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百零二章 星嵐宗的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二章 星嵐宗的陰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心有所感,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林皓雪與何以安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位臉有著劍疤的黑衣男子,他們兩人都敏銳地察覺到,這位六少的『欲』言又止,與這名男子有著脫不了的關係。

幾乎在同一時刻,其他的人也都將目光投向了那位黑衣男子的身,這些人間,自然有剩餘的那十二名黑衣人,當然魏曉琳也望了過來,甚至連魏曉琳的哥哥魏國成,在這個時候也已經走了過來,站在他妹妹的身邊,同樣望向臉有著劍痕的黑衫男子。

然而,還不僅僅是這些人,甚至連『迷』霧林的其他的人,也漸漸聚攏在這裡了,那些人原本因為忌憚六少等人的背後勢力,所以在一開始遠遠避開了。

在林皓雪與何以安出現之後,他們也發現沒有什麼危險,頓時心的懼意盡去,所以,不少人都聚集在林皓雪等人的周圍,都眼睜睜地看著這裡的一出熱鬧。

這一刻,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投向了劍疤男子的身,意味不明,有的是詢問,有的是好,還有更多的,純粹只是為了看熱鬧的。

站在眾人的視線心的劍疤男子,他原本是靜靜地站著,然後環顧了周圍眾人一眼,落在最後一個人的身時,他忽然笑了。

他的目光所向之處不是林皓雪,不是何以安,不是魏氏兄妹,也不是其他的十二位黑衣男子的任何一個人,而是定定地看向了那位六少,笑容帶著說不盡的嘲諷之意:

「劉長青,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為了星嵐宗,為了星嵐宗的名頭,為了星嵐宗的『門』規,為了星嵐宗的千秋霸業,你自命清高,你不願意同流合污,可是你看看,你現在這是在做什麼?」

「我在說什麼?」那位被成為六少的青年也是微微一笑,他目光炯炯地望著站在自己的對面義正言辭指責自己的劍疤男子,開口輕聲問道。

「你在這裡承認了我們是星嵐宗的人,這不是想讓星嵐宗身敗名裂,臭名遠揚嗎?這不是是想要讓星嵐宗的人都抬不起頭來嗎?你身為星嵐宗的少主,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難道這樣是你願意見到的?」

「是啊,六少,我們在這裡做了那麼多的事情,要是說出去,可是對星嵐宗不好啊!你還是,不要害了我們所有的人!不要毀了我們星嵐宗1一個黑衣人立刻前一步,目光閃閃爍爍,似乎是在鼓足勇氣說話。

「六少,要是連這裡,都知道了我們星嵐宗做的事情,那麼,我們星嵐宗在南嶼的二流宗派,可真的站不住腳了啊!還請六少三思埃」

「六少,千萬不要衝動行事1

……

在第一個黑衣人開口之後,其他的黑衣人也都紛紛開口道,表面看起來,是在為了星嵐宗,為了這位名為劉長青的六少著想,但是,口口聲聲卻都將這位六少置於了不義之地。

聽著聽著,林皓雪的眉頭越皺越緊,她的心情也越來越沉重。一年前,她們從地獄出來,從地獄出來之後,其他的人都被林皓雪分開了,各位前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只留下幾隻契約靈獸,還有小連在戒指空間修鍊,而她和何以安則在四處尋找星嵐宗。

她之所以想要來尋找星嵐宗,有兩個原因,一方面是她的前世在星嵐宗居住過,星嵐宗向來秉承著公平正義的原則,這一點與她的做事方式很一致,另外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是,她知道在星嵐宗能夠遇到一個人,這個人是父親的朋友,叫做洛乘風,他也許知道父親的有關消息。

然而,出來之後,她所聽到最多的是南嶼的五大宗派,玄元派,聖靈宗,綠林谷,御劍『門』和逍遙『門』,但是對於星嵐宗,卻怎麼也找尋不到,她便已經知道,現在的星嵐宗,必然和當初的星嵐宗無法相提並論。一定是落魄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用了幾乎一年多的時間,他們才終於知道這樣一個消息,星嵐宗的少主在『迷』霧林,所以,他們來到這裡了。幾番探查之下,終於確定了林長青等人是星嵐宗之人。這才一路跟來了。

可是現在,他們發現,星嵐宗的情況似乎要她以為的更加糟糕,至少,這位被他們稱作六少的劉長青是沒有什麼地位的,甚至都不那位臉有這劍疤的男子。而且,六少口所說的『奸』人當道,今非昔,那又是怎麼回事呢?林皓雪不知道,卻非常迫切地想要知道。

所以,她的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六少,等待著他的說話。

「不,慕格,你說錯了1六少靜靜地聽了半晌,然後目光一一掃過那些黑衣人,驀然笑了,他搖了搖頭,望向對面的劍疤男子,說道。

「哦,我怎麼錯了,難道不是你破壞了我們星嵐宗的名聲?」對面那個被稱為慕格的劍疤男子驀然冷笑一聲,急聲反問。

「真正破壞星嵐宗名稱的不是我,」劉長青道,「你不要做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來指責我,我想你自己的心裡很清楚,真正讓星嵐宗臭名昭著的是誰?」

「難道是我說錯了?」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話,慕格的臉『色』變了好幾變,最後變得格外『陰』沉,對劉長青道,「難道不是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承認了我們是星嵐宗的人?難道不是你泄『露』了我們的身份?」

「是的,的確是我1面對咄咄『逼』人的慕格,劉長青出乎意料地點了點頭,承認了,眾人都是異常驚訝,而那些黑衣人都在暗自竊喜,心道他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然而,在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劉長青的話再次傳進了眾人,尤其是那幾個黑衣人的耳,他一字一句,字字鏗鏘,「我承認我們是星嵐宗的人,那是因為,我們本來是星嵐宗的人,星嵐宗的人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我是星嵐宗的人,這沒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林皓雪暗自點頭,心裡非常認同這句話,是啊,這本來沒有什麼不敢承認的,雖然現在星嵐宗的情況複雜,但是林皓雪心已經對這位少主的評價很高。

但是,其他的人卻都面『色』古怪了起來,尤其是那些在『迷』霧林出現的其他的人,都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星嵐宗的人沒有什麼見不得人,這話的確沒錯,可是,如果說他們是星嵐宗的人,說出來,的確是壞了星嵐宗的名聲,因為,這段時間,在『迷』霧林,他們這隊人馬,可以說是無惡不作,臭名昭著的隊伍。

慕格的嘴『唇』動了動,最終沒有說出什麼話來。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一直注意著慕格一舉一動的劉長青,自然發現了慕格剛才的反應,在他開口之前,率先開口道,「你想要說,在這裡,我們的名聲並不好是嗎?可是,那是誰造成的?我想你一定心很清楚的吧?」

「你什麼意思,」慕格的臉『色』愈加『陰』沉了下來,不光是臉『色』『陰』沉,連他的聲音也是帶著濃濃的冷意,是憤怒了。這一刻的慕格,儼然是一個心機深沉之輩,沒有先前絲毫張狂的樣子。

「我是什麼意思,我想你心裡應該非常清楚才對,」面對這臉『色』『陰』鷙的慕格,劉長青卻非常平靜,頓了頓,他繼續說道,「慕格,慕師兄,我們離開星嵐宗已經有三年了,這三年,也著實辛苦你了,你跟了我這麼久,為了壞我名聲,每次都是表面對我恭敬有加,背地裡卻做出很多令人厭惡之事,到了最後,居然在我的面前挑釁他們,故意為我拉仇恨。」

說到這裡,他有意無意地望了一眼魏曉琳,繼續說道,「慕師兄,我們班本來是從小長大的,我了解你,這本來不應該是慕師兄的處事風格,可是為了能夠破壞我的名聲,慕師兄卻還是這樣做了,的確太辛苦了。」

在劉長青開始說話的時候,魏曉琳一直看著他,仔細聽著他的每一句話,聽完了,心便明白,他是站在一個為星嵐宗的立場說話,這番話,向她,也是在向周圍的所有人解釋一件事情,那是,星嵐宗並不是邪惡的宗派,現在之所以會在這個小小的『迷』霧林有著如此壞的名頭,完全是因為有人針對星嵐宗現在的少主所做的。

聽了這番話,眾人看向劉長青的目光都善意了許多,而魏曉琳更是在心底生出升起了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淺淡喜悅之『色』。

眾人在看向劉長青的目光是善意了起來,但是,看向慕格等人的時候,眼底都是不屑於嘲『弄』,既然有眾人地為了迫害星嵐宗的少主而來的,那麼,是誰來迫害,顯而易見了,肯定是這慕格。

一時間,可以說劉長青佔據了絕對的風,而他,幾乎成為了眾矢之的,兩人的待遇對是如此明顯。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