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牧神記>第五百六十四章 幽都小霸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四章 幽都小霸王

小說:牧神記| 作者:宅豬| 類別:

「秦鳳青的事件中還有一個疑點,那就是土伯明明已經將他封印了,按理來說,他的一切神藏都完全被封閉,他連修鍊都不可能,更不可能打開神藏,更別說成為神通者。」

陰差老者踱步走了幾周,苦苦思索,心道:「他這一生只能像個凡人一樣,最多不過百歲。那麼他是如何打開神藏的?」

土伯封印了秦牧的魔性封印他的記憶,一起被封印的還有神性。

封印秦牧的魔性神性時,土伯的聲音形成了對秦牧的神藏的封印,這只是無意之舉,是封印神性和魔性時造成的溢出壓制。

封印並不那麼恐怖,然而相對於那時候的秦牧來說,那就是斷絕了他修鍊的道路。

也即是說,秦牧體內沒有神性也沒有魔性,他體內的所有神藏,無論神魔,都被封印住,這些神藏是不可能打開的,沒有修鍊提升自我的可能。

秦牧來到陽間后,最大的可能就是像一個凡人一樣,平平凡凡平平淡淡的度過一生。

然而秦牧的神藏卻開啟了,非但開啟了神藏,甚至還修鍊得很快,十八歲便已經開啟了七星神藏,還將七星六合兩座神藏合二為一。

他非但修鍊的很快,甚至還開啟了魔道神藏,而且魔道修為的提升之快也是如有神助!

這就極為古怪了。

「開啟靈胎神藏,需要靠自己的實力,別人想幫忙都幫忙不了,只能依靠自己。而他的神藏封印,比凡人還要困難百倍,因為他在試圖破開靈胎壁的時候,會觸動土伯封印,傳來土伯的九天神語。而開啟魔道靈胎神藏時,也會觸碰到土伯的幽都魔語。」

陰差老者百思不得其解,他並非是全知全能,也無法回到秦牧服下四靈血的那天晚上。

他並不知道,在那天晚上,有一個被削掉四肢,只剩下一根人棍的老者在殘老村的篝火邊,笑著對村裡窮凶極惡的村民們說:「我覺得牧兒應該是另一種體質,結合四大體質之長的霸體1

這句話說出去,才有了一個傳奇,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殘老村的村民們尋來了更多的四靈血,不計一切代價給秦牧服用,秦牧也倍加努力,心中存著一個無敵的信念。

他是霸體,最為強大的靈體!

倘若開不了神藏,肯定是自己不夠努力,配不上霸體的名頭!

於是,土伯的封印被磨得越來越薄,於是秦牧學會了魔語與神語,於是秦牧接著神語魔語與佛音相互攻伐的一瞬,打開了靈胎神藏!

自那之後,前途一片光明。

土伯的封印猶在,魔性與神性依舊被封,但是那個小小的軀體中卻湧出更為強烈的信念,是土伯和其他幽都的巨頭都無法料到的。

一個傳奇的故事,始於那晚篝火邊人棍老者的一個善意謊言。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古怪的事情。那就是他被流放出幽都,流落到大墟,這期間發生么什麼事?」

陰差老者閉上眼睛,過了片刻,又張開眼睛,取出幽都的生死簿:「這裡面干係很大。我還是去尋當年那位將他抱走的那位女子,詢問她當時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她是活著還是死了。倘若還活著,用生死簿可以找到她,倘若死了,應該會魂歸幽都……」

他細細翻閱幽都生死簿,面色漸漸凝重。

那個女子已經從生死簿上除名,這表明有兩個可能,其一,她可能魂飛魄散了,便如同七殺星君尉獠一般,魂魄不存,自動從生死簿上消失。

其二,她的魂魄可能落在酆都或者其他什麼地方,這種地方類似幽都。

「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陰差老者嘆了口氣,合上生死簿,身軀微震,從體內分出一個個自己,各自駕著小船離去。

「現在的幽都小霸王比從前可愛多了,我更喜歡現在的這個叫秦牧的小鬼,再也不想見到秦鳳青。不過封印已經鬆動了幾次,天庭也在尋找他,倘若將來封印被破開,秦牧變回秦鳳青,只怕我幽都也有難了……」

離城。

秦牧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臉上濕漉漉的,秦鈺的那條小龍正在趴在他的臉上舔著他的臉蛋。

秦牧捏著龍尾巴將這小東西拎起來,小龍腦袋揚起,爬到他的手臂上,順著他的胳膊爬到他的耳朵上帶著。

秦牧打水洗臉,小龍趁機也埋頭在水裡,吸了口水,滋滋的噴水玩。

他走出艙室,伸了個懶腰,這一晚他睡在船上。狐靈兒、靈毓秀、司芸香和桑嫿起得早,正在燒飯炒菜,見他醒了,招呼一聲。

箱子噠噠噠的跑過來,蹭了蹭秦牧的大腿,箱子打開,向他展示自己收藏的骨頭。

龍麒麟叼著大臉盆走過來,晃了晃尾巴,臉盆放在秦牧腳邊。

「龍胖,你不是在箱子里藏了幾爐靈丹嗎?」

秦牧取來圍裙,去幫女孩們炒菜,笑道:「我來吧。」

「教主還懂得做飯?」桑嫿驚訝道。

司芸香興奮道:「教主燒菜做飯都是一把好手,燒的菜可好吃了!我和秀公主被瞎爺爺抓過去被逼著和他成親的那些日子,都是教主炒菜做飯,我都吃上癮了呢,恨嫁不成1

靈毓秀眼睛一亮:「我也上癮了,倒盼著瞎爺爺再逼婚一次。咱們坐等放牛的獻上美味佳肴1

秦牧接勺,心念微動,元氣化火,笑道:「其實我們村啞巴爺爺燒菜最好吃,藥師爺爺的葯膳最美味,馬爺的齋飯最拿手,司婆婆做飯也好吃,只是沒人敢吃她的飯菜,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其他人炒菜做飯就不成了。」

龍麒麟看向箱子,箱子向他展示自己收藏的骨頭,很是開心,然後拋給他兩根骨頭。龍麒麟搖頭,爬到箱子里翻找一番,終於找到一些靈丹。

黑虎神走過來,聲音如雷:「龍胖子,別吃了,我帶你去修鍊!早上起來,正是修鍊的好時候!你教會我很多東西,我也教教你,幫你煉去身上的贅肉!師弟,你家的胖子我借去用用1

秦牧連忙道:「師兄只管借去便是。」

龍麒麟連忙將盆里的靈丹吃了,還未吃完,黑虎神抓起他的尾巴拖著便走。

「我的飯碗1

龍麒麟的哭聲傳來:「我還沒有舔乾淨——」

「小狐狸,吃過飯也過來一趟,隨我來煉煉,我帶你們去衝擊敵營1

狐靈兒應了一聲,黑虎神提著龍麒麟尾巴,將他拖走。

秦牧炒好菜,解下圍裙,與幾個女孩在飯桌前坐下,狐靈兒盛來粥米放在眾人面前也坐了下來。

秦牧耳朵上小龍悄悄探長了脖子,飛速抓住一片炒蛤肉又縮了回去,抱著肉吃了起來。

幾人邊吃邊談,靈毓秀和司芸香都曾經去過酆都,從幾位酆都的神魔那裡學來了一些功法神通,只是她們修鍊的功法神通並不完整,酆都神魔只管傳授,參悟還需要自己來。

「不過太皇天的傳承完整,我們來的這幾日,倒是學了不少好東西。」

司芸香道:「國師將戰線鋪開,這次得勝,暫時不會有大仗了。正好可以向太皇天的師姐師兄學習,與魔族的師兄師姐交流一二,咱們天聖教的弟子也來了很多。桑嫿姐姐剛才還說,打算去天聖學宮學習一段時間。」

秦牧思索道:「或許可以在太皇天建一個天聖學宮分院,請來太皇天的神魔和神橋境界的名宿授課。而太皇天的神通者則可以去天聖學宮修行一段時間,這樣便可以經常交流,又不會耽誤戰事。」

幾人在飯桌上一邊吃一邊聊,狐靈兒吃飽后便跑了出去,與黑虎神龍麒麟一起修行去了。

秦牧與幾個女孩留下來洗刷碗筷,雨禾走上船來,看到秦牧正在洗碗,不由吃了一驚,面色古怪,遲疑道:「教主,有些魔族斥候在戰場中遊盪,我打算帶著桑嫿她們去游擊,會一會他們。」

秦牧點頭,笑道:「你們過去,我來洗碗便是。」

司芸香拉著靈毓秀和桑嫿便跑,與雨禾一起走了,雨禾的聲音傳來,悄聲道:「讓教主洗碗,有些不妥吧?身為教主,怎麼可以做這種小事……」

司芸香笑道:「咱們天聖教就是這樣沒大沒小的,沒這麼多規矩。」

雨禾放下心來,笑道:「教主說過,咱們天聖教是延康正道之翹楚,現在看到教主這般作為,以身作則,才知道咱們天聖教能夠成為正道翹楚,並非是偶然。」

「這個……」司芸香瞪大眼睛,不知該說什麼。

秦牧收拾完畢,箱子噠噠噠的跑過來,打開箱子,展示自己收藏的骨頭。

秦牧哭笑不得,取出一些魔族的靈兵放入箱子里,道:「我這次出行,殺了不少魔族高手,收繳了他們的靈兵,你收藏這個,不要總是收藏骨頭。」

箱子將那些魔族靈兵扔了出去,依舊收藏骨頭。

秦牧搖了搖頭,取出真龍巢穴,將耳朵上的小龍摘下來,笑道:「小道友,你一直纏著我,想要看的東西,就是這個。」

那條小龍眼睛放光,瑪哈瑪哈的叫個不聽。

秦牧哈哈一笑,帶著這條小龍縱身一躍,跳入真龍巢穴中。

一人一龍落入巢穴,秦牧將小龍放開,這條小龍立刻圍繞著巢穴飛來飛去,激動莫名。

秦牧從懷中取出帝碟,將帝碟拋起,帝碟化作真龍之主與巢穴相容,頓時一股蒼蒼茫茫的龍氣瀰漫,無數龍族文字浮現出來。

那條小龍飛來飛去,去看龍族文字,口中瑪哈瑪哈的叫聲變成了深邃晦澀的龍語,他在解讀真龍巢穴上的文字!

這條小龍的血統很高,是涌江龍王之子,秦牧稱他為小道友,其實他的年齡已經超過了兩萬年,只因被涌江龍王的龍珠冰封,所以一直不曾成長。

他口中的龍語越來越晦澀複雜,他是龍王之子,血統比秦牧穿越四萬年前上皇時代遇到的白青府、白璩兒的血統還要高,解讀出的龍語越來越多。

秦牧立在那裡,傾聽他的龍吟,徐徐催動元氣,與自己從前所學的真龍功法相互印證,領悟也自越來越多。

那條小龍飛上飛下,過了不知多久,終於將真龍巢穴中的龍族文字解讀了一遍,突然落地身軀一搖,化作一個少年,模樣俊朗,儀錶堂堂,容貌與秦鈺有些相似,躬身謝道:「多謝秦教主賜功,助我開啟靈智。」

秦牧還禮,笑道:「我也是要借你之手,學會真龍巢的功法,無需謝我。敢問小道友怎麼稱呼?」

「我家以江為姓,母親賜我三個水字,叫做江淼。」

那少年江庹媼巢穴中的文字我雖然解讀了一遍,但我畢竟是二代,血脈還不夠純凈,需要有神龍來解,方能將真龍之主的功法總綱完全解出。」

秦牧皺眉道:「太皇天中也沒有真龍成神,到哪裡才能尋到神龍?」

江淼道:「大墟中便有神龍。我追隨秦鈺時,時不時能夠感應到那位神龍的呼喚。」

秦牧精神大振,笑道:「那麼我們便去大墟1

大墟,彼岸方舟。

破碎的方舟如同一塊塊巨大的陸地漂浮在規模宏大的封印之中,寂寂無聲。

突然,一聲長嘯傳來,一道神橋破空而起,星犴元神橫跨神橋,飛升彼岸的天宮。

「出來1

星犴收了元神,霍然起身,厲聲道:「那個啞巴,你給我出來!這幾個月,你屢屢壞我好事,而今我已經飛躍神橋,出來受死1

「死,死,死——」的回聲傳來,那個啞巴早已經溜之大吉。

星犴臉色鐵青,大步向外闖去。就在此時,他身軀微震,在他的生死神藏中,陸離的魔眼再度出現,陰森森的聲音傳來:「你要尋找的那個人,身上有一本生死簿,是隗巫神的生死簿。尋到那個人1

陸離的魔眼消失。

星犴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秦大神醫,原來是你……」

星犴失魂落魄,心亂如麻:「原來是你小子,我竟然會屢次三番的相信你,沒想到你比這個啞巴還要壞……是你!我這次倒,你還能玩出什麼花樣1

————晴兒生日到啦,祝晴兒姐生日快樂!

PS:推薦本書,明日支配者,作者:黑暗將至。