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零九章 為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為什麼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目光已經從那個將自己從小養大的師父身上移開,何悅城緩慢地撿起地上的那一把劍來,那把劍,是他在進入山洞之前就留下來的,就是為了這一刻而準備的,是的,這一刻,他早就預料到了,可是真的到了這一刻,心情為什麼還會這麼難受呢?

那中心死如灰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是絕望嗎?似乎是的,是傷心嗎,似乎也是。

他不再看那些昔日的同門師兄妹,不再看自己的師父,雖然不知道他們的表情如何,但是不難猜出他們的決定,既然如此,又何必去看呢?

緩緩地,舉起劍來,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孤獨,是的,那種感覺就是孤獨,他本來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何方,他從小是師父撿來的,是師父將他養大的,也是師父,教會了他很多的東西。

可以說,師父是他最信賴的人,師父是他這個世界上最尊重的人,但是現在,卻也是師父要他的性命,既然如此,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值得他留戀的?也罷,就將這條命還給師父吧,從此,兩不相欠!

劍依然在緩緩提起,越來越高,距離他的脖子,只有咫尺之遙。

「不要1

耳邊傳來的一個尖利的女子的聲音,因為太過驚惶而有些變音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清楚地知道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除了師妹還有誰?師妹一向很親近自己的,從小到大,她就像是自己的跟屁蟲一樣,卻也是她,帶給了自己為數不多的溫暖,所以,他一直都是寵著她,保護著他的,可是,抱歉,師兄這次要讓你傷心了,他在心裡默默道。

不過,對於師妹,他並沒有過多的擔心,相信過不了多久,師妹就會忘掉有過這樣一個師兄,會找到新的玩伴吧!

劍已經觸到了脖頸間皮膚,傳來陣陣徹骨的森涼,那是死亡的味道。

劍,是很普通的青鋼劍,但是只要他輕輕將勁氣灌注進去,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就讓自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樣也好,很多人也都安心了。

師妹的哭喊,兩位長老的勸說,一陣陣得傳進耳中,他都沒有去看,而是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聽到師父的聲音,師父沒有開口勸小師妹,師父當然沒有讓他住手。

可笑,難道還在期待什麼嗎?即便眼睛閉上了,但是唇角還是揚起了一抹微笑,只是,那笑容怎麼看怎麼悲涼。

也罷!他的心一橫,一道玄力從自己的雙手中湧出,很快,就要灌注進入這柄青鋼劍中,下一刻,他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然而,當他的玄力從掌心湧出的剎那間,忽然掌心一空,自己的劍居然被人奪走了,玄力沒有及時收回,一陣陣玄力所形成的罡風,將自己的衣服還有些許的髮絲都斬斷了不少。不過,自己卻並沒有受到傷害。

驀然睜開眼睛,他首先看到的是自己那柄青鋼劍,之所以首先看到的是那柄青鋼劍,就是因為距離自己實在太近了,目光向執劍之人看去,他的神情微微一驚。

確切地說,是驚艷。

因為他所看到的,是一個絕美的紅衣女子,是的,絕美。

從小,周圍的人都說他很漂亮,是的,這一點他自己也很清楚,不過,作為一個男子,他並不在乎自己的外表如何,他一直以為,男子只要實力強悍就行了,至於好看還是不好看,這都是無所謂的,不過,也是因為自己足夠漂亮,也就無形中養刁了他的眼光,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因為,不論男女,他從來沒有見到過比自己更好看的。

但是,他忽然見到一個讓他都覺得驚艷的女子,那美麗的程度,可想而知,這一刻,他忽然有點慶幸自己長得好看了,因為如果不是如此,他想,他一定會低到塵埃里去。現在,即便如此,他也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沒錯,就是自慚形穢。讓他自卑的,不是對方的外貌,而是,對方那種氣質。

眼前這個女子,他只覺得用八個字來形容,風華絕代,完美無瑕。

只不過,這女子雖然衣衫似火,卻面沉如水。她手腕一抖,將青鋼劍不知道彈到了那個方向,看著眼前的他,櫻唇微啟,卻只吐出了三個字,「為什麼?」

語氣中帶著隱隱的怒氣,那種怒氣讓他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這是在問他為什麼要自殺。雖然她的語氣是冷冷的,而且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帶著絲絲的怒意,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他忽然感覺到一些暖意。

「我……」他只說了一個我字,便看了一眼對面的那些人,尤其是他的師父,然後就閉口不言了。

紅衣女子自然是薛凌頂,她看清楚了少年的為難,皺了皺眉頭,便不再問了,剛才,她的語氣很重,那是她真的有幾分生氣了,雖然她和眼前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少年是初次相識,但是,她始終認為,一個人的性命是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現在的處境雖然危險,但是,仍然應該努力爭取活下來,而不是去自殺,在別人殺你之前就要自刎,這是一種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薛凌頂不再看那少年,而是將目光轉移開了,她的視線從那些弟子的身上緩慢地劃過去,最後,停留在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當薛凌頂忽然出現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神色有幾分震驚,那些年輕的男男女女,一個個先看看薛凌頂,再看看何悅城,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居然有人在相貌上沒有比自己宗門中這個天賦和相貌都絕頂的師兄給比下去。雖然對方是一個女子,但是也足以令人吃驚了。

而那兩位長老和中年宗主的神色也是微微一變,不過這神色變化的幅度明顯要比年輕的弟子們要小很多了,只是極短的一瞬間,就已經徹底消失了。他們驚訝的自然不是薛凌頂的長相如何,而是因為,就連他們,居然都看不清楚眼前這個紅衣女子的底細,看不清楚她的實力到底有多深。

看不出對方的實力高低,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眼前的這個女子身上有什麼奇特的寶貝,能夠遮掩修為的相關信息,而另外一種,卻是他們怎麼也不會相信的,那就是眼前的這個紅衣女子的修為要比他們還要高,可是這怎麼可能?

這女子才有多大,如果第二種情況是真的,讓他們這些老傢伙怎麼活?

眾人看著薛凌頂,神色各異,心思不一。

但是薛凌頂並沒有在意,她皺著眉頭看了看山嶽宗的中年宗主,道,「剛才宗主你也說了,他並沒有做錯什麼,相反,還為你們宗門中做出了很多貢獻,可是,為什麼你們卻要殺他1

薛凌頂在問這話的時候,語氣很平靜,和剛才對何悅城說話的方式完全不同,是沒有帶一點情緒。

但是,山嶽宗的上上下下,不管是那些原本四處搜尋的弟子,還是長老和宗主,都被薛凌頂的這句話給問的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關於何悅城的事情,這是他們山嶽宗內部的秘密,但也只能是他們內部的秘密,這要是傳了出去,不知道山嶽宗會不會被其他的宗門給誅滅,所以,他們不能說,也不敢說。但是這樣一來,想要誅殺近在咫尺的何悅城,卻根本就沒有一個能夠站得住腳的理由,還要怎麼進行下去。

「這位小姐,」最先開口的還是那個綠袍老者,態度很客氣,他不是蠢貨,知道眼前這個女子的實力很強,所以,不可輕易得罪,於是仔細地斟酌著詞句,「這是我們山嶽宗內部的事情,還請小姐高抬貴手,讓我們自行處理這件事情,可好?」

薛凌頂看著那個笑著說話的綠衣老者,眼睛微微眯起,剛才發生的那些事情都已經完全能夠看出來,雖然山嶽宗的人人都對這個少年情感複雜,卻也都不願意放過,但是,其中最想要殺了他的,就是眼前的這個綠衣老者。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薛凌頂卻看到了綠衣老者眼中狠厲的煞氣,似乎是看仇人的眼神,少年要是真的落在他們的手中,又沒有宗門宗主的支持,必然絕無倖免之理。

所以,她覺得不會答應的,於是,她很堅決地搖了搖頭,「不,我拒絕1

薛凌頂的語氣很平靜,話雖然是回答綠衣老者的,但是眼睛卻始終沒有離開那中年男子的身上,仔細打量著他的一舉一動。

殊不知,她的這個拒絕,立刻就引起了眾吶意與喝罵聲:

「哼,居然如此不知死活,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要干涉我們宗門內部的事情?」

「福長老這樣說是給你面子,你還真的把自己當根蔥了?這本來就是我們宗門內部的事情,與你有什麼關係1

「就是,福長老已經給過你面子了,也別給臉不要臉,還不給我悄悄沉默,低調做人,要是膽敢再放肆,我們要你好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