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一十九章 冰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冰煞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黑暗的咒屋,一片寂靜,彷彿,連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周圍的氣息都是徹骨的寒意,冷,很冷,非常冷!冷意,這是處於咒屋的兩人最明顯,也最直接的感受。

這時候,如果有一縷光線照進這個小小的咒屋,會有人看到,這個屋子早已經不是原來純粹的黑『色』了,而是整體泛著冰藍『色』的光澤,那一簇簇的冰晶布滿了這個屋子,遍布了整個屋子的每個角落,這時候,這間小屋子與其說是咒屋,倒不如說是冰窖來的更徹底。

然而,整個屋子卻沒有絲毫光線,所以,薛凌頂並不能看到這異的一幕,她只能感受到一股徹骨的森寒席捲著自己的身體,彷彿在拚命地壓榨著自己身體內的僅剩的一點點溫度一般,狂烈而霸道,令人心悸。

而這股寒意的源頭,則是來自距離自己最遠的一處角落的一個人,那個人的身體是整個咒屋寒意的心點。這一刻,即便只是受到這股寒意的『波』及,她都會感覺到如此寒冷難忍,那麼,作為寒意的源頭,他該有多麼難以忍受啊?多麼痛苦啊?

眼閃過一縷濃重的憂慮,薛凌頂望了望已經距離自己最遠的,全身都瑟縮成一團的身體,心裡一陣陣難過。沒錯,那是何亦然,這是何亦然身體的煞氣發作了,在這個小小的咒屋,在剛才。

一個時辰前,也許是感受到自己的煞氣要發作了,害怕自己會成為一個喪失神智的狂魔,擔心自己會傷害到薛凌頂,所以,何亦然早早去了那個距離薛凌頂最遠的角落裡坐下,然後一動不動,靜靜等待著煞氣的發作。

現在,這一刻到底還是來了,他努力抗拒著這股煞氣帶給他自己的痛苦,努力抗拒著這股煞氣可能會吞噬他的神智的危險,雖然很痛苦,但是他必須堅持。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個咒屋的溫度變得越來越低,即便距離很遠,薛凌頂還是能夠聽到何亦然痛苦掙扎的動靜,然而,即便感覺很痛苦,即便奮力掙扎,他卻依然死死地呆在原地,連位置都沒有挪動一下。

靜靜地坐在原地,看著看似一動不動,實則掙扎了好久的何亦然,薛凌頂覺得有些難過,她對這個少年感『激』帶著心疼,是心疼,這樣的痛苦為什麼放在他的身,天對他何其不公平?

驀然起身,不理會何亦然的再三告誡,薛凌頂向何亦然所在的角落走去。

「你,你別過來1不僅僅要抗拒那徹骨的寒意,同樣也要抵抗那徹骨的劇痛,何亦然的全身都在顫抖,但是這個時候,當他見到薛凌頂向自己的方向走來的時候,還是有些緊張,有些焦急,立刻出言阻止。可惜,他的實在太過痛苦,所以,即便竭盡全力,他說出來的話還是在顫抖,還是斷斷續續。

聽到了何亦然的阻止話語,但薛凌頂卻充耳不聞,非但沒有理會,反而加快了前往何亦然方向的角落的腳步。

「不要,過來——」何亦然還想要繼續阻止,但是一股寒意再次席捲而來,他卻已經感覺力不從心了,而在這樣的一個打岔的時候,薛凌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並且在他的身側緩緩蹲下身來。

薛凌頂在何亦然的身邊蹲下身來,伸出手,抓住了何亦然的手,緊緊握祝

在抓住何亦然的手的剎那間,刺骨的寒意侵入了她的身體,那種寒意,與剛才感受到的寒冷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剛才安一刻,她雖然也感覺到寒冷,但是,那種寒冷是從外面感受到的,只是表層的寒意,不像現在,她只覺得一股徹骨的寒意從自己的身體內部傳播開來,更可怕的是,這種寒意還在繼續向自己的丹田和識海入侵。

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薛凌頂立刻涌動著自己的玄力和意念之力,來抗拒著這股突如其來的寒意,要是自己的丹田和識海真的被這股寒意給入侵了,恐怕自己要麼成為一個廢人,要麼成為一個瘋子,不管是哪一個,都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必須要抗拒。

「你這是什麼煞氣?」將體內的那股寒意驅逐出去,薛凌頂這才舒了一口氣,向何亦然低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1對於薛凌頂的問題,何亦然無奈地搖搖頭,他的確也不知道,只是幸好剛才薛凌頂幫他分擔了一部分的寒意攻擊,他現在感覺舒服了一些,能夠流利地說出話來,她繼續說道:

「在這股煞氣發作之前,我並沒有感受到我的身體有任何異常,所有,第一次煞氣發作的時候,讓我很是措手不及。也是那一次,因為沒有注意,被寒意侵入了識海,後來,我的神智損傷,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要不是當時有師父和幾位長老在場,恐怕會釀成大禍,即便如此,我還是將兩位長老的孫子給傷到了,雖然沒有影響到『性』命,但是,卻也影響了以後的修鍊進度。所以——」

聽到這裡,薛凌頂哪裡還能不明白?難怪那位兩位長老似乎對何亦然有濃濃的恨意,一心想要將何亦然置於死地,原來是有這樣的一個原因埃

「那你,這次能撐過去嗎?」薛凌頂聲音低沉,問何亦然。這個少年,非但生的如此漂亮,而且還有著如此令人羨慕的天賦和實力,大概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天妒英才,導致他的命途多舛,遭受如此多的苦楚吧。

「我不知道1何亦然搖搖頭,勉強笑了笑,但是他的笑意卻顯得如此苦澀,如此令人為之感到心裡難受,笑過之後,他繼續說道,「其實,這也只是我煞氣的第二次發作。」

「沒關係的。」薛凌頂那隻抓著他的手並沒有放開,反而加了幾分力道,安慰他道,「這次,我們一定能夠扛過去的。」

「但願——」何亦然正要說但願如此,然而,卻感受到又是一『波』徹骨的寒意向這自己的全身席捲而來,那股寒意猛烈而霸道,頓時將他將要說出的話給打斷了,他不得不開始聚『精』會神地應付這股寒意的襲擊。

感受到何亦然突然的變化,薛凌頂便也不再說話,而是繼續蹲在何亦然的身邊,緊緊拉著何亦然的手,為他分擔著從他的身湧現而出來的這些寒意。

當這一『波』『波』的寒意出現的時候,薛凌頂明顯能感受到何亦然的身體因為寒冷,因為疼痛而蜷曲了起來,他的整個身體都形成了弓形,額頭沁出了一絲絲的冷汗,但是冷汗還沒有完全沁出,已經凝結成了一絲絲的冰晶,緊貼在他的額頭,透『露』出絲絲的森涼的寒意。

薛凌頂蹲在何亦然的身邊,緊緊握住他的手,並且努力將自己的玄力向何亦然的身體輸入,向讓他能夠稍微舒服一點,也讓他能夠有更多的力量與這股煞氣來對抗,從而熬過這一劫。

終於,熬過了這一次寒意的襲擊,然後,他們還沒有來得及休息,下一『波』的寒意會再次襲來,這樣,一次又一次,不斷地重複著,因為與寒意的對抗實在太耗費力氣,何亦然明顯越來越虛弱。

看著這樣的何亦然,薛凌頂的憂心也越來越重,要是這樣繼續下去,恐怕何亦然根本熬不過這次煞氣的發作,會被煞氣侵入神智吧?要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後果,可不是她所願意看到的。

「咦!這是冰煞?」在何亦然身體第四『波』的寒意襲來,薛凌頂再次將自己的玄力輸入他身體的時候,忽然,聽到心底想起了一個嫩嫩的清脆的聲音。

「炫,你醒了?」聽到這個聲音,薛凌頂頓時心裡一喜,在心底連忙問道,自從次炫的身體的幾道玄脈被『抽』出之後,炫的狀態一直不怎麼好,似乎一直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深度睡眠,雖然三年間,它也醒過來幾次,但『精』神一直都不是很好,而且很快再次陷入了沉睡。

沒有想到,在這樣的一個場合下,炫居然能夠醒過來,而且,聽它的語氣似乎知道何亦然體內的煞氣。

「嗯。」炫嫩嫩的聲音回答道,「我是被這冰煞的氣息給喚醒的。」

「冰煞?難道你知道他身體的煞氣?」聽到炫的話,薛凌頂又驚又喜,「那你有沒有辦法將這個冰煞給解決掉呢?」

「嗯——」炫的語氣猶猶豫豫,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最後,好像終於下定決心一般再次開口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只不過——」

「只不過怎麼了?」薛凌頂問的急促,口氣很急,她很擔心何亦然,想要幫他解決掉這個大麻煩。

「只不過要再次『抽』出我的一條玄脈而已。」炫的語氣平靜,但是,落在薛凌頂的耳,卻好似晴天霹靂。

「怎麼會這樣?」薛凌頂有些難受,她是想要徹底挽救何亦然,她是想要何亦然徹底好起來,為此,她願意做出任何犧牲,因為她是真的心疼這個少年,但是,如果何亦然的恢復要以炫的犧牲為代價的話,她寧願不救,她願意犧牲自己,卻不願意犧牲炫。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