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六十七章 誰更歹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誰更歹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

簡單的一句話,卻引起了眾人,尤其是星之城等人的深思,是啊,等待機會,不如創造機會。這一次的天試,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明顯在聯手,想要將星之城排擠出天試之列,如果不是林皓雪等人的堅持,恐怕不會來到雍禾城來參加試。

即便是來到了雍禾城,即便是已經開始賽了,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也沒有放棄對星之城的打壓,林皓雪看似步步退讓,實則成竹在胸,在那些人步步緊逼之時,她猛然出手,震懾全場,為星之城的人爭取了一個平等對話的機會。

星之城有這樣的一名霸主,可以說是整個星之城的幸運,一時間星之城的眾人,對林皓雪的信服與敬佩再次提升了不少。即便是與星之城,與林皓雪對立的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在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林皓雪不簡單。實力強,心性也夠高!

剎那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陷入了沉思,甚至包括和光殿主和月靈宮主,然而,有一個人,非但沒有對林皓雪的話產生信服感,反而心裡恨得牙痒痒的,一雙怨毒的目光等著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死死瞪著林皓雪。

哼!偷了別人的東西,還想要在這裡裝清高,耍威風,等到我得到了屬於我的東西,必然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皓雪的目光緩慢地掃過寂靜無聲的全場,她的眼神在太陽殿和光殿主的身側的位置停頓了一下,然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來。

和光殿主的身側有兩個人,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左邊的那個是林皓雪認識的人,名喚碧林的綠衣男子,但是,林皓雪所看的,卻不是他,而是和光殿主的右側的那個人,那個人的面孔是完全陌生的,但是,他那陰毒狠厲的氣息,卻讓林皓雪莫名感覺到有些熟悉。並且暗自生出了一些警惕之意。

「那好1和光殿主很快從林皓雪所帶給的震撼回過神來,與月靈宮主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他再次開口道,「既然你想要這個說話的機會,那好,我們給你這個機會,你倒是說說看1

林皓雪點點頭,卻並沒有開口說什麼話,而是坐下了,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彷彿剛才那驚天動靜,不是她做出來的一般。

在林皓雪坐下的瞬間,青衫與翟修平從她的一左一右站起來,青衫冷笑一聲,望向和光殿主,「剛才你們責怪我星之城是心狠手辣,心腸歹毒之輩,不配參加天試,這卻是和緣故?這樣的惡語傷,我們星之城是斷然不背負的1

青衫雖然是一個女子,卻一字一句,語句鏗鏘有力,態度強硬異常,她的話,令人無法忽視。

然而,在青衫的這番話剛剛結束之後,太陽殿那邊的人不樂意了,一個青年男子蹭地站起身來,對青衫冷笑道,「這怎麼是傷惡語了?難道那些人,不是你們星之城的人殺了?難道那一百一十七條性命,根本不值得一提?難道這不足以證明你們星之城的心腸歹毒?如此都不算,那麼,到底什麼才是你們以為的心狠手辣?」

這個步步緊逼,其實凌厲,用連著三個反問句,將青衫的話給反駁了回去,自己指責星之城,全然不提規則的制定。

「我想請問一個問題,」在對方的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間,翟修平也開口了,他語氣平和,望著對方,道,「在百人團賽,我們星之城的成員又違反了那一條規則?」

「這個?」那人原本還是氣勢洶洶的,這會兒卻無話可說了,只是怒瞪著翟修平。

「的確,你們是沒有違反規則。」在那個人的身側有站起身來,幫腔說道,「但是,沒有違反規則,並不能證明你們不是歹毒之人,不管怎麼說,你們的手沾滿鮮血是事實,這你總不能否認吧。」

「既然我們沒有違反規則,為什麼和光殿主遲遲不宣布結果?」翟修平望向和光殿主,唇角揚起一抹譏誚的笑意,「更何況,如果說我們遵守賽的規則是歹毒的話,那麼,制定這樣規則的人又算什麼?恐怕不能僅僅用歹毒來形容了吧?那算什麼呢,圖謀不軌?還是包藏禍心?」

翟修平語氣平靜,但是問出的話,卻一點都不平和,絲毫不質問的程度淺。頓時,太陽殿的人都沉默了,最開始,規則是由和光殿主開口宣布的,某種意義來說,也是和光殿主來制定的規則。這豈不是說,和光殿主圖謀不軌,包藏禍心?這怎麼可以,偏偏誰也無法否認和光殿主說出的話,連和光殿主本人也不能。

看著對方吃癟,星之城的人不由心裡暗笑,讓你們血口噴人,這些搬起石頭砸到自己的腳了吧?

然而,還沒有等到星之城的人開心多久,又有人開口了。

只不過,這次開口的不是太陽殿的任何人,而是與太陽殿遙相呼應的月之宮的人,而且還是月之宮的月靈宮主。

月靈宮主緩慢地站起身來,風姿卓越,她望了一眼和光殿主,然後看向林皓雪等人,溫爾雅地開口道,「我想,星之城的諸位朋友可能誤解了和光殿主的意思。」

「誤會么,不見的吧?」依然是青衫開口,她語氣冷冽,帶著濃濃的嘲諷,對月靈宮主,如同對和光殿主一樣,她的態度也好不到哪裡去。

「是誤會了1月靈宮主聲音悠然,語氣卻是肯定,她繼續說道,「在宣布規則的時候,和光殿主說的是『限時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哪一個陣營站著的人多,算哪一個陣營獲勝』,卻並沒有說,但凡是倒下的人,必須要死,所以說,是星之城的朋友,誤會了和光殿主的意思。所以才會……」

所以才會出現在賽場殺人么?月靈宮主雖然故意停頓了下來,但是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能夠聽清楚她這沒有說完的話是什麼意思,自然是指責星之城的人歹毒,與和光殿主沒有關係。

「對,我們殿主可沒有說沒有站著的必須要死1太陽殿那邊的人在聽到月靈宮主的這話之後,立刻得意地站起來反駁。

「是是!是你們的人歹毒,居然還敢怪到我們殿主的頭來1

「星之城的人心腸歹毒不說,還血口噴人,沒有資格參加天試,必須滾出雍禾城1

「滾出雍禾城1

「滾出去1

……

在太陽殿的第一個人開口之後,其餘的人一個個地爭著開口,鬧哄哄地斥責星之城的人們,總是,是有一個目的,將星之城的人趕出去。將天試交給太陽殿和月之宮。

「誰說那些人死了呢?」在鬧哄哄的吵雜聲,一個清冷的女子聲音響起,這一次,太陽殿的眾人沒有先前那麼激動,所以,在眾多男子的聲音,這個女子的聲音顯得如此清晰,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眾人的目光頓時都落在了那個聲音的來源處,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星之城百人戰團的統領清風,清風的目光清冷,靜靜地所在那喧鬧的人的身,唇角還留有一份嘲弄的笑。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1太陽殿的一人怒瞪著林皓雪,並且伸出手指著她,大聲呵斥道。

「我說,誰說那些人死了呢?」看似平靜實則冷冽地回視那個人,清風的聲音再次悠然響起,說出的是這樣一句令人無法相信的話來。

「你是說,他們沒死?」先前開口的那個人愣了愣,再愣了愣,一臉的不可置信,漸漸地,他的手指彎了彎,然後轉換了一個方向,指向了原本的演武場,半晌,在蹦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是,我是說,他們沒死,」清風很肯定地點點頭,語氣微嘲,道,「所以,你們給我們強加的罪名,不能成立1

「這怎麼可能?」那人不可置信地望向了演武場的央,望向了那些橫七豎八倒在地,還沒有被清理掉的淘汰者。不光是他,所有人的都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個都看向了同樣的一個地方——演武場的央。

彷彿是在響應清風的那句話一般,慢慢悠悠地,有一個人緩慢地爬了起來,然後,站起身來,有些迷糊地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似乎才終於反應了過來,一步一步向看台走去。

那是一個青年男子,不用說,也知道那是太陽殿的人。

隨著那一個人的緩慢地爬起來,越來越多的人都漸漸地爬起身來,向著各自的陣營走去,到了最後,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一個個都起身了,場地,依然還有十三個人在那裡,那十三個人正是星之城的人。

「到底是誰歹毒,誰心狠手辣?」青衫的怒意頓時噴涌而出,「太陽殿和月之宮的參賽選手都毫髮未傷,而我們星之城的人卻是真正的死了,這算什麼?」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