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百九十六章 前往龍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前往龍冢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說到這裡,何以安停了下來,看向她。她並不笨,即便何以安不再繼續說下去,她也明白這意味這什麼了。

既然龍冢的那種東西對於出生的龍族來說,有著莫大的好處,那麼,九紋玄靈龍出聲沒有多久,難道不算是龍族的嬰兒?

「你是怎麼看的?」她並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而是反問何以安的意見。

「那我們前往龍冢1何以安揚唇一笑,語氣非常肯定。

「可是,」薛凌頂沒有感到驚喜,反而皺了皺眉頭,問道,「那麼,對於龍冢的位置,你知道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何以安連連搖頭,說道,「雖然我能夠從典籍上看出來很多與龍族相關的知識,但是,終究只是紙上談兵,而且,我也根本就沒有來過這裡啊,怎麼可能知道?」

薛凌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就知道,不要開心的太早,何以安也會有不靠譜的時候。不過,真的不靠譜嗎?還是?

於是,她沒有說話,也沒有反駁,而是看向何以安,眉頭挑了挑。說實在的,她可從來不認為何以安是沒有辦法。所以,自始至終都是神情平靜地看著他。

「好吧1在薛凌頂淡定的眼光下,何以安終於敗下陣來,他聳了聳肩,說道,「其實,也並不是沒有辦法。」

薛凌頂依舊看著她,沒有說話,只是定定地看著他。

「是這樣的。」不再等薛凌頂說話,何以安最終還是主動交代,道,「其實,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得到了一副地圖,很巧,就是關於無妄之海中龍冢的。」

果然如此?聽到這句話,薛凌頂頓時便有些無語,你這到底是在玩什麼的啊?正要出口詢問,忽然聽到了外面有無數道聲音傳了進來,那是不少的水族成員,在這個龍宮的門外,難道,他們被發現了?

只聽見一個好聽的女子的聲音傳了進來,「哼,都是蟹鉗那個蠢貨,居然將那些圖謀不軌的人類給放了進來,現在可怎麼辦才好?」

「現在還能怎麼辦?還是找到人要緊,不然可就壞了敖大人的事情了。」這是一個冷峻的男聲,語氣聽起來似乎平穩,但是,隱隱帶著幾分焦急。

薛凌頂在聽到著對話,下意識地看向了身邊的何以安,卻看到何以安遞給她一個不要緊的眼神,心情便莫名地安定了下來。

宮殿之外的那些水族再沒有說話,似乎在等著什麼,很快,又是一陣陣水波滑動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更多的水族出現在這宮殿之外了。

與何以安對視了一眼,互相點點頭,他們兩個便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離開了原地,向宮殿之外游去。

剛剛來到這個宮殿的大門,他們就看到了不少的水族成員,這些水族,形態各異,有蝦有蟹,有魚有龜,形態都很大。他們都聚集在龍宮之外,一個個臉色都帶著陰沉,神情間似乎有幾分焦急的神態。

為首的是兩個鮫人,一男一女,男的風流瀟洒,女的美麗動人,只一眼,薛凌頂便知道了,剛才說話的那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眼前的這兩個鮫人。而且,能夠看出來,這兩個鮫人在這些水族成員中的身份必定非凡。

薛凌頂的目光在那眾多的水族中不斷巡視,然而,令她有些失望的是,她並沒有看到那位帶他們進來的蟹將軍,想起剛才聽到那兩位鮫人的對話,她便不由地心裡一沉,會不會它已經……

「別擔心,蟹鉗不會有事的。無妄之海的水族雖然排外,但是倒也不至於一下子要了他們本族成員的性命。」忽然,何以安的聲音低低的,在她的耳邊傳來,她莫名其妙地安靜了下來。

然而,這個安靜只持續了不到一會兒,就忽然驚到了,剛才何以安和她說話了,會不會驚動這些水族?她略微驚慌的神色落在何以安的眼中,何以安只是沖她一笑,卻並沒有解釋什麼。

她看到那些水族的所有成員,甚至包括為首的那兩位鮫人都沒有任何異樣,不得不承認,何以安的確沒有誇大其詞,這隨心之力果然不同凡響。即便他們已經與這眾多的水族相對而立了,即便她和何以安已經交談了,但是,這些水族卻依然沒有發現他們。

離開,還是等待?薛凌頂正在猶豫,然而,對此,何以安似乎並沒有任何猶豫,而是拉著她的手直接向外面游去了。

還沒有離開呢,忽然,聽到這樣一句話,讓她原本想要離開的腳步漸漸放慢了下來。

「黎大人,黎小姐,既然根據蟹鉗的話來判斷,那兩個人類很可能進入了龍族的宮殿,那麼,我們為什麼不進入裡面去查看呢?」在眾多的水族中間,有一個高大魁梧的鯉魚一躍而起,再次落下的時候,正落到了最前面的那兩位鮫人面前,對那兩位鮫人道,「萬一,那兩個人類真的進到龍宮裡面了,並且做出了一些破壞,那可怎麼辦呢?」

「進去?你說的輕巧。」為首的那位鮫人女子聲音冷冽,目光斜睨著那鯉魚,聲音中明顯帶著些怒意,「你難道不知道龍族的規矩,非龍族者不得擅入龍宮,違反規矩,全族盡數逐出無妄之海!難道你想要我們被趕出無妄之海?」

「可是,」那個巨大的鯉魚被訓斥了,但是它還是有些不服氣地反駁道,「現在龍族不是都不在嗎?他們怎麼會知道?再說了,萬一那兩人真的進入了龍宮,豈不是我們海中巡邏隊的失職,到了那個時候,難道我們不會被懲罰更重?」

「哼1聽了那位巨大的鯉魚的話,鮫人女子這次卻只是微微冷哼一聲,卻沒有說話,顯然,這個問題也是她所害怕面對的。

「黎大人1那鯉魚也不再說問那位女子,而是將目光投向了與那女子並肩而立的男子鮫人。

「你說的也很有道理。」那位鮫人男子一邊思考著,一邊開口道,「可是,龍族的規矩卻也不能破壞埃」

似乎有些為難,沉吟了片刻后,那鮫人男子忽然回過頭去,對在他後面的一位旗魚說道,「這樣吧,旗峰,你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敖大人,將這裡的一切都報告給他老人家,讓他來定奪。」

然後,他的目光又在其他的水族的身上緩慢掃過,沉聲說道,「至於其他的成員,就都不要離開,我們一起在這個門口守著,等他們一旦出現,我們就齊心協力,將他們給抓住,哼,我就不相信他們不會回來。」

「是,黎大人1旗魚恭敬地應道,然後,非常迅速地離開了原地,向著大海的深處有趣。

看到那個旗魚離開的方向,薛凌頂和何以安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喜,敖大人,必然是龍族,也就是說,這旗魚的目標必然是龍冢。

「走1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她們兩人就跟著那個旗魚,一同離開了龍宮門口。

可憐那些四處尋找他們的水族,自己要找的人早已經在自己的身邊站了很久了,而且大搖大擺地從他們的身邊離開了,可是。他們卻沒有絲毫的察覺。

旗魚被稱為水中速度最快的種族,這個稱呼也不是白叫的。所以,即便薛凌頂和何以安的速度也不慢,但是,想要真正地追趕上旗峰,卻也很吃力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薛凌頂明顯感覺到自己有些氣力不及,倒不是她的身體有多弱,因為,她終究是人族,自然無法與本就在海中生長的水族相提並論。至少,這水中的阻力就夠麻煩她的了。

「你沒事吧?」何以安察覺到她的吃力,關心地問道。

「有點趕不上了,要不,你先跟著旗峰,我等一會兒就跟上來,如何?」薛凌頂對何以安說道,說完這話的時候,她忽然愣住了,這是示弱了嗎?

她隨時女子,但是她的性子一向好強,對於任何人都一定要決出一個輸贏來。現在,她自己不行了,但是卻認為何以安一定可以,這不就是自認不如何以安嗎?並且,就在剛才,她的那個念頭出現的那麼順理成章,跟她往日的習慣根本就不符合埃這真的是自己的變得軟弱了嗎?

心情有些複雜,薛凌頂忽然沉默了下來,不再說話,而且將頭向另外一邊側去,並不去看何以安。似乎剛才她什麼話也沒有說一般,與此同時,雖然很吃力,但是她腳下的步子卻也無端地加快了不少。

心裡有一個莫名的念頭在不斷咆哮著,不要被他比下去,一定,不要。

「唉,你這又是何必呢?」身邊的何以安道,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非常輕,語氣說是一句話,其實更像是一聲嘆息。

不知怎麼地,她總覺得何以安的那聲類似於輕嘆的話語,彷彿包含著無限的深意,有對她好強的無奈,有對她逞強的心疼,似乎,還有淡淡的寵溺。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