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七十五章 韓山之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韓山之謎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對了,她們幾個怎麼樣了?」林皓雪在心裡微微嘆息了一聲,不得不開口轉移話題,問道,她沒有說是哪幾個,范詩晴應該能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她們幾個沒事了。」見林皓雪詢問,范詩晴也離開被轉移了注意力,對林皓雪很恭敬地回答道,「幸好霸主有先見之明,用了您的辦法,我們果然能夠在不傷人的情況下讓那些人失去戰鬥力,用了您的辦法,即便我們隊伍的幾個人受了很重的傷,卻還是留下了一口氣。」

「這哪裡是什麼先見之明啊,」林皓雪有些神色複雜地笑了,道,「只不過是本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原則罷了。」

是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一直是她堅持的原則,也是因為這個原則,她才能活到現在,也是因為這個原則,即便是受到很多人的欺騙,她依然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她林皓雪不是什麼聖母,但是,卻也不是什麼濫殺無辜之人,對於惡人,如獵魂宗,如血魔谷,如陳洛河,她是不會有絲毫不留手的。

「這次我們星之城贏了?」

「那是,有林霸主在這裡,怎麼可能不贏呢。」

「是是,林霸主可是我們星之城的驕傲,是我們星之城的守護神啊1

……

聽到身後幾個女子小小的討論聲,語氣帶著的是怎麼壓制都壓制不住的興奮與快樂,林皓雪回頭,看到的是幾個鏗鏘玫瑰的成員,看起來年紀不大,臉洋溢著興奮的光澤。她沒有看到陳洛河,也不知道,陳洛河被她們給安置到了哪裡了,不過不管在哪裡,那都不是她要關心的事了。

「你真的很厲害1這時候,青衫和翟修平一起來到林皓雪的身側,青衫對林皓雪道,「看來我當初的眼光還挺不錯的,沒有看錯人,你值得被我稱呼一聲主人1

「謬讚了,」林皓雪笑笑,說道,她的話似乎很平常,卻語出驚人,她道,「皓雪無能,是當不得漠河大人的這一聲主人的。」

這句話剛剛落下,對面的三人都是驚呆了,長大了嘴巴看著林皓雪,很快,三人都反應過來,翟修平和青衫,都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范詩晴,雖然沒有問,但是那意思卻很明確,是在說是不是你告訴她的。

「我並沒有說過。」范詩晴苦笑地搖搖頭,然後看向林皓雪,「主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其實我並不知道,」林皓雪搖搖頭,神色鄭重,「剛才,我也只是隨意猜測了一下,看你們的樣子,我居然還猜對了1

「真的只是猜到的?」青衫依然覺得不可思議,問林皓雪,「那你是怎麼猜到的?」

「這其實並不難猜出的。」林皓雪看著青衫的表情,說道,「雖然你的身份很神秘,但並不是無跡可尋。在星之城的待的時間,我聽到了『鐘山裂,漠河崩,黑曜現,育林瘋』這樣的一個順口溜,說的正是星之城四位霸主的拿手絕招。」

「我們三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知道,你的實力要翟修平更高一些,在星之城,翟修平是四大霸主之一,能夠他的實力還高一些,也只能是其他的三大霸主了。而原來的第三大霸主陳洛河我見過,而且被我趕走了,剩下實力能夠高過翟修平的人,只有第一和第二霸主了。」

「而且,再後來的一次機緣巧合,我知道了你是星之城的人了,那麼,你的身份不難猜出了,要麼,你是第一霸主鐘山裂的使用者,要麼你是漠河崩的使用者,聽起來,我感覺你更像是漠河崩的使用者。隨意一猜,沒想到,居然還真的猜到了。」

「原來如此。」青衫點點頭,由衷地誇讚道,「林霸主果然心思敏捷,聰慧過人,連著都能夠猜得出。你猜的沒錯,我是漠河崩的使用者,我姓莫,叫做莫青。鐘山裂的使用者是我的丈夫,他叫韓山。」

「既然如此,那麼,韓山先生呢?」聽到莫青的這番話,林皓雪心一個疑惑解開了,不過另一個疑惑也隨之升起,便出言問道,「既然你們是夫妻,都是星之城的霸主,那應該琴瑟和鳴,相濡以沫才對,可是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他,還有,當初你們兩個為什麼會從星之城忽然消失呢?」

「我們也不想這樣。」莫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對林皓雪道,「如果可以,我們也想過這樣的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可惜,天不遂人願,我們也是無可奈何。」

莫青說著,眼底閃現過一抹黯然傷神之色。她的表情,愈加引起了林皓雪心的好,猶豫了片刻,林皓雪終於問出了自己心的疑惑,「可是跟次的天試有關,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方不方便告訴我一下。如果可以,我會盡量幫助你的。」

「這有什麼不方便呢?」莫青又是苦澀一笑,搖搖頭,表示自己不介意林皓雪的疑惑,然後對林皓雪說道,「林霸主冰雪聰明,一下子猜到了事情的關鍵。你說的沒有錯,那一件事情,的確是跟次的天試有著很大的關係。」

「一次的天試,雖然星之城整體的實力不行,但是,我的丈夫韓山,卻不是一個一般的人,他有過遇,實力很強,即便是與當初首屈一指的太陽殿的殿主相,也是不遑多讓的,所有,一次天試賽,他與和光殿主並列第一,月之宮的宮主月靈起他們兩,卻是稍遜一籌,不過卻也我要強一些,所以,一次天試最後的結果是,韓山與和光,以及月靈,他們三個一同去生魂石下方靜坐,壓制自己身體狂暴的力量。」

「那是韓山第一次去見生魂石,雖然我自己不能和他一起,不能陪著她,但是,我卻依然為他而感到高興。因為我知道他為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太過拚命,因而在他的血液有著很多的煞氣,隨時都可能損傷他的神智,這一直是我的一塊心玻」

「後來,我在雍禾城等著他,等著他從生魂石面前出來,等著他出來以後我們一起回到星之城,繼續相守,一起修鍊。」

「然而,」說道這裡,莫青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我等啊等,等啊等,三天的時間早已經過去了,七天,半月,一個月,三個月,半年……他卻始終沒有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沒有出現在我們相約的地點。最後,我開始擔憂他,開始焦躁不安,開始想要去找他,然而,我卻不知去哪裡找他。最後,迫不得已之時,只好去太陽殿和月之宮找他們的殿主和宮主,結果得到的消失是,他們的殿主和宮主早在半年前回來了,而且從回來的時候已經開始閉關了。你說說看,為什麼他們都回來了,只有韓山沒有回來?」

最後這個句子,莫青幾乎是怒吼出來的,聲音非常大,林皓雪毫不懷疑,遠處的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一定也聽到了。

「所以,你認為,韓山沒有回來是跟他們有關了?」林皓雪頓時明白了莫青的心所想,便開口問道。

「是,怎麼可能沒有關係,一定是當初在生魂石前,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衝突,所以,他們兩個暗聯手,害死了韓山。」莫青道,她的語氣低沉,心情也低沉,眼底還有著未曾消減的恨意。

到了這一刻,林皓雪怎麼還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對和光殿主和月靈宮主有著這麼濃厚,這麼大的恨意呢?只是,事情不一定是她當初想的那樣啊,她會不會是誤會了呢?但是這樣的念頭只是在林皓雪的心底閃過,她並沒有說出來,即便她說出來了,莫青也是不會相信的。何不等她冷靜下來后,在好好詳談。

「不,你想錯了。」在林皓雪心裡有所顧慮,沒有開口說出的時候,在她的身後,響起了一個男子的聲音,說出了她的心裡話。林皓雪回頭一看,不知何時,和光殿主已經出現在林皓雪的身後。此刻,他卻沒有看向林皓雪,而是雙目緊緊盯著面前明顯情緒還有些激動的莫青,聲音幽幽,「當初韓山沒有出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可以保證的是,我與月靈絕對沒有做出過任何一件有愧於韓山的事情。」

「對,我可以作證,當時,最後的期限快要到的時候,我們兩個其實叫過他,只不過他沒有出來,我能夠感覺到,他沒有出來,不是他無法出來,而是他不願意出來。」不知何時,月靈也來到了林皓雪等人的身邊來,這時候也開口說道。

「哼,你們兩個狼狽為奸,沆瀣一氣,自然是相互幫忙的,尤其是你,月靈,你們月之宮,從來都是以太陽殿馬首是瞻,你說的話,能夠證明什麼?」聽到月靈的話之後,莫青不屑地怒斥道。

月靈的面色一紅,低下頭,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