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百八十九章 同命相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同命相憐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雖說因為林皓雪拿出了生機玉,使得眼前一片大亮,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圍的一切環境,但是,這周圍的環境卻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是一片空曠無的空間,似乎是一個巨大無,一眼看不到邊的巨大的鐵籠子一般,給人一種近乎窒息的壓抑感。

在大略打量了一下這裡后,林皓雪很快便回過神來,看向對面的英俊青年韓山,在林皓雪打量環境與打量人的這個過程過,何以安自始至終什麼話都沒有說,而是一直站在她的身邊,以一個守護者的姿態站立著,眼神要麼看著地面,要麼,只看林皓雪。

而韓山,卻根本沒有打量這裡的環境,他首先做的事情是,運用玄力凝結了衣衫,在這裡,雖然玄力受到制約,無法離體,但是凝結衣衫還是可以做到的。

在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看看林皓雪,再看看站在林皓雪身邊的何以安,心的疑惑卻在不斷攀升。

在他的感覺,何以安明顯要更加深不可測一些,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好像對什麼都漠不關心的樣子,而是一種旁觀者的姿態看著林皓雪與他說話,不,確切地說,他只是在看林皓雪,根本沒有看他,微微猶豫了一下,韓山再次看向了林皓雪,決定還是與她交流較好。

向前踏出一步,韓山正要開口說話,但是明顯,他還是遲了一步,因為,林皓雪先開口了。

「韓先生,現在外面的人都為你為什麼沒有離開生魂殿而爭論不休,」在說這話的時候,林皓雪一直看著對面的韓山,微微停頓了片刻,繼續正色說道,「莫青認為你沒有離開生魂殿,是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搞的鬼,是他們害了你,所以,一直在試圖為你報仇呢。」

「竟有這樣的事?」聽到林皓雪的這番話,韓山明顯有些意外,但是緊接著,他便苦笑了一下,那苦笑之頗有幾分歉疚,「都是我的錯,讓阿青擔心了。」

「不過,」林皓雪打量著韓山那複雜的神情,心裡已經有了幾分明了,她繼續說道,「不過,太陽殿的和光殿主與月之宮的月靈宮主卻都堅決不承認莫青的指控,他們說,當初是你自己不願意離開生魂殿的,與他們沒有一點關係。」

說道這裡,林皓雪故意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而是雙目緊緊盯著韓山的每一個細微的表情,果然,在她剛剛停下的那一瞬間,她發現韓山的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皺,臉部的肌肉微微抽動了幾下,看起來,好像是歉疚。

這麼說,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並沒有撒謊,他果然是主動選擇不出來的?心裡這樣的念頭閃過,林皓雪決定繼續砸下重磅,她道,「據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所說,韓先生好像想要在這生魂殿尋找著什麼東西,所以才沒有選擇早點出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居然讓韓先生連生命都不顧了?」

林皓雪一口氣問完,便閉口,不再說話,雙眼卻沒有離開韓山臉分毫,這次她看到,在她說出他在找東西的時候,韓山的神情明顯露出一份震驚,接著臉浮現出的是複雜之色,好像在猶豫,好像在掙扎。

林皓雪知道他在考慮,便也不著急,也不催促,只是靜靜地等著,等著韓山的回答。

半晌,韓山臉的掙扎之色盡數散去,剩下的都是猛然間下定的決心,他抬頭看向林皓雪兩人,道,「既然兩位是韓某的救命恩人,韓某即便說出又何妨呢?不過,這件事情對韓某來說非常重要,也很危險,還請兩位承諾,絕對不會傳揚出去,可好?」

林皓雪的眉頭皺了皺,看了一眼什麼的何以安,回望對面的韓山,張了張嘴,正要說什麼,忽然聽到何以安一聲不悅的冷哼之聲,「你這是在懷疑我們的人品?還是懷疑你的眼光?你既然不想那說算了,我們也懶得聽什麼秘密。」

「不,韓某不是這個意思,絕對沒有懷疑兩位的意思,只不過,只不過,茲事重大,韓某不敢冒險……」看到何以安驀然陰沉下來的臉色,聽到他說出的話,韓山不由焦急了,急忙解釋道,一邊解釋著,一邊還將求救的目光投向林皓雪的身。

「韓先生不用著急,」林皓雪微微一笑,笑容溫和異常,心卻也暗自好笑,既然何以安要扮黑臉,那麼,她也只能扮白臉了,斂去微微扭曲的唇角,她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更加親切一些,對韓山道,「我這位朋友脾氣暴躁了些,還請韓先生見諒。既然韓先生說這件事很重要,那麼,我保證,不會泄露出去是,順便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皓雪,我這位朋友,叫做以安。」

「原來是郝小姐與易公子,」韓山點點頭,非常感激地沖林皓雪點頭施禮道,在何以安的對之下,林皓雪現在在他的眼簡直是聖母一般和藹可親了,一般善良,「既然郝小姐如此說,那麼我也放心了。其實,不瞞兩位,我不是這地獄的本土人。」

「哦,那是怎麼回事,莫非,韓先生是從外面的世界進來的?」聽到這句話,林皓雪心頭微微一驚,沒有想到,在這裡能夠見到從外面世界進來之人。不過,在想到韓山的丹田對精石的能量吸收那麼迅速,根本沒有一點不適應,便也有些釋然了,心道,難怪呢。

「郝小姐想到了吧,為什麼我的身體對精石的能量那麼契合呢?」看到林皓雪神色的變化,韓山立刻猜到了林皓雪的心所想所思,點點頭,對林皓雪繼續說道,「那是因為,韓某以前吸收過精石,而且,韓某以前的修鍊是以精石為主的,吸收了不少呢。」

原來如此,林皓雪點點頭,心裡更加明白了幾分,莫非,這韓山被放逐進入這裡,也是因為得罪了什麼難以得罪的人,被迫進入這裡的?

在林皓雪心暗自思忖的時候,韓山的聲音再次傳出,給她解答道,

「韓某本是一門宗派的弟子,但是不知何故,某一天,原本所在的宗派,忽然遭到了神秘人士的攻擊,於是,全派遭難,被滅門,我派人,絕大多數都被滅絕,而剩下的極少數人,卻都被放逐到了各處絕地,不得返回原地。韓某被放逐到了這地獄之。」

原來是什麼宗派?到底為什麼會遭到飛來橫禍?這些韓山都沒有細說,而是含糊其辭地一筆帶過,似乎不願意泄露太多,對此,林皓雪與何以安也不怎麼放在心,畢竟,他們真的不算很熟,有防備也是應該的。

「韓某到了地獄之,剛開始因為功力被廢,便不斷掙扎,最後遇到了莫青,在她的幫助之下,我開始修鍊地獄的煞氣。後來,我們便在星之城定居了下來,剛開始,因為原本修鍊的玄力與地獄的煞氣有著本質的區別,韓某頗費了一番功夫呢。不過幸好最後還是成功了,玄力與煞氣所融合形成的力量頗為暴虐,每次使用出來都會引起巨大的動靜,韓某倒也因此而得出了一個鐘山裂之名。」

「不過,」說到這裡,韓山再次看向林皓雪與何以安,尤其是林皓雪,頓了頓,似乎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開口問道,「既然郝姑娘對韓某使用精石救助,那麼,韓某斗膽猜測一下,莫非兩位也是從外面的世界進來的?」

「嗯,韓先生沒有猜錯,」林皓雪側過頭,見何以安沒有回答的意思,便點了點頭,對韓山說道,「我們的確也是從外面的世界進來的,至於原因么,和韓先生一樣,也是被放逐進來的。」

「這麼說來,我們算是同命相憐了?」聽到林皓雪的回答之後,韓山先是鬆了一口氣,接著便苦笑著說道。

「算是吧。」林皓雪再次點點頭,神色嚴肅了幾分,說道,「所以,韓先生可以放下戒心了,看在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份,我絕對不會出賣韓先生是了。只不過,皓雪還是有一件事情很好,卻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還想向韓先生討教一番。」

「什麼?郝小姐但說無妨,韓某相告。」韓山看向林皓雪,沉默了一下,最終,開口說道,在說話的時候,他的神色很鄭重。

「既然韓先生如此說,那我不客氣了,」林皓雪笑了笑,繼續說道,「對於韓先生沒有出來的原因,莫青和太陽殿主各執一詞,爭論不休,到現在還是沒有一個結果來。那麼,皓雪很好,很想知道,韓先生留在生魂殿,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是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暗出手阻撓了?還是韓先生自己選擇不出來的?還請韓先生如你所言,據實相告。」

一句話說完,林皓雪眼睛一眨不眨,緊緊盯著眼前的韓山,打量著他的一舉一動,尤其是他的神情。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