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百章 故人之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 故人之女?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那隻手,其實很漂亮,與『女』子那絕美的容顏一樣和諧,不過,這並不是她震驚的原因,真正讓魏曉琳震驚不已的,是那隻手所握著的東西。

那隻纖細柔嫩的小手把玩著的,正是一個小小的金屬球,金屬球不大,剛好能夠那隻手握住,金屬球還泛著淡淡是七彩之『色』。

當然,這個金屬球本身並不足以讓她感覺到非常的驚訝,真正讓她驚訝的是,這個小小的金屬球是她非常熟悉的,可以說,在前一刻,她自己是那東西的主人,那正是她敢於只身前往敵人陣營的底牌,正是她那個已經被開啟的底牌。

只不過,這一刻,在眼前這個『女』子的手,那些原本因為被開啟而漸漸逸散在金屬球外面的能量『波』動此刻已經全部消失,顯而易見,是被眼前這個『女』子給聚攏並且壓縮到了這個金屬球裡面了。

怎麼會?這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她到底是什麼人?到底有多麼厲害?心頭有萬千個年頭不斷轉動著,魏曉琳的心漸漸沉了下來,再次感到自慚形穢,不過,這次不是因為相貌,而是因為實力!

「這東西是從哪裡得來的,你能告訴我么,我現在是非常好呢?」那『女』子再次開口道,聲音溫潤,語氣帶著淡淡的期待之意。

魏曉琳與之對視,見到那年輕的白衣『女』子依然望著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她,魏曉琳知道,自己不斷變換的神『色』全然落在對方的眼,不過,那『女』子似乎沒有發現,或者說,她其實發現了,只不過不是很在意是了。

「我猜,這個,應該不是她自己所有之物吧1魏曉琳張了張口,正準備開口回答,忽然,聽到了一個懶懶的男子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

魏曉琳因為被林皓雪給驚得不輕,所以從一開始,注意力都一直在林皓雪的身,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自然也沒有注意到林皓雪身邊的何以安,這時候聽到這個聲音,便下意識地看過去。

然後,她看到『女』子身邊那個俊逸非凡的白髮男子,心驀然轟一聲,宛若萬道驚雷炸開,令她的身軀忍不住顫了顫,差點再次跌倒,原本她以為,這個『女』子帶給她的震撼已經足夠了,卻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會更震撼。

怎麼說呢,那個男子的容貌非常好看,是那種好看到任何一個『女』子看到她都忍不住會臉紅的程度,然而,看到這個男子后,魏曉琳臉卻沒有紅,相反,怔怔地望著這個漫不經心,神『色』懶懶的男子,她的臉卻漸漸變白了,不過接下來,她的臉還真的變紅了,不過,那樣子明顯不是嬌羞,而是『激』動。

「前輩,晚輩魏氏家族魏曉琳,拜見前輩。」微微震驚加『激』動后,魏曉琳忽然站起身,然後一絲不苟地對著白髮男子行了跪拜之禮,態度恭敬到了一種近乎虔誠的地步。

「魏曉琳?你認識我?還是說你見過我?」何以安低頭睨了魏曉琳一眼,依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不過,神『色』不再是像之前那樣全然的漫不經心,而是多了一點點興味之『色』。

「晚輩是魏氏家族的子弟1魏曉琳依舊非常恭敬,聲音也帶著一種*肅穆之意,她對何以安再拜了一拜,沉聲道,「雖然我們魏氏家族如今已經人才凋零,家族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但是,前輩的那副畫像如今依然被家主好好收藏並供奉著,因為晚輩曾經進入過祠堂,見過那副畫像,所以,晚輩不敢說認識前輩,但的確見過。」

「魏氏家族?」聽了魏曉琳的這番話,何以安的眉頭皺了皺,有些不解地看向魏曉琳,「那是什麼家族?怎麼會有我的畫像?」

「前輩!難道您忘記了?」魏曉琳驀然地抬起頭來,看向何以安,眼底似乎有些狐疑,不過也有著瞭然,她語氣漸漸凝重了起來,「前輩有問,晚輩不敢不答。是這樣的,晚輩的先祖名喚魏明城,當初曾在生命危急之際,承『蒙』前輩伸出援助之手,方才逃過一劫,並且境界有了新的提升。因此,對於前輩的大恩大德,先祖他老人家不敢或忘,便在回去之後,畫下了前輩的畫像,並且告誡後輩們,如果有朝一日能夠見到前輩或者與前輩相似之人,記得一定要恭敬以待,要行跪拜之禮。」

「魏家曾經受到過我的恩惠?魏明城是誰?」何以安心的疑團不斷升騰而起,掃了一眼身側的林皓雪,見林皓雪也在疑『惑』地看著他,忽然開口問道,「那麼,你的先祖是什麼時候被我相救的?」

「回前輩的話,那是在兩千三百三十一年前的一個午,是在一個山崖邊,當時那山崖陡峭,烈陽灼熱,先祖差點死在那個山崖,所以,他記得很清楚,而且清清楚楚地『交』代了下來,我們做晚輩的,自然是一點都不敢忘1

「兩千多年前啊?」何以安輕輕重複的一邊,語氣卻是罕見輕柔,先前的漫不經心都少了幾分,似乎在回憶什麼,但是魏曉琳無法察覺他言語到底是感懷,還是嘲諷。

何以安重複著,側頭看向林皓雪,微微一笑。這一刻,也只有林皓雪看到了何以安眼底那一閃而逝的『精』光。心裡微微一聲輕嘆,林皓雪輕輕地,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

她明白何以安是什麼意思,何以安是在一萬年前被困住的,也是一直到了現在,才被林皓雪給重塑『肉』身,在這期間他自然是不可能會出現在任何人的面前,兩千多年前出現的人自然也不會是何以安了,可是,那個人到底是誰,到底是好心還是惡意,有待考證了。

何以安如此神『色』,大概是被人膽敢冒充自己而『激』怒了。而她搖頭,則是示意對方稍安勿躁。林皓雪知道,一萬年前的何以安,是溫和的,是善良的,然而,被死死困住了一萬年後的他,到底會不會依然是那個何以安,她不敢肯定。任何一個人在經受過這樣非人的對待之後,恐怕心都會有戾氣的吧!

「那麼,你的意思是,這東西是你的家族一直傳下來的嗎?」林皓雪前一步,無奈地第三次開口問道。

「是的1因為何以安的緣故,魏曉琳連帶著對林皓雪也異常恭敬,微微頓了頓,回答道,「這東西,是那位先祖傳給我們後輩的,是我們最強大的底牌。」

說道最後,魏曉琳不免有些心虛,自己認為最強大的底牌,此刻在人家的手被像個玩具一樣一拋一拋的,她怎麼再好意思說強大呢?

「哦,那我知道了,這麼說來,你的這位先祖,還真的與我們有些淵源了1林皓雪輕輕點頭道,語氣親和,讓魏曉琳覺得,與這個『女』子說話,要那位先祖的正牌恩人壓力要小很多,頓時心輕鬆了不少。

「前輩說是是,晚輩只是先祖遵循祖訓而已,不敢胡『亂』說什麼。」魏曉琳很禮貌,很恭敬地回答道。

「既然這樣,那……」林皓雪揚『唇』一笑,正打算開口繼續說下去,卻忽然被一聲恐怖的尖叫給打斷了。

「啊!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們和魏家兄妹是一夥兒的?」一個男子滿面懼意,語氣顫顫地說道。

林皓雪斜眸看過去,見到那恐怖尖叫正是從先前那個臉有著劍痕的男子口傳出來的。在魏曉琳行動自由的同時,那些黑衣人自然也行動自由了,但是感受到剛才的那股壓力,他們一個個都心生強烈的懼意,自然一點都不敢動。

而此刻,這個男子突然尖叫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一刻,何以安正在他的身邊,或者說,正在圍著他轉著,下左右不斷地打量著他,那眼神要多怪有多怪。原本,他還在努力忍著的,但是隨著何以安越來越急促的腳步,越來越怪的眼神,他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實在忍不下去,出聲了。

在尖叫之後,他後悔了,因為,他看到了何以安眼底淺淡的戲謔之意。

「聒噪!誰讓你打斷她們說話的?」雖然眼底的戲謔之意很是濃重,但是說話的語氣卻依然非常凝重,彷彿打斷林皓雪說話,是一件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一般。

「這是?」魏曉琳不解地問林皓雪,許是林皓雪給人的感覺實在是親切,所以,魏曉琳莫名對她產生了信賴之意,此刻便下意識地開詢問了,不過在問過之後,她明白自己有些失禮了,擔心地看著林皓雪。

「你看看知道了,等會兒,你會知道自己剛才做錯了什麼。」林皓雪也不再提之前的話,而是笑了笑,說道,不知為何,魏曉琳覺得自己能夠從林皓雪的笑容看到瞭然之『色』。

不過,自己剛才到底做錯了什麼,她實在想不清楚,微微帶著疑『惑』,她的視線也投向了何以安與劍痕男子身,等著最後的答案。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