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八十五章 互訴衷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 互訴衷腸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半晌,林皓雪也終於抬起手來,右手的指縫捻過何以安肩頭的白髮,仔細打量了一番,抬頭,與何以安黝黑的雙眸對視,語氣關切地問道,「你的頭髮為什麼會是白的?我明明記得你……」

說道這裡,林皓雪猶豫了一下,終究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的何以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見到林皓雪的神情,何以安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心掠過幾許感動,口卻不甚在意地接話道,「你想說,我以前的頭髮是黑的對吧?」

林皓雪望著何以安,很緩慢很緩慢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卻也表示了自己的承認。

「你這是在為我擔心嗎?」何以安饒有興趣的打趣道,「你以前可是從來不會這樣的。」

「是的,我是在為你擔心1林皓雪抬起頭,望著何以安略含戲謔的眼睛,嬌俏的小臉滿是嚴肅,正色道,「我擔心你的頭髮白是因為還有後患,我擔心這後患會不會影響你的生命,我擔心,這一世我們相處的時間還有多久?是不是還有一個新的期限,如果是,這期限會是多少?我想要珍惜,所以,我才會擔心。」

林皓雪的話說完了,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何以安,神色平靜,沒有絲毫赧然之色。自從恢復薛凌頂的記憶之後,她知道,自己的心一直是有何以安的,不管他是靈魂體,還是真真實實的人,都是她心的那個人。

是一直以來守護她的人,是一直以來包容她的人,也是一直以來陪伴她的人,所以,她願意對眼前的這個人付出自己的心神,她願意為他憂心。

是的,她是擔心他,她擔心這一世他們的緣分到底是多長,會不會像前世一樣,那麼短暫呢?既然如此,既然知道自己的心思,那為什麼不能坦誠一些,為什麼還要扭扭捏捏,浪費時間在相互猜測心思面呢,所以,她很直白地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

然而,林皓雪是直白了,但是,何以安卻呆住了。他有些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林皓雪,心情複雜萬千。

前世今生,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嚴肅地跟他說話,也是第一次這麼直白地跟他說話,她那嚴肅的小臉,還有認真的態度,都讓他震驚,更他的心情沉重而複雜。

林皓雪的這話的確讓他的心頭微微一顫,頓時,一股暖流從他的心湧現出來,他是如此感激,感激她這麼關心他,感激她給他帶來了溫暖;他也是如此歉疚,歉疚自己的不爭氣居然讓她擔心。但是,在心頭的某個角落,卻也悄悄湧現出一陣欣喜,原來,自己在她的心這麼重要啊,這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心思千迴百轉間,驀然,何以安的手微微一用力,將林皓雪的腦袋按到他的肩頭,他只是想要兩人的距離更近一些。然而,因為他的這個動作,因為這樣的距離,也因為這樣的角度,使得他的唇靠在林皓雪的耳邊。

這一刻,林皓雪聽到了何以安低低的聲音,那低到近乎呢喃的聲音,帶著感激,帶著悲愴,「謝謝你,皓雪1

「你謝我做什麼,」林皓雪略感不適地掙扎了一下,卻沒有掙扎開,她便放棄了,依偎在何以安的肩頭,口說道,「你也幫了我很多,是不是,我也要說謝謝呢?我們之間,需要這麼客氣嗎?」

「是啊,我們之間不需要客氣,所以,我要謝的,不僅僅是你。」一邊說著,何以安一邊抬起頭來,望著因為生機玉的存在而晶亮一片的天空,喃喃道,「還有,天1

這一刻,他是如此感激,感激天,感激天讓他能夠離開界,讓他遇到她,讓他感受到如此的溫暖,讓他的心情溫軟。雖然前世今生,他與她相處的時間並沒有多久,卻給了他成年以來唯一的溫暖。

雖然,這一萬多年,他一直處於焦灼苦悶的等待,處於寂寞無助的絕望,但是在見到她的時候,在聽到她說這番話的時候,他覺得,這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為此,哪怕要再等一萬年,他也願意。

「哎,何以安,你別光顧著抱我,我問你呢,你的頭髮,到底有沒有後患啊1被何以安的手摟的有點緊,林皓雪轉了轉脖子,開口問道,這依然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聞言,何以安的手漸漸鬆開,將林皓雪略略推開一些,能夠與自己的目光再次對視,望著林皓雪的目光,何以安也很認真很嚴肅地回答道,「皓雪,你放心,我的頭髮白,對我的壽命沒有什麼影響,所以,你一定不用擔心。」

「真的?」林皓雪眼露狐疑之色。

「當然是真的1何以安無肯定,頓了頓,他繼續說道,「皓雪,你還記得,我是在靈魂碎片還沒有收集齊全的情況下恢復肉身嗎?」

「哦,對的。」林皓雪點點頭,在見到何以安醒過來之後,她激動驚訝太過,以至於忘了這回事,說起來,何以安的確是在靈魂碎片不全的情況下才恢復肉身的,「難道,這是你頭髮變白的原因嗎?」

「是的,這是我頭髮變白的最大的原因。」何以安點點頭,回答道,「不過你不用擔心,如果找到了其他的靈魂碎片,並且成功融合之後,我會完全恢復的,到時候,頭髮眉毛都會完全恢復的。」

「哦,那好,」林皓雪點點頭,輕輕地噓了一口氣,終於放心了。

然而,在側頭的一瞬間,她的眼睛瞥到了一邊一個紅色的身影,正在睜大眼睛看著自己和何以安。不由感到一陣陣羞惱了,「小火,你看什麼看你,你什麼時候醒的,醒了也不知道說一聲,真沒禮貌。」

「主人姐姐,我早醒了埃」小火有些委屈地眨了眨自己火紅色的大眼睛,說道,心卻在暗自腹誹,「是你與何大人久別重逢,注意力都在對方的身,沒有看到我才是,這怎麼能夠怪我呢?」

不過這話小火卻也只敢在心說,自然是無論如何都不敢說出來的,說起來,自從一次被林皓雪給訓了之後,小火對自己的這個主人姐姐已經不僅僅是以前那樣的親近了,還多了那麼一點敬畏。

「好了,既然都醒過來了,那麼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1聽到小火語氣的委屈,林皓雪頓時愈加尷尬,她猛然從何以安的懷起身,站了起來,扭過頭,語氣很急促地說道。

在林皓雪站起來的同時,何以安也站了起來,隨著他的站起,在他的腳下,那原先破裂的光繭不知何故,漸漸地消散殆盡,憑空消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而這樣一來,他與林皓雪的距離依然很近,看起來,兩人並沒有離多遠,而是並肩而立。

小火看了看他們兩,不由地撇了撇嘴,心道,「不管蹲下還是站起,離得都那麼近,這不是一樣的效果嗎,何必費那麼大的功夫呢?」

似乎覺察到小火那不以為然的神情,林皓雪更加赧然了。立刻撇過頭,後退一步,與何以安拉開了一些距離,然後掉轉頭,面向那扇進來的古銅色大門,一步一步向前跨去,口道,「不知道已經過去多長時間了,我們不能再耽擱了,趕緊走吧1

林皓雪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走去,一點都沒有回頭看這兩人的意思,臉色已然通紅,連耳朵都漸漸紅了起來。小火無奈的看了看林皓雪的背影,然後看向何以安,對他調皮地聳聳肩,做了一個口型,「你看,主人姐姐惱怒了,怎麼辦?」

何以安側眸,看到了小火的這個舉動,看到了小火眼底的戲謔,看到了她對他做出的那個口型,忍不出微微一笑,卻也不甚在意,要丫頭。他也快速向前幾步,一手迅速按在林皓雪的肩頭,阻止了她的繼續前行。

「等等1

「怎麼了?」林皓雪側頭,看了看按在自己肩頭的大手,臉色愈加紅暈了,不過卻沒有避開,腳步卻很自然地停了下來,口問道。

「既然來這裡一趟了,怎麼能夠不帶一些東西離開呢,那樣豈不是太虧了。」何以安語帶笑意道,這話是這麼說的,但是卻很難從他的語氣聽到貪婪這些負面的東西,反而更像是在打趣。

「什麼?難道你有看到什麼好東西了?」聞言,林皓雪立刻回頭了,看向笑對自己的何以安,滿眼狐疑地問道。

「當然看到了1何以安在見到林皓雪回過頭來,絲毫不意外,而是不出所料的笑了笑,揚了揚眉頭,抬起手指,指了指頭頂的那個東西,道,「你看看,我說的,是這個,是好東西吧?」

「你說的是它,這也能帶走?」望著何以安所知之物,林皓雪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神古怪,看著何以安的神情,好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