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三次洗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三次洗髓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不得不說,烈山狼的速度很快,而且牙齒鋒利,爪子尖利,攻擊力也很強,這與臨湖妖鱷的笨拙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按說,這個時候,更要小心謹慎一些才是,但是,林皓雪卻恰恰相反,她與烈山狼對戰的時候,與臨湖妖鱷搏殺全然不同,這一次,林皓雪的速度很慢,或者說,她本來就是為了來挨揍的。

「砰1剛一出頭,林皓雪就被一頭烈山狼的爪子給拍飛了,她的整個身體撞擊在身後不遠處的一棵樹上,發出一聲悶響,然後,齜牙咧嘴的站起身來,林皓雪的心裡有些鬱悶,還真夠疼,她原本以為,依照自己的洗髓的程度,一般情況下的攻擊應該不會再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什麼傷害或者是痛覺了,可是,比起在以前受到的攻擊,這次可就疼多了。

不過,當然也是有好處的,她能夠發現,這種劇痛的錘鍊之下,她的身體雜質越來越少,體質也越來越精純,比起她自己錘鍊體質效果要好太多了,而距離第三次洗髓也越來越近了。

不光是她感受到了劇痛,距離他不遠處的炫,小臉也變得很黑,秀氣的眉毛緊蹙這,嘴角咧了咧,剛才林皓雪承受的疼痛,也有相當一部分被傳遞到了他的身體,也就是說,那種疼痛感他也承受了不少,而這種疼痛,是真真切切的,他作為靈獸堅硬的體質沒有起到任何的彷彿作用,簡直是白挨了。

「砰1第二次,林皓雪被一頭野狼雪白的尖利牙齒給咬到了,她迅速護住身體的要害,飛掠而起,卻被另外一頭野狼的腦袋撞起,再起撞到一刻樹上。嚓嚓,那棵樹斷裂了,她再次狼狽地站起身來,周身的劇痛更甚。但是林皓雪扭曲著五官,卻笑了出來。

林皓雪笑了,但是,炫卻一點都沒有笑,他的小臉更黑了,他的眉毛已經凝成了一個疙瘩,心裡在想,怎麼這麼倒霉,遇到這個一直挨揍的傢伙,還和她契約了呢?

「砰1第三次。

「砰1第四次。

……

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一次又一次被撞飛,林皓雪的頭髮散亂了,衣服上也有點點的血跡,並且暈染的越來越大,就像她衣服上的血跡一樣,林皓雪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深。當然了,與林皓雪的笑意差不多,炫小臉上的黑色程度也越來深。

林皓雪光是挨揍,烈風、冰和小火都看到了,由剛開始的詫異到了最後,簡直是驚駭了。

「主人這是怎麼了?」看了又看,看到自己的主人姐姐一次次這麼狼狽被拍飛或者撞飛,小火實在忍不住低聲問冰,「她的實力應該比我們更強大才對啊,現在怎麼變弱了?被打的好慘,好狼狽啊,我都沒有這麼狼狽呢。」

「小聲點,你在胡說些什麼?」冰有些寵溺地呵斥了小火一句,壓低聲音道,「難道你沒有看到嗎?主人那是故意的。」

「故意的?故意挨打?」小火的小腦瓜實在轉不過來了,她問,「怎麼會有人故意挨打呢?難道她不怕疼嗎?」

「疼?」冰睨了小火一眼,卻耐心地解釋道,「疼痛又如何?比起實力的提升,受一點疼痛又怎麼樣呢?你沒有看到主人的神情嗎?雖然狼狽,但是卻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啊,我想,過不了多久,主人又會有新的突破了。」

「主人是開心了?總有人是不開心的。」忽然,烈風的聲音插了進來,「你們兩要是再這樣不遮不掩地打量他們,不好好戰鬥的話,相信我,炫老大的火可不是你們可以承受的1

「誰讓你來的?」小火見到烈風到來插話,不高興地撇了撇小嘴,說道,但是在看到臉色越來越黑的炫,果然不敢再說什麼了,對於炫,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一種從骨子裡發出來的敬畏感。回過頭對付這些烈山狼,小火別提有多賣力了。

林皓雪這裡的戰鬥在繼續,一人四獸對戰群狼的戰鬥越來越激烈了,哦,確切地說,三獸對戰群狼的爭鬥越來越激烈了,至於另外的一人和一獸,則是專門挨打的。

當然,在更遠處的,還有一個靈魂凌空而立,他則好像是一個全然的旁觀者,既參加不戰鬥,自然也更不會挨打,他的目光在不斷地打量著這邊的情景,一會兒看看林皓雪和炫,暗暗點頭,嗯,不錯,至少挨揍的能力很強的,一會兒又看看烈風他們,暗暗皺眉,嗯,不行,這一招應該更加快一點才行。

「噗通」

「噗通」

……

隨著一聲聲沉重的悶響,一具具烈山狼的屍體不斷地倒下,在腳下堆積成了一座小山,當然了,他們也越站越高,都踩著烈山狼的屍體上,當然,剩下的烈山狼的數量也越來越少了。

「砰1也不知道是多少次被烈山狼給攻擊到,林皓雪再次被摔的七零八落,齜牙咧嘴地站起身後,她驚喜地笑了,因為,她忽然感覺到自己身體變得熱熱的,彷彿骨骼中有火焰在燒一般,甚至還能夠發出啪啪的聲音來,雖然煎熬,但是她知道,第三次的洗髓就要來了。

然而,這種驚喜的感情並沒有,緊接著,她的眉頭便皺得緊緊的,她的感知敏銳,剛才的剎那間,她發現周圍的環境忽然變得詭異了起來,是的,烈風三人與烈山狼的博山還在繼續,但是林皓雪卻還是覺察到周圍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似乎風聲很大,大的超乎了想象,居然能夠掩蓋烈風他們的廝殺之聲。

抬眼看了看不遠處剩下的數量不怎麼多的狼群,林皓雪心裡明白,恐怕當下的場景不會維持太久了,怎麼吧?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先前的場景,當最後一頭臨湖妖鱷被殺死之後,場景就發生了變化,那麼,如果將烈山狼殺慢一點,會不會就能將當前的場景給維持住呢?於是,她沖冰幾人喊道,「別殺得太快了1

當烈風幾人正在大展雄威的時候,林皓雪忽然這樣說,幾人都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主人到底在搞什麼?」烈風不耐煩地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情不願,但是,他卻也不得不聽林皓雪的話,將手中的動作放慢了一些。

「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嗎?」林皓雪自然聽到了烈風不滿意的話,但是她沒有怒,而是解釋道,「想象臨湖妖鱷死光之後的情景,我有理由判斷,如果將這些烈山狼都殺光了,那麼,周圍的環境就很有可能會發生新的變故,我們不知道會是什麼,但是任何新的環境,我們都需要花時間去適應,與其那樣,還不如將當前稍微熟悉的環境保持的時間更長一些呢?更何況,」

林皓雪停頓了一下,看了他們一眼,道,「我要突破了!所以,我需要時間突破。」

原來如此,在聽了林皓雪的解釋之後,冰和小伙還有烈風都明白了,也不再有不同的意見,而是按照林皓雪的要求,放緩了手中的速度,盡量保持著這裡的一切,盡量讓烈山狼活著,盡量,讓這個環境保留的時間長一點。

而林皓雪也不再動手,而是在炫的守護之下,在原地盤膝而坐,開始接受第三次洗髓。

關於洗髓,林皓雪並不陌生,之前他就已經經歷過兩次的洗髓了,一次是在魔獸森林,初次見到並且契約了炫的時候,那時候,她的神智是不清楚的,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不同的玄力拉扯,錘鍊,很痛苦。

第二次是在蕭真人的湯池中,藉助了湯池中的力量,再次鍛造自己的身體,而且第二次,林皓雪刻意使用了融靈決中的相關法門,所以,第二次她能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洗髓的痛苦。

這是第三次了,按說應該是輕車熟路,但是,在進行的時候,林皓雪才明白,真的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這一次洗髓,簡直是撕裂般的痛苦,那種感覺,就像是將一個人的肌肉組織一寸寸剃下來,將一個人的骨頭一塊塊卸下來,將一個人的五臟六腑一點點摘下來,反覆鍛造,直到除去所有的雜質,然後,在一點點的拼湊起來一樣。這種劇痛,簡直不是人能夠承受的,太要命了。

雖然在別人看來,她只是在那裡盤膝而坐,這片空間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能量漩渦在她的頭頂上盤旋著而已,看起來平靜如常,沒有人知道林皓雪在經歷煉獄般的痛苦。

時間過的太慢了,不管是對突破中的林皓雪而言,還是對於努力拖延時間的烈風,冰和小火而言,都是驚人的漫長。

何以安依舊凌空而立,他有些擔憂地看著被劇痛折磨地五官都有些扭曲的林皓雪,又看了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林皓雪的身邊同樣盤膝而坐的炫,炫的小臉兒火紅,整個身體彷彿被一團火燒著一般,這是他分擔著林皓雪的痛苦所致。

「天啊,這些烈山狼瘋了,他們要集體自殺?」忽然,另外一邊烈風驚呼了一聲,罵罵咧咧地道,「好死還不如賴活著,這麼能夠自殺呢,這是給人添麻煩嗎?真是的。」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