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三十九章 布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布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咒界現在發生的事情,以及以後要發生的事情,薛凌頂可是一點都不知道,現在的薛凌頂,已經回到了星嵐宗,有何以安在,他們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到了星嵐宗。

在星嵐宗,蕭寒煙所在的那個院落,有幾個人聚集在一起,自然是何以安,何亦然,薛凌頂,當然,還有這個院落的主人蕭寒煙。他們四人都是圍坐在院子的一個石桌的旁邊,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師父,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嗎?」蕭寒煙給何以安倒了一杯茶,雙手遞了過去,問道。

薛凌頂有意無意地看著蕭寒煙的動作,能夠感覺到他對何以安的尊重是由心而發的,雖然說何以安並沒有認可他這個徒弟,但是蕭寒煙依然沒有半分失禮之處,這一點讓她也不由心生敬意。

「嗯。」何以安點了點頭,便接過那杯茶,輕輕抿了一口。

「師父,如果有什麼需要弟子做的,儘管吩咐。」蕭寒煙道。

「哼!人家都不願意跟你說,你還要用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有必要嗎?」看到蕭寒煙對何以安的恭敬,坐在一邊的何亦然忍不住冷嗤了一聲,開口嘲諷道。

「有沒有必要這是我的事,與你有什麼關係?」聽到何亦然這個不客氣地諷刺自己,蕭寒煙的臉也有些掛不住了,反唇相譏道,「況且,這裡是我的地盤,你來者是客,請謹守為客之道,不然我可不歡迎你。」

聽到蕭寒煙的這句明顯帶著逐客意味的話,何亦然也是臉色一變,明顯有些惱怒,立刻站起身來,「走走,誰稀罕你歡迎?凌頂,我們走1

一邊說著,一邊便要過來拉住薛凌頂的手,然而,還沒有拉住,便被憑空出現的一隻手給攔住了。見到那隻手攔在自己將要落在薛凌頂衣袖前的右手時,何亦然頓時怒哼一聲,驀然反手,五指成爪,毫不客氣地向那隻手抓取,快、准、狠!沒有絲毫的留手。

誰知,那隻手的速度也不慢,反手輕輕一推,食指和指都輕輕搭在他的手腕,他頓時覺得一道猛烈的力道襲向自己的手腕,那股力道很大,彷彿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自己的手腕驀然一痛,頓時半點力氣也無。不得不撤手,伸出左手抓住自己的右腕。目光狠狠地瞪向那隻手的主人,「卑鄙,又來這一招1

「我說過,不要想著碰凌頂,不然我會不客氣的。」那隻手的主人,白衣飄飄的何以安緩慢地收回自己的手,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只是抓她的衣袖而已,又沒有想要碰她的手。」何亦然不甘地嘟囔了一句,這段時間,他在何以安的手吃這樣的虧不下百次,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實力與人家的差距很大,所以,氣勢也越來越弱。像現在,這種低姿態的說話方式是以前的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

「衣袖也不行。」何以安的態度堅決,卻也很囂張。一邊的薛凌頂有些尷尬,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插話,但是另一邊的蕭寒煙,這會兒看熱鬧可看的起勁呢,全然忘了他剛才與何亦然的不合,心裡卻在激動地向,這兩男搶一女的戲碼,怎麼被我給看到了呢,可真精彩。

他一邊看看自己的師父,點點頭,嗯,不錯氣質超然如仙人,又看看紅衣何亦然,卻更是猛點頭,嗯,更不錯,容貌絕艷似妖孽,這兩人都很難得,都是拔尖兒的人才。然後,他掉轉頭,看好戲一般看著薛凌頂,似乎在猜測她會如何選擇?

見到蕭寒煙那看好戲的目光,薛凌頂有些惱怒,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不去看他,不過絕美的小臉卻微微暈染了幾抹可疑的紅色。

何以安與何亦然對峙,蕭寒煙又在純粹看熱鬧,不去煽風點火不錯了,至於讓他來做和事老,想都不要想,最後,還是薛凌頂無奈地開口,「好了,都坐下吧,茶水都要涼了,你們每次都要這樣劍拔弩張嗎?」

聽到薛凌頂的這句話,何以安笑了笑,坐了下來,端起手邊的那杯茶,輕輕地喝著,神色沉靜,彷彿剛才發飆的根本不是他。

何亦然雖然還是不忿,但是看了坐在他對面的薛凌頂,便什麼也沒有說,低頭觸目,坐了下來,給自己也到了一杯茶,輕輕喝著。

「對了,這次你有什麼想法?」薛凌頂見這兩人都消停下來也,便輕輕鬆了一口氣,對何以安問道,繼續剛才那個被何亦然打斷的話題。

「這次是一定要斬草除根的了。」何以安放下茶杯,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那雙眼睛,透露著一些厭惡之意,「放任了這麼多年,這些鬼鬼祟祟的傢伙越來越囂張了,越來越可惡了。這樣下去,還真不知道大陸有多少的人會毀在他們的手1

「師父!你是真的決定好了嗎?」蕭寒煙問道,當提到正事,蕭寒煙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半分也沒有之前看熱鬧的戲謔之意,「這次需要我做什麼?」

「還真的有件事需要你去做,」何以安認真地點點頭,道,「我需要你去散播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不光是蕭寒煙,連薛凌頂和何亦然都睜大了眼睛,目光齊刷刷地向何以安看來。

「是這樣的……」何以安的目光漸漸地越過這三雙好的目光,便點了點頭,將自己的想法一一道來。

三人都是聽的眼睛一亮,蕭寒煙和何亦然都是為何以安的這個絕妙的主意叫好,只有薛凌頂,卻總是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一縷憂心,雖然聽說何以安的計劃似乎是天衣無縫的,但是她卻還是感到不安,也說不哪裡不對,但是無法徹底放心。

「好!我現在去1在聽到何以安安排完任務之後,蕭寒煙便沒有遲疑,當下站起身來,向外走去,現在時間也的確有點緊張了。

「小心點。」何以安叮囑道,「不要讓別人發現可以傳播的痕來。」

「好的,師父,我會的。」蕭寒煙先是隨意地回答道,然後忽然眼睛亮了起來,「師父,你這是認可了我這個弟子了嗎?」

望著蕭寒煙眼底那抹渴望,那些期待,何以安忽然覺得自己有些不忍心再次拒絕了,當下點了點頭,道,「這次的事情完成後,我承認你是我的弟子。」

「多謝師父1聽到何以安終於鬆了口,蕭寒煙頓時大喜過望,連連稱謝,而後便頭也不會地大步離開,去完自己的任務了。現在,他是如此迫切地希望,這一次的計劃能夠成功,不僅僅是因為能夠為萬民除害,同樣,也是因為自己能夠成為一名何以安正式認可的弟子。

「那麼,我應該做什麼?」薛凌頂問。

「雖然我不是很認同你的這個人,但是這件事卻還做的不錯,有什麼是需要我做的,也可以說出來。」在另一邊,何亦然也別彆扭扭地說道。

然而,對這兩人的自我請命,何以安卻都統統拒絕了,他搖了搖頭,口吐出一個字,「等1

等什麼?他沒有繼續說出來,但是,薛凌頂也好,何亦然也好,卻都是明白的。等待蕭寒煙將消息傳出去,等待那些人做出同樣的準備,等待時機的成熟。

而這一等,是十天。

十天後,當何以安在那個界受傷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的時候,當很多人都為何以安受傷而感到惋惜難過的時候,何以安終於出發了,當然,他離開的時候,身邊還是帶著兩個人,兩人都是紅衣勝火,兩人都是絕美異常,風姿動人,只不過是一男一女,這兩人當然是薛凌頂與何亦然。

「你居然選擇來這裡?」薛凌頂愕然地看著眼前的這一處地方,那是一個微微凹陷下去的小村落,周圍的山體都相對較高,以至於在任何一個山頭,都能夠清楚地看到這個村落的所有景緻。

只不過,這個小村落卻很破,很陳舊,一個個簡答搭建起來的茅草屋,頂部都已經被大風吹走了,小村落沒有任何一個人,看樣子,廢棄了很久,但是,仔細看去,在有些茅屋殘留的椽根部,還可以發現一些可疑的暗褐色,那似乎,是乾涸的鮮血留下的痕。

「這是哪裡?」聽到薛凌頂驚異的聲音,一邊的何亦然有些不知所以然,隨口問道。

「這是一個,承載著滿滿的遺憾的地方1薛凌頂道,她的眼底有些濃郁的沉痛與哀悼,為那些喪生在那些魔爪的人而哀悼。

不光是薛凌頂,何亦然還發現,另外一邊的何以安神色也是很沉重,甚至起薛凌頂還要過之。

這個地方不是別處,正是薛凌頂第一次隨著何以安外出除魔所到達的地方,平安村,取名平安,卻沒有平安,全村所有的人都盡數喪生在血魔谷魔爪的平安村。也的確是一個承載著薛凌頂與何以安滿滿的遺憾的地方。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