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零四章 何以安的師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 何以安的師兄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終於,當第五條褐色的土系玄脈被從炫的身體抽出來后,何以安終於停手了,而這個時候,炫也終於承受不住了,小小的身體搖搖晃晃,昏迷了過去。而當他陷入昏迷狀態的時候,他的身體,也已經不再維持人形,而是一個小小的精緻的黑色的小龍,蜷曲著身體,伏在地面。

看著即便昏迷了過去,卻因為疼痛而蜷曲著身體的炫,薛凌頂心疼地嘆了一口氣,意念一動,一道光芒閃過,炫進入她的丹田修養。一想到這一次炫的元氣傷的太重了,也不知道到底要過多久才能夠恢復過來,她的心裡更加難受了。

卻說另外一邊的何以安,他的心裡也不是很好受,但是,即便如此,他卻沒有浪費時間在嘆息而難過面,而是雙手下翻動著,不斷結印,隨著他手印一個個形成,終於將那五條玄脈盡數封存在那個三足鼎。

進入三足鼎的五條玄脈好像也隨著他們的主人昏迷了一樣,氣息萎靡,很安靜,很乖。淡淡看了一眼這小鼎的東西,何以安再次開口,口念念有詞,彷彿是在念著什麼咒語,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的,總之,當他停下來的時候,那個鼎不見了,彷彿這樣憑空消失了一般,無蹤無影。

薛凌頂仔細地將四周的每一個角落都找了一遍,可是,任她如何尋找,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個小鼎的蹤跡,彷彿從來也沒有。不過,在尋找小鼎的過程,她卻意外發現這個地方還不怎麼陌生,這裡正是她第一次下來后,遇到的第一具龍族骸骨的地方,這裡她停留的時間最長,所以,對這裡的環境也最熟悉。

找不到,她也不去勉強自己,而是去看何以安,然而,抬頭的時候,卻發現何以安的臉色慘白,身體晃了幾晃才勉強站穩,毫無疑問,剛才所做的事情,必然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氣。

「你還好吧?」薛凌頂擔憂的地看著何以安的動作,前幾步想要扶住他,卻落了個空,便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沒事。」何以安搖了搖頭,他這個時候已經站直了身體,回身對林皓雪露出一個燦然的笑容來,表示自己真的沒關係。

「那炫的玄脈呢?」有些猶豫,也有些好,薛凌頂忍了又忍,終究還是開口問道,「你是不是打算要將那放置在這裡?」

「是的。」何以安點點頭,這裡?薛凌頂忍不住眉頭輕蹙,到底放在哪裡了?會不會不安全,萬一要被其他的人給找到了怎麼辦?

不過,薛凌頂滿腹疑惑還沒有來得及問出來,便聽到何以安主動解釋道,「你別問我,現在我也不知道那小鼎到底去哪裡了1

「你也不知道?」薛凌頂驚訝不已,「怎麼可能?這不是你藏起來的嗎?」

「是我放置的沒錯,不過,那小鼎有靈性,我最後給它的命令是,除了這幾系玄脈的主人實力足夠強,而且前來呼喚,不然,永遠不要出現。」何以安解釋道,末了,還安慰薛凌頂到,「所以,你不用擔心,現在,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找到炫的玄脈的,除了他自己,而且,只有在他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才有幾個呼喚。」

「是這樣嗎?」薛凌頂問道,其實,她已經相信了,只不過覺得有點神而已。

「是的1何以安非常肯定地回答,「等到時間成熟了以後,他自然夠感應到。」

「原來如此。」薛凌頂點點頭,終於放心了。

「好了,放心了吧?」何以安說道,他的臉那些原本肅然的神情,都已經消失無蹤了,反而掛了微微的笑意,「既然放心了,那我們走吧1

「好的1薛凌頂點點頭,隨著何以安一起向外走去。

因為何以安力量消耗了不少,精神也有些不振,所以,這次出去的時候,他們便沒有再次使用隨心之力來隱形,而是兩人並肩緩步而行,他們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不過也正是因此,起剛開始進來的時候,他們兩人都明顯要輕鬆不少。

更讓他們感到輕鬆的是,這一路一直都沒有遇到那些龍族的成員,自然也沒有遇到什麼圍追堵截。

如果真的一直是這樣的情形,那麼即便走出無妄之海,都是輕輕鬆鬆的,然而,薛凌頂卻因為擔心那位帶他們進來,卻被鮫人族給懲處的那位蟹將軍,執意要去一趟龍宮,何以安拗不過她,便隨著她一起過來了。

還沒有靠近龍宮,遠遠地看到了蟹鉗,此刻的蟹鉗正垂頭喪氣地立在龍宮的門外,模樣很沮喪,而在蟹鉗的身側,卻有兩個鮫人並排而立,那兩個鮫人族的成員態度很跋扈,正對著蟹鉗責罵著什麼。

看到蟹鉗這個樣子,薛凌頂有些自責,心想,要不是因為她與何以安兩人,蟹鉗怎麼會受到這樣的斥責。

然而,何以安卻安慰她,「在這樣的環境,蟹鉗這樣的智商,被這樣對待是在正常不過了,他們本來不會被高看的,如此遭遇,與你並沒有多大的關係。」

何以安又說,「況且,即便你去了,又能如何?難道要帶走他嗎?」

聽了何以安的話,薛凌頂有些沮喪地底下了頭,她是有點不忍心,但是何以安說的沒有錯,現在她又能如何呢?總不能將蟹鉗給帶走吧,即便她有心要帶走,離開的無妄之海,陸地它也無法生存埃

然而,薛凌頂沒有料到,正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忽然,他們間出現了一個陌生的聲音,「我以為,你會想辦法將那個蠢傢伙個帶走呢?原來卻是我料錯了,你什麼時候心腸還是變了呢?我的小師弟?」

這是一個很磁性的男子的聲音,說真的,一點都不難聽。然而,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薛凌頂卻看到何以安的臉色猛然變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回頭向身後看去,剛一回頭,看到了一個青衣青年立在他們的身後。

那個青衣青年非常好看,即便起何以安,也不遑多讓,而且,在他的身有一種位者的尊貴,這種尊貴是尋常人所沒有的,一襲青衣看似普通,卻是極為罕見的衣料製成。看起來,他似乎要何以安略微年長一些,全身下都有一種內斂的風華。

此刻,他的目光直接越過薛凌頂,緊緊盯著臉色突變的何以安,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淺淡笑意,不過,那笑意仔細看來,卻是帶著些嘲弄的味道。

「你好!我的師兄1良久,何以安終於回過頭來,對那個青衣男子說道,他的語氣清淡,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薛凌頂總覺得何以安在說出師兄兩個字的時候,語氣加重了些。以為莫名,似乎是憤怒,更像是諷刺。

「沒想到,我居然會在這裡見到你啊,我的小師弟。」似乎沒有覺察到何以安的心緒,或者說,其實他覺察到了,只是並沒有放在心而已。他的雙目還是緊緊盯著何以安,語氣卻也漸漸沉痛起來,說道,「師弟,你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呢?你可知道,自從你走了之後,我們大家花費的多長時間來尋找你的?你這樣一走,招呼也不打一聲,這不是讓師父擔心嗎?」

「師父?你還好意思提師父?」在聽到那個青衣青年說出這句話,何以安不知為什麼,滿面怒氣地說,直言質問道。

「我為什麼不能提呢?」青衣青年笑了笑,一笑之下,方才的沉痛之色一掃而光,他似乎很開懷,道,「雖然他偏心了點,但總歸是我的師父不是?我怎麼不能提呢?」

聽了這句話,即便是什麼也不知道的薛凌頂,也知道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何以安卻沉默了,異地沒有做出什麼反駁,似乎並沒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似乎並不在意。

可是,也只有站在何以安身邊的薛凌頂,才發現了他那隻緊握的拳,展示了他的心緒有多麼憤怒,但是,不知何故,這憤怒卻被他生生壓制了下來了。

「你怎麼會來這裡?」半晌,何以安終於開口了,他沒有理會那位青衣青年的刻意挑釁,而是反問道,他的態度很從容,好像和一個老朋友寒暄一樣,平靜而溫和。

「我來這裡是有點閑事,」青衣青年隨口說道,對何以安的平靜似乎有點失望,不過依然盯著何以安,那看向何以安的目光卻很放肆,似乎想要看透他一樣,緩慢地問答,「那麼你來這裡幹什麼呢?我的小師弟。」

薛凌頂不由自主地打量著這個何以安的師兄,很怪他為什麼會每說一句話都要加「我的小師弟」這個稱呼,似乎,他是刻意的,刻意想要激怒何以安一般。

而且,他還真的成功了,因為,薛凌頂有好幾次看到何以安在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手都會忍不住的握得緊緊的,似乎在努力剋制自己的怒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