有什麼。」/

「那能一樣嗎,這次,連我都知道,那地獄可是絕路啊,你怎麼能出來呢?」林庚忍不住要老淚縱橫了。/

「絕路?」林皓雪卻是微微一笑,「什麼叫做絕路,那不過是懦弱之人給自己找的借口,任何一條路,只要是路,都能夠走出來的,爺爺,你要相信我,不管什麼路,即便是死路,即便是絕路,我都能夠走出來的。」/

本來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