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牧神記>第四百九十九章 殺人誅心秦教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九章 殺人誅心秦教主

小說:牧神記|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三生鏡中,回溯的時光越來越古老,終於開始出現另一個世界,隗巫神與無數神魔受命,下界討伐開皇天庭!

即便是閻王也不禁激動起來,起身看向三生鏡。

鏡中隗巫神的記憶轉向隗巫神的視野,他想看一看,當年下令摧毀開皇天銅!

隗巫神的視野廣闊,映照出所謂的真天庭浩瀚廣闊的景象,無數神魔誓師征戰,打算清剿開皇天庭。

這種場面,令人心懷激蕩,又充滿了恐懼!

哪怕是隗巫神這樣的存在,在這個所謂的真天庭中也是無數神魔中毫不起眼的一個小卒!

鏡中的視野在漸漸抬起,看向那些高高在上的真神,偉岸的真神身軀廣大,浩浩無際,諸神像是繁星一樣圍繞在他們的周圍和腳下。

鏡中的隗巫神在看向這次誓師的首腦,所謂天庭的天帝。

閻王無法抑制住激動,就在隗巫神的視野即將出現那尊偉岸無比的存在的面孔時,突然鏡中景象瘋狂扭曲!

隗巫神的這段記憶突然間變得一片空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抹去!

閻王心中一驚,探手按在鏡面上!

「溯光訣1

鏡面上,畫面突然穩定了一下,但下一刻,一隻巨大的眼睛出現在鏡面上,那隻眼睛似乎可以吞噬一切光,讓隗巫神的記憶不斷的被刪掉。

閻王大喝,長長的黑暗披風旋轉飛起,披風下一道劍光飛出,斬入鏡中。

三生鏡內,畫面恢復,鏡面中的景象繼續回溯,將隗巫神更早的經歷照了出來。然而隗巫神關於所謂的真天庭的記憶則被統統抹殺,不復存在!

閻王收劍,劍光又隱沒到他的披風之中,消失不見。

「有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感應到我們在借隗巫神的記憶窺探他,於是將隗巫神對他的記憶刪除了。」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沉聲道:「隗巫神回憶到他,便會被他感知,法力浩蕩貫穿時空,貫穿意識,真是無比可怕1

秦王殿內,一眾鬼王都打了個冷戰,回憶到其人便會被其人感知,直接抹除其記憶?

這種神通,堪稱不可思議!

秦牧也是震驚莫名,三生鏡能夠映照出一個人的一生記憶,已經是天方夜譚匪夷所思,而這種藉助感應知道其他人的窺探而將對方記憶刪除的神通,更是可怕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他們在藉機窺探那個真天庭,難道說,抹去隗巫神那段記憶的人,是真天庭的天帝?」他暗暗推測道。

三生鏡中浮現出隗巫神的殘存記憶,那是隗巫神去幽都學習法術神通的經歷,諸多鬼王紛紛上前,細細觀看,有些鬼王手持筆墨,記錄隗巫神在幽都見到學到的神通道法。

隗巫神的記憶中,天庭派出了許多天資不凡的神通者,進入幽都學習,後來這些人很多都有不凡成就。

可見這個真天庭與幽都有著很大的關聯。

秦牧怦然心動,也很想湊過去,學習幽都的道法神通。

幽都的道法神通很是不凡,他只學過九幽門的牽魂引,牽魂引便是幽都的法術,但是殘缺不全,即便如此,也是非同小可,甚至可以將藥師、司婆婆他們的魂魄喚回!

而隗巫神能夠拜死他人,靠的也是幽都的道法神通。

他倘若能夠學會,豈不是又多了一大厲害的手段。

不過,諸多鬼王將三生鏡圍得水泄不通,他現在還是個「犯人」,無法擠上前去。

突然,閻王向他看來,黑袍下的目光幻明幻滅。

秦牧心中凜然,試探道:「閻王,我的陽壽也未經…」

赤秀神人道:「你犯的事太大,別想走了!你強行施展幽都法術,奪走了我酆都的幾個人,觸犯了我酆都律法,做的惡比星犴還甚,還想離開?閻王,他該怎麼發落?」

閻王道:「觸犯了酆都的律法,哪怕是皇子也要與庶民同罪,的確要罰。破解隗巫神記憶中的神通道法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先帶他下去,待會,我會親自單獨提審1

赤秀神人驚訝,閻王親自單獨提審?

要知道,即便是星犴和隗巫神也沒有單獨提審的待遇!

秦牧犯的事看起來雖大,但可大可校酆都的規矩與幽都一樣,不干涉陽間的事情。

對於活人來說,酆都與幽都都一樣,都屬於陰間,陰間干涉陽間,便會有不可預知的後果。

這是規矩。

酆都不干涉陽間,幽都也是如此。

這也是隗巫神說閻王奈何不得他的主要原因,閻王並不能處死一個陽壽未盡之人的元神。

而且,秦牧還是人皇,原本赤秀神人以為閻王會看在歷代人皇的面子上,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申飭秦牧幾句也就罷了。

現在看來,這是要拿秦牧開刀的節奏,殺雞儆猴!

「跟我走吧。」

赤秀神人將秦牧押了出去,待來到殿外,他悄聲道:「待會閻王提審,你認個錯就行了。你放心,他不會真的罰你,你上頭有人。」

秦牧放下心來,心道:「村長的面子真大。不過話說回來,他剛死沒多久,就在酆都做了鬼雄了?」

殿外,星犴像是一個長滿了他人身體腦袋的大球,滾來滾去,吵來吵去,打來打去。短短時間內,他便被自己身上的肢體折磨得凄慘無比。

突然,星犴見到秦牧也被壓出秦王殿,冷笑道:「秦神醫,看來你犯的事還在我之上,我都被放了,你卻還被押著。你作惡多端,當有此報1

秦牧停下腳步,問道:「星犴,你陽壽幾何?」

星犴微微一怔,冷笑道:「我乃真神,壽元無盡!何來的陽壽?」

秦牧搖頭道:「我問的是你的本體還有多少陽壽。在酆都,你只剩下本體的壽元,倘若你的本體壽元大限一到,你也就死了。」

星犴心頭大震。

赤秀神人拍了下翅膀,懶洋洋道:「陽壽沒了,還有陰壽。陽壽是肉身,陰壽是靈魂。放心,你陽壽盡了,便可以永遠的留在這裡了。」

星犴大恐,竭盡所能的想要離開酆都,但是死在他手中的那些人哪有可能放過他?

星犴寸步難行,反而被那些怨恨的死者向城中拉去。

「閻王,你不守信用1

星犴厲聲道:「你想將我困死在這裡,收割我的靈魂1

「人家已經讓你走了,是你走不掉而已。」

秦牧搖頭道:「星犴師兄,你還沒有明白閻王的意思?你想要走出酆都的話,唯有捨棄其他人的身體,用你自己的身體,你才可能走出去。否則,你便老死在此1

星犴心頭大震。

讓他捨棄其他人的神軀,無異於是將他畢生的追求和理念直接否決,將他真神一般強大的肉身和元神直接廢掉!

「你願意老死在這裡,還是願意拼一拼?」

秦牧道:「自從覺察到成神無望之後,你便失去了拼搏的鬥志了對不對?從那之後,你便不再是五百年一出的聖人了,你只是一個可憐蟲,期望佔有他人的東西來提升自己,卻不知道死後一場空!你所有的努力,到了這裡,都是霧中花水中月,沒有半點的價值,反而成為你的阻礙。不是你的,自始至終都不是你的1

星犴的道心轟鳴,即便是厲天行厲教主以道心轟擊他的道心,也沒有讓他的道心受損,然而現在,秦牧隻言片語,卻讓他的道心出現了破綻!

他以為是他的,然而到頭來卻還不是他的,這是對他的最大打擊!

「成神的路,我已經為你鋪好了。」

秦牧這個骷髏站在他的面前,顯得很是渺小,但是卻有著一種讓他仰望的氣度,淡然道:「你現在捨棄這些不屬於你的肢體,拿回自己的肢體,你還可以成神,還可以走出你的道路。箱子,你肚子里是否還有沒有變成人的肢體?」

他身後的饕餮死死的閉緊嘴巴,龍麒麟則努力的掰開他的嘴,探頭往這頭饕餮的肚子里瞅了瞅,道:「教主,這裡面的確有幾個肢體1

「其他人的肢體會在酆都變成人,惟獨你沒死,你不會。」

秦牧道:「箱子,吐出來還給他,讓他帶著自己的肢體走回去。」

饕餮哪裡捨得?

它肚子里傳來龍麒麟的聲音,瓮聲瓮氣道:「教主,我又被它吃了1

秦牧大怒,拳打腳踢:「吐出來,快點吐出來1

饕餮巋然不動,過了片刻,這才戀戀不捨的將龍麒麟連同那些肢體吐了出來。

龍麒麟連忙躲到秦牧後面,這個大箱子讓他很是恐懼。

秦牧將這些肢體扔到星犴面前,淡淡道:「釋放他人,拿回自己的身體,你活著。否則,你死。龍胖,箱子,我們走吧,讓他自己想一想。」

星犴沉默,他身上幾十具肢體又在瘋狂毆打他,要撕碎他,要拖著他一起去死,然而他還是始終難以做出決斷。

讓他否定自己畢生的努力,承認自己錯了,他還是難以辦到。

然而他卻知道,殺人誅心,秦牧儘管在修為實力上與他相去甚遠,但已經在道心上將他擊敗,將他的道心打得一敗塗地,掃都掃不起來!

「教主,星犴會割捨掉那些神軀嗎?」龍麒麟回頭看了看,問道。

秦牧搖頭道:「這就要看他自己的魄力了。他換上自己從前的肉身也不能活幾年了,不知能否在這幾年內成神,然而他不換上的話,他便會老死在這裡,我也不知道……」

就在此時,突然一個洪亮的聲音笑道:「赤秀,聽說我徒孫被你抓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