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百零一章 真正的少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 真正的少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在魏曉琳疑惑的目光,何以安忽然神秘莫測地一笑,抬起手,輕輕指了指站在魏國成身邊的六少,口說道,「你,過來1

在何以安說話的時候,那位被稱為六少的男子剛剛將處於昏迷狀態的魏國成給扶了起來,手指輕輕一點魏國成的后心,魏國成便從昏迷之悠悠轉醒過來了,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看到周圍那詭異的局面,見到自己的妹妹在那些原本追殺自己的黑衣人間,而自己的身邊,卻站立著一個黑衣人。

魏國成頓時有些發懵,他有些茫然地看著這一切,正好看到了何以安那指向他這個方向的手指,也聽到何以安過來那兩個字的尾音,不由茫然加深了幾分,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疑惑地問,「過去?是在說我嗎?」

聞言,何以安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沒有理會,自然更加沒有說話了,其他人雖然都在看向那個方向,但是,除了他的妹妹之外,其他人的目光焦距之處並不是魏國成,而是扶他起來的六少。

連他自己的妹妹在見到自己的哥哥已經清醒了過來,而且沒事之後,也將目光轉移到了六少的身。

「不,他是在說我1這時候,魏國成身邊的六少站起身來,他起身,扭頭面對何以安,雖然口的話是在對魏國成解釋,但是,目光卻緊緊盯著何以安,目光澄澈,沒有半分懼意,也沒有半分不安。

「對,我說的是你,既然你知道,那過來吧1雙目緊緊盯著那位站起身來看過來的六少,何以安驀然笑了,笑容帶著幾分淡淡的贊然後,他說道。

他會過去嗎?魏曉琳神色凝重地看著那位六少,心卻在暗暗想著。

對於這位六少,她的心情的複雜的,自己和哥哥能夠有現在這樣窘迫的遭遇,是因為這些黑衣人的不斷追趕所造成。而這些黑衣人之所以如此追逐,自然是被這位六少所授意,所以,她是恨這個人的。

然而,那個人卻能夠看透自己的孤注一擲,看透自己的心思,看透自己的打算,並且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讓他自己轉移到最安全的地方,可見他不僅僅有驚人的洞察力,而且還有更為驚人的應變能力。這樣的一個人,該有多可怕,所以在這一刻,魏曉琳對這位六少不僅僅是恨意,更是多了幾分懼意。

還有,居然是他救了自己的哥哥,雖然知道剛才哥哥的昏迷必然也與他脫不了關係,但是她的心還是生起了幾分感激。

他會過去嗎?應該不會吧?他似乎不是那麼願意受人擺布之人吧?即便她清楚眼前的這位前輩必然來頭不小,必然實力驚人,必然招惹不起,恐怕這位六少還是不願意聽他的話照做的吧?

不光是魏曉琳心如此想,在她身邊的其他的人,也都是有這樣相同的念頭,尤其是那些黑衣人,他們要魏曉琳更加了解自己的這位六少,知道他是一個多麼孤傲的人,多麼清高的人,即便是門大長老的召見,他都會置之不理,更何況眼前這個剛剛出現的白髮男子呢?他又怎麼會這樣任人呼來喝去?

「好1然而,幾乎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那位六少卻答應了,而且答應得非常痛快,語罷,他微微一笑,鬆開原本被他扶起的魏國成,緩步向何以安的身邊走來。

看著這位六少的動作,那些黑衣人都在驚訝之,不自覺地看向先前那位被何以安前後下左右不斷打量過的劍痕男子,眼底的深處都有著淡淡的詢問之色。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位臉有著劍痕的男子臉色卻漸漸陰沉了下來,一陣微不可見的懼意與不安浮現在他的臉,不過這抹不安隨著六少的不斷走進也變得越來越淡,到了最後,已經完全消失。

六少來到何以安的身邊,站定,略有深意地忘了何以安一眼,然後,目光卻投向那個臉有著劍痕的男子,唇角浮現出的是不明所以的淺淡笑意,望著他的那份笑容,臉有著一道劍痕的男子心不由升騰起了幾分不安。

「你1那名男子剛剛吐出一個字,頓時便住了口,他忽然回頭,死死瞪向何以安,「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沒有想要做什麼埃」何以安依舊在淺淺微笑著,慢條斯理地繼續說道,「我只是好,你們兩個到底誰是真正的少主1

你們兩個,到底誰是真正的少主?

轟!

何以安的這話一說出來,周圍那眾多的人都被驚到了,一時間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做如何反應,其最驚訝的,恐怕要數魏曉琳了。

這一路被追來的路途,她聽到過其他的黑衣人都叫那年輕男子六少,而且不管做什麼,似乎都是以這個男子為先,所以,她便想當然地認為這位六少是真正的主子,而那些臭名昭著的壞事,都是這位六少所做的。

可是現在,這又是什麼局面,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先前的認知是錯誤的?難道連一個稱呼,都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繞?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想到這裡,魏曉琳的心情不由低沉了下來,看著眼前的林皓雪,嘴唇動了動,但是那句要脫口而出的詢問終究被她咽了回去,她嘴唇輕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對峙的兩個人,因為她知道,答案很快要揭曉了。

「當然是他1臉有著疤痕的男子猛然指向六少,脫口而出。

「是你?」何以安略微意外地看向六少,他看向六少,這本身是一種態度,意思是說,劍疤男子的話他是不會相信的,只有六少自己開口說了他才會相信。

「是的,的確是我1那位六少苦澀地一笑,開口了,卻沒有否認。

「你居然是真的少主,」何以安挑了挑眉,道,「那麼,我還有一個疑惑,為什麼我看到那些人表面是以你為尊,但事實,卻是在聽他的話呢?這一路以來,他們的行動可不是按照你的吩咐進行的,而是按照他的手勢進行的,難道,這是我看錯了?」

「你到底是誰?」在何以安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間,那位臉有著劍疤的男子神色驀然狠厲了起來,全然沒有剛才那份懼意,他望著何以安,目露憤怒之色,沖著何以安怒吼道,「你居然在一路跟蹤我們,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閣下真的在跟蹤我們?」不光是那位劍疤男子神色驚詫而憤怒,連那位六少,在這一刻都是神色漸漸變了,他的眉頭也輕輕擰起,瞅著何以安,問道。雖然語氣客氣,但是語氣也有隱隱的不滿。

「你說的沒有錯,我的確是在跟蹤你們1何以安還沒有回答,林皓雪不知何時,也來到了他們的身邊,這時候開口道。

「為什麼1

「這又是為何?」

劍疤男子與六少不約而同地問道,雖然問話的內容相似,但是語氣卻略微有些差異,一者憤怒,一者溫和。

「因為,我們一直在想要知道你們間誰是少主,」頓了頓,林皓雪才繼續說道,「我說的是,星嵐宗真正的少主1

「你知道我們是星嵐宗的?」這一次,不光劍疤男子與六少,甚至其他的那些黑衣人都是驚駭萬分,他們在這裡為非作歹,在這裡做的一切,雖然說是受人指使,但是卻沒有暴露半分星嵐宗的信息,因為不敢,可是現在,這兩人是怎麼知道的?

「什麼,你們居然是星嵐宗的人?」魏曉琳也是被驚得不輕,驀然開口問道,目光緊緊地盯著的,卻是林皓雪身邊的六少,「怎麼可能,星嵐宗雖然近幾千年來落敗了,但是做事卻一向是正人君子行徑,怎麼可能做出那麼多無恥之徒的勾當?」

「是,這也是我們現在感覺到疑惑的地方。」魏曉琳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林皓雪便接著開口道,同樣,她的目光也看向的是六少。

「兩位有所不知。」六少卻苦笑了一聲,道,「星嵐宗早今非昔,如今的星嵐宗已經掌控在奸人之手,他們不知收斂,為了得到星嵐宗的絕對主導權,早已經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將星嵐宗往日所遺留下來的名聲破壞殆盡了。」

「這是怎麼回事?」聽到六少的這話,林皓雪的臉色越來越陰沉,越來越陰沉,到了最後,簡直像是臉罩了一層厚厚的,冰冷的寒霜一般,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一邊的何以安發現林皓雪神色有所變化,便很快來到林皓雪的身側,抬起了手輕輕按了按她的肩頭,示意她稍安勿躁,示意她冷靜一下。

「這個?」誰知道,六少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環顧了周圍的那些黑衣人,然後目光重重地看著眼前的劍疤男子難看的臉,停頓了下來。

見到他的這個舉動,林皓雪與何以安對視了一眼,心似乎捕捉到了什麼。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