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是韓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是韓山?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兩人頓時一驚,心裡一動不約而同地看向了何以安的右側,那裡呆著的,正是何以安從生魂殿中帶出來的那個乾瘦虛弱的身影,剛才個斷斷續續、虛弱至極的聲音,正是由這個人發出來的。

「你,難道你知道這裡?這是哪裡?」林皓雪蹲下身體,問道。因為在落下的時候,何以安就已經將那個人放置在地上,那個人就是躺著的,所以林皓雪在說話的時候,蹲下身來,她雖然語速極快,但是態度並不駭人。

「我……,怎麼……能……能不知道?」那個人雖然虛弱,但是在這一刻,卻似乎苦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已經……被困在這裡……好多年了啊1

「你先別說話,等會兒恢復了我們細說。」感覺到這個人實在太過虛弱,林皓雪便迅速阻止了這個人繼續說話,因為說話對於現在的這個人來說,消耗還是太大了。

「好……」那人只是發出這樣一個聲音,果然不再說話。

林皓雪沒有起身,而是繼續蹲下查看眼前這個人的身體狀況,在查看之下,不由地暗暗吃驚,這個人丹田已經枯竭成這個樣子了,沒有一點能量的支撐,那這麼多年,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如果說,修鍊者的丹田是一片湖水的話,那麼這個人的丹田非但不是湖,甚至連一滴水都沒有,反而因為乾涸而龜裂開一個又一個的裂縫,是一片大旱地,令人觸目驚心。

一般情況下,丹田成為這個樣子的,只能是凡人,這也就是說,這個人的身體相當於一個尋常的凡人。更確切地說,單憑體力,他甚至都不如一個凡人。

身體成為這個樣子,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中,這個人居然都能夠活下來,怎麼能夠令人不驚呢?林皓雪現在就很好奇,這個人是怎麼活下來的。但是,,她心裡更清楚,當務之急是將這個人恢復過來。

意念一動,林皓雪拿出一塊精石,想要給這個人來使用,可是,在拿出之後,林皓雪又開始犯難了,這個人的丹田已經完全枯竭,經脈也已經乾涸,根本就無法吸收精石中的能量啊,該怎麼辦呢?

而且,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她根本就無法使用玄力,沒有辦法使用玄力,她無法給這個人的疏導經脈,也就是說她現在是空有能量,卻無法讓其達到這個非常需要能量之人的丹田中,有也是白費。

「你可以試試意念之力。」就在林皓雪開始犯難的時候,何以安立刻就看到了林皓雪的窘境,側頭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你不是早就發現了,這裡對於意念之力是沒有隔絕的嗎?為什麼不試試呢?」

「不錯,這的確是個辦法1聽到何以安的這話,林皓雪頓時茅塞頓開,立刻盤膝而坐,在她坐下之後,那一塊原本被她拿在手掌的精石,在她意念的控制之下,漸漸地懸浮在林皓雪的面前的半空中。

林皓雪眼睛緩慢地閉上了,她的意念之力逐漸運轉了起來,越來越迅速,最後,用自己的意念之力,將那一塊精石中的力量抽出來,可能是關心那人的情況,林皓雪自己也沒有注意到,原來自己拿出來的,居然是一塊極品精石。

不過,也幸好是極品精石。眾所周知,極品精石的好處是能量充盈而磅。但因為極少擁有,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極品精石中的能量很純粹,很容易讓人吸收。當然了,也很容易被提煉出來。

比如現在的林皓雪,她是第一次使用意念之力來抽取精石中的能量,居然很容易就成功了,這對她而言,倒是一個意外之喜。

在抽出精石中的力量之後,林皓雪小心翼翼地操控著這些精石中的能量,向那個乾瘦男子的丹田中送去。

彷彿是乾涸的田野中降下的一場細雨,這被林皓雪從精石中抽出來的力量非常溫和,一點都不狂暴,這就非常適應這個男子現在的身體狀況,因此,第一次精石中的力量是林皓雪輸送過去的,但是接下來,根本就不需要林皓雪來輸送。

那男子的丹田彷彿活了過來,自己下意識地吸收精石中的能量,這倒給林皓雪省了不少的事。

隨著對能量的不斷吸收,漸漸地,那個男子已經不再是躺著了,而是能夠坐起來了,他坐起來之後,立刻盤膝而坐,專心致志地吸收著這些從精石中的力量,雖然他的坐姿歪歪扭扭,看起來還很勉強,但是,吸收能量的速度卻明顯加快了數倍不止。

林皓雪默默地再次拿出一塊極品精石,放置在那個男子的手中,靜靜起站起,與何以安站在一起,看著那男子整個身體都發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好像一個乾涸已久的莊稼遇到了水分一般,立刻多了一些升級。

最起碼,現在這個男子的身體充盈了不少,不再像以前一樣,是一副乾瘦如柴,令人不敢直視的模樣了。

也許是太需要能量了,那個男子吸收精石能量的速度很快,因為擔心出現意外,林皓雪拿出的都是極品精石。當那個男子將林皓雪遞出的第十八塊極品精石吸收消化之後,終於能夠站起來了,在站起來的一瞬間,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林皓雪意念感知之下,能夠察覺到這個男子的身上有一股凜然之氣,便仔細打量而去,感知到,眼前這個男子非常英俊,雖然猜不出這個人的年齡,但是,他的相貌,卻依然保持男子最美好的青年時代的模樣。不光是相貌英俊,而且那種膽肝相照的書生意氣真的很容易讓人對其產生好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男子身上的衣服,他的衣服,怎麼說呢?就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吧,又臟又破,即便是意念感知,都無法感覺到那是什麼顏色。先前他身體乾瘦的時候倒還罷了,現在身體飽滿起來后,就顯得太破了些,只能是勉勉強強地遮住他身體。

這個樣子,讓林皓雪不由地皺了皺眉,正要收回意念之力,便感受到身邊的何以安重重地哼了一聲,似乎很不悅,自然,這一聲冷哼。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力,便自然而然地將意念之力收回了,收回意念之力后,卻發現何以安很平靜。

「多謝……兩位。」那男子拱手施禮,聲音還有一點嘶啞乾澀,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清朗好聽的男聲,他繼續說道,「在下韓山,多謝兩位的救命之恩。」

「原來你就是韓山?」林皓雪微微一驚,但很快就不驚訝了,想到當初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還有莫青,都說韓山留在了生魂殿中,現在在這裡見到他,倒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是的,我就是韓山。」那男子語氣肯定中帶著一絲疑惑,詢問道,「不知道姑娘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這一次,我是代表星之城參加天試的,而且我認識莫青。」林皓雪輕聲說道。

雖然林皓雪沒有細說什麼,但是聽到林皓雪這句話,韓山便也能夠猜出一個大概來,他知道,應該是莫青告訴她關於自己的事情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半晌,韓山也用意念探查了林皓雪一番,忍不住驚訝萬分,朗聲贊道,「姑娘果然是天賦過人,實力非凡,韓某佩服1

「韓霸主過謙了,」林皓雪淡淡地說道,「我也只是和韓霸主同樣的境界而已,哪裡談得上實力非凡了?」

「這怎麼能相提並論了?」韓山苦笑了一聲,卻也知道林皓雪不願意在這上面多說什麼,便也搖搖頭,轉移了話題,「姑娘,這裡雖然黑暗,但卻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我們還是在一個光亮的地方說話比較好。」

「哦,什麼辦法?」林皓雪的雙眼亮了起來,出聲問道。

「既然我們能夠進入這空間之中,必然是因為你們擁有能夠打開這生魂石內部空間之物,對吧,那東西是不是白色的?」微微躊躇了一下,韓山開口問道。

「你為何如此問?」林皓雪的臉色一變,聲音也冷了幾分,不管怎麼說,這個韓山到底是陌生人,到底會不會有什麼不為之人的圖謀,她並不清楚,雖說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卻不可無。

「別誤會,」韓山苦笑一聲,解釋道,「兩位是韓某的救命恩人,韓某是無論如何都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的。只不過想到,如果那東西是白色的,那麼必然能夠點亮這裡的這一空間而已。」

「哦,原來如此。」林皓雪點點頭,黑暗中,她的眼底幽深,誰也不知道她的心裡是在想什麼,到底是對韓山相信了呢,還是有所保留。

下一刻,林皓雪的意念一動,很快,一塊漂亮的白色玉牌被她自戒指空間中拿了出來,果然,隨著生機玉的那處,這一處空間,頓時大亮了起來,一切都清晰地呈現在三人的面前。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