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七十九章 陳洛河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陳洛河跑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就在林皓雪下意識地摸掉自己額頭的冷汗事,站在林皓雪雪不遠處的陳洛河,臉色也陰沉異常,他的雙目死死盯著那個黑色的小獸黑曜,也抬手擦掉了自己額頭上沁出的冷汗來。

因為魔珠出現破壞了這出空間的禁制,不光是林皓雪得到了人身自由,那些遠處的看客,在這時候都能夠動了。在行動自由之後,所有人都下意識地開始瘋狂逃竄,想要離開這裡,剛才一瞬間的受制於人,感覺可是一點都不好受啊,誰也不願意再承受一次。

「咦,那是怎麼回事?」逃跑之人有人回頭看了一眼林皓雪兩人所在的方向,忽然愣住了,不由地驚叫了出來,他的這話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雖然大多數的人頭也沒有回地離開了,但是也有少部分膽子大的依然駐足了。

他們都不可思議地看向那個放心,看到了那個通體黝黑的珠子散發出幽幽的黑色霧氣,黑色的霧氣令人心悸。

當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那個黑色的珠子出現之後,原本一直靜靜在原地懸浮著的黑曜,忽然一竄而起,那個樣子,就像一直小狗見到了肉骨頭一樣,激烈興奮地向黑色的珠子奔去。

不知道為什麼黑曜會向那個黑色的珠子撲去,但是,這些人都不笨,自然知道那珠子非同尋常,別的不說,能夠破解黑曜現這個千古魔咒,那黑色珠子必然非同尋常。

自己要是能夠得到該有多好!有不少的人都心中升起了貪婪之意,然而,這樣的念頭只是一閃即逝,不敢多想。寶貝固然重要,但還是性命更加重要,別的不說,那兩個對峙的人,隨便一個,都能夠輕而易舉要了自己的小命來,何苦自尋死路呢?

「砰1就在人們心思各異的時候,忽然一聲響聲傳出,聲音之大,即便是他們距離很遠,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仔細看去,卻發現,原來是那個黑色的小獸在撲向魔珠之時,與魔珠之外的一個無形的壁障給撞上了,這一下,就將黑曜給撞得遠遠飛開了。

將黑曜撞飛之後,魔珠依然穩穩地懸浮在半空中,紋絲不動。這個黑色的珠子,果然不同凡響啊,眾人不斷驚嘆。

然而,就在小獸被撞飛的一剎那,站在林皓雪不遠處的陳洛河,他的身體忽然輕微一顫,然後,一絲鮮血從他的唇角逸出,似乎也受傷了,當然,因為這個舉動太過微小,所以,林皓雪並沒有發現。

林皓雪的全副心神都投入在魔珠與黑曜上,她看到黑曜的舉動,看到黑曜的後果,眉頭微微皺了皺眉,卻不動神色,也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緊緊地盯著黑曜。

而黑曜,似乎並不服氣,在被撞飛之後,它的身體在半空中一旋轉,速度放緩了,最後漸漸地停了下來。

它並沒有離開,也沒有消失,而是遠遠看著那個魔珠,眼中閃現出一道道狂熱與不甘來,可能是因為跟自己想象中的契合併不一樣,所以它才有些納悶,但是,很快,它又堅定了起來,即便如此艱難,那又如何?

那東西,總不能落在別人的手中。黑曜倔強地抬起頭,再次向魔珠飛去,不過,這次,它的速度明顯要減弱了許多。

然而,即便它的速度放緩了一些,卻依然被那個魔珠給撞飛了,只不過,也是因為他的速度放得非常緩慢,這次被撞飛的力道也小得多。

林皓雪唇角勾勒起來,她算是看明白了,黑曜對於魔珠很有興趣,但是,魔珠卻對黑曜非常不待見,所以才會形成這樣的僵持的局面,林皓雪沒有弄明白,她不知道黑曜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對魔珠志在必得。

但是不可否認,她現在對這個小東西感興趣了,還對它的執著多出來點小小的欣賞。

她看著黑曜第三次爬起來,向懸浮的魔珠再次飛去,只不過速度更慢了,很慢,比它剛才爬起來的速度都快不了多少,身體似乎還在飛,但是,卻歪歪扭扭的,很詭異。

不過,不對啊?看著看著,林皓雪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現在,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呢?黑曜的速度是很慢,但是,卻也慢地有點過分了,似乎,它的身體並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

不受自己的控制?這個念頭一出現,林皓雪驀然轉頭,看向了另一邊的陳洛河,想也不用想,都知道是他在做什麼手腳,他在企圖操控黑曜,也就是說,現在的黑曜不是那麼自由的。

然而,當林皓雪看到陳洛河的樣子的時候,不由地驚了一下,陳洛河怎麼會這麼狼狽,他的臉色慘白如紙,頭髮也白了,在剛剛見到的時候,他還是一個英俊的男子,現在,五官都有一些扭曲。

當林皓雪看向他的時候,陳洛河也看向林皓雪,他的眼中閃著陰狠的光芒來,唇角微微抽了抽,似乎想要什麼,然而,卻什麼也沒有說。輕輕後退了一步,忽然,什麼也不管了,居然拔腿就跑!

陳洛河跑了?林皓雪一時被他的反應給驚得愣住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陳洛河跑了?」

被驚到的不光是林皓雪,還有遠處的看熱鬧的人,他們面面相覷,面色古怪地看著自己的同伴,有些說不出話來。說實在的,陳洛河固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的實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在這樣的場合下,居然會選擇逃跑?

難道,那個白衣女子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漸漸地,那些人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

林皓雪也漸漸轉過頭,再次看向黑曜,當她看到黑曜的神情的時候,就什麼也都明白了,把陳洛河嚇跑的不是自己,而是黑曜啊!

黑曜的目光冷厲地望著陳洛河逃掉的方向,然後,有回頭看了看魔珠,猶豫了一下,終於沒有去追陳洛河,跑了就跑了吧,眼下最重要的,是眼前這個東西,它一定要拿到手。

黑曜望著魔珠很久,忽然掉轉頭來,將眼光投向林皓雪,眼底的冷厲消散殆盡,漸漸浮現出來的,居然是一種類似於討好的情緒。

「你要幹什麼?」林皓雪道,她沒有注意黑曜眼底的神情,而是想著黑曜剛才用了什麼辦法將陳洛河給嚇走的,它現在卻看向了自己,難道又要向自己下手?他是不是擔心因為自己的存在,會影響到魔珠的歸屬問題?好吧,不管怎麼樣,兵來將擋就是了。

「我?」黑曜的聲音在林皓雪的腦海中響起,那個溫溫軟軟的,與之前低沉,男女不分全然不同,而且語氣也有些討好,道,「你幫幫我好不好嘛1

你幫幫我好不好嘛,聲音軟軟的,聽起來,人的心也不由地軟了起來,這傢伙在撒嬌?這傢伙,難道真的不足三歲的孩子?半晌,林皓雪終於回過神來,她指了指半空中的那個魔珠,「你的意思是,要我幫助你來降服它?」

「是啊是啊1黑曜軟軟的聲音在林皓雪的心底不斷響起,而它的小腦袋也在不斷地點著,點的很急促,眼眸中都是興奮與渴望。

「我要搶走我的東西!還要我來幫助你?」林皓雪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個傢伙。

「我才沒有搶你的東西,這個東西本來就不是你的。」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黑曜的小臉似乎也變得皺巴巴了起來,她看著林皓雪,氣鼓鼓地說道,當然,聲音依然在林皓雪的心底響起的。

「哦,你說這個東西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林皓雪心裡忽然一動,莫非,魔珠跟眼前的這個小傢伙有什麼關係?或者說,它是知道這個魔珠的來歷?

「其實,也不是我的。」聽到林皓雪毫不客氣的反問,黑曜的聲音訥訥地低了下來,它低著頭,不敢去看林皓雪,「那是主人的。」

「陳洛河的?」林皓雪的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當然不是了,」黑曜氣憤憤地說道,很不屑地說道,「他哪裡算是我的主人?他給我主人提鞋都不配1

「那你主人是誰?」林皓雪的聲音微微提高了一些,有些嚴厲,「他在哪裡?」

「主人當然就是主人了啊1那個黑曜的聲音再次低沉了下來,道,說的非常理所當然,理直氣壯,一邊說著,一邊還鄙視了林皓雪一下。

但是很快,它的聲音漸漸地變了,變得很悲傷,對林皓雪說,「主人到底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主人瘋了,被那些偽君子給害了,後來他就不見了,和他一起離開的,還有那個珠子。」

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懸浮在半空中的魔珠,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林皓雪明白,現在,珠子既然出現在自己的手中了,那想來,黑曜的主人,大概就已經死了吧。

「你說的主人不是陳洛河,」林皓雪繼續問道,「那你是怎麼和陳洛河在一起的?而且你為什麼要幫助他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