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一十六章 被囚咒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 被囚咒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想到這一點,薛凌頂心裡微微一暖,雖然不打算接受他的好意,但是,不可否認呢,何亦然的此舉,還是讓她感動了,他這是想要保護她。

「慢著1做出決定后,薛凌頂驀然出聲,喊出這兩個字,便離開了原來的位置,一步一步向前,將自己整個人都暴露在眾人面前,尤其是那些將要對何亦然動手的人面前。

此時,那些咒師已經將何亦然團團圍住,但他們卻沒有伸手去拉他,在他們看來,動手顯得太過暴力,那是一般的玄者才會做的事情,他們是咒師,完全不需要如此就能夠做到的。

只見這些圍住何亦然的咒師們站在原地,雙手的十指卻在不斷翻飛,掐動著咒印,同時口中也念念有詞,他們這是要用咒師的方法將這個外來者給牢牢困住呢。

然而,還沒有完成,他們的動作就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清脆聲音給打斷了。

剎那間,所有人都忍不住停止手中的動作,一個個面露驚訝之色,不約而同地向聲音的來源看過去,下一刻,他們都看到一個絕美的紅衣女子緩步走了出來,看到那女子之後,所有人的驚訝之色更勝了。

那個女子很美,一襲紅衣勝火,面容精緻絕倫,身材婀娜多姿,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絕世美女,但是,這卻不是他們吃驚的最大原因。

最大的原因卻是,在那個女子的身後的位置,是一片空白之地,那個位置,他們很熟悉很熟悉。而且,他們明明記得,就在剛才,那裡分明是沒有人的,可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女子卻千真萬確是從那個位置走出來的,這意味著什麼?豈不是說,這個女子有很強的空間能力?

空間能力啊,那可是比咒師要罕見千萬倍的特異功能者。

作為咒師,這個世界上很少讓他們敬畏的能力,一般的玄者,即便實力很強,他們也是不屑一顧的。但是,他們不屑一股的,卻絕對不包括空間能力,可以是,擁有空間能力者,幾乎是他們咒師的剋星。

如果這個女子真的有這方面的能力的話,那麼,他們豈不是要束手待斃?所以,這個人還是不要得罪比較好。

一想到這個可能,所有人都覺得心裡一沉,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這個女子。在這些吃驚的人中間,要數葛長老吃驚程度最大。他驚訝的不僅僅是薛凌頂的能力,而是那張臉。

此刻,他的雙目緊緊盯著薛凌頂的面孔,死死看著那張臉,目光閃了閃,久久沒有說話,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著什麼。

「你是和他一起來的?」半晌,就在人們都以為這樣的沉默與安靜要無限度地繼續下去的時候,葛長老終於開口了,他看著薛凌頂,問道,語氣卻是和緩了許多,與對何亦然的嚴厲與憤怒全然不同。

葛長老這樣的區別對待,讓周圍的人都是不解,薛凌頂也感到有幾分訝異,不過,對於葛長老的問話,她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是的,我們是一起來的1

「既然如此,那好1葛長老語氣淡淡,神色漠然,讓人一點都看不清楚他的情緒,突然,他的聲調微微一揚,「將他們兩一起帶走,關進咒屋,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傷害他們。」

什麼?眾人都是一愣,目光齊刷刷地落在葛長老的身上。

然而,在這樣沒頭沒腦的一聲吩咐后,葛長老雙手負於身後,一步一步,向著咒塔門內走去,只留下一些面面相覷,神色各異的弟子們。

「葛長老為什麼會忽然改變主意?」沉默了半晌后,終於有人忍不住低低開口問了一句,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而他的這句話,頓時提醒了不少人,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向了薛凌頂,剛才那一刻,誰都能夠看得清楚,正是因為薛凌頂的出現,所以,那位葛長老最後才改變了主意,莫非,這位美麗的紅衣女子有什麼特殊的身份不成?或者說,葛長老是確定了她的空間能力?

看著那些齊刷刷地向自己投來的所有的目光,薛凌頂也是無奈地搖搖頭,聳聳肩,對那些人道,「別問我,我也什麼都不知道。」

她的話一出口,那些人的目光頓時就散開了很多,是的,葛長老是何等身份?他的心思,豈是這些外來者能夠猜出來的?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還需要客氣嗎?

「我們動手吧1這時候,一個青年咒師說道,他一邊說著,一邊雙手再次翻動了起來,他原本就距離何亦然最近,開始動手事,自然也是率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先對何亦然來動手的。

「嘩1隻覺得一股勁風吹過,一個火紅的影子落在他的面前,攔住了他對何亦然的動作,定睛一看,卻原來是薛凌頂過來了,因為她的速度極快,所以,大多數人都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你這是在做什麼?」那名青年咒師臉色微微沉了下來,看著薛凌頂的臉上有幾分怒意。

「不好意思?」對於他的怒意,薛凌頂卻視若無睹,而是揚唇一笑道,「我沒有要打斷閣下的意思,請繼續1

「你1那人被薛凌頂的這句話給噎了個不輕,卻無法反駁,只說了一個你字,就閉口不言,臉色陰沉。不過,手中的動作卻明顯加快了幾分。

看到他的動作,那些原本就圍著何亦然的人們也不閑著,一個個都雙手翻動,很快,一個束縛咒陣悄然形成,將薛凌頂與何亦然兩人都給牢牢捆住,自始至終,薛凌頂再沒有做什麼動作,只是沉默著任由這些人將她捆住,見薛凌頂如此,何亦然便也什麼都沒有做,也是很沉默,沒有絲毫反抗。

就這樣,直到薛凌頂與何亦然兩人都被這裡的咒師們給送進了暗無天日的咒屋之中,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當1鐵制大門被關上,咒屋中,是一片漆黑,沒有半分光線,顯得非常安靜,卻也非常詭異。

這個咒屋中還有一些專門隔絕人們感知的咒陣,所以,薛凌頂和何亦然雖然都知道對方也同樣在這個咒屋中,但是,誰也無法清楚地感覺到對方的具體位置,這樣的關押,要是一般的人,別的不說,即便是這樣令人窒息的氣氛,恐怕也能夠憋死他們吧?

然而,有何亦然在這裡,薛凌頂倒沒有過多的擔心,她只是安靜地坐著,靜靜地等著。

果然,不一會兒,就感覺到空氣中原本那規律至極的波動發生了某種變化,那中變化雖然很輕微,但是在薛凌頂的感知中,卻顯得很清晰。

漸漸地,她已經能夠感知到了在她對面的不遠處,有一個人的影子在不斷閃動,漸漸靠近了自己。

「砰1在那個影子終於靠近自己時候,她忽然揚唇一笑,驀然出拳,剎那間,那個人的影子劃出一道弧線,頓時狼狽不堪地摔在了不遠處的某個地方。

「不是吧?」掙扎著站起身來,那個人低低的哀嚎了一聲,「明知道是我,還下手這麼狠?」

「是你的反應太過遲鈍了,這怎麼能夠怪我出手迅速呢?」薛凌頂毫不客氣的反駁,她的聲音微微輕揚,顯示出她現在非常愉悅的心情。

「好吧,算我遲鈍,你厲害1聽到薛凌頂的這話,何亦然便也無奈地認同了,沒辦法,誰讓他是真的沒有反應過來呢。

緩緩地靠近薛凌頂的身側坐下,何亦然卻忽然沉默下來,剛才的玩笑的語氣也沒有了,薛凌頂也沒有說話,似乎在想著什麼,氣氛一時有些安靜。

「你會不會怪我?」半晌,何亦然的聲音猶猶豫豫地傳了出來,她的語氣中有幾分自卑與自我厭棄之感。

「我為什麼會怪你?」薛凌頂訝然反問道。

「似乎,我只能給你帶來麻煩。」黑暗中,何亦然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今天,如果不是因為我,他們肯定不會將你也關在這黑暗的屋子裡,也許,我本身既是一個禍害。」

「你怎麼會這麼想?」薛凌頂有些吃驚,這一路走來,何亦然雖然偶爾會和她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但是更多的時候,他一直很聽話很順從,她以為這是他的習慣,卻不知,原來他的內心是這麼自卑。

「你想多了。」想了想,薛凌頂對何亦然解釋道,「在我看來,不管是很多人的,還是一個人的,只要是生命,都是可貴的。所以,我選擇帶你走!而不是讓你宗門中的人為了一個未知的可能而將你生命抹殺。」

「謝謝!我知道。」何亦然的聲音低低的,似乎在壓抑著什麼情緒。

「你不用謝我,」薛凌頂搖搖頭,繼續說道,「這一路一來,你也幫了我很多,尤其是這次,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根本就無法進入咒界,所以,我們之間已經扯平了,你不要覺得虧欠。」

「可是,這次我還是給你帶來麻煩了。」何亦然道,「如果不是因為我體內的煞氣,那些人就不會將我們關起來。」

「你是說——」薛凌頂驀然一驚,「他們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發現了你體內的煞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