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白銀霸主>第兩百五十三章 射風一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三章 射風一箭

小說:白銀霸主| 作者:醉虎| 類別:玄幻魔法

給一個老太監泡一壺茶,這種事對嚴禮強來說並沒有什麼接受不了的,也沒感覺有什麼屈辱,嚴禮強的心態非常好。

上輩子剛入職場,初出茅廬,為了和客戶拉關係,把單子做成,別說是給客戶泡茶,就是上客戶家裡給客戶掏馬桶,修水管,背老人上樓之類的事情都干過,更別說那種笑著臉提著東西上門被人冷面相對給趕出來的事情了,不就是泡壺茶么,小意思。

如果這個劉公公算是客戶的話,那絕對是超級大客戶。而實際上,這個劉公公可不僅是大客戶,更是他的領導,那就更沒有問題了。

對太監,嚴禮強心中有同情,但卻並無歧視。

小火爐上的水已經開始滾珠,嚴禮強認真的煽著火,在火爐里的木柴燒得差不多的時候,嚴禮強還從火爐旁邊的一個木箱里,那了幾段木柴丟了進去,那木柴也不是普通的木柴,而好像是桂樹的樹枝。

嚴禮強估摸著時間,在小火爐上的水完全燒開,差不多翻滾了五分鐘之後,才把上面的水壺裡的水提了起來,按照自己上輩子喝茶的經驗,自己在旁邊找水把手洗認真乾淨了,然後拿過旁邊的茶具,湯杯,洗茶,沖泡,封壺,分杯,然後雙手把泡好的一杯茶,端到了那個躺著的老太監面前。

嚴禮強也不知道自己沖泡的是什麼茶,不過那茶應該很名貴,經水一衝泡,那茶葉在水中翻滾著,猶如片片細嫩的竹葉一樣,蒼翠欲滴,一股清香,就從杯中散發開來,讓人如沐春風。

「劉公公,茶泡好了……」

剛才嚴禮強在泡茶的時候,那個劉公公雖然依然是躺在躺椅上曬著太陽,看似悠閑,不過一隻眼睛卻微微睜開,眯著眼,觀察著嚴禮強的一舉一動,甚至是嚴禮強臉上的每一絲細微的表情和手上的每一個動作都不放過。

一直到嚴禮強把泡好的茶端到他面前的時候,這個劉公公才換了一個姿勢,從躺姿變成了坐姿,伸了一個懶腰,伸手接過了茶杯。

「劉公公小心,這茶還有些燙……」嚴禮強本能的提醒了一句。

「咱家就喜歡喝燙茶……」老太監眯著眼睛看了嚴禮強一眼,毫無顧忌的就拿起了茶杯。

突然之間,嚴禮強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為在這個老太監拿起茶杯的時候,嚴禮強看到那杯中的茶水的熱氣,似乎一下子就被凍結了一樣,在那茶杯送到那老太監嘴邊的時候,那精美的茶杯上,已經結起了一道細細的冰霜,隨後老太監把那差不多有一百度的滾燙熱茶,連同茶葉一起,直接一口倒入到了自己口中,還意猶未盡的砸了砸嘴……

這個老太監居然也是一個高手。

嚴禮強有些驚訝。

老太監把杯子放下,看了嚴禮強一眼,終於點了點頭,語氣也平和了許多,「不錯,是個懂規矩的人,順眼,你這泡茶的這一套規矩是在哪裡學的?」

「也沒有學過,就是看別人這麼喝過,所以也就會了!」

「你家是哪裡人?」

「甘州平溪郡人!」

「家中父母作何營生,能被孫大人看中可不容易,家裡可是地方官宦大族?」

「我家中住在鄉下,我父親是村中鐵匠,打鐵為生,算不上富有,我從小與父親兩個人相依為命,也沒見過什麼世面,若有錯漏之處,請公公多多包涵,我能被孫大人看中,實在是僥倖!」

「不錯,不錯,怪不得這麼懂規矩,原來也是貧苦人家出紹……」這個老太監看嚴禮強的目光更柔和了一點。

劉公公的那一個「也」字,也一下子就讓嚴禮強對這位公公的身世有了一些了解,更多了一分同情,說實話,如果是出身富貴家庭的人,又有幾個會來當太監的,所以這些當太監的,別看他們好似位高權重,受人巴結,其實也都是苦命人。

「昨日宮裡的薛公公親自派人來給咱家打的招呼,說你在孫大人身邊,雖然,但鞍前馬後,忠心勤勉,還立了一些功勞,很受孫大人器重,孫大人是給皇上辦事的人,你給孫大人辦事,就是給皇上辦事,給孫大人立功就是給皇上立功,對孫大人忠心就是對皇上忠心,咱家就是喜歡對皇上忠心,為皇上做事又能幹的人!」

「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

「嗯,對了,安公公說孫大人誇你你小小年紀,在弓道修為上天賦出眾,已經進階弓道三重天境界,可以拉開五石的強弓,一弓在手,可以以一敵百,一個人就能殺得黑風盜聞風喪膽,在你護送孫大人歸來的路上,一人射殺的黑風盜就過百,可有此事?」劉公公突然饒有興趣的看著嚴禮強。

「都是眾護衛齊心合力,才有此結果!」

「你那五石的強弓帶來了么?」

「帶來了,就在我騎來的犀龍馬上!」

「小李子,你腿快,去把他的弓拿來,再拿一壺箭過來……」

劉公公吩咐一聲,剛剛那個給他晃動著躺椅的小太監,應了一聲,一下子就跑了出去,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把嚴禮強的角蟒弓和一壺箭拿來了。

劉公公終於從躺椅上站了起來,他接過角蟒弓的弓囊,把角蟒弓拿了出來,試了試,點了點頭,「不錯,這的確是五石的強弓……」,說完話,他就把角蟒弓遞給了嚴禮強,「你能用這弓射中多遠的東西?」

「千米之內!」嚴禮強平靜的說道,這個時候,他也知道這個老太監是想看看自己的本事,所以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哦,咱家倒想看看!」劉公公雙眉一揚,掃視了院子周圍一圈,最後眼睛一亮,突然指著遠處的天空,「看到那個風箏了嗎,能射中嗎?」

劉公公指著的那個風箏,距離嚴禮強所在的這個院子,至少有六七百米之外,而且飛在天上兩百多米的高空之中,風箏是一個燕子的圖形,簸箕大小,正在春風之中烈烈飛揚。

以普通人的視力來說,這個距離,估計只能勉強看清哪裡的天空之中飛著一個風箏。

看樣子那個風箏正是從鹿苑之中放出來的,也不知道是誰有功夫在鹿苑放風箏……

「我試試……」嚴禮強眯著眼睛看了那個風箏一眼,就拿過一支箭矢,把箭矢放在手上掂量檢查了一下,就輕輕的搭在了角蟒弓的弓弦之上,慢慢抬起了弓,對準了遠處天空的方向,在正要拉弦的時候,嚴禮強突然停了下來,問了一個問題,「對了,劉公公,那個風箏所飛的方向下面可有人群,我這樣射出去,箭矢落下,如果落在人多的地方,搞不好會傷及無辜,出人命!」

「哈哈哈,沒想到你年紀不大,考慮事情卻也周全!」老太監笑了起來,「放心吧,咱家可也不敢當這種混賬東西,會拿人命來開玩笑,那片風箏的下面和後面,都是鹿苑的一片林子,沒人,不用擔心……」

「那好!」嚴禮強點了點頭,角蟒弓瞬間拉成了滿月狀。

嚴禮強眯起了眼睛,心神沉浸在了弓道的意境之中,在安靜了七八秒之後,弓弦一震,咻的一聲,他手上的箭矢就如閃電一樣飛了出去……

就在院子里劉公公和兩個小太監的注視之下,幾乎是嚴禮強的箭矢剛剛飛出去,那隻在天上飛著的風箏,一下子就一個翻滾,被天空之中的風吹著,眨眼就沒有了蹤影。

嚴禮強不是射風箏,而是把拴著風箏的那根線給射斷了。

相比起風箏那麼大的目標,拴著風箏的線卻細小到幾乎可以完全忽略,在這個距離上,普通人能看到天上的那個風箏就不容易了,至於拴風箏的線,許多人根本看都看不見,更別說要射中,更難的是,那拴著風箏的線,因為風箏在動,那線也是在輕微晃動著的,要射中這樣的目標,其難度,可想而知……

這需要的可不僅僅是弓道三重天的修為,還需要強大的力量,穩定的控制力,對周圍環境,包括風速,溫度,濕度等各種影響箭矢在飛行途中的準頭因素的判斷力,還有那堪稱恐怖的眼力,缺一不可。

弓道三重天的境界可以射中風箏,而要射中風箏下面的線,這表現出來的綜合實力,早已經超出了弓道三重天的境界的水準……

嚴禮強一箭射出,院子里瞬間安靜。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