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見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見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這是怎麼回事?」蕭寒煙看著不少倒在地上的弟子們,眉頭緊緊皺起,沉聲問道。

「蕭師叔,請為我們做主啊1一名被她一拳轟飛的弟子在地上*不止,這時候見到蕭寒煙,立刻掙扎著站起身來,一指向她,道。

她的唇角揚起,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來,這麼大的人了,敗給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還好意思在這裡嚷嚷?雖然她心裡清楚,她的實際年齡早已經超過了五歲,但是不可否認,這個身體的確不足五歲的事實埃

「這些人,都是你的傑作?」蕭寒煙忽然覺得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孩子,而是一個小魔女才是。

「是的1她很鎮定地回答,沒有覺得不好意思,當然,也沒有覺得得意。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蕭寒煙忍不住問道。

「我修鍊到了瓶頸期,找不到突破的契,所以,需要打架。」她回答的很理直氣壯。

「所以,你就將這些人都給放倒在地上了?」蕭寒煙指了指幾乎睡滿演武場的眾位弟子,聲音微微提了提。

「誰知道,這些人怎麼不經打。」她隨意地說道,口氣有點漫不經心,殊不知,這種語氣講那些挨揍的人差點給起了個半死。

然而,她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或者說,即便是注意到了,也不會放在心上的,她忽然眼睛亮了起來,目光炯炯地看著滿頭冷汗的蕭寒煙,「正好,你來了。」

「難道,你要跟我打?」蕭寒煙驚訝地看著她,而後語氣肯定,「你是不可能打過我的。」

「這個我知道。」她連連點頭,但是目光的光亮卻沒有減少,「沒關係的,反正我不需要贏,我只要壓力就好了。」

「好1停頓了半晌,蕭寒煙終於說出這句話來。

那一次,當然是她輸了,但是,她卻非常高興,因為在蕭寒煙出的情況下,她終於能夠打破瓶頸,進入了下一個階段,成為一名真正的玄仙,突破那一天,正好是她五歲的生日。

當然,自從那一戰之後,星嵐宗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厲害,再也沒有任何能膽敢再次找她的麻煩,而她,也能夠專心地,不受打擾地好好修鍊。

就這樣,一晃就是十一年過去了。

這十一年間,她不僅僅成為了星嵐宗年輕一代的第一,而且成為整個南嶼的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其他四大宗派有不少的人前來挑戰,但是,卻都鎩羽而歸。漸漸地,她的名頭越來越響,一時風頭無兩。

大多數只會對與自己差別不大的人較勁,一旦有人實力遠遠超越了自己,那麼,他們連一戰的勇氣都不會有,只留下由衷的信服和敬畏,擁有了不少的追隨者和崇拜者。

到了後來,誰都知道星嵐宗有一個叫做薛凌頂的女子,天賦奇佳,實力很強,而在她刻意的宣揚下,她原來的名字,薛初容卻已經被大多數人遺忘了。

即便偶爾有人提起她的原名,也會被她的追隨者們出面斥責,畢竟,初容,這個名字太過秀氣,顯得小家子氣,不夠霸氣,怎麼能夠當得起南嶼青年一代第一人的這個名頭呢?

這十年期間,她的實力也節節攀升,每次遇到瓶頸期,都會去找蕭寒煙,剛開始,蕭寒煙每次都能將她打得落花流水,但是,漸漸地,她能夠在蕭寒煙的下過招越來越多,到十五歲那年,即便是蕭寒煙,卻也不再是她的對了。

當然,果真如她所料,整個星嵐宗也真的沒有人來做她的師父了,只是所有人都默認了她是星嵐宗的首席大弟子。

這一天,她的修鍊再次遇到了瓶頸期,便習慣性地前去蕭寒煙那裡,找他去打架,然而,在門外的時候,卻聽到了裡面的對話。

「師父,你是怎麼看的?」這是蕭寒煙的聲音,聽他的那聲音,一直帶著一種說隱隱約約的笑意。

「寒煙1這是一個沉穩有力的男聲,非常好聽,如果說聲音也能用傾國傾城來形容的話,那這個人應該就是,光聽聲音,她的臉不自覺地紅了,感覺到自己的似乎有些失態,所以,她只是微微停頓了一瞬間,便打算離去,正在這個時候,卻聽見那個人的聲音繼續傳來,讓她停住了腳步:

「只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已,何必換來換去的呢?凌頂,對於一個女子而言,終究是強硬了些,不及初容溫和好聽,這便是我的看法,這下你可滿意了?」言罷,聲音帶著幾分似笑非笑的味道來,應該是在揶揄蕭寒煙,「很少見到你對一個人的名字都這麼上心的。」

這對師徒的相處模式挺奇怪的,只不過,這兩個人是在說她?而且還在討論她名字是否合適?

在聽到那人的那句話,尤其是那句帶著揶揄的話語,她原本因為那個聲音好聽的讚歎頓時都已經停止了下來,只覺有一股說不清楚的怒意緩緩浮上心頭來。

薛凌頂,這是她的名字,也是她喜歡的名字,承載的是她的志向,她的抱負,不能容許有任何人來否定。所以,這個人的話讓她不高興了。即便他的聲音好聽又怎麼樣?妄議她的名字,就是不可原諒。

於是,她毫不猶豫地推開了那扇門,那是蕭寒煙院落的門,大踏步走了進去。

她抽出自己的最愛的長劍,名曰赤炎劍,她知道面前有兩個人,但是她沒有去看,只是細心地擦拭著自己的長劍,「是你說凌頂這樣名字不適合一個女子的?是你說初容才最適合現在的我?」

那柄長劍黑帶紅,其實很乾凈的,她很愛這柄長劍,每次出劍,都會擦劍,久而久之,就養成這樣的一個習慣,終於收起了帕子,她抬眼,「拔劍吧,你贏了我,我就改名1

抬眼看到那個人的時候,她頓時呆住了,先前在聽到一個人的聲音,她就知道這個人的必然很好看,但是真正去看的時候,她發現,這個人應該好看的。之所以說應該,是因為,她無論如何都是無法看清楚眼前這個人的真是面貌。

明明沒有面具,也沒有面紗什麼的,但是,在看向她的時候,卻彷彿有一股濃霧將他的相貌罩的嚴嚴實實的,根本就看不到。

她只能夠看到,那人一襲白衣,即便坐在椅子上,都能夠看到他的身姿挺拔,在她看向他的時候,那人也在抬眸看她,雖然看不清楚那人的面貌,但是那雙眼睛卻非常清晰,那人的眼底似乎帶著一些戲謔的味道,亮晶晶的。

正是妖孽,她在心裡暗罵,即便沒有看清楚他的相貌,她依然覺得這個很好看,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只是因為這個人的氣質令人心驚。

怎麼說呢,似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只能用風華絕代了吧,對於一個連形貌都沒有看清楚的人,用這個一個詞,她非但不覺得太過,反而覺得不及。

而且,這個人很強,非同一般地強大,在看到他的時候,她就清楚,自己不是這個人的對。

「你這是要做什麼?想和我打架?」那人的聲音和他的眼神一樣,同樣帶著戲謔的味道,雖然好聽,但卻令她不由得開始著惱,於是,她赤紅色的長劍微微顫了顫,沉聲道,「是1

她的回答只有一個字,一個是字,但是,在這個字落下之後,她卻漸漸沉穩了下來,心頭的驚訝,惱怒全然消失,只餘下平靜與執著。

是的,面前這個人固然很強,但是,那又怎麼樣呢?她並不怕這個人,相反,對她而言,對越強,越能夠挑起她的好勝之心,對她的好處就越大。

在她說完這個字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看到在一旁搖頭嘆息的蕭寒煙,她知道蕭寒煙為什麼會搖頭,因為,她根本就沒有勝算。

從她五歲的時候,就與蕭寒煙對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一年,她也已經成為一個十六歲的少女,這期間,她的進步非常快,現在的她對戰蕭寒煙,也已經穩穩佔據了上風,人們都驚嘆她的天賦驚人,殊不知,在天賦之後,她也付出了全部的心思去練。

那人沒有很快回答,而是饒有興趣地打量了她好久,這才終於點點頭,同樣也說了一個字,「好1

一個好字,字很簡單,態度也很明朗,聽到這個肯定的回答之後,她有幾分雀躍,不可否認,現在她的對越強,對她突破瓶頸的幫助就越大。

然而,就在那一次,她算是真正領會道了什麼叫做深不可測,是的,眼前這個白衣人就是真正的深不可測。她與他之間的差距,比起五歲的她與蕭寒煙的差距還要大很多。

他雖然答應了她的挑戰,但是他卻依然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沒有站起來,她不予理會,長劍刺出,想要逼她站起,然而,沒有。

那個人沒有站起,甚至就連動都沒有動,就連一個小指頭都沒有動一下。就那樣站在那裡任憑她去砍,可是,她的劍根本就接近不了他的身,是的,近不了他的身,還要如何取勝?

那一戰,毫無疑問,她是一敗塗地。《廢材小姐異界縱橫》僅代表作者琴心輕吟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台。

,謝謝大家!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