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九十一章 九紋玄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 九紋玄靈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兩人相視一笑,便一同回去星嵐宗,這一刻,也什麼也不需要說,便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她們也許相識不久,他們也許說話不多,但是,那又怎麼樣了呢?他們已經有了屬於他們兩個之間的默契,不是嗎?

自從那次從安平村回去之後,她與何以安之間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不再是向之前那樣雖然一直相見,但關係卻是冷漠的。.。相反,一股微妙的暖意在雙方之間緩慢的蔓延開了,令人心悅。

當然,每次她突破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去找何以安打架,只不過,他們之間除了打架之外,再次多了一點任務,那是,相偕一起去外面的世界,尋找血魔谷和獵魂宗的人,並且剷除危害世人的他們。

跟著何以安,她見到了血魔谷的人,那些血魔谷的人,不知道怎麼說呢,他們的身帶這一種無形散發出來的凶厲之氣,那種凶厲之氣,是浸染了無數無辜之人的鮮血才能夠擁有的,令人生厭。所以,即便以前從來沒有殺過人,可是,面對血魔谷的人,她卻從曾手軟過。

自然而然地,跟著何以安,她也見到過獵魂宗的人,獵魂宗的人,雖然看起來和常人無疑,他們卻往往擁有兩個靈魂。不,準確地說,他們都是侵佔了他人的軀體為己用,讓身體的原主人處於水深火熱之,起血魔谷的人,有過之而不及,對於他們,她更不會手軟。只不過,獵魂宗的人多以靈魂之戰為主,她滅除了獵魂宗的靈魂,往往能夠將身體的原主人給解救出來,算是無限功德。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跟何以安也越來越默契,往往對方一個眼神,都能夠明白對方的意思,在她與何以安合作之前,是蕭寒煙作為何以安的搭檔外出,外出尋找血魔谷和獵魂宗的蹤跡。

但是後來,作為何以安搭檔外出的,卻已經變成了她。一方面,她的實力要蕭寒煙更加強大,戰鬥力也更強,另一方面,她的感知力要蕭寒煙更加敏銳。所以,何以安,甚至是蕭寒煙本人,也都一致認為,起蕭寒煙,她更適合作為何以安的搭檔外出。

這樣,時間過去了一年,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年時間,但是,何以安和薛凌頂的名頭卻都已經響徹了整個大陸,他們受到了無數人吹捧與追隨,這些追隨者不光是南嶼的人,甚至有不少北漠與西川,甚至東陵都有不少的追隨者。

提起那個白衣男子與紅衣『女』子,很多人都只有由衷的敬服,甚至是崇拜。

當然,在外出除魔的這個過程,她並沒有放棄修鍊,只不過她的修鍊不再像以前那麼閉關死修鍊,而是在行路的途修鍊的。

令她欣喜不已的是,這樣,一邊趕路,一邊修鍊,非但不之前閉關修鍊效果更差,恰恰相反,她修鍊的速度要之前效果更好。

這一次,她在劍術,又有了新的突破,幾乎沒有多想,她便興緻勃勃地再次找何以安,想要找到何以安來一戰,試試自己新的劍術到底如何了。然而,看到何以安的時候,她卻愣住了。

她一直以為,何以安是一個寵辱不驚的人,他很平和,也很冷靜。

可是現在,只見何以安的臉『色』非常『陰』沉,眉頭緊蹙,眉宇之間有濃濃的憂慮之意,因此,她愣住了。但是她從來沒有見過何以安這麼嚴肅、這麼憂慮、這麼『陰』沉過,彷彿有什麼非常為難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你怎麼了?」她將自己的驚訝全都收了起來,走前去,安靜地問答,「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要救它,我一定要救它,凌頂。」直到她開始說話,何以安彷彿才終於看到了她,眼睛頓時一亮,語速極快地說道,連他自己在情急之下叫了她之前的名字都沒有察覺。

短短的一瞬間,她便明白了,其實他一直喜歡她叫初容這個名字,以前一直凌頂,也許只是為了讓她開心。雖然知道這一點,但是現在,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她沒有追究名字的錯誤,而是急切地反問,「我們要救誰?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九紋玄靈龍,出世了1何以安抬眼看她,眼神並沒有多大的變化,沉聲道,他的聲音非常沉重,語氣也是沉重的。

「九紋玄靈龍?」她重複了這一句,眉頭卻輕輕挑了起來,她能夠聽得出來,何以安說的這個名字,應該分量非常不輕,但是,她並不知道,九紋玄靈龍到底是什麼,因為不知道,所以,她的語氣帶著些疑『惑』。

「你知道無妄之海嗎?」何以安立刻看到了她眼底的疑『惑』,想了想,並沒有解釋,而是反問道。

聽到這句問話,她點點頭。心裡的狐疑卻更勝了,這和無妄之海又有什麼關係呢?莫非,這九紋玄靈龍,是出自無妄之海?

心裡這樣想著,於是,她也將自己心底的疑『惑』給問了出來。

「你說的沒錯,這九紋玄靈龍,的確是出自無妄之海。」何以安點點頭,繼續說道,「無妄之海是水族的世界,生活著不少水族的存在,其最尊貴的一脈,是龍族。」

她沉默著,並沒有說話啊,而是靜靜地聽著何以安的解釋。

「在龍族,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存在,叫做玄靈龍,它們不光是龍族最尊貴的,而且其他的種族,也都非常尊重和崇拜玄靈龍,因為,玄靈龍,跟一般的龍族不同之處是它們非常通靈,或者說,它們的存在,是代表著整個世界的氣運,也是因為如此,玄靈龍非常稀少,因為這個世界的氣運本不算多。」

「而玄靈龍,又有嚴格的等級分類。」何以安繼續說道,「它們從低到高分為一紋到九紋,這裡說的紋,是他們的玄力神通類別,相當於人類的玄脈。玄力神通擁有的越多,所帶來的氣運也越強。」

「這麼說,九紋玄靈龍,是九系玄脈的存在?」聽著何以安的解釋,她彷彿明白了什麼,於是問道。

「是的,九紋玄靈龍,相當於九系玄脈的存在,但是,因為最尊貴的,所有極其稀少,即便是數萬年都未必能夠出現一條。但是現在卻出現了1這樣說著,何以安的眉頭蹙得更緊了。

「聽你這樣說,這九紋玄靈龍應該很受歡迎才是啊,那為什麼還要救它?它會有什麼危險?」聽著聽著,她驚訝了,於是開口問道。

「九紋玄靈龍當然很厲害,當然是最受歡迎的,」何以安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她,神情是無奈與苦笑,道,「可是,你知道它最厲害的是什麼嗎?」

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

「九紋玄靈龍的最厲害之處,是它是逆天而生的。它帶著最大的氣運,但是這氣運卻是在大『亂』現有的世界秩序的前提下的。換句話說,它的存在,便是對當今世界最高權威的最大威脅,他們怎麼能夠容忍?」

這般說著,何以安的聲音漸漸冷了下來,音調潛藏的是一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的冷笑,那似乎是嘲諷的笑意,又似乎是苦澀。

他何以如此,她並不知曉。但是她卻聽明白了,雖然她不知道何以安說的那些人是什麼人,但是也能夠想來,必然會是這個世界最高權威的存在,也許是絕對的統治者。

即便不用細想,也能夠想明白,對於那些高高在的人而言,自己的權威將會受到挑釁,或者說,自己很有可能會從這個世界的巔峰給拉下來,那麼,無論是什麼人都不能接受的吧,更何況那些習慣了掌控他人的人呢。

那麼,何以安是什麼人呢?她看著何以安,心裡念頭百轉,應該也與這個世界的掌控者有關吧?雖然以前她一直知道何以安的來歷必然非同凡響,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如此的不同凡響。也罷,既然他想要去救九紋玄靈龍,那麼不管有多難,她陪他去一遭又何妨?

「你要去無妄之海?」她問道,雖然是疑問句,但是,她的語氣卻是肯定的,怎麼能不肯定呢?既然他想要救出九紋玄靈龍,那必然會選擇去無妄之海的埃

「是的1何以安瞥了她一眼,說道,「在剛才,我感覺到九紋玄靈龍已經出世了,只不過,它剛剛出世,還沒有什麼明顯的神通,那些人一時半會兒並沒有感知到它的存在。所有,我們要搶時間,先他們一步,將這個九紋玄靈龍的隱藏起來,這樣,它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如果說,九紋玄靈龍的存在會對這個世界的平衡會造成什麼威脅的話,那麼,從它出世的那一刻,很多人都感知到了才對啊?」她有些疑『惑』地問道,「你怎麼肯定,那些人一時半會兒感覺不到呢?」

「我能夠感知到,」何以安語速放緩了不少,似乎有些遲疑,「那是因為,我有特殊的能力,而這能力,卻是他們所不具備的。」

果然如此!何以安的話,驗證了她心裡的猜測,雖然如此,她依舊大吃了一驚。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