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四十一章 正與邪的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正與邪的較量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薛凌頂清楚地從畫面看到,何以安已經避無可避的,身體要碰觸到那殺人如麻的血色綢帶,所以,她的心頭湧起了陣陣驚慌,生怕在下一刻,薛凌頂的身體會化為一道血霧。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當何以安的身體真正觸碰到那個血紅色的綢帶時,意料的情景並沒有出現,一道非常晶亮的光圈從何以安的整個身體驀然迸發出來,光線非常亮,也非常刺目,堪當空的太陽。

在那道光線下,那道原本蓄勢待發的血紅色綢帶彷彿遇到了剋星一樣,頓時氣息蔫了下來,那綢帶的戾氣好像遇見烈陽的初雪,一陣陣地化了開去。

「怎麼會?」見此,暗血的臉色驀然一變,忙不迭地抽回了自己武器,不敢與何以安的那自帶光團的身體有任何的接觸,可是即便如此,那讓她依賴的凶厲氣息卻已經消減了不少。

在法陣的外圍,薛凌頂也是眼睛睜得大大的,慶幸之餘,心頭又有幾分不解,那是怎麼回事?剛才何以安的身體突然爆發而出的刺目亮光是怎麼回事呢?

「看來,這個何以安真的出生非凡埃」

在薛凌頂驚訝之時,站在她身側的何亦然忽然開口道,語氣也有說不出的憂鬱與悵惘,似乎還有淡淡的自慚形穢之感,不過,這一點薛凌頂並沒有注意到,而是被他的話所吸引。

「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其實,也不能完全了解,不過還是有所耳聞的,」何亦然輕輕開口道,語氣驀然變得低沉了下來,「在我還小的時候,那時候,我體內的煞氣還沒有顯露端倪,那時候,師父對我還是挺好的。跟我說過這個大陸的很多事情,他那時候曾經提到過,有一種人,體內有一股聖光之氣,專門克制這天地間的一切邪魔外道的,所有的這些邪惡的東西,在他的聖光面前都是自取滅亡,沒有絲毫勝算的。」

「你是說,何以安是這種人?」薛凌頂立刻明白了。

「這個,」何亦然似乎想要點點頭,但是還是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敢說,也許不是,只是較相似吧?」

「為什麼?」

「因為,」何以安的話語吞吞吐吐,還帶著幾分猶疑,「因為擁有這種聖光之氣的,據說都是這個大陸真正的掌控者,擁有至高無的權利與尊榮,而他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不像!不然只需要一道命令可以,他用不著以身涉險。」

「原來還有這麼回事呢啊?」薛凌頂的腦海里驀然閃現當初在無妄之海遇到的那個青年,便問道,「那有沒有可能,是一任的主宰者擁有兩個繼承人,而權力卻被另一個人給奪走了,而他卻被流放了呢?」

「這個?」何亦然頓時猶疑了起來,「應該不會吧,畢竟擁有聖光之氣的,即便是那些主宰者也是很罕見的吧,他怎麼會放棄呢?」

何亦然的語氣驚異不定,薛凌頂的心卻突然明亮了起來,心想,這是極有可能的,她了解何以安,也見過他的那位師兄,知道何以安的師兄是一位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何以安的性格有些善良厚道,不是他那位師兄的對手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再想一想何以安能夠感知到炫的存在,曾經說出過炫太過逆天,會被世界的主宰所不容,薛凌盟的身份非常有可能如同何亦然所說的那樣。

法陣,因為何以安突然爆發出的聖光之氣,頓時局面再次發生了變化。

何以安的聖光之氣不但不畏懼暗血的血色綢緞,而且,還會對其有很強的剋制作用,因此,反倒是暗血開始畏手畏腳了,一時間,何以安盡占風。

「哎呀,原來你還藏著這一手呢?騙的人家好慘哦1暗血一邊急速閃退著,一邊卻還對何以安嫵媚地笑道。

「你能不分場合地發花痴嗎?」黑衣少年尋魂頓時不悅地冷嗤了暗血一句,呵斥道,「你還不動用那東西,更待何時?」

「人家知道了1暗血嬌媚地一笑,卻手腕翻轉,雙手平托起那個血色綢帶,然後,將自己本身的煞氣注入綢帶,也被知道到底消耗了她多少的煞氣,她的氣息萎靡了不少。

何以安冷冷地看著暗血的動作,沒有動,更沒有出手阻止她的動作,不管暗血有什麼花招,他都沒有絲毫懼意,這是他的自信。

下一刻,看到暗血手的那個血色綢帶因為她本身力量的注入,頓時幻化開來,不再是一個綢帶,而是成為一片血色的湖泊,只不過,這血色湖泊是懸浮在空的。見此,何以安的眉頭輕輕皺了起來,顯露出他對這種東西天生的厭惡感。

不光是何以安,連站在法陣之外的薛凌頂和何亦然也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她們同樣對這東西非常厭惡,那濃稠的鮮血蘊藏著濃濃的戾氣不說,其間還下翻滾著一些不斷下起伏的白色骷顱,間或有一些根本沒有被完全化掉的碎肉與肢體,令人忍不住作嘔。

「這些傢伙真噁心1站在薛凌頂身邊的何亦然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

「當然,不然,他為什麼非要將這些傢伙除之而後快呢?」薛凌頂輕輕說道,語氣,還有一點她自己都不曾覺察的自豪感,「他這樣做,是為了天下所有的生靈有一分安穩。」

在說話期間,薛凌頂的雙目緊緊落在何以安的身,並沒有注意到近在咫尺的何亦然仔細打量她的目光,和那突然變得黯然下來的神色。

「聖光之體,凈化術1

畫面,何以安輕輕抬起右手,口的一句低喃也沒有絲毫阻隔地傳進了薛凌頂的耳,然後,那抬起的右手掌心一道更加刺目的白光噴涌而出,在出現的剎那,便似乎有靈智一般向那一個血色的湖泊撲去。

彷彿遇到天敵一般,當那道刺目的光線出現血色湖泊的方時,血色湖泊也洶湧澎湃起來,好像在怒吼,在叫囂,帶著一種近似與仇恨的情緒在裡面。

幾乎是瞬間,那道白光被洶湧澎湃的血色湖泊給吞噬殆盡了。

見此,薛凌頂的心頭猛然一跳,心情也不自覺緊張起來了。然而,何以安卻一點都不緊張,右手掌心的凈化術再次出現,當然,再次被吞噬。但是何以安卻依舊神色從容,一點都不放棄,繼續將一道白光使出……

這樣,一次次的凈化術卻都被血色的湖泊給吞噬了,漸漸地,紅衣女子暗血雖然面色蒼白,但是神色卻是明顯一松,然而,不光是她,連那個黑衣少年尋魂也是明顯鬆了一口氣,停下了手的動作,雖然如此,但是他的目光卻還是陰狠地看著似乎將暗血無能為力的何以安,深眸閃過一絲殺意。

「不好!他想要偷襲1從薛凌頂與和何亦然的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尋魂表面看似放鬆,實際卻打算偷襲的舉動,何亦然都忍不出擔憂地說道。

「他應該不會成功的。」薛凌頂也是皺了皺眉頭,口卻說道。雖然看起來何以安落了下風,但是,她卻莫名對何以安有一種信任感,相信他必然不會如此輕易輸。

畫面,何以安依然在與暗血的血色湖泊對峙,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這個尋魂的小動作。尋魂腳步在不易覺察地輕輕移動著,速度很慢,卻是越來越靠近何以安的後背處。

「萬魂噬骨,給我去1驀然,在何以安的身後,那個叫做尋魂的少年將自己的手的那個黑色的幡猛然揮動,頓時彷彿整個世界都黑暗了下來,一道道黑色的暗影從那個黑色的幡飛奔而出,將何以安給團團圍祝齜牙咧嘴,似乎要將何以安給吞噬掉。仔細看去,那些黑色的影子好像是巨大的蝙蝠,但是並沒有形體,卻黑暗到了幾乎要完全凝實一般。

方才何以安的聖光之氣已經消耗了很多,再次面對尋魂的突然偷襲,他該如何反擊?場面看起來對何以安非常不利,即便是相信何以安,此刻的薛凌頂也是忍不住微微揪起心來了。

場外薛凌頂和何亦然在擔憂,而法陣內,暗血與尋魂卻都在笑,暗血笑的妖嬈而得意,尋魂卻笑的陰狠而嗜血。似乎,在他們看來,這次何以安是無論如何都沒死定了。

然而,誰也意想不到的是,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卻聽到一個清俊的聲音,「爆1

聲音不大,但是隨著這個聲音的出現,一聲驚天動地的爆裂之聲傳入了所有人的耳,頃刻間,原本黑暗的周圍一下子被一道拔地而起的亮光給刺穿了,那些黑暗凝實的黑色影子也被這一道亮光給撕裂成道道碎片,然後消散在空氣。

這還不算,連原本暗血那邊穩操勝券的局面也被打破了,無數道細碎的亮光將暗血的那道血色湖泊同樣切割成無數道碎片,七零八落。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