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超神機械師>350 舉族震驚!(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350 舉族震驚!(下)

小說:超神機械師| 作者:齊佩甲| 類別:恐怖靈異

梅洛斯本身是B級階位的武道家,是一套超能者武裝,為他量身定做,能更大程度發揮他的武道實力,裝甲縫隙藏著許多轉化氣力的裝置,洶湧的氣焰噴吐烈風,行動間地面擴散一圈圈氣浪。

B級武道家開始接觸到孫家人的層次,徒手放波輕輕鬆鬆,度過了前期的武道系基本就是個人形炮仗,走哪哪炸。

梅洛斯的戰鬥力放在破碎星環也是不可小覷的中堅力量。將軍級裝甲是尖端裝備,層次與士兵級、士官級截然不同,配合增幅氣力的斬艦刀,梅洛斯的殺傷力很驚人。

厚重刀光綻放裂波,溝壑橫七豎八,土地翻卷,頂端戰力與士兵的層次相差太多,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插手,梅洛斯將造型粗獷的斬艦刀輪轉如風,敏捷遠勝獵王獸,獵王獸逃無可逃,血肉橫飛。

梅洛斯戰神般的表現頓時點燃了無數士兵的狂熱。

消失了這麼多年的將軍級裝甲又出現了!

這個裝甲使用者到底是什麼人?

蘇尼爾人的內心產生各種疑問。

將軍級裝甲在蘇尼爾族的地位很特殊,許多人都知道這是族群最強單體戰力的體現,幾乎相當於圖騰,梅洛斯的出現喚醒了所有蘇尼爾人沉睡的記憶。

一時間,士氣暴增,換句遊戲術語,那就是蘇尼爾人全員獲得「全屬性上升」的狀態加成!

韓蕭在一邊打醬油看戲,暗暗點頭,梅洛斯的實力很強,甚至遠遠超過此時的自己。

「梅洛斯開始動手,就代表蘇尼爾族的走向開始進入我熟悉的劇情……」韓蕭眼珠一轉,有了自己這隻小蝴蝶扇翅膀,梅洛斯的行動應該會偏離原劇情,就看有沒有機會把他拐走。

粒子炮兩度開火,擊殺重傷的山獸與熔岩蜥蜴。這種武器是高等文明在星際戰爭中的常規武器,還是個淘汰貨,以蘇尼爾族的能源技術只能燃燒比較低級的能源,即使有多重限制,威力依然足以擔任防衛主城的大殺器。

充能期間,梅洛斯成功幹掉獵王獸,開始遊走戰場,靠著一身裝甲與氣力防護,無懼獸潮圍攻,斬艦刀橫掃,在獸潮中開無雙,遏制住這片區域的頹勢。

光憑梅洛斯一個人擋不住整片獸潮,但他發揮的作用毋庸置疑,這片區域的士兵得到喘息之機。

在海藍星一個C級超能者就能硬撼軍隊,梅洛斯的階位更高一層,哪怕凶禍末期的野獸很強悍,他也一樣遊刃有餘,特別他還是皮糙肉厚的武道家。

超凡力量的個體更加靈活,宛如尖刀,同等科技水平下,高端戰力與戰爭部隊是質量與數量的區別,強大的個體一人成軍!

梅洛斯跳躍騰挪,變成戰場的焦點,看著他的身影,士兵便覺得身體充滿了力氣。

場面漸漸穩定,這一波獸潮有驚無險結束,軍方正興奮地想要去接觸這位神秘人,梅洛斯卻身體一晃,奔向森林,消失不見,擺明了不想暴露身份。

梅洛斯心裡有些矛盾,接觸軍方代表自己過去的平靜生活將不復存在,也要走上法哥納等人的老路,變成族群的守護神。雖然是否這麼做取決於自己的選擇,但梅洛斯覺得自己到那個時候肯定無法置身事外。

而且,高層一定會要求他交出將軍級裝甲供族群研究,梅洛斯將其當做德爾菲斯的珍貴遺產,於是很糾結。

雖然此時站出來保護族群,一直沉睡的責任感在慢慢蘇醒,但一個強者並不會一夕之間性格大變。

……

最後幾天,梅洛斯一邊糾結著該怎麼選擇,一邊現身幫忙,軍方一直在偵察他的身份,但每次戰鬥結束,他都迅速離開,保持神秘。

幾天後,每個人腦海的低語忽然消失,潮汐結束。

還在進攻的獸潮忽然一頓,無數野獸從殺戮本能中清醒,停止奔跑,迷茫四顧,然後四散奔逃,獸潮隨之消失。

「凶禍終於沒了。」韓蕭呼出一口氣。

一個個士兵疲憊躺下,動彈不得,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倖存的戰士太累了。

後勤隊打掃戰場,把睡著的士兵從裝甲里拖出來,挨個運到醫療室。

軍隊在養傷休整,城內看到戰況轉播,無數人發出了歡呼。

每一次凶禍結束就像劫後餘生,按照慣例,過幾天就會開慶典,感激軍隊的奉獻,悼念逝去的烈士,這種儀式感十足的慶祝活動有益於培養種族凝聚力,放鬆繃緊的神經,讓人笑一笑,留些眼淚,排出一些負面的情緒,又一次升起「啊生活還有希望」的感慨。

然而這一次截然不同,凶禍才結束一個小時,大街小巷的電視同時出現法哥納的臉。

法哥納淡淡道:「諸位同胞,我是法哥納,相信很多人認識我,我想發表一則聲明,從今天開始,我代表百分之四十超能者——即是你們口中的守護者,宣布脫離蘇尼爾族,不再回歸……」

他的用詞非常決絕,表示他們已經仁至義盡,現在要去追尋自由,不再為族群賣命云云。

蘇尼爾人宛如遭受了一場冰雨,渡過凶禍的喜悅和熱情全被冰凍,全部懵逼了

——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突然?!

軍方高層大驚失色,他們事先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遠在森林,梅洛斯通過裝甲內置終端看到了法哥納的宣言,難以置信,喃喃道:「為什麼不悄悄地走?!這樣一來,族人就……」

宣言一出,整個蘇尼爾族都驚了,心頭一片混亂與茫然,他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知道他們一直依靠的守護神要棄他們而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

於是,沒有人沉默。

崩潰、幻滅、絕望。

哭嚎、慘叫、咆哮。

這是信念的崩塌!哪怕是對超能者心懷不滿的少數人,見到這一幕,也感到了無邊的慌亂!

舉族震驚!

法哥納帶著決定離開的超能者現身,往外走去,蘇尼爾士兵都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他們,卻不由自主讓開一條道路。

這時,雷爾頓在內的另一撥人驚怒交加迎了上來。

蘇尼爾超能者分成了兩撥,一撥宣言脫離族群,另一撥震驚憤怒,雙方遠遠站定,互相對峙,涇渭分明。

正在等待尾款的傭兵們紛紛露出了看好戲的神色。

韓蕭背靠一艘坦克,斜眼看著這一幕,目光一眯,暗道:「開始了。」

蘇尼爾族超能者分裂的事件他只從看過傳聞記載,這次卻能親眼見證真實的情況。

雙方姑且稱作法哥納為首的獨立派,以及保衛族群的守護派。

「你們為什麼這麼做?!」守護派一人神色震怒。

法哥納冷眼一掃,淡淡道:「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別露出這種表情,我知道你們心裡早就這麼想過,這麼多年,多少兄弟犧牲,多少兄弟因此殘疾,我們已經仁至義盡。」

守護派眾人神色微變,確實,類似的念頭大部分人都產生過,沒有多少人能始終堅定不動搖,何況長期混跡於繽紛多彩的星際,見識過花花世界的誘惑。

有些人擺脫了不斷壯大的慾望,有些人任其生根發芽。

「但是……」雷爾頓咬牙,「如果要走,你們大可以悄悄離去,為什麼要大張旗鼓,為什麼要公開宣布分裂,你們這是在毀滅族群的希……」

法哥納打斷雷爾頓的話,冷冷道:「那又怎樣?」

守護派眾人一臉錯愕,只覺得曾經堅定可靠的法哥納此時完全變成了陌生人。

雙方僵持,周圍的蘇尼爾士兵漸漸圍了過來,更遠處,傭兵們紛紛拿出零食,目不轉睛看著這場撕逼大戰,一臉興緻盎然,唯恐天下不亂。

韓蕭隨手從一個矮人傭兵手裡搶來一根類似雪茄的古怪煙捲,吸了一口,聳肩道:「看見沒有,這就是異地戀的結果。」

「精闢。」周圍看戲的同行哈哈大笑。傭兵都是一群很冷漠,缺乏同情心的人。

韓蕭看得很開,蘇尼爾族的分裂早就註定了,拉開蘇尼爾文明消亡的序幕,也拉開了梅洛斯的戲份。自己現在只是一個看客,只有蘇尼爾分裂了,亂了起來,自己才有第三者插足的餘地,就等一切順其自然發展了。

而且,有了自己的插手,分裂也許不再是原劇情那樣的悲劇源頭,而是新的開始……還能讓自己從中獲益,這是雙贏。

煙霧繚繞,遮掩韓蕭眯起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