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三十七章 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離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薛凌頂與何以安這樣相向而行,按說,這在擁擠的人群,應該很困難才對,可是,怪的是,在這裡兩人的周圍,人人都避開了去,沒有人來攔住兩人任何一個人的道路。

這還不算怪,更令人怪的是,那些下意識的給他們讓路的人,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給他們讓路一般,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繼續八卦,或者繼續詢問問題。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沒有發現他們兩的行動,現場有三個人看到了他們的舉動,一個是咒界長老會的大長老,一個是與何以安如影隨形的何亦然,還有一個,則是正在回答眾人七嘴八舌問問題的蘇白。

當薛凌頂來到何以安的身前時,何以安笑了,正要說什麼,驀然,一個火紅色的影子出現在這兩人的身邊,薛凌頂有點尷尬地沖那個紅影子笑了笑,也不好與何以安說什麼了。

這個紅影不是別人,正是何亦然,此刻他的臉色像一塊冰一樣冷冰冰的,但是,卻距離兩人非常之近,似乎是不願意看到他們單獨說話。

在剛才,在薛凌頂與何以安相向而行的時候,何亦然其實一直在何以安的身後緊緊跟著,雖然人在何以安的身邊,但那雙漂亮的眸子,從薛凌頂從咒塔出來之後,一直落在薛凌頂的身,沒有移開半分。現在,更是緊緊盯著薛凌頂,只不過臉色冰冷,眼底還有一點傷感與落寞。

這個樣子,令薛凌頂又是心裡一軟,想要跟何以安說的話也頓時咽了回去。

「東西那到了?」何以安忍不住瞪了何亦然一眼,不得不開口問這件正事。

「嗯,拿到了1薛凌頂點點頭,正色道,「需要我現在拿出來看嘛?」

「不用了1何以安說著,一邊抬了抬手,阻止了薛凌頂想要拿出那件東西的舉動,「你的能力,你的眼光,你的人品,我都信得過,不用查看的。」

聽到何以安這樣露骨地誇自己,薛凌頂美麗的臉不由自主地染了一抹紅暈,但是想起咒塔西雅那句怪的話,西雅說,他非常敬重那個敢用那陣法的人,那是什麼意思呢?

想到這一點,她臉的紅暈頓時褪盡,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擔憂和不解,她抬首問何以安,「你告訴我實話,你要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的?」

「你為什麼會這麼問?」何以安也是一愣,似乎沒有想到薛凌頂何以有如此一問,頓了頓,很快回答道,「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這件東西,我是用來對付血魔谷和獵魂宗的。真的,我沒有騙你。」

「我當然知道你是用來做什麼的。」薛凌頂臉的擔憂不減反增,「只是,如果用這件東西,你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嗎?」

聽到薛凌頂的這句話,一直跟著何以安的何亦然也是神色一陣,終於將視線移開了薛凌頂,仔細地打量著何以安。而在聽到這話后,何以安的神情明顯僵了一僵,但是很快恢復了過來,他對著薛凌頂笑了,笑意溫和,「怎麼會呢,你想多了1

「真的是我想多了么?」薛凌頂喃喃自語道,她的語氣似乎是在自語,卻還是有著揮之不去的一縷擔憂。

「是的,你想多了。」何以安的語氣愈加溫柔,「你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薛凌頂搖搖頭,卻不再說話,何以安越是這樣說,她心的那抹不安越重,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好了,你不是說,她出來我們離開這裡嗎?還磨蹭什麼?」這時候,何亦然猛然開口道,語氣還是冰冰冷冷的,帶著不滿瞪了一眼何以安,同時也賭氣不去看薛凌頂。

兩人頓時都是一笑,何以安笑著對薛凌頂道,「我們走吧1薛凌頂也只是笑著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與何以安同時轉身,面向咒界大長老的方向。

在看過去的時候,薛凌頂看到了那位咒界德高望重的咒界大長老此刻也正面帶著微笑看著自己,笑意溫和而慈祥,令薛凌頂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心裡微微一暖,決定這次離開咒界后,一定要回去看看自己的父親。

只見何以安對大長老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而那邊,大長老也看向薛凌頂兩人,目光掃過薛凌頂與何亦然,然後對著何以安也是點點頭。

「走吧1在看到大長老的點頭之後,何以安驀然回身,兩隻手一手拉著薛凌頂,另一隻手要去拉何亦然,卻被何亦然給閃過了,「我自己能出去1

「用你的辦法?」何以安似笑非笑地看著何亦然,「我當然相信用你的辦法也能夠出去的,可是,你確定在你出去之後,我們還在等著你?」

何亦然先是一愣,然後目光飄過一臉看熱鬧的薛凌頂,頓時臉色一紅,然後心不甘情不願地拉住了何以安的衣袖,力道大的幾乎要將那片袖子給撕下來。

何以安也不以為意,也不見他做什麼,見到他們三人原來站的位置忽然空蕩蕩的,什麼也不見,似乎,剛才根本沒有人站在那裡一般,空無一人。

三人這樣憑空消失,咒界,除了跟何以安打過招呼的大長老之外,其他的人幾乎都沒有注意到,他們依舊熱情,依舊激動,依舊將蘇白團團圍在間問各種各樣的問題。然而,被他們包圍在間的蘇白突然不再回答問題了,而是抬頭看著前方的某一處,明顯在發怔。

剛才,薛凌頂三人離開時,其他人沒有注意,但是他卻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到了薛凌頂與何以安的互動,他看到了薛凌頂的離開。

其實,他是知道她會很快離開咒界的,在咒塔他已經知道了,可是,還是沒有想到,她會離開的這麼快,快到自己跟她打個招呼都沒有機會。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讓她那麼急著離開?還是說,她著急離開的原因並不是什麼事,而是那個人呢?

心裡閃過這個念頭是,他頓時對這些擁簇著自己的咒界眾人,忽然感到有些煩躁,便不再理會眾人的詢問,而是大踏步離開了原地,向大長老走去。

走到大長老的面前,他躬身行禮,「見過大長老,弟子有事要向大長老稟告。」

這位咒界的大長老雖然在面對何以安的時候,態度很低,但是,在整個咒界,他依然有著至高無的絕對權威,他笑眯眯的捋著鬍鬚,看著一步步靠近自己的蘇白,看著蘇白對行禮,一直笑眯眯的,但是,那笑得眯起來的眼睛深處,卻閃過幾縷瞭然與精明。

他對著蘇白點了點頭,道,「看來,這次在咒塔,你到底還是有了遇了。」

「是弟子僥倖而已。」蘇白依舊躬身態度誠懇而謙遜,他只是面對著大長老,其他的人都沒有去看,所以,他們沒有看到那些神色各異的長老會成員們,沒有看到自己的師父白長老那已經陰沉道了難看的臉色,沒有看到葛長老那探究的目光。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誰知道,大長老卻搖了搖頭,對他繼續說道,「所以,根本沒有所謂的僥倖之說。」

聽到大長老的話,蘇白依然沉默,什麼話也沒有說,態度很執拗。

「好了1大長老的目光微微掠過眾人,對他點了點頭,「既然有話要說,那跟我來吧。」

說完這句話,大長老便率先走在前面,蘇白抬頭看了看,便跟在大長老的身後,兩人一前一後地離開了這裡,再次向咒塔走去,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覷,不知所以然的咒師們。

「蘇白會更大長老談什麼呢?」

「不知道,也許和那位咒界的大恩人帶來的人有關吧?」

「問問不知道了?」直到這個時候,咒師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了何以安幾人早已經離開了,無人為他們解惑。

「你是說,你真的見到了傳說的塔靈?」咒塔的某一間房子里,大長老猛然站起身來,雪白的鬍子一翹一翹地,雙眼也睜得大大的,顯示了現在的他是有多麼的吃驚。

「是的,大長老,千真萬確。」蘇白躬身垂眸,態度依然很恭敬,而只有那低垂的眼眸,閃爍過別人看不到的笑意。平衡了,心裡徹底平衡了,想當初,自己見到塔靈的時候也是被驚得不輕,現在,居然有人自己還沉不住氣,而且還是德高望重的大長老,心裡能不平衡嗎?

「那,那他有沒有說什麼?」大長老雖然被驚得不輕,但是,回神卻也足夠快,立刻問出這個自己關注的問題,「他有沒有原諒我們先祖的失禮?」

「不是1蘇白對大長老搖搖頭。

「你是說,他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們?」聽到這句話,大長老立刻一臉沮喪,「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是這麼執拗呢?」

「不是的,」蘇白見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立刻解釋道,「其實,塔靈大人根本沒有生我們先祖的氣,只不過是另有緣故而已。」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